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平凡】殊途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爱情小说
小新刚端上奶奶递到手里的碗,外面就想起了敲门声。   叫你赶紧起来,你就要磨蹭,看人家小澈都来叫你了!奶奶说。   是呀,不用问,敲门的一定是小澈。   赶紧吃吧,我去开门。奶奶迈着蹒跚的脚步,走了出去。   端着奶奶做的热腾腾的荷包蛋,小新吃不下去,他想起了自己的试卷还没签字,数学作业还有一道题没做,今天这两顿批评是躲不过去了。每次老师要签字的时候,小新就头皮发麻。不是他不签,而是爸爸和妈妈都不在家,没人给他签字。可是数学老师不管这些,每次的测验试卷和作业非得签字不可。作业还可以蒙混过关,但试卷就不行,老师会一个一个查看的。   小澈一边蹦跶着往进走,一边说:小新,我一闻就知道你又吃荷包蛋了。   你就长着狗鼻子。小新看着开心的小澈说。   小澈,你吃了吗?让奶奶也给你做两个荷包蛋。奶奶抚摸着小澈的头,一副怜爱的样子。   我吃了,吃的是肉夹馍。小澈说。   天还没有大亮,灰蒙蒙的,小新和小澈并肩在路上走着。小澈在小新面前,总是一副踌躇满志的样子,让小新很不爽。小澈学习成绩也很好,而小新不是倒数第一就是倒数第二。但小新离不开小澈,这似乎很矛盾。可我们的小新,就是一个很矛盾的人。他觉得自己一点儿也不笨,但就是学习成绩差,老师一上课,他的思想就不集中,就会想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小新和小澈两家离得比较近,老师就让小澈帮助小新。   小澈和小新都被同学们认为是班上最帅的两名男生,他们都有着细嫩的皮肤,一双看起来聪慧黑亮的眼睛,给人的第一感觉,都是干净而清爽。任何一个老师看见他们,都会忍不住在他们的脑袋瓜上抚摸一下。感觉着,能教这样聪明伶俐的学生,那可真是三生有幸了。可时间一长,小新就失宠了,很多老师都不明白,同样的学生,同样明亮聪慧的眼睛,怎么就肚子里装的东西,大脑里贮存的信息,那么的不同呢?唉,还真的是人不可貌相啊。   小新很乐意老师让小澈帮助自己,在小新的心里,小澈就像是自己孪生兄弟一样。   小澈也很乐意老师让自己帮助小新,他觉得,小新就是自己前世的兄弟。   尽管他们在学习上有着天壤之别,但他们说得来,玩得来。虽然如此,小新的情形并没有影响小澈的进步,小新的成绩也没有在小澈的帮助下进步。但是,小澈还是很负责任地经常督促小新学习,也会在小新不会做题的时候认真地给他讲解。小新的领悟能力还是蛮高的,但就是看不到进步。也许,小新就是老师经常说的油茶脑筋,记得快也忘得快吧。   我怎么听到我奶奶哭了。小新一边走一边说。   你又做梦了吧?我老想不通,你老是大白天做梦。小澈瞪了小新一眼。说实在的,小新在这个天还灰蒙蒙的时刻,说这样的话,让小澈有一丝恐惧,虽然他明白小新是大白天说鬼话,或者小新就是在故意吓他。   呵呵,那就是我听错了吧。小新看到小澈听到自己的话以后,脸色有些难看,就赶忙打住了。小新一直觉得,自己的耳朵似乎有某种特异功能,总能听见小澈听不到的声音。这个似乎和别人没有关系,因为小新从来没有在别人面前说过这样的“鬼话”。有时候,小新的耳朵里总会钻进来一些莫名其妙的哭声,有时是奶奶,有时是和爸爸在外打工的妈妈,有几次,甚至听到了外婆的哭声。小新觉得,自己或许得了一种病,就像人们经常说的相思病一样,也许,是他太想了爸爸和妈妈了。但是奶奶一直和她在一起,他为什么也会听到奶奶的哭声呢?或许因为自己是一个大男人,不能哭,才把自己的情感因素转移到了奶奶、妈妈和外婆的身上,让他听到她们哭。这样想着,小新就觉得自己还真是个聪明的孩子。这样深奥的思想恐怕连小澈这个老师眼中的“尖子生”,也无法想得通。   小澈也是一个很爱玩的孩子,也许,所有和他们一般大的孩子,都爱玩。但小澈的爸爸和妈妈对小澈很严厉,小澈就一直压抑着自己爱玩的天性。小澈的爸爸和妈妈都在外面工作,已经在县城把房买了,还没装修好,等装修好了,就会把小澈接过去。现在,小澈暂时和爷爷奶奶在一起。爸爸和妈妈曾经说过要把小澈提前接走,说城里学校条件好环境好,可是爷爷和奶奶太舍不得小澈了,苦口婆心地劝说小澈的父母把小澈留在身边。小澈的爸爸和妈妈不忍心让老人伤心,加之他们也不在一个地方工作,要让其中一个人一边工作,一边照顾孩子,确实有些难度,只好作罢。但说好了,等新房装修好了,一定得把小澈接过去。还好,小澈的爸爸和妈妈都离得不远,会轮番回来看看自己父母和孩子,顺便对小澈近期的学习情况逐一考察。老师交给了小澈帮助小新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让小澈在小新这里得到了短暂的自由,他喜欢和小新在一起,就是小新太会玩,而且,小新的奶奶不会因为小新玩而阻止。有时候,他们写作业写得时间长了,小新的奶奶还会说:歇会儿再写,院子里玩玩去,但不能跑远啊。   2、   星期天,一个电话,让李校长差点从梯子上摔下来。李校长的爱人说,房上的落水管让树叶堵住了,李校长就准备上去扫一扫房顶上的树叶,再把落水管透利索。   电话是学校的副校长肖巍打来的,说是有两名学生溺水而亡。   哪个村的?你确定是咱们学校的学生吗?   是的,已经确定了。   天啊,咋出这事了?你通知所有的领导到学校集中,我马上就来。李校长神色凝重,给爱人招呼了一声,就推出摩托车一溜烟走了。   当个烂校长,星期天了也不得闲。李校长的爱人嘀咕了一声,自个儿准备上梯子接着干。   李校长刚出了村,电话又响了。他掏出电话,看也没看,接通了就嚷:我正往学校赶呢,就这个事么,一个劲催催催的。   李校长,谁催你了?我看你这个校长不想当了,是吧?要不,你去把县长那个位子顶了,我就不给你打电话了。对方严肃的声音传来,李校长又差点把摩托骑到沟里去了,这突如其来的电话让他冷不丁地出了一身冷汗,忙来了个紧刹车,停在路边,对着电话结结巴巴地说:局……局长,我还……以为是肖巍打来的。   你就别去学校了,直接到局里来!局长说完,挂了电话。   李校长知道事情已经让局里知道了,就赶忙给副校长打了个电话,让副校长安排好学校里的一切事务,特别是严防家长来学校里闹事,然后,就调转摩托车,往县上赶去。   到了局里,进了局长办公室,局长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批:我都不知你们下边这些校长咋当的,不出个事心里不好受是吧?安全问题大于天,还要让我给你们说多少次?   李校长搓着手,头上冒着冷汗,战战兢兢地说:局长,你消消气,看这事咋办?这事出在星期天,按说……   局长挥了下手,说:你不要推卸责任,眼下最要紧的,就是做好善后工作,我们只有积极地配合,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渠道!现在,你就跟我,还有安稳办的两名主任和副主任,一块去慰问家属。   司机已经在楼下等着局长一行人等,一行人等钻进了轿车。黑色而凝重的奥拓在司机的操纵中,无声地驶出教育局庄严的大门。其实,李校长不明白的,局长也不明白,信息时代的事情就是这样的。安全和责任大于泰山,没有人能逃过舆论的惩罚,很多事情一旦传到网上,将会被无限制地扩大。况且,现在每个家庭,都是一个孩子,所以孩子就成了一切。不论孩子在什么地方在什么时间出的事,都和学校平时的教育脱不了干系。而且,在事情发生时第一时间做出迅速的反应,也是一个领导者最基本的素质和修养。   两名学生的家里已经炸开了锅,在外打工或者工作的父母们也在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赶了回来,包括一些重要的亲属也在第一时间赶了过来。孩子的奶奶都叫着喊着哭着要和孩子共赴黄泉,口口声声说是自己的责任,口口声声质问着老天爷为什么不让她这把没用的老骨头的去死。该死的不死,不该死的倒死了,天理何在去啊……   局长分别给两家做了安抚工作,并分别拿出了伍佰元以示政府的关心,让老人和孩子的家长保重身体。   李校长在局长的影响下,也代表学校分别给两家拿出了伍佰元。还好,上个星期发的工资没来得及交给老婆,这会儿派上用场了。局长也提前不打个招呼。但不管怎样,钱事小,只要事态被控制住,事情不再节外生枝就万事大吉了。   事情的经过谁也说不清,小新和小澈星期六下午去村上的水库玩,溺水而亡。据小澈的家人说,是小新硬拉着小澈去的,而且,是小新先下的水。小澈在岸上让小新不要游得太远,但小新不听。小澈就下水想把小新拉回来,但小新却拉着小澈向深水处游去,导致两个人都没能再上来。   据小新的家人讲,是小澈说要去水库抓鱼,小新就陪着去了。小新不让小澈下水,小澈却说水不深,没事。小新看小澈小水之后就沉了下去,去救小澈,连自己也搭进去了。   那会儿,正是午后,水库周围没人,不然,也不会酿此大祸,也不会有两个不一样的故事。也许,真正的原因,只有小新和小澈知道吧。   小澈的奶奶向局长哭诉道:都是老师惹的祸,好好的,为什么要让小澈帮助小新。让小新都把小澈带坏了,不然,小澈能死吗?   局长惊出了一身冷汗,赶忙拉住小澈奶奶的手说:老人家,这事可不敢乱说。老师也是好心,我们平时也都提倡互帮互助的。孩子总归是孩子,已经去了,我们就不要再说什么了,况且,小新也死了。   小澈的奶奶说:可我小澈死的冤啦,小新那是该死!   局长搜肠刮肚地安慰着小澈的奶奶,还多亏小澈的爸爸明事理,赶忙过来将小澈的奶奶劝住了,扶着老人回房里休息了。然后出来对握着局长的手说:年纪大了,胡说呢,局长别介意。唉,孩子一直奶奶带着呢,打击太大了。   局长说:理解理解,要是家长都和你一样明事理就好了。   小新的奶奶向李校长哭诉道:都怪老师,让小澈给小新辅导功课,却每天到家里来都和小新玩。这玩着玩着还玩到水库里去了。都说小澈乖,乖个屁!要不是小澈,我家小新能死吗?   李校长也被小新奶奶的话吓了个半死,忙拉着小新奶奶的手说:老人家,你这话说哪儿去了?孩子的死,我们都很伤心。现在的孩子都是好孩子,小新平时表现很好,最近也进步了。孩子走了,我们就让孩子安心的走吧,再说,小澈也死了,我们不要再让两家人因这个更加伤心悲痛了。好吧?老人家。   小新的奶奶说:可,可孩子就这么走了,前半晌还好好的,后半晌就没气了,老天爷咋不让我死啊?老天爷咋不睁眼啊……说着,小新的奶奶就自顾自的哭上了,长一声短一声的,李校长落了个溜之大吉。   李校长出了小新家的门,来到停着车的地方,局长已经在车上等着了。   那边顺利吗?李校长问。   还行,就是孩子的奶奶说了一些敏感的话。唉,农村人么,就是这样,还好,孩子的父亲开明。局长说。   我那边也一样,但也只是说说,没事的。李校长说完,又补充道,但愿没人乱发帖子,特别是不要招来记者。   还有微信,也不好把控。现在是个信息爆炸的时代,芝麻大个事都能给你捅到天上,有什么办法呢?防了这边,防不了那边。但事情已经这样了,我们都等着上级的责骂吧,但愿,不要节外生枝就好。星期一就召开校长会,各校针对这个事都要做出深刻的反省,以教育局的名义印发告学生家长书,并让家长签名,回执单要一个一个收回存档。另外,鉴于那个村子的水库,各校要在其周围张贴宣传语,并在节假日安排老师值班,要杜绝这类事件再次发生。局长说。   好,局长,你考虑的很周全,让我自愧不如啊。李校长说。   你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不操其心。你以为我轻松啊,整天就怕你们底下学校稍微一个环节工作没做好,就是一个导火索啊!   局长,我,我让你失望了。   我也是开个玩笑,像这样的事情,防不胜防啊!   唉——李校长深深地叹了口气。   局长,去哪儿吃饭,你早上都还没吃吧?司机问。   到了县上再说吧。局长说。   局长,那我……李校长本来想说自己就不去县上了,但一想局长可能给自己还有啥交代的,而且,局长为了自己学校的事,早饭都没吃,自己一走了之,说的过去吗?因此,就把话给吞了回去。   你先跟我回县上,有些事情我们还要再作商议。局长果然说。   我也是这么个意思,得好好再商议商议,下一步的工作。李校长说,如释重负似地舒了口气。   3、   小新,等等我。刚走上一座桥的小新,听到了小澈在后面喊。   你怎么也来了?小新回过头,望着跳舞一样飘过来的小澈,露出灿烂的笑。   你给我抓的鱼呢?怎么没给我就跑了?小澈搂着小新的脖子说,好像不是要鱼,而是要结伴在大海里畅游。   我也不知道,我一下水,就到这儿了。小澈,对不起,给你抓的鱼我弄丢了。你说你爱吃鱼,爱吃你妈妈做的鱼,我就想抓一条让奶奶做给你吃的。小新遗憾地说。   没事,我现在不想吃鱼了,而且,我一点也不饿。等我妈妈回来,做好多好多的鱼,我们一块吃。我就是找不见你,就来了,原来水里的世界是这样的。   好。小新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说,小澈,我真的看到我奶奶哭了,还有很多人在哭,也不知道他们是谁。奶奶说我死了,我真的死了吗?   大人都是骗人的,你不知道吗?我也看到了奶奶哭了,和你奶奶说的话一样。原来以前你说的都是真的,我还以为你吓我呢。小澈笑着说。   孩子们,欢迎你们。桥上,忽然出现了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奶奶,手里端着两个碗,看着他们。   奶奶好。   奶奶好。   小新和小澈异口同声地向老奶奶问好。   真乖。   奶奶,你是在等你的孙子吗?是给他送饭来了吗?学校现在还没放学呢。小澈说。   我在等你们,等你们喝汤。老人将两个碗递到小新和小澈面前。   小新和小澈接过碗。   热气腾腾的碗里,香气扑鼻的,不但有汤,还有鱼。   是我妈妈做的啊,小新,我妈妈做的鱼就是这样的。小澈高兴地喊了起来。   原来,是你妈妈把我抓的鱼拿去了,而且,这么快就做好了,太好了。小新也高兴地说。   看着两个孩子吃得有说有笑,有滋有味,老奶奶也舒心地笑了,但她眉头却紧皱着,像一把打不开的锁。   小新和小澈很快就吃完了,把碗递给老奶奶。   小新问:奶奶,现在我们可以过桥了吗?   老奶奶摇了摇头,指着另一个方向,说:你们从那儿走吧。从那儿走,你们就会永远是好朋友。   我们当然永远是好朋友。小新说。   可是,奶奶,哪儿没有路啊。小澈望着老奶奶指的方向。远处,轻烟缭绕,花草轻摇,好美。   你们是好朋友,拉着手,就能走过去。老奶奶说。   小新和小澈紧紧地拉着手,果然,他们在没有路的路上,快乐的向那片云海花海奔去。   北京哪里能够治疗好癫痫病北京癫痫病哪里能看好河南哪里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武汉的癫痫病哪个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