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页

【看点】农民画:热气腾腾的世间烟火(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短篇小说

农民画,总给人一种隆重的既视感。你从她旁边走过,不可以轻易忽视她。她那样饱满而热烈地活在这个世界上,活出了最烟火的气息,有着人世间最真实的欢愉和亮色。

她不需要含蓄,用浓艳的色调装饰着自己,夺人眼目,像着一身密不透风的华丽服饰,光彩四射,唱出最美的赞歌给你听。你只能被她感染,一遍遍,波涛汹涌般,几乎要被幸福淹没。

那执笔作画之人,心中该有着怎样的热情,才能创作出犄角旮旯里都充斥着欢快音符的画作啊。

我看农民画,总会看得心潮澎湃,又总会想起热闹的集市来。她们多么的相似,都是热气腾腾的,将人生百态煮沸了,一锅端了出来。

去集市,冲击力也是极强的,像农民画。你需要调动起你所有的感觉器官才能愉快地融进去。爆米花机的轰鸣声,汽车喇叭的滴滴声,车子铃声,鸟语鸡鸣犬吠,还有人的吆喝叫卖,嬉笑怒骂声,不绝于耳。喧喧闹闹的,自有一种民间的鲜活在里面。

大日头直直地晒下来,集市显得异常的明亮。农人也不戴帽子,任由晒着,晒出一脑门的油。卖糕点的小夫妇,一个手脚麻利地称,一个招揽着生意,“吃块尝尝,自家做的,热乎着呢。”卖肉的举着锃亮的刀子,提着一块新鲜的肉。女人守着面前一筐筐的菜,走来走去,喷着水。卖花老妇脸上挂着灿烂知足的笑意。毛头小伙淬着唾沫双手点钱。卖姜的大爷咧嘴笑着,露出暗红色的牙槽。还有卖布的小媳妇儿,往往带着孩子,孩子躺在布上打着滚儿,小媳妇儿拿剪子“咔嚓”剪开一块布的口,两手一撕,响起一阵裂帛之声。

狗耷拉着脑袋人群中钻着,寻着碎肉就舔着吃。猫窜得很快,一眨眼就望不到了。鸟儿扑楞着翅膀,飞过来,飞过去,喳喳叫着。

炒干果的香,新蒸馒头的香,烤面包的香,酱菜的香,鲜花水果的香,屠鸡屠鸭的臭气,海鲜的腥味,掺杂在一起,风吹过来,一阵香,一阵臭,一阵腥。

这便是最家常,最生动,还添了些喜气在里面的集市,如春天的金盏花开,瓣瓣都是金黄的绚烂。人们各忙各的,积极主动,看似乱无章法,实则井然有序。

一切艺术均来源于生活,而农民画便是从最接地气的生活中来,并高于生活。她将千千万万老百姓的精神风貌毫无遗漏地展现了出来。

村庄,田野,阡陌纵横,农人扛着锄头在地里。一蓑烟雨朦胧。女人领着孩子,提着饭食,一条黄狗摇着尾巴脚前脚后跟着。大丽花开得轰轰烈烈。过路人大着嗓子问路,农人抬起头大着嗓子回。再多问几句,农人便放下锄头,坐在田埂边,点上支烟,掏心掏肺跟路人聊聊,仿佛是故人。这就是农民呵,不藏着掖着,不拐弯抹角,像田间开的花,瓣瓣伸展,绚丽而热闹。

那天,见一女子作画,用细细的毛笔蘸了颜料在上色。硕大的画纸铺在桌上,她近乎趴在上面,似要钻进去融为一体。我站在她身后好久,她竟浑然不觉。她极认真地下笔,每一笔都慎重,每一笔对她来说都是重点。

农民画,画家赋予了你灵魂,让你妖娆地存活于这个世上,带着自信的气质,一脸明媚地笑。艳俗、率真、粗糙、别致、士气,任由人评说。活得洒脱,活得真实,活得坦坦荡荡。

一抹红,一抹绿,一抹蓝和一抹黄,就是要这样跳跃的颜色,好让你与她劈面相遇时,刹那间被惊艳到。大俗即是大雅。拿大茶缸子咕咚咕咚喝茶,喝得痛快,喝到酣畅淋漓。更像是几个穿着红袄绿裤,脚蹬绣花鞋的姑娘围坐在炉火旁,炉膛里的火苗呼呼往上窜,姑娘们捧着一只只冒着热气的烤红薯,大口吃着,大口笑着,闹着。窗外的腊梅开得正欢,新年马上就要到了。

你远远望见,便被吸引,一步步大踏着步子向前。

陕西市癫痫病医院郑州癫痫检查医院癫痫病患者饮食注意事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