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文章 > 文章内容页

【流年】闹鱼(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爱情文章

山间有条小溪河,小小的河床,小小的流水,却安顿了我整个的故乡。那里的日霞星辉,炊烟灯火,虫吟鸟鸣,那里的泪水和欢笑,那里的叹息和歌声,那里一切一切卑微的生命——无论他们顽强、善良或幸福,还是脆弱、愚昧或苦难,都永远映藏在这条小溪河清泠的水里,让我随时随地都可以看见,它们随着生活与命运起伏或波动或者宁静的姿态。而我永远的乡愁和记忆,早已注定饱含了这条小溪河水质的甘甜和鱼虾的荤腥——题记

父亲抱回了一大把铜钱草,进门就说今晚要打夜工闹鱼,让我跟他一起作准备。父亲的话散了一屋子的鱼香味,我狠狠地吞了一口,把那只快要从喉咙里伸出来的小手使劲摁回了肚子里,飞快地跟在父亲身后。要知道,家里的锅很久都没沾荤了。我想吃肉,家里每个人都很想吃肉,这种强烈的欲望积攒着巨大的饥饿感。但队里不准搞副业不准搞养殖,全家人的指望就只有山里的飞禽走兽和小溪河的鱼和虾。所以,哪片茶林有斑鸠鹧鸪,哪个水塘有麻鮈鲶拐,父亲嘴里不说,心里却盘记着,清楚着。寨上没几个人能上山打猎,不需要藏着掖着,但下河捞虾闹鱼却个个都会。所以,闹鱼的事情不能大张旗鼓,否则,你一个人出力出物去闹鱼,到时一大帮人赶来捞,自己白吃一场亏,谁也不愿意(当然,如果大家凑分集体闹鱼,那就另当别论)。明知不能张扬不能吃亏,只是一兴奋,我那双小赤脚就叭叭地踩得特别响,还把鱼绞竹篓碰得哗啦哗啦到处掉声音。父亲不停地调过头来压着嗓门嘱咐我,死妹崽,轻点,轻点!对门那伙(人)醒着呢!我吐了一下舌头,学着蹑手蹑脚,做自家的事,弄得像做贼一样。

其实,父亲是个老实人。勤恳,话又少,全村出名的好脾气。但为了膝下这几张饥饿的小嘴巴,他也偶尔有点小心机。因长期的劳累和操心,他的身形和面孔瘦如刀削一般,上面却有着与之不相称的柔韧和承受力,负重无处不在。每次跟在他的身后,我总会感觉到那股韧性和承受力裹着浓烈的汗味,悄然潜入我体内,像一群草籽,在体内落地生根,并一年年茂盛起来。这使我过早地懂事,且多感,十岁,或者更早,我就成了这个瘦削身影后的一条乖巧的小尾巴,照顾妹妹和生病的母亲,学着山里水里的农活或渔猎。现在,这条小尾巴既兴奋,又小心翼翼。只是,人还跟着父亲在半山腰的屋子里忙着,心却早就跑到山脚下的小河边去了。

流过我们村子的溪河小小的。小小的河床,小小的流水,没有名字,我们只按它流经的地方叫高头湾、底下湾、某某门口塘。它水流平缓之处,宽不过三、四米,深也就一两米的样子,却游着成群的小河鱼,成帮的小河虾。而浅滩的地方,就薄薄的一层水,贴着石子,时而跳起水花,时而轻柔滑过,其间,还长着茂盛的菖蒲和成片的鸭舌草。秋天之后,它的水流会更小,小到稍一使劲,人畜就可以跳过河去。在这条小溪河里,除了洗冷水凉,和同伴打水仗,摸花石子玩,最让我来劲的莫过于捞虾闹鱼了,尤其是打夜工闹鱼,跟着父亲,肯定满手而归。

闹鱼是山里人渔鱼的一种方法,可用山茶麸、铜钱草或两者混合,投入小溪河里把水搅浑,鱼被毒晕毒死之后捕捞。这种方法比较狠,也比单纯的放钓或拦网有效。通常几饼茶麸,一把铜钱草,药水就可以跑浑小溪河一两里长的水路。一路捕捞下来,收获颇丰,足够一家人美美地吃上好几顿。我发现,父亲和村里爱闹鱼的人一样,是早有预谋的。他早在头年冬天榨山茶油的时候,就挑了十来饼最好的茶麸,放到火房的楼上炕着。到了第二年鱼虾肥壮的季节,就专门用来闹鱼。铜钱草,则是一种山里常见的野生滕状植物,喜欢爬生在山茶林里那些湿润阴晾的泥枕子上,滕茎绵长有力,四处蔓伸。密集的节骨眼上,长满铜钱状的叶片,通体汁液充盈,饱满,蓬勃。当阳光从茶树的空隙落下来时,叶面上那些细碎的亮斑,便晃动着银币一样的金属光泽,魔幻般艳丽。到了七、八月份,它们便会爬满长长的整个茶枕子,成了青葱翠绿的一大片——也许是同生共性的缘故,这些生长在茶山林里的铜钱草,与油茶籽的麸粕一样,对小河鱼具有极强的毒杀力,都是绝好的闹鱼药料。

而今晚闹鱼的药料,就是原来炕在火楼上的那几饼茶麸,还有父亲抱回的那把铜钱草。

现在,这些连滕带叶一齐被父亲拔回的铜钱草,被我们锤融捣烂,与适量的水和粘土一起拌成了半固状待用。备好铜钱草之后,我们从楼上取下了那几饼茶麸。火烟熏过的茶麸,更黑,更干,原本的油香和光泽,被烟灰厚厚地裹藏。收敛的茶皂素,在那些经受了重力压榨而坚硬致密的麸粕里,不动声色地浓酽着。此时,它在我和父亲的刀下被一点点削开、剁碎,露出原来的泽色和质粒,再在那盆开水中发泡,膨胀。滚热的水雾,带着茶皂素迷人的香气,一股股蒸腾并满屋游荡开来。

有了茶麸和铜钱草两样药料,闹鱼这件事就有了成倍的把握。信心从父亲熟练的动作中传递过来。一种捕猎的快乐开始在我心里涌动,聚集。我知道,无论是那盆浸出的黄褐色的水,还是那团黄绿相间的草泥,它们对小河鱼而言是致命的,但死去的小河鱼对我来说,却是最滋养的美餐,那香甜的味道可以一直钻到骨头里去,跟着我一辈子。

夜间闹鱼,还要扎火把。这是当时山村野外照明最经济最有效的办法。扎火把用的是从廊檐柴堆里挑选出的干枯笔直的竹蒿或豆笺,这些干竹子轻巧,易燃,火旺。父亲一丝不苟地将它们破细,斩齐,排列,捆扎,最后在点火那头浇上煤油。一个扎好的火把约2米长10公分粗,大概能用半个多小时。每一次,父亲都会扎4之5个这样的火把。每一次,这些火把点燃之后,那橙红的火光,那带着一团炽热的火光,就会照亮那条黑暗中的小溪河,也会温暖我们贫寒的日子。

铜钱草,茶麸,火把,竹篓,以及绞、纂捕捞工具,全都早早准备就绪,出门时间却总是要挨到晚上十点钟以后。那时,每家每户的灯光才次第熄灭,大人娃崽才一一沉入睡眠进入梦乡。闹鱼的夜晚,天上总是挂满星子,微光迷幻,散漫在小溪河上。白日里清泠澄澈的流水,此时只泛着灰蒙的白,静谧,隐约,它周遭的一切,也都轻着声音。夜向深处滑行,舒展而柔润,小溪河也睡着了。现在,我们就像饿坏了的孩子,乘其不备去偷它口袋里好吃的东西。那东西就是藏在水塘里的鱼群虾帮,我们觊觎已久。

走山路,过田埂,再顺着小河边往下游走。我跟在父亲后面,和他一样赤着脚,并按他的嘱咐,踩着他的大脚印走。他说,这样我就不会跌跤,不会被刺扎,更不会被东西咬。因而,泥巴路上,他那串大脚印里总是兜着我的小脚印,既稳扎,又安全。

出了寨子口往下的河段,被我们叫作底下湾。底下湾水塘相对较深,鱼多,水岩洞里还有鲶拐一类的大鱼。但岸边荆棘杂木丛生,路不好走,人畜少至,平时更不会有人来这里撒网。父亲选择这截河段,自然是野心勃勃,想有大收获。我们找了一个浅滩的下水口,投了鱼药,同时使劲把水搅混。混浊的药水很快进入第一个塘沽。机灵的鱼有的顺水往下逃,有的逆流回跑找清水,但最终都钻进了父亲预先装在水塘两头水口的鱼纂里。而大都数鱼喝了茶麸水和铜钱草汤后,就陆续浮头,晕的在水面直打旋。父亲操捞绞,我举火把,背鱼篓,还帮留意父亲身后的鱼情。一旦看见有大鱼跳出水面,就大喊大叫:“爸,这边,这边有一条!”父亲转身的同时,总是怒责:“喊死嘛,喊恁大声,怕别个(人)听不见啊?”第二次,我便压住了声音。可隔不了一会,再发现有鱼浮动时,一激动,仍旧是大声叫喊,还着急得扑过去,自己动手捉。

这一咋一呼的,难免会惊动村里觉轻的人,尤其是住在寨口的人。狗一叫,再看见河边的火光,便起床摸着黑跟了来,见是闹鱼,那人便一声“表舅,闹鱼啊,得没啊?”“没得啊!”父亲故作谦虚。“药水不够力吧?要不我再加两饼茶麸,好耍哦,一起来哈。”那话说得就像塘里的鲶拐鱼,滑溜滑溜的。也有人只说“叔,我也来哈”,就拿了捞绞鱼篓直接下河的。每每,我对自己坏了事,悔得肠子都青了,父亲却总是应承道“来咧,来咧!”这时候,我才知道,乡亲的情面远远大过那点小私心。

人一多,跟集体闹鱼就没什么两样了。看见水塘里的鱼不断浮头打旋,大家你围我堵,唏哩哗啦,乐成一团。后来,河边火把越来越多,火光通明,不仅照亮了一条溪河水,也照亮了溪河之上的许多事物。树林,苇草,竹篷,稻子和土屋,等等。它们在火光下映现出不同的姿态和影子,又在火光里散发出这一方水土相同的湿润气息。

而我的影子,瘦瘦小小的影子,一直跟随父亲左右。往下一个水塘,再往下一个水塘,直到这一河的药水最终淡去,父亲才说,“回去了,睡一觉,明天起早点,再来捡清水鱼。”

母亲开了门,堂屋里一灯如豆,一直亮着微弱的光。灶房的火炉膛,一截粗硬耐燃的茶树根,也维系着一捧火苗,上面大鼎锅的盖缘轻轻地吐着两缕白蒸汽,锅里的水在微微沸腾。母亲接了我们手中的渔具,说,“恁夜才回,都二更天啦,得鱼没得啊?”“您看,在篓里呢!”我的声音抑制不住高兴。那几斤小河鱼,在我心里,那成绩说有多大就有多大,比考试拿满分还让我得意。我迫不及待地告诉她,得了几条鲶拐鱼,几条点秤鱼,几条鲤鱼,还有多少麻鮈、白袍、趴岩、苗婆和苦扁喜,等等。母亲一边帮我解下腰间的鱼篓,一边催道:“莫讲恁多了,快点脱掉湿衣服,洗热水去,莫挨着凉。”母亲同样催促父亲后,把鱼倒进那个印着红双喜的瓷盆里一一清理。再往灶里加了把柴,把火捅旺,架上铁锅,开始焙鱼。

我钻进被窝时,父母亲仍在灶前小声说话,一锅接一锅的焙着小河鱼。那天晚上,那浓浓的香气,严严实实地覆盖了我的梦乡,让我一觉醺醺地睡到了大天亮,根本不知道父亲什么时候起床去捡清水鱼,母亲也没叫醒我。

杭州哪个癫痫病医院治疗效果好哈尔滨癫痫病医院有名吗黑龙江治疗癫痫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