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表白的话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花境(散文)_1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表白的话

人间四月天,适合缓步,适合打开耳朵倾听草木拔节的声音,适合看花朵如何向季节打开芳心,如何用香气在人间谱写原始的诗篇。

樱花,是束之高阁的粉面少女,不谙尘间烦恼事,却因包装过度,脂粉味太重;梅花,高洁清雅的君子,却被文人墨客藏于书画中,书卷气息过浓;桃杏梨花,缤纷而诗意,绽放在高高的枝头,等待游人的驻足翘望与赞美,何其被动。

油菜花,不与诸芳争妍,朴素而低调,一如它的名字,默默地开在田畦里,开在山麓间,不悲不喜,不期望谁的赞美。花朵里显现着农人的辛劳和希望。在淳朴的农人眼中,它不仅仅是一朵花,因为它有自己的使命和超越花朵的价值。

油菜花扎根于泥土,一簇簇,一垄垄,一片片,纤长而挺拔,在风中轻轻摇曳,闪烁着金黄的光芒,整个乡间田野都被它恬淡的笑容所覆盖。这一种金黄,胜过姹紫嫣红。

我没去过婺源看油菜花开,我偏执地以为,一切有目的的欣赏都会失去初心,一切为了看风景而进行的奔赴,往往会以失望告终。

美,总在不经意间出现。

一如这次采风之行,我们并非奔油菜花而去,它只是此行之中一个意外的收获,犹如在一本正经的公文中出现的一些美丽而柔软的句子,让人有浅浅的惊喜。

细雨霏霏,远山含黛,流水含情,空旷的田野中,油菜花正以燎原之势平凡但热烈地开着。缓步于村中时,竟发现很多屋舍前都有一块油菜地,水泥小道两侧的小围栏里也有,油菜花开放得正好,蜂蝶蹁跹,一派雅韵祥和。不由感叹这些农人对油菜花的偏爱,把它们当做名贵花木来养护,想想又觉得此举真是智慧,赏花与收获种子,二者兼得。

穿梭在油菜花丛中,淡淡的馨香于身前身后痴缠,让人有些恍惚,某些思绪便穿过风穿过花香,回到了往昔。

儿时居住在乡村,母亲总会种植几分田地油菜,从种子入土一直到将黑幽幽的菜籽榨成油,之间的点滴,至今仍在我记忆的海面上泛着金色的幽光。

油菜花盛开的日子,是草肥水美的日子,油菜丛里,藏匿着很多青草,油菜像一个个忠诚的护卫,为青草遮挡风雨骄阳,致使那里的青草要比露天的青草更为纤长,更为娇嫩,透着林黛玉般的柔弱。

放学后,我常常带着妹妹去油菜丛中割青草,在花丛中看世界,蓝的天,黄的花,绿的草,黑的泥,心情也变得五彩斑斓。诗人说,“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要我说,就是儿童钻入油菜花丛中,大人也是无处寻的。我们蹲在两垄油菜地间的泥沟里,一边割草一边挪步,那些小巧的花瓣和黄色的花粉调皮地粘在衣服和头发上,在我们的童年画布上添了一抹温馨却又绚烂的黄色。

我的心中一直珍藏着一个微小的秘密,这个秘密源于少女时期那些不明所以的幻想。油菜花开的时候,一个对着油菜花写生的画家正在安静地描绘那些美景,我穿梭在花丛中,哼着一曲我最喜欢的歌谣,别一朵小小的油菜花在鬓间,缓缓地走,一直走到他的画中。

我的思绪被拉回来,是因为一只蝴蝶从我的眼前飞过,留下一道只有我能看得见的含香的弧线,之后轻俏温柔地停落在一朵花上。花朵微微地颤动了一下,然后缓缓地归于平静,这时候蝴蝶却又再次起飞,栖落在另一朵花上,又惹得那朵花一阵颤动,我想,若是我有着超于人类的听觉,一定能听到那朵花的叹息,因为它一定会对蝴蝶的离去而感到忧伤。

我曾经这样勾勒过未来:到了能够远离九丈红尘的境界,依着淙淙溪水,住在山脚的小木屋里,一盏灯几卷书,过最简单的日子。小木屋的前面开辟几畦菜地,种上瓜果蔬菜,还要开辟一块花园,里面种上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的花,赤的是山茶,橙的是太阳花,黄的是油菜花,绿的是绿萼梅,青的是绣球,蓝的是风信子,紫的是牵牛。其它的都可以是一株,唯独油菜花必须一大片,而且创意栽种,最好栽种成开口的圆形,这样我就能在油菜花开的时候,拿个摇椅躺在圆形中央慢慢摇,从日升摇到日落,从花开摇到花谢,一直摇到生命的尽头。

这只是一个文艺女青年小隐于野的幻想,实现的机会很渺茫,人间的烟火已经波及各个角落,那个真正适合我居住的桃花源,早已不复存在。就算它在某个我未知的地方等我,而我又是否能够绝情地放下一切,投送它的怀抱,答案可想而知。

返途之中,我凝望着窗外,风景如一帧帧幻灯片照片滑过我的眼前。或是我的凝望过于深情,于是那幅画面闯入我的眼帘:一位头发花白的妇人神态安详地坐在门前,面对着油画一样的田野,重要的是她身边就是一小片油菜花,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或者她什么也没想,只是晒晒太阳发发呆,过着我幻想的那种生活。

汽车缓缓开动,油菜花渐渐遮挡住我的视野,掩映妇人的身躯,我来不及用镜头定格那一刻的美,但是我想我的记忆会更长久地记住那个动态的画面。

这位妇人或许就是未来的我,亦未可知。

儿童吃卡马西平影响智力吗山西癫痫病医院治疗癫痫病的方法卡马西平适合什么癫痫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