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墨香】月溶溶,绪翩翩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短篇小说
摘要:窗台的紫罗兰,突然醒了……我知道,她是要来参与我强烈的思情的。有一个预感,今晚的月儿,也必定会来参与我的梦…… 月光,很文静!即使她已经潜入到紫罗兰的梦乡里去了,却也不动声息。紫罗兰的梦,也是不动声色的,但我能知道,她曾梦见一滴泪儿,滴在她最嫩的那一瓣上……街灯,也显得谦卑多了——它们的光,比平日是暗淡了好几分。许是一种逊色于月光的无奈,导使它们在自觉地维护自己的风度吧!   流韵的月光,如练的苍穹,将夜饰润得好静!好美!静美得宛若熟睡的湖泊。这情,这景,有一种勾人静思的力量。   我以惯有的姿态站到窗前,是企图让窗外的事物(多是小花、小草)来隐藏内心的认真或忧郁!不经意的微微抬头,双目竟恰逢了那轮精心的母月,她眉态幽幽地对着我笑。我所站的位置,与月儿的旅程所达至的位置,彼此相互对望,真是没有词语可言比其中的和谐、自然与舒服了。“月儿,你好!”我不禁轻呼出声。一抹没有纠缠、没有困惑的静思,便开始一层一层地萦绕着我的灵府……这份思绪,走得很辽阔,很长远……所有感情的流泻以及心理的影像,在瞬间就汹涌出一条属于自己的河流,奔腾扬奋,昂然滔滔……   记得儿时望月,想的仅仅是玉兔的模样,大了时望月,想的却是嫦娥的模样。不知是什么时候开始,每逢望月,就会生出一份蓬勃、纷纭的思绪,无数的片段,一个叠着一个地向心湖围拢……而沉静无波、柔弱温软的心事,又总是抵不住月儿辉芒的沉浸而失于固守。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喜欢独处,甚至有一种入魔的偏执——尤其是在有月的夜里,更爱在“魔域”里头与月色相依相拥……   沉浸在月色嫩白的柔液里,所有的慌乱,所有的散漫,所有的匆忙,都得予了合情合理的安顿。但灵府里的某一扇窗却悄悄地自顾打开……从它那儿,进来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情绪,它涵涌着五脏幽骚着六腑,随之兴起的,都是一些至亲的日子和一些至亲的音容所形成的速写,速写中每一条线条的走向,仿佛都是以一个个熟悉的脸庞为中心。继而……是这样的清晰;是这样的真实地在灵府里依序凝固……这个中,宛若是在铸冶幸福与凄美的味道;宛若是在张扬灵府里的成熟与咏怀。握着这幽幽的月色,仿佛是在读着一本诗集,在那些叫远方,叫忧伤,叫浪漫的诗里,我读到了思念……这时,所有的思绪都在弥漫着缠绵的飘散,所有温馨的记忆都爬回了心壁……   原来,思念会让人的骄傲变得卑微;原来,思念会让人的矜持变得洒脱……该用什么去穿越时空的局限?除了思念,远远的,我用心灵凝望,望那海的裂痕与隐藏;远远的,我用心灵倾听,听那夜风的泣诉或歌唱……   也许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喜欢消受月的光辉,对于有些人来说,她只是最自然不过的天象,是潮涨潮退的信息。但对于爱月的人来说,她却是风景中的风景,是图画里的图画。她会给心灵与感官带来银白的纯洁和一份忧思与绮思的和谐组合。   在想,要是将直觉和深思都统一了,是不是就成熟了?月儿的暗与亮,究竟是在昭示着谁的面容?哥白尼和伽利略,将地球和太阳的位置倒转过来,对月亮会有伤害吗?   有好多的问题,不指望会得到答案。也许,疑惑本身就是生命里的一种承担吧!就如季节,除了棉絮与凉席的更替之外,就不再有什么差异了。但丈量季节更替的,却是一把棣体的感伤尺,需要谨慎地度量,认真地记录,然后,小心地关进日记里去……   有月的夜,总会激动着酒与人的交缠,最能容下酒滴的,该是那深深的掌纹——于宿命的缝隙里,灌入了层层的思念。夜色,在思念中显得更加眉清目秀。我被它深深的容纳了——避开了世俗性的姿态,避开了多角的人际空间,不用挂虑风景人情,只固守一份柔弱婉转、沉静无波的心事。   愣惑的生命里,总有一种生于偶然却又含有玄机的情愫在梦里纠缠不开,它不会在舒婷的那棵木棉树上诞生情节,而是仅以心灵的音符相拥抱,从每一个音符中,彼此去感知灵犀里的存在。尤其是在有月的晚上,更会穿越尘世的是是非非,相约梦魂,感受共同的心跳,任一缕缕流苏缠绕心头……这种情愫,份属思念!有了思念,月光就被注入了情感,她的光洁,就能勾动人的情怀;她的景致,就能托出人的凄美;她的温柔,就能戳撼人的每一根神经;她的潺湲,又是这样的毫无商量地湿润了人的泪腺,教人禁不住珠泪酝转,生起忧思。月儿的清光,却怎样也穿不透这份坚厚的忧思,她昂叠起伏,时而宛若热奋的潮涌汇流在月光的潺弱里;时而又宛若一个弱婴,教人怜爱不舍,呵护百般。而呼吸,始终在以一种温驯的方式陪着我,因为身边没有任何专制的人和事让我去分心或打扰我的思想。   酒气在熏着花儿,也在解读着我的柔情;解读着我的泪水。多么的执着,怀抱那紫罗兰的梦,顺着天空的出口,义无反顾地绽放……投身于月夜里,在这个庭院的深处,迷失或者坚定都不能改变——要在一树的飞残中,撒下满地的爱衷。   李白“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剩下的三分,啸成剑气,绣口一出,就半个盛唐”。那我,要是在月与酒的作用下,瘦口一出,就得诗歌半句,也值了。   月亮的主题,亘古至今,永唱不衰!而对于我来说,在月下,思想所有的投奔,都是为了组织一份厚重的思念!而在被月光切割的生活片段里,寻求的,除了思念,还是思念!“理性的人寻求的不是快乐,而是没有痛苦”。在思念的国度里,快乐不是,痛苦不然,她是在将感性的美好去取代理性的缺陷;是在绵密如织的岁月的纹理上绣一朵花儿。花儿是不懂爱,也不懂恨的——那是少女的时代。在那个时代里,即使是铅云厚积,笼罩的也会是美好。那真是个没有眼泪与不相信眼泪的时代。   突然想问,是不是最美的风景总是隔在远方?或总是悬在生命的彼岸?隔着一层素色,我的思绪直往家乡赶……   踏着弯弯的小径,目光漫过一个古老的身段,月色将十九岁的那个转身和内心深处的那份惆怅,照得一清二楚……是那个少年曾拉起过一双微凉的手,踩着月光,幽幽地走过小桥,徘徊于小河边的小径……   灞桥的柳,青了几度,黄了几回?小河的流水,不断地冲刷记忆中的村庄,但就是冲刷不了已镀了金的思念!   突然生来了一个发觉:走过了春,经历了夏……这过程,原来是为了验证谁是谁手心里的那颗红痣!   “人充满了劳绩,但还诗意地栖居在这片大地上”。原来,这诗意是源自一直珍藏在灵府里的故乡啊!   “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我有所感事,结在深深肠 ”。“古人不识今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但愿,有梦魂相依相约——海角天涯,天上人间!   同样的姿势,同样的方向,持续了很久……很久……不知道高杯里的酒,是在什么时候空了的?但思绪却是满了溢,溢了又满,纵然是动用了好多的智慧,但还是无法抵御遐思,无法抵御沸腾,更无法解读沸腾中煮着的那一道命题。   窗台的紫罗兰,突然醒了……我知道,她是要来参与我强烈的思情的。有一个预感,今晚的月儿,也必定会来参与我的梦……      武汉专业治疗癫痫医院?老年癫痫该怎么治疗?武汉小儿癫痫怎么能治好哈尔滨哪一个医院治疗癫痫病有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