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言情 > 文章内容页

【看点】饮食人生(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短篇言情

那天,微雨,小区停电。老公说出去吃。嗯嗯,就出去吃吧。

细细想来,搬来新家几年了,除了应酬以及聚会,我们,确切地说是我们两个人,孩子不算上的,几乎没有单独在外面吃过一顿饭。

他和我都变得越来越恋家了。

从前可不这样,刚跟他恋爱的时候,时光很甜腻,他每天开车接我上下班,一日三餐我们要在一起吃两顿,老人说,来家吃吧。我们不,我们总会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出去吃。还要画个妆,穿喜欢的衣服,配个包和鞋之类,吃,不仅仅是满足嘴巴的欲望,吃的还是一种心境,一份情趣。辣辣的川菜,腻腻的东北菜,过瘾的烧烤还有精致的西餐等等,都曾是我们的最爱。且对当地的美食餐厅如数家珍。他说,哪里有好吃的,你告诉我,我带你去。那时候云蒸霞蔚,整个天空的灿烂都属于我们。

后来有了娃,生活的重心转移,洗尿布、冲奶粉、溜娃、陪娃玩儿、做家务,忙得不可开交。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发混日子,天阴天晴与我无关,吃什么自然也是不在意的,饿了胡塞些零食之类。饮食作息无规律,掐着算着过日子,孩子是顶重要的,孩子吃好就行,大人无所谓。一个女人从身到心完全交付给了家庭,两耳不闻窗外事,与世隔绝了一般。男人却不这样,生活的轨迹没有发生变化,照旧出了这家进那家,吃得嘴上冒着油光,乐此不疲。有时也带回来特色的吃食,我总是横挑鼻子竖挑眼的,这个油放多了,那个太辣了。男人很无奈,说,出去吃吧。我会大着嗓门,噼里啪啦说一番,堵得男人接不上话,选择默默哄孩子玩儿。

其实我们每个人,每个家庭都会有这么一个阶段,生活乱成了一团麻,我们在这团麻中作茧自缚,辨不清东南西北,瞎子般乱撞。别急,日子悠然而过,美好总会在前面等候着。

孩子大了,我们搬了新家。男人除了必要的应酬,越来越喜欢呆在家里了。他望望这里,望望那里,俨然是一位攻城略地的大将。他爱上了厨房,爱上了逛超市采购。他会买一堆食材,照着食谱做好吃的。我和儿子守着餐盘,吃个精光,男人会嘴角上扬,笑望着我们,打着饱嗝,拍着肚皮走来走去。神情是欢喜的,似在说,跟着我,有口福吧。我呢,也收敛起婆婆妈妈的唠叨,做了头发,添置了新衣,安下心来相夫教子,日子过得井然有序。我们相携度过了春天的烂漫,夏天的炎炎,正在秋天收获的田野上奔驰,每一天都幸福着。我希望给这样的日子画延长线,能画多长就画多长。

他开着车,问我,吃什么。我答,随便吧。有晚风漫过来,吹在脸上很舒服。他带我去了以前常去的东北餐馆。点餐,我们不约而同避开油腻的、辣的菜。点了清蒸鲈鱼、清炒西兰花、玉米粥、白米饭。点得极家常极家常。

左旁有一位老者,须发花白,守着一小盆酸菜粉条,一碟花生米,两瓶汾酒,没有动碗筷,似乎在等人。

右旁桌上来了几个青年人,有男有女,衣着时尚,头发挑染了,像是刚工作不久在庆祝,他们点了满满一桌子菜。有荤有素,多得碟子摞着碟子。他们要了活力素和啤酒,还自带了红酒。他们吃一口毛血旺,喝一口烈酒,红着脸,笑容豪放。有人挥着手臂说着“没什么大不了的……”,身子左右晃着,仿佛这个世界他是主宰。其他人附和着,高谈阔论着,语不惊人死不休。他们吃着,喝着,笑着,吹着牛。

左旁桌的人凑齐了,是三位花甲老人。他们似乎都不饿,菜不见少,呷一口酒,慢慢聊着,语速不快,声音不高,都在动情地回忆着过往,我听不分清。有灯光泼洒在他们身上,脸上散发出柔和的光芒,一道道皱纹变得模糊,眼睛里有亮亮的东西闪啊闪,看上去又温暖又美好。

我和先生安心地吃着,像在家里一样。间或聊聊儿子。剩下一块鱼骨头,先生用筷子提起来,就着玉米粥吸吮着,吸吮得干干净净。若说那几个年轻人是一盆煮沸的毛血旺的话,三位老者就是一锅冷下来的老汤,而正值而立之年的我们,则像一碗粥,在平淡的日子里品咂温情的滋味。

我们最早吃完饭,临出门前,我回头望望,几个年轻人还在张罗着点菜,其时桌上的菜还没吃完。老者们继续守着那一小盆酸菜粉条呷酒,菜没怎么见少,酒也下得慢。我们的餐桌,服务员正在收拾,碗盘俱净。

俗世的寻常里,好日子总是短暂的,一天一天,从年少到年老,能怎样珍惜就怎样珍惜吧。

北京市癫痫病到那家医院治最好丙戊酸钠能治好癫痫吗怎样的癫痫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