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言情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9【回归】祭奠沧海里的微茫(散文)_1

    一给自己写篇祭文吧,不是遗嘱,只是祭奠自己。我知道,没人会为我写祭文伤感。趁自己还活着,为自己写一篇祭文就成了天经地义的正经事。二宿舍区里有一个通告栏,上面除了极少的社区通知...[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丹枫】渭河源(散文)

    午饭后,连续多日的阴雨天气放晴了。从海南回来,蛰伏了两个多月的我,还有老伴,望着窗外灿烂的阳光,两颗玩野了的心又悸动起来。稍作交流后马上分工,她收拾被褥和简单的衣物,我检查座...[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暗香】玉瓶(散文)

    橱窗里摆放着一只玉瓶,淡青色的瓶身,镶嵌着错综复杂的浅蓝色的花纹;瓶口精美而细小,犹如娇羞少女的红唇。瓶身精致而修长,好似美女婀娜的身姿。瓶底则圆而滑润,展示着优美的站姿;远...[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雕样子”也或叫“出挺”

    湖南常德人把挖苦别人叫作:雕样子,桃源人呢,则叫作:出挺。现今俺就扯个懒谈,或叫雕样子也或是出挺。从前人将‘抹布头’喊作‘随手’,这起因大约也是随手涂抹之也。尤其在楼堂馆所等...[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丹枫】嫁接(散文)

    天气预报说,午后有大到暴雪,怕雪封了路,吃完午饭后,便匆匆赶回村子。二姐在铡草,高级灰跟老黑在二姐家老屋的屋顶,看到我进来院子,很有技巧地爬了下来,跟着我进了屋。西炕上,墨墨...[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有奖金”征文】情深一株勿忘我(散文)

    一“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想起这句话,就会念叨爱情。好像这世上所有的美好,都是在水一方。经年的爱情,极其浪漫,抬头去看,却发现那么的远。也许浓缩的美好,...[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浅韵】我的江湖我作主

    十岁前我曾因为偷看西游记被我妈狠打过几次,她打我的理由听上去很可笑:看了西游记,到老不成器!我一直记得她用手指头指在我脑门上一副痛心疾首...[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轻舞】男人女人和缇妮

    摘要:我问佛:那过几天还下不下雪?佛曰:不要只盯着这个季节,错过了今冬,明年才懂得珍惜。 我问佛:为什么总是在我悲伤的...[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4【雀巢】我的班主任老师

    无破坏:无 阅读:2891发表时间:2015-06-10 13:17:09 一九七七年恢复高考。我是七八年应届高中。宣传栏张帖着全国各大院校的招生图片...[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4【西风瘦马】写在中元

    无破坏:无 阅读:1313发表时间:2014-08-11 07:45:03 摘要:一年一度中元又到,思念亲人,感怀那逝去的岁月…… 今天,农历七...[阅读全文]

  • 1
  • 2
  • 3
  • 4
  • 下一页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