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荷塘】聆听琵琶语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耽美小说
破坏: 阅读:855发表时间:2019-04-04 11:06:39
摘要:这个春天,我与一首《琵琶语》有了一场猝不及防的艳遇,让我这个心怀古典情结的女人有了一场思想上的大穿越,穿越到清朝,穿越到宋朝,穿越到唐朝,或是更恒古遥远的年代。

初听林海的《琵琶语》,那凄清婉转、缠绵哀怨的旋律,瞬间让我产生了一种相见恨晚的情愫。
   在这个柔婉明丽的春天,我常常听得如痴如醉,像是跌入了千年前月光如水般温柔的江南水乡之夜,窥见一位阁楼里轻轻抚琴的妙龄女子;又像是跌入了一阕阙清丽婉转的宋词里,倾听古典词人们的泣泣私语。这首《琵琶语》可以用一句诗来形容,那就是“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
   我听过几个版本的《琵琶语》,其中还有古筝版的,窃以为它们始终无法与林海版的姘美。古筝版的声音轻柔了些、低沉了些,韵味和意境自然少了些。琵琶版的声音相对来说更为清亮、圆润、浑厚,似“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声音,纤纤玉指的一弹一挑间,似把心中所有柔肠百转的情愫与千丝万缕的愁怨皆付诸指尖,绵绵不绝,化成一缕缕离情别绪的忧伤。
   这首《琵琶语》,美在意境,它能拨动人内心深处那根最细腻、最敏感的情感之弦。会弹琵琶的人很多,这里的“会弹”,并不是十指会按弦、会弹挑,而是演奏者心灵与音乐深深契合的结果。这就需要演奏者有充足的社会阅历与生活感悟能力,且融入内心最深处的真情实感,才能将情感和优美的旋律紧紧地融合在一起,弹拨出最动人心弦的音乐。
   聆听《琵琶语》,有一种“梦入江南烟水路,行尽江南,不与离人遇”的黯然。想象着在烟雨迷蒙的江南,古朴幽静的石桥旁,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子,发梢如墨,肤如凝脂,身穿一袭迤逦的旗袍,临水而居,常常眉黛轻锁,独坐阁楼中,怀抱一把紫檀琵琶,弹一曲相思无尽处,或是“七弦琴,无心弹”,凭栏望月,轻轻吟诵武汉哪里治疗脑外伤羊角风好“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的诗句,那种沁入骨髓的清凉与愁怨该是让人多么疼惜啊。
   聆听《琵琶语》,有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伤感。想起了唐代大诗人白居易的《琵琶行》,他在秋夜的浔阳江头送一位归客,巧遇了一个“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琵琶女,她本是原京城负有盛名的歌女,十三岁已学成高超的琵琶弹奏技艺,身世凄凉,命运多舛,年长色衰只得委身嫁作商人妇,悲悲切切的命运似她弹奏的凄婉的琵琶曲,催人泪下,也让白居易想到自己惨遭被贬至浔阳江畔的不幸,常常独酌独饮,无限愤懑和苦闷。白居易感慨与她同为天涯沦落人,且深深同情琵琶女的遭遇,为她谱写了这首名曲《琵琶行》。
   聆听《琵琶语》,有一种“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的愁绪。想起了千古词人、奉旨填词的风流才子柳永,他的一生颠沛流离、漂泊不定,郁郁不得志,屡考屡败,最后只得在“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酌”的无奈中将自己放逐在世俗的风浪中,放逐在烟花柳巷里,与众多风尘女子开启一场又一场的爱恨痴缠,他从未对她们轻视贬损,反而深深懂得她们生存的苦楚、挣扎与无奈,看到了她们人性中的真、善、美,并付诸一腔真情,尝尽相思与别离的滋味,为那些色艺双绝的不幸女子写下一阙阙或凄婉、或清丽、或深情,或怜惜的经典词作流传至今。我最喜欢他那首《雨霖铃》,后半段是: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聆听《琵琶语》,有一种“一生一代一双人,相思相望不相亲”的惆怅。想起了清初第一词人纳兰容若那短暂而绚丽的一生。他就像那“非关癖爱轻模样,冷处偏佳,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中的雪花,品性高洁,纤尘不染,虽有旷世才情,却自幼身染寒疾。他的一生有三个重要的女子,情犊初开时与表妹惠儿相知相爱,却因表妹入宫为妃而永生不得相见,琴瑟和鸣的妻子卢氏因病早早离世而阴阳两隔,与深爱的江南才女沈宛也无缘于“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他为她们写下了大量的诗词,情真意切,清丽凄婉,读罢令之动容。他那缠绵的疾病屡屡发作,加之心灵深治疗癫痫病服用左乙拉西坦怎么样处的哀伤令他英年早逝,年仅三十岁。一部《纳兰词》,不知让多少喜爱词作的人爱不释手。
   要想触摸到他那多情而忧郁的灵魂,只有从他的词作里去寻觅,他的有些词句我尤为喜欢,如:“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一别如斯,落尽梨花月又西”“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
   聆听《琵琶语》,有一种“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的悲凉。想起了南宋爱国诗人陆游和才女唐琬之间的爱情悲剧,他们原本是一对才子佳人、恩爱夫妻,却活生生地被封建社会的愚昧思想和陆游的母亲强行拆散了。当他们几年后再次在沈园重遇时,彼此仍旧眷恋不舍,陆游当即写下《钗头凤.红酥手》,词中满是怨恨愁苦和凄楚痴情,唐婉读后亦是悲痛万分,和了一阙《钗头凤.世情薄》后,不久便抑郁而终。经历过近半个世纪风雨的陆游在垂暮之年依然对沈园念念不忘,常在沈园幽径上踽踽而行,追忆往昔,并写下了沈园的最后一首情诗《春游》以祭奠唐婉。
   聆听《琵琶语河北儿童癫痫哪个医院》,有一种“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别愁。想起了千古第一才女李清照,我尤爱她的婉约词,这一句便是她写给赵明诚的相思之词,她的前半生与赵明诚志趣相投、举案齐眉。赵明诚去世后,她行无定所,身心憔悴,后嫁与张汝舟,却不曾想他是个不折不扣的伪君子,只想霸占李清照身边尚存的文物,即赵明诚生前所托的《金石录》,这未出版的文物是她一生的精神寄托,因此她遂与张决裂。她就像一叶孤舟在世俗的风浪中飘摇着,晚景凄凉,无儿无女,在落叶黄花的深秋中吟出了一首浓缩她一生和全身心痛楚,也是奠定她在中国文学史地位的佳作《声声慢》: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淡酒,怎敌它,晚来风急。
   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
   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
   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这个春天我与一首《琵琶语》有了一场猝不及防的艳遇,让我这个心怀古典情结的女人有了个大穿越,穿越到清朝,穿越到宋朝,穿越到唐朝。它让我远离了红尘琐碎,在唯美的音乐声中抵达了一个无我的境界,寻回了心灵最初的那份幽静,也重拾了旧时光里那份热爱诗词的情怀。

共 2434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