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荷塘】待我长发及腰时(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穿越小说

阵阵瑶音,宛如涓涓溪流,流淌于心。手捧茗茶,云雾淡淡,绕过头顶,犹如一条玉带,飘逸,潇洒。

恰恰在浴后,满头秀发,波涛滚滚,卷儿充满灵动,随着优雅的步履,翩翩起舞。煮沸思念,一脸无奈,愁苦,朝东期盼。倏尔,缕缕细风,透过窗纱,掠过脸庞,并未觉得惬意。却放在了心上,有些凉爽。

窗外白鹤双双起落,碧波盈盈的凤凰湖,多了灵气。岁月缱绻,流年匆匆,洗尽铅华呈素姿。依旧孤身,凭栏远眺。蓦然寻你,却遥遥无期。

春风丝丝,柳芽点点,桃花片片,樱花红,梨花白,粉嫩盈满一年之计在于春。夏雨阵阵,濯青莲,存典雅,含韵味。窈窕女子,着一领素裙,垂下青丝,侧头,斜坐在石头上,任凭墨发,在水里轻摇曼舞,身姿柔和,妙不可言。秋叶红遍,乌发轻帔,宛如瀑布,绚丽当中,又添几分静美。收获之时,意外孤单,怨天尤人,为何厚此薄彼,空谷里只有问天之声回荡。白雪皑皑,静看白色精灵,姗姗来时,尽情释放,胸中无限激情。可偏有一人,貌似多余。

时光流逝,身影辗转。何年能相聚;发丝柔柔,心意重重,何人能归附;伊人独憔悴,楼上单单,何地能相守。你走时,我的头发才及耳,不知在那一年,增长到了肩膀,无人梳理,负了美好。素颜晓镜,双瞳淡然,眼圈凹陷。心中装满无奈,依旧数着时针而过,周而复始,年复一年。素锦虽在,难裹凄楚。

不经意间,短发已成半长,舞尽青春。“前月浮梁买茶去”,便杳无音信。留下几朵牵挂,蔓延与琴弦,随风送至你身旁,能否驻留在你心上。偶见惊鸿,仰头羡慕,成群结队,只有孤人,饱尝寂寥。粗弦细弦,相继迸发,极力忘掉,往日愁苦。

曾记否,空守闺中。红烛映四壁,喜服在声,满眼悲怆。短暂相遇,南北相望,牛织再造。数载,真是罕事。

长发因你而在,因你而留。你在何方,我留到何时,才能长发及腰。你若负我,剪断青丝,岁如烟往事而去。容纳你些许无知,乌发长短不定。

十二载,长发将及腰,却被你再次的无视,淹没,又成了短发。不知哪天,才能长发及腰。你若不负我,不负心,总会长发及腰时,那一刻,我还需伴你左右吗。

莫非你想暮年,再觅长发及腰女子,或许只是一厢情愿。有长发无长情,又该如何?

不坐等时光飞逝,辜负晴日盛装,那就从心做起。纯心催生长发,早些及腰,与你相随。滚滚红尘里,短暂相逢;茫茫人海中,有缘千里相聚;大千世界,人如沧海一粟,有心有爱,固然会珍惜。

照应那句,你若相依,我必相惜;你若相离,我必相弃。风雨与共,披星戴月,共铸辉煌,亦是同一梦想。

人遭磨难,才懂珍惜。惟愿情催发长,梦随心而成真。云鬓绕发,再恍然大悟,或许良辰好景虚设,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清风徐来,乌丝飘舞,飞过春秋,度过山河,轻摇在时光的长廊里,沉淀着彩虹似的梦。只因有你让我期盼,让我翘首东望。曾记否,你我相逢时,我就已是发丝高绾,仪态严肃,那是因为没有遇到心仪的人;曾记否,与你在《九百九十九玫瑰》的舞曲伴奏下,翩翩起舞,旋转在霓虹灯的交相辉映下;曾记否,在人生驿站,挥手分别之时,忽然满头青丝散开,宛如瀑布,顺滑而下,你拥抱我肩膀,致使我香泪纷纷。

那是你走进了我的心,让我心扉打开,宛如一只蝴蝶从窗口飞进来,围绕在我的身边,柔姿片片,怎能让我静心,醉了我的眼眸,飘了我的心儿。

爱意渐进,心儿渐暖。分别如同今生难见,泪水涟涟,汽笛声催发,依旧难舍难分,心思缠绵。风儿吹乱青丝,乱了你我的心怀,于是乎,你毅然而然下车,扑向伫立的风里的我。回忆点点,思念浓浓,不是谁的错,总是一种爱。那会,不懂深爱、浅爱,却被一种心力驱动,在时间里升华,成了一种魔力,牵着彼此的那颗绵长的心。

彼此牵挂,满纸激情,洇成无限思念。鸿雁传情,星辰眨眼,浪漫温馨。每到坐在桌前灯下,便将信笺铺开,逐字逐句品读,推敲,体会你的心情。倏尔泪水涟涟,倏尔情意绵绵。之后,便取来瘦笔,寄情于笔端。饱蘸墨香,托流云寄往。浓缩我对你的无限思念,在素笺上留下热烈的香吻,化作一把火,燃烧了属于我们的情意。

心里乐滋滋的美意,只有我们能够揣摩和体会。身在一方,心在一起。曾经的那首《心会跟爱一起走》又响在耳畔,萦绕在发丝外。你搂住我的小蛮腰,我的玉指搭在你的肩头,随着韵律的舞动,成了心中一池永不凋谢的花朵,一处无人可代替的风景。

可是老天不作美,竟然将你我分离,身居两地。可是心中的激情没有破灭,爱意有增无减,沉淀了几百个日日夜夜,最终牵手。这样的美好,便是你我的夙愿。那一头的乌丝为你再次绾起,只因我是你的妻。

然而,时间总是在你我之间游荡,再一次将我们分离。两地相距甚远,心却很近,依旧在爱意里行走。从此,我就再没有将发髻解开,只为你而绾起。每逢你趁着假日归来,我才将那外人不知长短的发长展现。惊呼,头发长长了。

爱情沉淀了你我的心情,时间检验了爱情的持久。依然徜徉在幸福的涟漪里,轻荡扁舟,心湖悠悠。晨辉初升,携手漫步长堤上,斜阳西下,相拥坐看细品黄昏的独特。相遇是场缘分,相爱更是情缘。一起相伴,晨暮相依,便是人生最好。

好景不长在,好花不常开。新的使命,不得不让我们又一次相别在站台。载着不尽的难舍难分,挥手泪别。留下一个孤独的我,久久的注视着长龙的渐行渐远。心,被无形的撕裂,瘢痕又生。纵然如此,依旧倒数距离归期的时数。

重复这样的场景,不知道又多少回;挥泪不忍离别,不知道打湿单衣多少件;心儿历经这样的煎熬,不知道多少次。在潮起潮落里,折磨与欢喜并存,青丝绾起和放下交替。你的出现,你的离别,也是轮转。

韶华易逝,青春易老。何时才能让我心平气和的接受你的存在。你又何时才能与我相伴,晨暮依旧,双影成对。同坐凤凰台,静听凤凰湖的低吟浅唱;一起相拥,侧卧扁舟,轻舞裙袂,吟诗作赋北窗里;临窗剪烛,同赏圆月,共饮相思酒,化浓厚的思念为痴爱。

把这一切都美好化了,久久不见你的归期。曾经在长安城里的许诺,可否记得?我不贪恋繁华五千,只求温馨一家;我不迷恋喧嚣城市,只愿驻守你的心湾;我不期盼财富千万,只要你平安。独身话凄凉,淡影思墨香。举手闻君音,心悦伴舞唱。

久违了的红酒,搁置的小柜里许久,忘记了它的味道。此时,兴奋难抑,也许你的声音,你的话语给与我无限的生机,无限的力量,无限的遐想。放出中三舞曲,斟上一杯红酒,举起透明的高脚杯,看着红色液体在左右摇晃,未饮一口,我的眼眸已经醉倒了。索性,轻抿一口,缓缓地沁入心脾,那种惬意,那种美妙,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只怪我词穷,无法描述。总之一个“爽“字了得!

虽说独身而居,但是这种意境,氛围没的说的。举杯旋转,窗外的月光,溜了进来,偷窥这人间的美妙。嫦娥怀抱玉兔,偷偷的来到我的寒舍,同我一起起舞,饮酒。酒逢知己千杯少,今宵不醉一回,又辜负了这良辰美景。倒不如,轻摇千年宫阙一梦,徜徉人间佳境,饮酒思远人,梦中相拥时。

醉眼朦胧,灯影晃动。李白言道:“对影成三人。”此时,我却不知道对面的影子到底是多少个了。彻底的醉了,心醉了。那是爱的力量,情的暖流,在全身的每个细胞里涌动。舞尽回忆,舞尽浪漫,舞尽青春,舞尽思念。

飘飘然,成仙,最好。抛却那些孤独的烦恼,抛却无眠的夜晚,难忘今宵。

窗台上的那盆君子兰,是你亲手而植。今年已是绿意盎然,花儿素雅,你可曾见到?茶几上的一阕宋词我已经填写,你可曾看到?墙上的那面纱裙照片,浓缩了我的心情,你可曾看一眼?心情左右我的文字,心暖则文暖,心冷则文凉。在繁忙的间隙,抬眼回望北城江南的女子——爱你的我。

只因你的忙碌,忘记了这里的人儿,还在默默偶的祈祷。问候的间隔越来越长,惹得我心思大乱。傍晚灯下照得孤影,放下青丝缕缕,肩膀以下了,为君而留,可是你的冷漠让我心寒。拿来寒冷的剪刀,冷光一闪,青丝落地。不知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勇气,不知道剪得断青丝,能剪得断情思不?

一份真心落在那弦上,一抹相思融于信笺里,一种痴念沉浸在分秒中。倘若说青丝是女子的爱恋,将成为我的一种负担。青灯下,一地落寞,斩断青丝万千,泪水如泉涌,相惜,是曾经。尼姑庵里的女子,没了缕缕青丝,也就绝了红尘之恋。我呢?断绝的了吗?

想当年,洞箫声声醉我心,诗词歌赋篇篇展才华,双手捧上一壶酒,笑问人间。如今,却落伊人独憔悴。爱,让青丝黝黑,顺滑;情,教人断肠;意,使人失去理智。是谁撰写了爱情的涵义,又是谁填写了情意的真谛?为了那心中的爱情,情意,舍弃了青丝,等你归来。

有朝一日,我青丝重新续长,长及腰间,你会归来,与我相伴吗?远望黑色的瀑布,遮盖了窈窕的背影,因为,那年,你曾亲自为我梳理过青丝,轻语,问我何时能发及腰间。就为这一句话,我默默的留下这青丝,为君,为你。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岁月斑驳,光阴似箭,对你的思念,丝毫为减。四季,我依旧在北城烟雨江南的长堤上,一身素纱,倚靠在柳树主干上,等你归来。无论是否是梦想,一头乌发,终为你留。

曾几何时,与友烫卷,你却不喜欢。有些迷失自我,亦心甘情愿。已不留卷发多年。为了你口中的长发飘逸,而再次留下青丝。长及腰间,等你来梳理。轻嗅发香,犹如蝶蜂眷恋,回眸含笑,早已超过贵妃的“一骑红尘妃子笑”的欣喜若狂。恍若此时便是唐玄宗,让人有些穿越,但也是奇妙的遐想。

有些想法,不是今天想要,就能得到的;有些情意,不是招来就能来的;有些缘分,不是想寻觅,就能拥有的。人云,“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或许是千年的缘分,万年的积蓄,才使得厚积薄发,有了这一世的相逢和相知、相爱。

或许真是在三生石上相遇过,要不,怎会有这今生的渊源。喜结连理,相伴终生。经过几度春秋,体态日渐丰盈,青丝绾成发髻,一轮浑圆,置于脑后。不问芳龄几何,单就这圆的造型,的确也是梦想中的状态。

人,喜欢圆,自然有着美好的心愿潜在。团团圆圆,圆圆满满、团聚。家里的餐桌讲究圆形为上策,做事情讲究圆滑为境界。纵观古今,多少高僧终生静守经文,打禅静坐,潜心诵经,静心领悟,目的就是追求一个圆寂的最好境界;多少膝下有儿女的父母,希望孩子能有圆梦,不光是自己的梦,还有家族的梦;多少次对外合作,不论国与家,都希望圆满结束,成功告终。

我的郎君,亦是我的梦幻里的一个。怎能不希冀能圆梦呢?

风儿弹奏起人间的轻音乐,将心里的许多阴霾散去。营造出惬意的氛围,不负光阴,不负卿,不负美景,不负心。便解开发髻,给青丝也放假,散开,宛若江南女子在细雨中撑开的伞,优雅的转身,优雅的背影,并不知面庞是否姣好,恰恰就是这种留白,才让雨巷里的丁香姑娘给人一种美好的遐想。

美丽的事情,需要我们去想象;丰盈的姿态,需要有一双审美的眼睛;快乐的心情,需要自己去调适。装扮只是一种外化,鞋子大小,只有自己知道,鞋底的洞,只有大地知道。为此,还是经营好自己的家庭,把那长发留下,且行且珍惜。

移步于雕花窗前。繁星如织,凤凰湖里松涛阵阵,清风徐来,透过窗纱,在六月里与我拥抱,亲吻长发,再度飘逸。手中的红酒,依然沉醉在静谧中,呢喃,娇声细语。软化心中些许不快,将格格不入搁浅,融入其中,才是随缘。

清风不识字,随意乱翻书。打开了我案几上的宋词,纷飞。长及腰间的乌丝也飞舞,顿时,我有些受宠若惊,怀疑是否要羽化成仙了。静下心来,捋了捋头发,转而看看地上的词稿,倒也满足。

弯腰,捡起,便重新端起红酒,邀请明月一同醉,也许,醉酒后能效仿李白,浪漫一回,但是不敢“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但我敢说涂鸦几篇拙诗,还是可以的。酒后毛孔舒张,诗兴大发,那样的境界不是更好?

长发妖娆,脸颊舒爽,心里惬意。容颜老矣,长发却及腰,试问远人,你还能与我相伴吗?久候在此,心湖荡漾,你还能携手与我一起慢慢变老,依偎热炉旁,同读叶芝的《当你老了》吗?

沈阳看癫痫哪个医院较好哈尔滨儿童癫痫病医院哪家好西安治疗癫痫病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