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文章 > 文章内容页

【流年】青春记忆:山歌(散文外一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爱情文章

【山歌】

黄指导员是个既有经验又很讲实际的领导,懂得如何发挥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这个效能,上工时男女混合编队。收工以后就不能混在一起了,就得男女分开,不分开就要乱套。工地巴掌大的一块地盘,几个茅棚坐落在山坡旁,山脚下有一条弯弯小河流过。时值初秋,天气还很热,吃过晚饭大家就下河游泳。这就更加要男女分开了,上工时有黄指导员紧紧盯住,还有胆大的家伙敢制造乱局,然后趁乱对女同胞动手动脚,如果让男男女女一大帮人混在一起游泳,纵使黄指导员有三头六臂耳听四面眼观八方,管得过来吗?于是,黄指导员就在河上划区域,以河湾为界线,河湾东面竹子林为女区,河湾西面枫树林为男区,谁要是越过区域,不论男女统统以“乱搞男女关系”处理。这“乱搞男女关系”可是高压线,谁碰谁死,要在政治上判死刑的,多少进城吃“皇粮”的人就是因为过不了这个关被处理回来跟牛屁股的。

起初,大家安分守己,没出什么事的样子,使黄指导员还真有点放心了。没几天,出事的苗头就冒出来了。其实,安分的人是占大多数,不安分的人是极少数,这极少数从来就没有安分过,只是做得比较隐蔽,让黄指导员不易发觉而已。他们先是沿河岸往竹子林那边游过去,绕过河湾,就可以一睹竹子林河岸那边的风景了。这很容易暴露目标,不久就被发现,女区那边就派人守在河湾上,黄指导员发话,凡见有越过划定界线的,可以用石头甩下去,轻伤重伤不管,还要开会批斗。黄指导员抓得紧,女同胞守得严,如同布下天罗地网,除非你能变成一只鸟,否则别想靠近女同胞的浴区。大虎和阿钢不得不改变战略战术了,由原来的游过去改为潜水过去,这可就不是一般的功夫,需要水性极好,潜水本领高强。有人跃跃欲试,力不从心,潜了不足一百米就不得不冒出水面了,而从枫树林这边潜到竹子林那边,距离有三百多米!几轮演习下来,大多数人半途而废,这队伍只剩大虎和阿钢几个人了。连续潜水几百米不冒出水面那是不可能办到的,中间要冒出水面换气,不然就得淹死,这技巧就在于中间冒出水面换气时不被人发现。不能在河面上冒上来,得靠岸边,潜入草丛中,再轻轻地冒上来,这样就不容易被发现了。经过几番尝试,这办法也行不通,因为河岸的草丛有稀一点的地方,有厚一点的地方,若潜到厚一点的草丛冒上来,是不易被发现;若潜到稀一点的草丛冒上来,那就极易被发现。在水底下连续潜几分钟,水性再好,技巧再高超,也不敢保证百分之百潜到厚一点的草丛上浮,潜水艇也做不到这么准确嘛。后来大虎和阿钢说不潜水了,太费劲,又容易暴露,改为潜伏。就是收工后,趁大家还在工棚吃饭,几个人就悄悄溜出去,跑到竹子林那边,在河岸边选准长得密密麻麻的草丛潜伏,等待时机看风景。潜伏在河边的草丛中,等一个多钟头,那帮女同胞才开始来河边游泳。又游了一个多钟头,她们才上岸换衣服离去。等她们全部走了以后,才能上岸。在这过程中,得一直泡在水里,只能冒出头个头,身上有蚂蟥叮,身边有蛇游过,你得纹丝不动,跟邱少云当年在朝鲜战场埋伏似的,这种折磨可不是一般人能忍受得了的。

就这点好景,也没能维持多长。工程搞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一些零零星星的扫尾工作,黄指导员说留下二十几个人就足够了,其他人派到别的工地去。这回只要男人,不要女人。黄指导员说,只要工地上有女人,像看犯人那样都看不过来,稍不留神就出事。这回黄指导员省心了,而这二十几个光棍汉就得多费心了。大虎和阿钢说,闻不到女人味,大家把这长在前面的猴子尾巴割掉算了。

这里距别的工地有好几公里,路远还不是主要问题,要紧的是若没有工地领导批准,谁敢擅自到别的工地去,让民兵逮住了这麻烦可是不小。要想到别的工地去,只有在放电影的时候,可是工地上有时两个月才放一电影,够让人等的。这周围都是荒山,几公里以外才有村庄,也不通大路,站在山坡上等半天也不见一个人影。趁黄指导员去开会,大虎和阿钢召集大家坐在一起想办法,要搞一点花样,不然大家都得闷死在这荒山野岭上。说了半天,话是说了不少,管用的话没有半句,谁也拿不出办法来。最后还是平时不太说话的大锣说出了一个秘密,前几天他爬上河对面那座山去捉蛤蚧,听到东边竹林传来一阵山歌声,是有人在唱山歌,是一个女人唱的。这事使大家都兴奋起来,有喜酒吃似的。这年头山外已经禁唱山歌,但住在山里的人还照唱不误,山高皇帝远没人管。听大锣那么一说,大家就断定唱山歌的肯定是山里的女人,并根据大锣的描述估计那唱山歌的女人年纪不会太大。于是,大家就七嘴八舌地出谋献计,就如何去看那唱山歌的女人进行一番精心策划。吸取上次河边偷窥暴露的经验教训,大虎和阿钢在行动之前一再强调纪律,要大家统一口径,绝对保密。大虎甚至发狠话,说刀子他都准备好了,谁要是敢向黄指导员告密,就把他那长在前面的猴子尾巴割掉。

大虎的狠话起了作用,看来谁也不敢以为大虎的话只是吓唬人。这回的保密工作是做得很好,好几天过去了,也没见黄指导员察觉。好不容易又等了几天,黄指导员回去开会,行动的机会来了。在大虎和阿钢的率带下,二十几个光棍汉由大锣带路,爬上河对面那座山。山是不算高,路却很难走,都是羊肠小道,有些根本就不能叫做路,到处是比人高的荆棘和蒿草丛,一不小心脸就被划破。翻过那座山,东边是有一片竹林,是邻近一个村的林场。竹林很茂密,就是看不见人影,也听不到山歌声。大家就在竹林里走来起去,寻找丢失的钱包似的。等半天听不到有人唱山歌,大虎和阿钢就责问大锣,是不是耳朵出风听错了,根本就没有人唱山歌。大锣拍脸膛保证,说如果他敢撒谎,叫大虎先把他那长在前面的猴子尾巴割掉。既然大锣敢发那样的毒誓,大家就拿出耐心,继续等待下去。

日头西斜时,从竹林东边的一座山坡上传来了一阵歌声。大家像猎狗嗅到野兽的气息,耳朵齐竖起来,聚神倾听。是一个女人的歌声!大家不约而齐,朝着歌声传来的方向,像一群公牛在追逐母牛,疯狂地奔跑过去。歌声是从山坡背面传过来的,还要翻越前面那道山坡。不过,这回坡再陡路再难走也没有怨言,马上就能见到那个女歌手了。翻越山坡,那边有一片开阔地,是一道宽大的缓坡,坡上长满青草,有一群牛的吃草。看样子,唱歌的女人是个放牧人。

没错,唱歌的是一个放牧人。看见那个人了,那个人一边挥鞭赶牛,一边引吭高歌。那歌声是很好听,但大虎和阿钢他们一个个像吃错蘑菇中毒似的,瘫坐在地上喘粗气,连站起来的力气也使不出来了。唱歌的是一个男人,跟他们一样是个面前长着一根猴子尾巴的家伙,只是他模仿女声唱歌唱得太像女人了,像到以假乱真的程度了。大虎气咻咻地说,要是老子把刀子带来,非把那家伙长在前面的猴子尾巴割掉不可!

【老周的怪招】

有人向老周告密,说大虎晚上不睡觉,老是给大家讲下流故事,害得不少人中了毒,白天上工地没精神,这段时间挖水渠进度缓慢,都是大虎讲下流故事惹下的祸害。这回向老周告密跟以前向黄指导员告密有所不同,以前向黄指导员告密是当面说,这回是写匿名信。

说得确切一点,那不能算是写信,只不过从路边捡了个香烟纸盒,在纸盒反面写上一行字,趁老周在工地上脱下外套挂在树枝上,悄悄将香烟纸盒塞到老周外套的口袋里去,待老周中间休息时掏香烟出来抽,就发现了纸条。这老周一点不像黄指导员,要是黄指导员看到这样的纸条,肯定抽筋似的暴跳起来,把大虎狠狠地骂一顿那算是轻的,要说重的那就要召集大家开批判会,不把大虎斗得抬不起头,那天想黑都黑不下来。

你看这老周,他漫不经心地将纸条摊开来看了一眼,没有什么反应,若无其事地将纸条放回衣兜,等吸完了一支香烟,他才把大虎叫到一边去。两人到树荫底下坐下来,老周摆出了做思想工作的架势。老周对大虎说,听说你会讲下流故事,你讲一个给我听。大虎愣了一下,苦笑着对老周说,老周你跟我开什么玩笑?老周认真地说,你见我老周跟谁开过玩笑?大虎点了点头,老周平时别说不爱开玩笑,跟人说话都少。老周又说,你给我讲一个下流故事,要讲不出来我就叫大家开大会斗你。大虎又看一看老周的脸,见老周神情肃然,他就给老周讲了一个下流故事。他说,有一对男女,准备成亲了。有人为了拆散他们俩,去跟那男的说,那女的有个毛病,喜欢抓男的东西。那女的抓破了好几个男人的东西了,害得人家刚跟她睡一夜就把她赶走了。男的一听,就起了疑心。他们又派女人去跟那女的说,那男的东西与常人不一样,特别大,有马的东西那么大,好多女的刚跟了她一夜,第二天就跑了。女的一听,有点害怕了。到夜里两人到野外约会时,女的迫不及待地想验证传言,就伸手去摸那男的东西,男的吓一跳,大喊救命跑了。

老周听到这里,对着大虎笑了笑说,你这野狗!哪听来的故事呀!你这野狗!……大虎不敢笑,忐忑不安地看着老周。老周说,你再给我讲一个。大虎又愣了一下,将信将疑地凝望老周。老周脸上的神情依然是认真的。大虎不得不又给老周讲一个下流故事。他说,有一男的,家住河边,每天晚上下河打鱼,半夜才进家门。每次老婆来开门,他就先动手摸老婆。他一边摸老婆,一边问老婆先做那事,还是先煮鱼吃。有一晚,他下河捕鱼后,岳母来了。半夜,跟往常一样,把房门一敲开,他就把手伸过去,女人惊吓大声叫喊,被狗咬了似的。他也吓了一跳,知道摸的不是老婆,而是老婆的妈。

老周听到这里,禁不住笑了笑,然后对大虎说,你这野狗!哪听来的故事呀!你这野狗!……大虎还是不敢笑,因为他无法断定老周这么一笑是什么意思。老周说,你再给我讲一个。这回大虎硬着头皮,不再犹豫,接着就给老周讲。他说,有一男的老想打小姨子的主意,每当小姨子来家里帮做工,他就死皮懒脸缠着小姨子。老婆察觉后,怎么劝也劝不动男人,就想出了一个法子来。老婆跟他说,人家一个姑娘,对那种事害羞,晚上睡觉要用一件衣服遮住脸,叫男的进去办事千万别将盖在小姨子脸上的衣服掀开。夜半那男的进了小姨子屋子,照老婆说的做了。第二天,他跟老婆说,年青那么几岁,那真是不一样!老婆听后偷偷笑了。其实,他跟的还是自己的老婆。

这回老周笑得口水都流下来了。老周笑完以后,不再叫大虎讲下流故事了。他对严肃地大虎说,你以后不能老是给他们讲这种故事,要讲就讲董存瑞、黄继光的故事。晚上回到工棚,大虎并没有跟大家讲董存瑞、黄继光的故事,还是讲下流故事。

过了几天,黄指导员亲自来了。这时候,黄指导员已上调工程指挥部当领导。向老周告密多次没有用,有人越级直接向黄指导员告发了。黄指导员一来就责问老周,大虎讲下流故事影响那么坏,你为什么不处理?老周说,什么下流故事,我没听见。黄指导员说,他们向你反映多少次了,你就是不重视。这样下去,队伍非让你给带坏了不可!老周说,这队伍我不会带,还是你回来带吧。黄指导员说,我现在要带上千人马的队伍,不是你这几十个人的队伍。要是工地上每个人都像你这样带队伍,我变成神仙也忙不过来。老周说,这个队都是青年人,一个个都朝气蓬勃呀,你要多派电影队来放几场电影,多叫宣传队来演几场样板戏。不然,他们不闷死才怪哩!黄指导员说,别的队都是这样,为什么大家都不闷死,就你们这个队要闷死?老周说,别的队有男有女,就我们这个队只有男人,没有女人,跟别的队不一样嘛。黄指导员说,就因为你们这个队的男人老跟女的动手动脚,老惹事,我才不让把女的调到这个队来。老周说,那谁来管也没法把这个队管好。黄指导员说,我看关键还是你,是你这个当领导的思想问题没解决好嘛。黄指导员把老周训了一顿就走了。别看他来时脸红脖子粗的,说话上纲上线,其实,他也不能拿老周怎么样。

老周不是一般的人物。他在十几年前就当地区的公安局领导了,而黄指导员前几年还是大队干部,用流行的话来说黄指导员是坐直升飞机上来的,而老周是打生打死一步一步走来的。老周不满十四岁就参加游击队,是游击队里有名的“红小鬼”。他枪法准,百发百中,在战场上屡建奇功。就这么一个英雄,在战场上大显身手,到了和平年代,没仗打了,手中的枪摆不上用场了,他却把另一支枪摆上用场。和平年代那支枪是一定要把握住的呀,是不能走火的呀,那可是作风问题高压线碰不得呀!他却把握不住那支枪,老走火。他那支枪每走火一次,组织就给他降一级,一降再降,最后被贬到公社来当公安员。公社公安员官不大,却什么都要管,起着一个地方的公、检、法、司的作用,审案子那可是主要的工作。

有一天,一个农妇来报案,说同村有一男的强暴了她。老周问,强暴了几次?农妇说,有二十多次了。老周想了想,觉得事出蹊跷,怎么会是强暴了二十多次才来报案呢?他对农妇说,那你把他每一次强暴你的情况说说吧。农妇就把那男的如何强暴她一次一次说出来。没等农妇说完二十多次,老周问,最后一次发生在什么时候?农妇说就发生在当天,说着就从布袋里掏出一件东西,摆到老周案前,是一件破内裤。老周正疑惑,农妇说,这是他最后一次强暴我的证据。老周看了看那件破了一个洞的内裤,略作思忖,然后郑重其事地对家妇说,这事嘛,我看这样处理比较好,怎么处理呢?就是不能叫你受损失,搞坏东西照价赔偿嘛,是不是?这样吧,叫那男的买一年内裤还给你,这事就这样解决了。

黄指导员在百忙中三天两头来一趟。每趟来也就是把老周训一顿,气呼呼地走了。他还是不能把老周怎么样。他能把老周怎么样呢?他自己也没有办法。这几十个和尚他不是没管过,管得怎么样他比谁都清楚,吓唬谁他也不能吓唬老周,这老周根本就不把他放在眼里。不过,说真的,他倒是想看老周的笑话。什么笑话呢?就是等这个队出事,这个队出了事就等于老周出事,到时候就可以收拾老周了。黄指导员也是很会打算盘的,也是有两下子的,不然,能当指挥部领导吗?

有一天黄指导员训完话走后,老周就关起门来,独自一人呆在茅屋里,小窗口飘出袅袅青烟。那是老周在吞云吐雾。估计抽掉了几包香烟后,老周把大虎叫去。这回他没有叫大虎讲下流故事,而是叫大虎写一篇稿子。大虎不仅会讲故事,也能写几行字,当然是多年来给姑娘写情书锻炼出来的。老周口授,大虎动笔写下来。先是在笔记本上写,写完了让老周看,经推敲修改定稿,然后拿大红纸来叫大虎用毛笔抄。这是一份挑战书,向在另一个工地的铁姑娘队挑战。铁姑娘队可是工程指挥部的王牌军,干起活来那拼劲可是不要命的,没有哪个队敢向她们发出挑战。知道挑战输的后果是什么吗,就是任务加倍。现在春节临近,还没完成三分之一,输了再加倍,春节都没法回家过了。而输给铁姑娘队那是肯定的,根本就不用挑战了。大家都认为老周这是被黄指导员训多了,脑子出毛病胡思乱想,这出的什么邪门风头呢?黄指导员不是一直想看老周的笑话吗,接到挑战书就二话不说,把铁姑娘队调过来了。

如大家事前所料,十天的挑战以铁姑娘队获胜告终,这帮和尚们的任务增加了一倍,春节是没法回家过了。但是,大部分和尚不但没有怨言,反而欣喜无比。怎么回事呢?原来,包括大虎在内,在挑战铁姑娘队的这十天里,有二十几个和尚找到了对象,再也不用通过讲下流故事的方式度过漫漫长夜了。至于他们是利用什么手段把姑娘们俘虏,笔者将在另一个故事叙述。在黄指导员来开大会宣布铁姑娘队应战获胜的那天,老周被工程指挥部调到别的工地上去了。给老周送行的时候,大虎依依不舍地紧握老周的手,眼含泪花对老周说,老周!你这老野狗!

武汉癫痫治疗的专科医院周口的癫痫医院在哪里天津市癫痫医院治疗效果昆明有没有好的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