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要闻 > 文章内容页

【星月】我的二娘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剧本要闻
无破坏:无 阅读:1494发表时间:2015-08-18 13:13:05 松涛阵阵悲鸣,细雨淅淅哭泣。我前来完成夙愿,祭奠我的二娘来了。   焚烧冥币腾起的烟雾掺合在雨雾里,恰似垂下的一片片青色的绸布随风漂移着,朦胧而轻盈,时断时续笼罩住山上的松树和毛竹;噼噼啪啪鞭炮声、砰啪炮竹声在山谷回荡,吞噬了人们悲鸣哭泣。来到山麓下氛围感染着我,悲情灌满全身,肃穆写上脸庞。   我和小亮徒步攀爬蜿蜒崎岖的山上小径,佝偻着腰,左手搭在左膝上支撑协助些力气,上气不接下气地喘息。荆棘拉破衣服,划伤手臂,小径旁野草雨水露湿鞋袜,啪嗒啪嗒,用手拨弄着横着的挡住去路的松树枝,雨水打在脸上激灵冰凉,不断抹着脸上和着汗水的雨水,吃力地朝我的二娘的坟地攀爬。   特殊的氛围能瞬间激活沉睡的往事,会穿越时空奔袭而来,我的二娘鲜活起来。   那时,我还在读小学一年级。我家住在一个百年古镇上,二娘住在街边村庄,在农贸市场站摊位买菜。每天来往从我家门口经过。   “喊二娘,叫,快叫呀!”二娘见了我就逗我开心,其实我们没有血缘关系,我和她大儿子小亮读一个年级,估计小亮爸爸比我爸小一两岁缘故。我经常去小亮家里玩,二娘总是笑殷殷的,对我很亲切,很待见。   我爸在做木工下班途中意外遭到雷击身亡,母亲孤苦伶仃带着我们兄弟俩相依为命。二娘更加疼惜我,那时我和小亮经常一道去菜市场看二娘,她朝我的衣兜揣一到两元不等的零花钱,对我像她亲生的儿子一样,没有偏颇。家里加餐宰了鹅鸡鸭什么的,必定有我的份,我要不去,就追问我母亲为什么不让我去。她买文具盒书包水彩笔总有我们兄弟俩的份,有时还把我们兄弟俩一道带到城里看电影,吃的饱饱还拎着东西回来,渐渐地我对二娘的感情胜过自己的母亲。   有一次傍晚,二娘叫我和小亮抱了两瓶蜂蜜回家,她走在前面,我们小孩边走边闹,相互掏痒痒,跨院落门槛的档儿,趁其不备,掏了小亮的“鸟蛋”,他双手本能地来护着,砰地一声,瓶摔碎了,蜂蜜淌了一地,正好被二娘回头逮着了,我脸色霎时煞白,脚僵住了,迈进门槛也不是,退回来也不是,定神呆住,恨不得钻进洞里,自知闯了大祸。   “盼盼,我的儿进来呀,我看见小亮不小心摔碎,不管你的事!”二娘维护了我极敏感脆弱易受伤的心灵。明明是我闯的祸,由小亮受过,小亮也不分辩,心里不知是感激还是自责内疚,眼眶里溢满了泪水。   我的二娘睫毛很长,两颊一年四季苹果红,越是天冷越好看。虽然卖菜,但每天梳洗得干干净净,永远用不同颜色的手帕束自己的头发,眼神有种魔力似的。周边有两所中学,两所中心小学,四所食堂的菜,全都是二娘供给的。这些买菜的每天来菜市场吃早餐,都是二娘结账,二娘的卖菜量是一般人的四五倍,很多同行害红眼病,曾今有几位暗中拉拢食堂买菜的人未果——他们乐意和二娘打交道,事后把事情告诉了我的二娘,那些人自讨没趣。   我右手在脸上抹了一甩,雨水和汗水吧嗒一声飞溅小树叶上,草丛里,继续走向二娘的坟地。   小学三年级下午体育课后的课堂上,我前面同学报告老师说,自己的魔方在体育课被弄丢了,可能被同学偷走了,班主任女教师要求每个同学自查一下抽屉和书包,随后同学们都说没有,老师开始吩咐各小组长搜查本组,然后报告老师。我上体育课一直在操场没有离开过,我心里自然踏实。同桌是本小组长,市场管理员儿子。前面搜查得很快,到了我组长那儿他把自己的书全都兜搂出书包,翻了遍,又低下头,伸手翻抽屉,检查得怪仔细的。到搜查我时,如法炮制。我没做什么随便你怎么弄,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我品行一向很好,虽然家里穷,母亲和二娘严格要求我在学校和同学友好相处,更不能拿人家好东西回家,想要的心爱之物跟二娘说。   “报告老师,魔方找到了,藏在盼盼抽屉肚里!”同桌组长兴奋得几乎跳起来,右手高高举起五彩的魔方,像是打了一场大胜仗,又像逮住小偷人赃俱获很是兴奋。前面那位同学恶狠狠地剜了我一眼。   我呆若木鸟,思绪像骤然降到零下20°的水,瞬间凝固了,脸唰地绯红,嗫嚅着说,“老师我不知道自己抽屉里有魔方,我真的不知道,不是我干的!”   教室里一片哗然,唏嘘不已,我更加脸红,语无伦次,同学们更加确定是我干的,几十双眼睛像百十个手电筒齐刷刷投向我,把我刺得无地自容,我捂着脸冲出了教室,当晚我没有回家。我的二娘和母亲在很晚的时候在菜市场炕烧饼的炉子旁找到了我。当晚我的二娘去老师家理论了。   第二天下午二娘领着我到学校,班主任女老师向我表示了歉意,说事情处理欠妥;我的同桌向我赔礼道歉,承认是自己对我使的坏下的套。我的学习成绩好,每次考试不给他抄,记恨在心,背地对我下的黑手,报复我,想整得我抬不起头来。一场风波平息了,我掉在地上的颜面尊严拾回来了,是我的二娘为我澄清洗刷冤屈的,我的二娘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人。   在我读小说四年年级时,二娘突然失踪了。   我们已经沐浴在雨雾合成的鸡西哪家医院专治癫痫浮云里,头发吧嗒吧嗒滴着雨水,模糊着视线。今天是双休日,虽然离清明还有两天,上坟的人已经很多了,我气喘吁吁地和熟稔的陌生的乡邻们寒暄打招呼。   我们已经能依稀看见二娘的墓地了。   白毛草承载不住雨水分量倔强地趴在坟冢上,几年前从坟冢窜出的毛竹笋已经长成遮风挡雨的成年毛竹,又看到刚刚窜出毛竹笋,周边长满了檀树,刺槐,整个小小的坟山几乎被杂乱无章东西覆盖了,毫无生气,坟冢矮小而委屈。   我的二娘仿佛站在我的跟前,睁大哀怨的眼神,撇着嘴,一张一翕,好像说:我的儿呀,你怎么才来呀,老娘在此长眠三年了,多么想你来看望我呀!二娘头发梳洗整洁,花手帕束着长发,蓄着标志性的卷曲的刘海发型,着紧身蕾丝上衣。   我溢出的泪水和着雨水滑落而下,辛酸自责的痛楚填满心间。三年了,这三年我经常梦到我的二娘,梦到二娘对我的温暖,温暖我当初幼小卑微的心灵,给了我童年的快乐和勇气;梦到二娘对我的嘱咐,嘱咐我好好读书,将来无论到了什么地方好好做人,好好做事;梦到二娘对我的责怪,责怪我不去看她,空喜欢我一场了!我的心被良心的虫子撕咬着,咀嚼着,一天比一天难受,与日俱增,今年清明无论怎么忙,也要回来祭奠我的二娘!   拔杂草,拽小树,踢竹笋,挖坟帽,一阵忙碌之后,插柳飘纸。   我最后一次见到二娘,在县城读高中。那是个雪后初晴的下午,班主任说在传达室有人找我。   一个中年妇女,她嘴唇成都哪儿治癫痫最好没有血丝,两颊凸起的颧骨,没有了红晕,眼睛黯淡无光,失去了光彩,一件半旧不新的猩红大衣包裹着瘦骨嶙峋的身体,缩着脖子,拢着双手,嘴唇嗫嚅着没有声音,我万万没有想眼前落魄的女人是我的二娘,见到她我不敢相认了,我半晌才嘟哝一声“二娘”,看到她眼里挂着泪花,双手抱住我了,推开我捏着我的双肩,左右前后上下仔细地打量我:“我的盼儿长大了!长大了!”武汉癫痫频繁发作难以掩饰极其兴奋的语气。   临走还硬把一兜水晶苹果塞在我手里,嘱咐我好好读书,她把一百元生活费塞给我,不知不觉地淌下泪水,眼前的所见告诉我,二娘在外面过的不如意,从此再也没有了二娘的音讯……   今天我带了二娘最喜欢吃的新鲜荔枝,还有十几条花手帕,带来了二娘最爱——潘婷洗发露,香奈儿护手霜(二娘常年买菜伤手),我知道我的二娘很讲究,了却我的心愿,让我的内心好受些!   二娘是在我读大学时在家死亡的。我在南方某个大学,家人没有通知我,错失了最后一次见二娘的面送她一程的机会,抱憾终身,以致我的良心越来越不安。   初夏江南已经燥热,知了烦躁叫个不停,蜻蜓在池塘上空盘旋飞舞,油菜花已经凋谢,长出一寸长雏形的角儿,小麦孕育待产抽穗,孩子们放学后,傍晚在村庄周围追逐嬉闹。突然有一个小孩在村外池塘方边发现了什么,吓得哭喊着回家,引来大人探个究竟。   一个女人模样溺水身亡的人浮在水面上,几个胆子大的年轻男人下塘托起捞上来,大家目瞪口呆,面面相觑,原来是杳无音讯多年失去联络的我的二娘。   塘边乌桕树上挂了一个包裹,找到了一封信件。   小亮今天在二娘墓前,把裹了好几层收藏的褶皱了发黄的信件递给我。   “孩子爸:   让我最后一次厚着脸皮叫你一声孩子爸,我没有资格做孩子的母亲,也无脸面面对你们癫痫病如何治疗最有效,当你们看到我的这封信也就看到了我尸体了。我就是死也要死在家乡,看在我和你十三年夫妻的份上,请为我收尸!我是多么想念家里亲人,允许我灵魂陪伴在你们的身边吧。   由于我的虚荣心作怪,不甘平庸,一根筋追求所谓的幸福,被批发蔬菜的老板欺骗,引荐给了他南方的朋友而走向不归路的。我和他相处不久就不知不觉地染上了毒品,后来他就用毒品控制我,把我弄到了南方某个的城市,让我出卖肉体,受尽凌辱,渐渐地我的毒瘾越来越大,靠出卖肉体也满足不了我,身体也被掏空了,精神萎靡不振,几次寻死也没有死成,但我又离不开他们。逼我的。最后他让贩毒我坚决不肯,见我被榨干了,没有任何作用,就起了歹毒的心想处理掉我。   我逃出来了,但已经是废人了,可恶的毒瘾如梦魇缠绕着我,我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我自知我逃脱不了死亡了。一个偶然的机会,知道黑市贩卖人的器官,尤其是肾脏很紧俏。我在世辜负你和孩子们,用我仅有值钱的身躯为家庭做点弥补。我自愿出卖一个肾脏,谈好十万,取肾前先付五万。我寄回来了,你应该很快就能收到了。哪知把我的肾取走后贩卖的人失踪了,又一次被骗,我也无力追讨,火速赶回来,在家乡结束自己的生命。我心里安然,不怨任何人,只愿自己走错了一步,就没有回头路了,懊悔呀!   另外,我的盼儿该读大学了吧,他家很困难,给一万给她做学费!我爱你们,爱这个世界,可惜我当时被虚荣鬼迷了心窍,走了偏峰,回不来,遗憾呀!如果有来生,我会好好做你的老婆,好好爱孩子们,一家人平平安安踏踏实实过日子就是最大的幸福。   你曾今的老婆绝笔      我哭成了泪人儿,我的二娘在最后告别她眷念万般不舍的世界时,还想着她的盼儿,感动呀!我为二娘受尽折磨而心疼,我为二娘在天之灵而祷告,希望没有痛苦。   我划过火柴,焚烧花手帕,烧冥币,放鞭炮,磕头作揖,嘴里念念有词。山上恸哭回声阵阵,风儿飕飕掠过松涛,前方视线开阔了许多,我好像看到我的二娘从坟墓中走出来,憨笑地挥挥手,踏着白云飘向远方……   共 397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7)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