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我与泰丰(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耽美小说

泰丰于我,就好像地坛之于史铁生,地坛离他很近,泰丰离我很近。

从北京做完手术回来,泰丰是我唯一可以去的地方。化疗后的我,反应虽不像别人那样严重,但白细胞受到了严重损伤,打了两针长效生白针,血项离正常值还有一段距离,医生告诫我不准外出,尤其不能到人多的地方,非得出门的话一定得戴上口罩。家里实在憋不住了,照顾我的表姐说,戴上口罩吧,我带你出去走走,就这样,我来到了经开区新建的泰丰公园。从此,泰丰公园成了我的地坛。

早上九点以后,锻炼的人陆陆续续回家了,公园变得安静下来,我戴上帽子口罩,在表姐的陪同下来到泰丰公园。太阳从厚厚的云层里挤了出来,紫色的马鞭花开得正艳,斑蝶、蜜蜂相约而来,在花间飞舞翩迁。我忘记了自己在病中,也忘记医生戴口罩的医嘱,扯下口罩,举着手机,半蹲在花前,静候蝴蝶飘然落下,拍下一张张蝶舞花间的照片。褐黄色的斑蝶有些顽皮,手机刚对准它,它就翩然而去,逗着我花间来回奔走。蜜蜂不理我的多情,勤劳地在每一朵花间收集着花粉。蝴蝶的顽皮终于把我弄得满身虚汗,坐在花前的木凳上,才觉得木凳的贴心与踏实。

走过紫色的花海,迎接我的就是娇黄灿烂的金丝梅,小时候外婆家门外山坡上的野花移到城里,居然也开得肆意娇艳。左边新修的石拱桥弯着腰安静地横跨在河上,柳条儿多情地从桥廊上拂过,又轻轻地落在水面。站在桥上,阵阵清风迎面而来,所有的憋闷和忧虑随风而过,病痛生死在这一刻远远地离开,心境涤荡的清冽干净。

在这种静谧的指引下,我来到一条长满野花和苔癣的古桥,桥面修补过,但仍然难掩它的沧桑与荒凉,桥的一侧有一块高大的石碑,记录着这座桥的来源,“康熙三十三年,由南宁知县桂天申捐资修建”。原来离我很近的地方居然还有一座真正的古物。这座利民桥修建于康熙年间,修桥的钱不是政府拨款,而是知县捐资,我没有查证过这位知县是否是位清官,但愿意捐钱建桥的官一定会受人敬重。我从桥上走过,心里默默祭奠着这位叫桂天申的知县。人的生死有很多种,死后让人记起的不多,但只要能为人民做点事,哪怕只是一座桥,千百年后的人们依然会把他想起。

泰丰公园依河而建,既保持了它原有的风貌,又加入了新的元素,绿是公园的主色,紫色、黄色、白色、粉色是它的点缀,构成一幅静谧的水粉画,垂柳、梨树、桃李、樱花、海棠、芭蕉在密密的花海中默默站立,呵护着花的温柔与美丽。

傍晚时分的泰丰又是另一番景象,吃过晚饭以后的人多了起来,公园里的几个小广场成了大妈们跳广场舞的地盘,她们任意地扭动着不再婀娜的身姿,跟着节拍陶醉在音乐里。周围或站、或坐,围满了人,出口处还有挑着篮子卖梨卖桃的农民。只要有了合适的地点,就会变得热闹起来,泰丰公园没有修建的时候,这里空寂无人,每次我开车经过,从来不会从窗外瞟上一眼。泰丰公园的修建,让周围的居民变得熟络起来,他们聚在一起,张长李短,聊天锻炼,人与人的距离似乎瞬间近了起来。

这时候,我会选择另一条路,从红色高拱的花架下走,这里人少,紫藤花正在努力往上爬,雨水滋养后的枝蔓窜得很快,一天一个样,昨天才爬到花架半腰,今天已爬到头顶,爬得快的,还没来得及抓好花架,就从头顶伸下柔嫩枝条,在晚风中轻轻摇晃。我担心粗糙的人弄断了它柔嫩的蔓条,每次遇到总要垫着脚尖把它们顺在花架上,让它找到安定、找到依靠。这条路在公园的高处,离河较远,视线开阔。两旁除了藤类植物就是梨树、桃树,这些是原来的土著,看得出这里曾经是个果园,这条路直插南小线,却并不进南小线主路,而是在接近南小线的地方又随着坡势往河边下移,回到河边,循着薰衣草的香味回归主路,重新走回公园出口。这样一圈大约三、四公里,不用走回头,既欣赏了不同的美景,又达到了锻炼的目的。

从北京回来至今,只要天不下雨,我每天都要到公园散步,开始的时候我得休息两三次,现在我已经可以一口气走一圈。公园的花开开落落,已经换了几种。马鞭草开始枯萎,薰衣草也结满了籽,倒是葱兰,开得最旺,一片一片,就像落在绿毯上的星星,洁净而耀眼。我天天在园中,看着它们从蓓蕾到盛开最后到凋谢,有的结出果实,有的灿烂一季,然而无论怎样的一生,它们依然绽放,不急不躁,不悲不喜,开花的时候就努力绽放,凋谢的时候就心平气和地凋谢,无论生命长短,都开得那么灿烂而美丽。花草都不在乎生命的长短,只管守着自己的本分,做自己该做的事,人为何不能如此?

泰丰公园的花花草草、小桥河流,让我静下心来,将自己融进自然,从每一朵花,每棵树上,看到了美到极致的灿烂,也感受到生命凋零时的伤感,我终于在惶恐和绝望中停了下来,像看待一朵花一样看待生命,我忽然觉得一切都没有那么害怕。史铁生说过:“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那么我急什么,生死既然由不得自己,为什么不让生的时候快乐一些、轻松一点?

人的一生不会总是艳阳高照,也不可能常常凄风冷雨,既然遇到了,就该学会承受。病痛或许只是让我停下来,过滤生命中一些毫无意义的忙碌,让我懂得珍惜生命,珍惜生命中的每一个人,珍惜每一个走过的日子。

泰丰离我很近,它是在我生病之后才建好完善的,它是我的,也是别人的,但是泰丰于我,却让我在病痛之后变得安静,学会豁达,让我忍受痛楚,看开生死。

武汉哪里有专业的癫痫病治疗医院左乙拉西坦的药效能控制住癫痫的发作吗怎样预防外伤性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