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言情 > 文章内容页

【轻舞】男人女人和缇妮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短篇言情
摘要:我问佛:那过几天还下不下雪?佛曰:不要只盯着这个季节,错过了今冬,明年才懂得珍惜。 我问佛:为什么总是在我悲伤的时候下雪?佛曰:冬天就要过去,留点记忆。我问佛:为什么每次下雪都是我不经意的夜晚?佛曰:不经意的时候人们总会错过很多真正的美丽。我问佛:那过几天还下不下雪?佛曰:不要只盯着这个季节,错过了今冬,明年才懂得珍惜。   ——题记   一、男人   男人叫冬,不知道一出生父母取的名字是否就注定自己一生命运的坎坷,反正自懂事以来,冬就感觉自己的性格很怪异,不合群,很多时候,冬感觉自己就是另类的,长时间的自卑、自闭,让冬每天痛苦挣扎着……   冬长大了,因为性格原因,在部队当了三年的通讯兵就早早复员回家了。复员后的冬运气是不错的,被县安置办分到了县委招待所工作,闲而体面的工作让冬的性格似乎开朗了许多。   有一天,冬遇到了一位天使般的女孩子,她唤醒了冬多年来一直冬眠的心。那是在一次朋友宴会上,冬和姐姐在一起,姐姐的朋友领来了一位俊俏女孩儿,女孩儿叫春儿,她有着一双明亮有神的眼睛,那双眼睛似乎会说话一般,那眼神一半纯真、一半羞涩,缭乱了冬的心。春儿轻快的脚步,轻飘飘,像天上的仙女,细长的辫子在肩上来来回回晃动着,利利落落不染半点尘埃。春儿的出现,让冬感觉到,那就是自己生命中的女孩儿,她注定就是为了自己而落入这个凡间的,于是,冬,为了春儿心动着、失眠着……   这个晚上,没有月光,也没有一丝风。“嗨,你一个人吗?”冬见到春儿,手心里湿润润的、不知所措地问道。“嗯。”春儿诺诺地应着,然后,彼此都没有了回应,他们就那样怔怔地站着。其实,冬很想和春儿待在一起,哪怕什么都不说,春儿都会把冬的心融化了,在春儿的面前,冬的心感觉从未有过的温暖和安详。   时光像闹钟不紧不慢地走着,突然有一天,春儿接到了冬的求婚电话,冬说:“第一眼看到你,就不曾忘了你,你占据了我的全部,所以,你非我莫属……”短短的几句话,尽管有些霸道,但是,春儿觉得,自己没有拒绝的理由。   春儿在一家外企上班,工作之余,喜欢侍弄一些心灵文字,冬每天都会在电话里给春儿朗诵一篇,好像春儿的文字就是冬心田里的庄稼,他不停地耕耘着、收获着幸福和快乐……   人的一生,会遇到许多人,对的、错的、无论爱与不爱,交集在一起,就是今生有缘人。冬和春儿结婚的日子定在了农历九月十九日,这一天,是佛教中观世音菩萨的出家纪念日。也许是因缘巧合,也许是冥冥中注定,冬,在结婚后三年的某一天,便和佛门中人结下了不解之缘。   冬和春儿婚后的日子,和其他男女似乎没有什么两样,平平淡淡的滋味如白开水一般。花开花落,春去春又回,俗话说,三年之痛,七年之痒,这个时间点莫非是爱情中的劫吗?渡不过去的这个劫,莫非是要男女双方各自承受婚姻带来的痛吗?冬和春儿结婚后一直没有怀上孩子,看过医生无数,医生说,男女双方身体正常,没有不生孩子的理由。也许是母亲说得在理,那是孩子在投生的路上慢慢走着呢!   投生的路一眨眼就走到了尽头,春儿终于怀孕了,这是家中一件天大的喜事,公公婆婆乐着、冬也激动得不知所措。十月怀胎一朝分娩,那真是期待已久的日子,天空中刚刚下过一场大雪,路上咯吱咯吱的雪在太阳的照射下泛起了耀眼的银光,冬小心翼翼搀扶着春儿走进了妇科楼。“医生,预产期已经到了,从昨天晚上,孩子在肚子里闹腾得特欢,您看看,要不要提前住院?”春儿对眼前这位慈眉善目的医生相当有礼貌。“咱先去做个B超,看看?”按着医生的吩咐,冬扶着春儿去了B超室。“羊水量太少了,建议马上住院助产!”B超室的大夫是这样建议的,那就刻不容缓了,于是,冬跑上跑下,终于安排春儿住上了院。   经过一系列的产前检查,胎心音检测显示胎儿有胎心音减弱现象,于是,主治医生王大夫当机立断行了剖腹产手术。局麻,最起码是保持了春儿的头脑清晰,她清楚地感觉到针头的刺痛、腹部的一松一紧、羊水的哗啦哗啦声,期间的恐惧和不安被马上和孩子见面的喜悦所代替,尽管旁边有心理医生在分散春儿的注意力,她还是那么静心地感触着孩子分离母体的每一丝感觉,那种感觉是前所未有的,是激动,不知道是想哭还是想笑的激动。“哇啊、哇啊……”是儿子的哭声!春儿终于听到了自己梦中的那种天籁之音,泪水不知不觉从眼角流下。“小孩儿脚心发青、脑门发青、呼吸急促、哭声断断续续……”后面的话,春儿听不到了,她晕过去了。   生活总是不停地变换着脸色,让你不知道如何去应对它的喜好。春儿在病房两天半了,她很虚弱,听大夫说,自己的心脏太弱,在手术室抢救了很长时间才脱离危险。这两天,春儿看到冬的眉头紧皱着,他和婆婆来回交换着伺候自己,腹部的疼痛让春儿闹心着,她虚汗淋漓,心慌意乱着,不知道前面会发生什么事情?“冬,孩子怎么样了?他到底怎么回事?”冬这个时候显得很木纳,眼神里充满了忧郁,“医生说,儿子缺血缺氧,还在抢救,说就是侥幸活下来,也是脑瘫儿!”“天呐!”春儿痛不欲生,冬坐在一边抱着头抽泣着。   儿子来到这个世上才三天,终究还是匆匆离开了,许是投生路上一路颠簸累坏了他娇弱的身体,许是和冬与春儿一生就三天的缘分,可怜的儿啊!如果可以,在今生的某一个时刻,会不会和那么爱你的父母再续前缘?   不知道是因为儿子的离去,还是本来不乐观豁达的冬,终日便郁郁寡欢了,和春儿本来平淡的生活更显得无滋无味了,有时候,冬一天都不会说一句话,就那样怔怔地坐着。“冬,姐的一个远房小姨在吴桥小镇,她能教化人开解人,有时间,姐带你去转转?”邻居芳姐是个热心肠的人,看到冬的样子实在不忍心了。“冬,芳姐也是好意,哪里想不开?去看看吧,兴许管事呢!”春儿在一边搭话。   吴桥小镇,是一个杂技之乡,在杂技城里,有一座被当地人称作“小泰山”的圣地,这里的风土人情似乎都透露着一种神奇。走进小院,迎面出来的是一位六十岁左右的老太,芳姐拽着冬,笑嘻嘻地介绍着,让冬也称呼小姨。小姨属于说话很利索的那种女人,听芳姐说她曾经是当地卫生院的一位院长,退休后便在“小泰山”修行,治病救人,现在小有名气,被当地人称作“活菩萨”。“小姨,这是我们邻居兄弟冬,最近心情总是不好,请您给说道说道。”“嗯,叫冬,是吧?你说说,心里有什么就说什么?佛菩萨一定会救度世间所有有缘人的……”听完小姨的话,冬竟然一头磕在地上,鼻涕一把泪一把地哭诉着自己心中的郁闷,似乎这里就是冬一吐为快的地方;似乎这里就是冬心中的另一番天地。冬终于找到了心灵的栖息地,不知道有多长时间了,没有一个人能静静地倾听冬发自肺腑的话了,他从认识春儿的忐忑到结婚后的忧郁再到儿子夭折的痛苦,一坛子的苦水啊!终于一股脑儿地倾洒出来了,冬轻松了,同时也似乎感觉到,走入佛门才是自己唯一的选择。   冬选择了和春儿长期的分居生活,他不能让自己有一丝邪念去接近春儿,他更不会让那有缘的投胎儿再一次受到伤害,于是,冬毅然从单位辞职。开始了他的居士生涯。他不停地诵经念佛,为的是超度被自己伤害,来到世间没有几天就夭折的儿子;他不停地叩拜,为的是忏悔自己前世今生的罪恶;如果菩萨真的有灵,一个本来有着人气的家庭现在却变成了死气沉沉,应该有怎样的救度啊?   春儿感觉到,冬和自己似乎成了陌路人,这样的日子会多久?春儿在心中祈祷着:一切会过去的,冬是自己的丈夫,他会想到自己曾经的温柔体贴,他终会有一天回到自己的身边。春儿盼星星盼月亮,这一盼就是十个年头啊!   二、女人   生活中的很多无奈,让女人的一颗心变得如此薄凉,每次下班回家,冬沉默着,呆滞的眼神让春儿感觉到生活的无滋无味,也许有时候,当爱情转化成亲情的时候,女人会产生一种满怀希望的期待,春儿期待着终有一天,冬会深情看上自己一眼,哪怕是一种敷衍、哪怕是一种欺骗,她希望冬和从前一样闷声闷气地拉着自己的手,站在阳台上看看窗外那片蓝蓝的天,不需要说太多的话,只是能够让春儿感觉到自己男人手心里的温度就足以,可是,一切变得如此令人奢望……   不敢轻易地倾吐是一种忧伤,在同事面前,春儿没有了太多的话,因为她知道,自己的痛无人能懂,说和不说没有什么区别。   “春儿,杨总今天从无锡回来,让你去接站。”办公室小刘过来通知春儿,春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自己是人力资源部部长,不是办公室成员,接待老总的任务和自己怎么也不会挨不上边,但是,通知到了,没有拒绝的理由,只能如期和公司司机去接站。   如果说四十岁的男人是一本书,那么,四十岁的杨总却是一部耐人寻味的经典名著,他二十几岁继承父业,拥有了当地一家很有名气的企业,后来和韩国某公司合作,产品远销国内外,成为瞩目的品牌大公司。杨总浑身透射出成熟睿智的迷人风采,他有着丰富的人生阅历,经历了事业从低谷到巅峰的风风雨雨,经历了人生的风花雪夜。在一次员工联欢会上,春儿穿着新疆维吾尔族服装,跳了一曲《掀起你的盖头来》,翩翩的舞姿,让同事们赞叹不已,更是让杨总刮目相看,一切因缘而起、因念而生,杨总在联欢会上点名让春儿和自己同台演唱《梁祝》,多情而又忧伤的曲调被春儿演唱得痛了杨总的心,杨总看着春儿忧郁的眼睛,决心不惜一切去保护这个楚楚动人的女人,让她在自己的呵护下,不再孤独和忧伤……   属于自己的风景,从来不曾错过;不是自己的风景,永远只是路过。杨总出差回来,安排了最好的五星级酒店,让春儿陪自己共进午餐,春儿拘束而又被动地坐在杨总身边,如坐针毡般的不自在,“春儿,这些菜都是为你点的,谢谢你来接我,一起吃,一起吃吧!”杨总殷勤地给春儿夹着菜,又倒了两杯白酒,“春儿,不瞒你说,自从你来单位,我就很看好你,你敬业、忠诚,和别的女人不一样,我会关照你的,所以,希望你能明白我的心意……”“杨总,尽心工作是我的本分,我会努力的!”春儿心不在焉地应付着,她好想尽快结束这种尴尬局面,她在想:冬在家吃饭没有?他会不会又在心烦气躁地在客厅里来回踱着步?   “春儿,你的婚姻状况我也有所耳闻,不要太委屈自己了,你还年轻!”不知是杨总说到了自己的痛点,还是春儿的的确确感觉到了太多的委屈,瞬间,她的眼圈红了,女人流泪,泪水失去了闸门,那是无法控制的心雨。在杨总看来,流着泪的春儿此时不失为一种美丽姿态,更加诱人了。“春儿,离开那个家吧,我会对你好,不管是物质上的还是精神上的,我都会给你最好的,春儿,我从来没有对其他女人动过心,只有你,相信我……”后面的话春儿不敢再听下去,也不知道自己对杨总说了些什么,她站起身像逃避瘟疫一般迅速离开,因为春儿知道,家里的冬在等着自己。   春儿递交了辞呈,她不想在杨总的公司继续工作下去,她无法面对杨总火辣辣的目光,她更不能让自己的心负累太多。走出公司大门,哪里是自己的归宿?春儿茫然了。   天无绝人之路,春儿经过全面考察,她选择了一个适合自己的项目——生产医疗健身器械。她做了一个很大胆的决定,就是去银行贷款三百六十万作为公司的启动资金。   春儿给公司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祥和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寓意吉祥如意,一帆风顺。事情也许真的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凭借自己曾经在杨总公司的人力资源部工作多年的优势,招聘精英人才并不是很难的事情,没有多长时间,公司几个主要部门精英主管全部到位,那是一个个英姿飒爽、干劲十足啊!春儿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希望……   春儿的大哥是贵阳商会的会长,他事业有成,对春儿的重新创业是大力支持,他调了一部分资金放到春儿的公司,这样一来,春儿的公司便如虎添翼了。大哥从贵阳回来,为了表示感激之情,春儿安排了一次家宴,哥嫂、侄子侄女一大帮人欢聚一堂,自是欢喜。当春儿沉浸在和家人团聚的幸福之中时,冬一连串的电话却不曾听到,于是,灾难从天而降。半夜时分,春儿带着欢愉后的微笑有些醉意回到家,推开门,冬坐在客厅里,他怒目圆睁瞪着春儿,“怎么啦?怎么这么看着我?”喝了酒后的春儿脸色微红,眼神一如既往的温柔问道。“你喝酒了?很有情调啊!我打了足足有二十几个电话你都听不到啊,和谁喝酒了,好尽兴啊!把自己的老公关在家里,你到底安的什么心啊……”冬一连串的质问让春儿顿时清醒了很多,她坐下来向冬解释:“你想多了,今天大哥回来了,我们一家人在一起,那么多孩子有说有笑的,噪音那么大,我怎么能听到电话呢?”“骗谁呢,你和谁在一起,我怎么会知道?”冬一边说着一边开始用手使劲儿拽着春儿,“干嘛呢?你轻点儿,你弄疼了我,知道吗?”春儿的声音似乎有些微颤,她感觉到了冬的失态,她能预料到冬要做什么?因为每次类似的疑问发生后,冬都要拽着春儿去房间进行身体检查,检查后自是一番不近人情地性蹂躏,春儿的眼泪掉下来,她哭着乞求着:“冬,饶了我吧,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我真的没有、真的没有啊……”春儿的乞求让冬听来,似乎就是做贼心虚不敢正视自己的体检了,冬把春儿摁在床上,开始疯狂地撕扯着春儿的衣服,春儿屈辱的泪水浸湿了枕巾,她不知道,这样的日子啊,何时是尽头? 银川治疗癫痫专科医院是哪家?哈尔滨儿童医院癫痫科长春的癫痫病医院哪里能治好洛阳哪家医院能治母猪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