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小说 > 文章内容页

【看点】扭曲的爱(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创意小说

母亲一直觉得对不起我,直到她要永远离开我的时候。只是她老人家不知道,在我心里,她没有一点对不起我的地方,在我的内心深处,储存的是对她永远也无法偿还的愧疚。

在父母口中,除了一件事外,我就是一个懂事、孝敬的孩子;凭我的良心讲,除了一件事外,我的父母像任何人的父母一样一直包容、宠爱我。

这件事我一直埋在心底,不愿去向任何人诉说;这件事在我逐渐进入成年人的行列里后,父亲也不在人前表示过,一直闭口不提。

但是这件事,一直在我最亲近的父母和他们最亲近的孩子之间,真实存在着,时时冲击着我们心底那根共同的、最柔软的神经。本来,当我成家立业、能掌握自己的命运后,我不再触及这伤疤,不去回味这份苦涩了,母亲却有一次背着我向别人去辩解。她是想向别人展示自己女儿的优秀面,让她始料不及的是,恰恰被我无意听到,好像又一次将自己结了茧的伤疤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我的内心又开始隐隐作痛。

母亲离开我之前,我被将要失去母亲的恐慌所包围,没有任何考虑母亲之外事的余地。偏偏邻居大娘把我叫到她家,告诉了我一件让我肝肠寸断、痛裂心肺,没有任何补救机会,永远也不能释怀的往事。

已经说了一大堆的前提,内向的我还是不愿将这件事说出口。

是的,我是想让这件事烂到自己的肚子里。但连续几个月的时间里,故去的父母一直来到我的梦里,爱怜地看着我,嘴唇微动,好像是在一遍遍地小心询问我:“我的、可怜的孩子,你还没在心底原谅我们吗?为什么不把那段往事说出来,说出来也就放开了,你在这世上没了任何心事,我们也就可以放心地走了。”

醒来的我泪流满面。我泪流满面地一遍遍梳理自己的思绪,去回忆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去面对那段自己不敢去正视的现实。

我的父母都有着不幸的童年,艰难的成长之路,生下我兄妹之后依然过着年复一年的苦日子。作为普普通通的老百姓,他们没有太大的愿望,只图一家人吃饱穿暖,儿子长大后能娶上媳妇,女儿长大后能持家过日子。

我不是故意让父母为难。我一直不明白出生在这样的家庭里,为什么会有一颗逆反的心灵。当我看见同龄人走进学校大门的时候,闹着也要去上学。穷怕了的父亲坚决反对。父亲的反对并没浇灭我的希望之火,而是让我的求学火焰越来越高涨。我不顾父亲的数落,什么也不带,偷着往学校跑,站在教室外听老师讲课。

毫无疑问,父亲得知后大发雷霆,让母亲对我严加管教。父母之间有个管教孩子的条例:儿子由父亲来教育,女儿由母亲来教育。所以父亲认为我不听他的话去学习做家务,偷着往学校跑,是母亲管教不当,属于母亲失职。

对于母亲来说,儿女都是她的心头肉,让每个儿女都称心如意,才是她的最大心愿。母亲人穷志不短,站在我的角度上支持我,忍气吞声地对父亲说好话。

在母亲和我的小学老师共同的努力下,我勉强得到了上学的机会。我期盼自己能在知识的海洋里自在遨游,父亲盼望我能有自知之明,明白自己将来注定会成为一位普通的家庭妇女,随时会放弃空想,将来变成他希望的那种相夫教子,三从四德似的女人。

我的书呆子梦越做越香,父亲的警钟越敲越烈,以至于从我走进学校那一刻起,到我初中毕业,父女一直在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上相互对立,互不让步。而处在旁观者位置上的母亲,左右为难,柔肠寸断。

我初中毕业后,父亲拿定了主意,将我的高中入学通知书烧掉,要我断了上学的念头,一心一意去学习针线家务,为将来安心嫁人作基础。

我像中了邪一样,偏偏和父亲作对,针线家务活一碰也不碰,从地里回来就捧起书来看,再不放手。不但白天这样,晚上也照样,半夜三更后还不睡觉。那时农村还没通电,都用煤油灯照明。我住在里屋,怕父母发现在看书,就用东西把里屋门堵上。听到外屋一有动静,我赶紧把灯吹灭,等恢复平静后继续点灯夜读。但及使小心加小心,还有时看书入了迷,半夜里被父亲在院子里发现窗户里透出的灯光。第二天父亲会大发脾气,在全家人面前开我的批斗会。只是我依然我行我素,不肯改悔。

不知不觉我到了嫁人的年龄。我高不攀低不就,发誓学不出名堂不嫁人。父亲唉声叹气,母亲擦眼抹泪。

父亲不再正面指责教训我,只是无休止地指责、埋怨母亲不会教育孩子。母亲含着泪,一遍遍小声祈求我:“孩子,婚姻是一辈子的大事,不要放过好机会。如果你能找个能支持你看书的对象,嫁过去或许比现在过得更舒心。这样下去耽误了自己的终身不说,将来和嫂子、弟媳处得时间长了,还会引起家务事。咱一家人的日子还怎么过下去?”

我在母亲的泪水里心软了,灰心了,发誓不管媒人给我介绍的下一个人家什么情况,我都毫不犹豫地答应嫁出去。

父亲知道在读书这方面伤透了我的心,扬言只要我高兴,随便找个人家,即使对方秃子、瘸子、瞎子、穷得吃不上饭他也不参与。他嘴上这么说,内心大男子主义的思想却不让他这么去做。

媒人将家贫如洗,但清纯帅气的华介绍给我。我一眼定终身,马上答应下来。母亲见我难得这么痛快,虽然害怕我将来日子过得紧会受苦,还是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

父亲却坚决不同意。理由是我一个不知过日子的书呆子,找个漂亮没有社会经验的女婿,这以后过起日子来,一直穷下去还好说,如果女婿长了本事还不把我休出来?而不管我是永远过穷日子,还是将来被休出门,他的老脸都没处搁。

要是父亲当时能把这些话和我对面说出来,我一定会马上放弃这门婚事,因为我只在乎自己的读书梦,对婚姻还只是应付公事的心理。

但我和父亲一点也没有心有灵犀的体验,父亲没当着我的面对这门亲事发表任何意见,“一切由你娘俩做主!”他只对着我冷冷地扔下这句话。

但像我的求学之路一样,父亲表面上民主,实际上绝不会允许我娘俩去做主。

他用光干活不吃饭,这种软中带硬的办法,要挟母亲去推掉这门亲事,在我面前违心地说他也觉得这门亲事不错。也是我粗心,当时没发现父亲的任何破绽。直到母亲离世前。

“你娘不让我告诉你这件事,但我憋在心里难受。”邻居大娘流着泪对我说,“你娘不容易,当年因为你读书受尽了你爹的埋怨,你订婚前,你爹又非让你娘去回绝你的亲事。你娘见你同意了坚决不肯。你爹就不去吃饭。你娘没法,让我去劝你爹。没想到我和你娘磨破了嘴皮,你爹就是打定主意不改口。你娘实在没法了,最后当着我的面,给你的爹跪下,哭着说,‘现在嫂子作证,闺女出嫁后就是跳进了火坑,责任全在我当娘的。我无能,生了个女儿不孝,因为读书,这些年一直让您生气。找了个婆家又不称您的心。但闺女再不好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我看着心疼。不让她称心如意地去读书,已经成了她的一块心病。我当年依了你,这事坐定了就不再去提。这几年,她的婚事又让您做难,给她介绍任何人家她都不同意,现在好歹她满意了一家。求你看在我为您生了四个孩子,和您过了大半辈子的面上,就依我这一回,成全了她吧。’你爹见不答应,你娘就跪在地上不起来,才勉强答应以后不再干涉这件事了。”

我听了这些话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为我母亲所受的委屈放声大哭。我想起了那次母亲背着我对我婆家邻居说出、让我听到的那句话,“我闺女小时学习一直很好,因为当时穷,实在供不起了,才没让她上高中……”母亲说完这句话发现我的时候,我的脸色一定很难看,因为我看到她像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转身低着头走了。后来发现母亲还有在别人面前,解释我不能上学原因的意思,我赶紧转移话题,有次没来得及阻拦,母亲又把前半句说出来,我在潜意识支配下脱口而出:“娘,别说,别再说这件事!”说着,我的泪水已经难以节制地流下来。从此母亲再没守着我说过类似的话。

但我明白了,那段艰难的求学路,不但为我幼小的心灵造成了累累伤痕,也给母亲留下了难以驱除的阴影。

只是我不知道的是,不但求学之路上,连我赌气似的婚姻形成,里面也凝聚着母亲过多心酸的泪水。

所幸我婚后的生活很幸福,虽然日子过得紧紧巴巴,和婆家人的关系处得却很好。我也常常心里自责,父母养了我二十多年,我不但没能及时地去用孝心回报父母,反而总是给他们制造负面情绪。

结婚后我还是抽时间看书,但是在做完家务以后,没像在娘家那样把看书当成最重要的日程。关于在娘家的上学、读书情结,慢慢变成了不愿去回忆的遥远故事。那种来自心底隐隐约约、因为不能尽兴读书带来的疼痛,也越来越淡漠了。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不能让其成为我们现在的阴影。

长大了的我也慢慢理解了父亲当年的心情。他从小失去了父母,受尽了屈辱和艰难困苦,因此在他心里最大的希望,是自己的孩子能吃饱穿暖,过上安稳的生活。在他的环境和阅历里面,没有一个老百姓的孩子,能靠上学改变自己的命运。他害怕自己的女儿因为不切实际的幻想,影响将来的家庭幸福,才一味去阻止我读书。做法是粗鲁的,动机却处于保护和慈爱。

我的、可怜的父母,您们对我的爱是大地和雨露,我是您们精心孕育的小草,即使你们给与我的爱曾经被残酷的现实扭曲,我也不会忘记这句话:“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哈尔滨治儿童癫痫的医院哪里好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甘肃哪个医院治癫痫病效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