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要闻 > 文章内容页

【柳岸】雨落清明,洒一地的哀思(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剧本要闻

撑着伞,我从小路默默地走来,空旷的原野,你的新守着他的旧,他的旧望着你的新;蒙蒙残雨,只有我孤寂的身影,伞下,同样的雨天,那洒落一地的思念不知与谁倾诉;添一把新土,叩一个香头,风过也,泪已拆两行。

一、四年前

四年前,我考上了大学,看到我的录取通知书,全家人就像被捅落的一窝马蜂,顿时炸开了锅,母亲已经开始为我准备行李,父亲逢人就说,只因我是咱们这门人出的第一个大学生,而且进的还是本科院校。那时,你下炕已经有点不方便,需要人的帮扶,说话含含糊糊,语无伦次,医生说你得的是老年痴呆。听到院子里的动静,你趴在窗台上,敲着窗子并挥着手,示意我到你屋里去,于是我坐在你的炕头,跟你说明了事情的原为,并拿出地图,圈出家的位置和我要去的位置,指给你看,之后你给我说了很多,很多,我只是一个劲的点头,嗯嗯嗯的应答着,你知道吗?其实当时我连一句都没听懂,但是我心里明白你话的意思。

那天我走得急,跑进你的屋子,就简简单单的说了一句:爷爷,我走了!便转身离去,走到快要出院门的时候,我听见敲玻璃的声音,转身,又是你,又是你趴在窗台上,向我挥着手,我欲过去,但我怕我多情的眼泪,一狠心,跑了出去。没想到,那是你给我留下的最后一道身影,没想到,这一别,成了永恒,我们爷俩天各一方,你不见我,我不见你。

北方的秋来得早,尤其是东北的,军训完没几周已是丝丝寒意上心头,来到傍晚的劳动湖畔,夕阳的余晖将半边湖染得通红通红,熙熙攘攘徒步锻炼的人从我眼前走过,这时父亲的电话来了,说你走了,因为离得太远,赶不上送丧,让我不用回去了。我什么话都没说,我的世界很静很静,只能听见电话那头传来的忙音,好像一个人发自心底的嘶喊,但又不像,眼前,一片叶子眷恋的回旋着,最后无所依托地静卧在褐色的砖道上,那是一个生命的凋谢,上面有你模糊的音容,一滴眼泪轻轻的滑落,碎了,碎了,捡不起的是爷爷对孙子一地的爱,孙子对爷爷一世的念。

高墙庭院光阴好。你出生于地主之家,听二爷爷说祖父对你疼爱有加,祖母视你为宝,话里多少带着一点埋怨、不公、嫉妒的味道。你们兄弟三人,两位弟弟可以下地干活,你却不能,祖父只让你在学堂与家这条路上行走,但是哪个孩子不贪玩,哪个孩子不任性,看见山上的放牛娃,你扔下书包,一玩就是一整天,有的时候你也会瞒着祖父偷偷跟着两位弟弟去田间,玩个不亦乐乎。可以说,那时的你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

何事锁眉头?那一年,春风吹过,高墙外面站满了人,祖父也卧病在床,你看着家里的东西一件件的往外搬,不知道该怎么办。没过几天,祖父把这个仅剩几个老房子的家交给你,便撒手人寰。我是在莫言的《生死疲劳》里看到你被批斗的身影的,你带着一顶纸做的帽子,被一群人簇拥着来到一个大院子,然后蹲坐着,抱着头。旁边几张桌子,桌子后坐着几个人,由于你的一声不吭,那几个人时不时的拍着桌子,这时人群有点躁动,高喊的,指手画脚的,一阵难听的话语后还带有腥臭的唾沫星子。路遥《平凡的世界》又让我看到你劳改的背影,你锁着眉头,推着一辆木制的架车,小跑着,满脸的汗,那扬起的尘土混在里面,便变成了泥,这是你在给人家做水利梯田。家里,奶奶旁边睡着大伯,怀里抱着刚出生的父亲,左一把右一把的抹着眼泪。

儿孙满堂,只任时光的打磨。你深锁的愁眉开了,只是时间与苦难苍老了你的脸,慢慢的父亲撑起了这个家,你不再干重活,很多时候见你,不是坐在院里的那棵梨树下,就是坐在打谷的场边,这时我们兄妹三人会围着你,听你说你的过去,家的明天。我是最粘你的,你也是最疼我的,晚上睡觉之前,我总要骑在你的身上,让你在炕上转上几圈。每次上街,去时你牵着我,来时你背着我。端午节,母亲在梦里为我抹了雄黄,系上花线,你天不亮把我叫醒,领着我去山顶,采撷草尖露水,为我洗脸,说是这是家乡的一个传说,洗后能祛百病······这一切的一切似乎应了“隔代亲”这三个词。你一般是不骂我们的,只是念叨,苦了父亲一个人。

人近黄昏时。七十八岁那年,你说话开始语无伦次,对所做之事有时记得,有时什么都不知道,医生说这是老年痴呆症。后来越来越严重,你不再上街,成天都待在家里,对于一个吃过大苦的人,晚年腰腿麻木、疼痛是难免的,慢慢的你下床都成了问题。那时我在市里上学,每次回家,给你喂完饭以后,接着卷一根长长的旱烟,你抽着,我便躺在你的旁边,给你讲城里的故事,并许诺,等我工作了,我会推着你的龙椅,去看城里的大街小巷,那时咱们会四世同堂,可是你却提前离开了。

二、四年后

四年后,我大学毕业了,并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只是离家远了点,电话那头的你说:“没事,只要工作好,那个地方能养活你就行。”

“现在你们可以轻松点了,不用像以前那样,等过几年我就把你们接过去。”我在电话那头高兴的向你保证着。

“我们两个你就不用管了,趁着我们还有力气,能给你攒点就攒点,你结婚不要钱?再说了你在那边还要买房买车,都是花钱的地。”你这样对我说。

这就是我的父亲,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一个苦了一辈子的人。我认为老天对你太不公平,给你在世的的时间太少,就那么短短的五十年,而我,欠你的太多太多,我对你的爱是迟到了的。我宁愿我是一个不孝子,让你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再苦上几十年,让你为我白了鬓碎了心,甚至让你流落街头乞讨,我也不愿你离开,至少哪天我突然想起你还能看见你消瘦的身影。

你生在大生产时期,又赶上家乡闹饥荒,你跟着爷爷奶奶吃过树皮,喝过苜蓿汤,你说你上学的时候,每天带的都是奶奶给你烤的土豆片,而这都是爷爷奶奶挣工分,省吃节俭下来的。你还说你上学时,不但要念书,还要完成公社布置下来的任务,春有春种的任务,秋又秋收的任务。所以你的童年即便是在学校,都是苦的,于是初三那年,你违背了爷爷的意愿,放弃了读书,跟着一位老瓦匠学起了手艺。

打我记事起,你我在一起的日子是有限的,搬着手指头都能数出来。

自从你学了手艺后,你便领着村里的几个人踏上了西去的列车,只有逢节我才能见到你的一份书信,上面全是你的好,熟不知那只是你不让家人为你担心而已。我是想你的,是盼你回来的,尤其是在快过年的时候,一天我能问母亲好几次你什么时候回来,不为别的,只为你行李中的糖果。快到腊月的时候,你会背着一个大大的行李回来,而我则躲在门外,趴在门框上,看看你,看看行李,感觉就跟见了陌生人一样,这时你会拿出糖果叫我进去,我犹豫了片刻之后,便慢慢的走近你,像怕你似的。拿到糖果的我转身走出去又趴在门框上,你看看我,笑着对家里人说:“这兔崽子,连他老爹都不认了。”父亲,原谅我,那时我还小。

你不出远门了,而我却去了省城念书,你我相处的日子只有是暑假寒假,但是有的时候我为了给你减轻负担,假期我不会回家,留在了省城打工。你是喜欢喝茶的,每次从地里回来,你就会说:“福娃子,把柴炉子架起来,咱们父子俩备一罐子。”于是你我坐在了你的神仙炉子旁,烟熏火燎的喝起了家乡独有的罐罐茶。福娃子,从来没人这样叫过我,这是你对我特有的称呼,这是一个父亲对儿子的爱与期盼。

省城念书,我是在外面租的房子,自己做饭吃,面什么的都要从家里拿。有次天下着淅淅沥沥的雨,出了校门就看见你,戴着草帽,穿着一双旧秋鞋,衣服脏兮兮的,旁边立着一袋土豆。看到这样的你,当时我真的想装作不认识,想躲开,但是我不能,我赶紧把我一起的同学支开,有点生气的走过去说:“走吧”,你扛起土豆,吃力的跟在我后面,一路上,我没有帮你,没有说一句话,你也一句没说,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你到省城来卖家里的土豆,顺便给我捎了一袋。自那以后,你再也不会再校门口等我了,每次见你都是蹲在我的门口,吧嗒吧嗒的抽着你的旱烟。

高考那天,我羡慕别人的家长都在校门口等着,而我没有,我想可能是我那天伤了你的心。但是当我穿过人群,正准备回住处时,我看见了你黝黑的脸,我赶紧跑过去说:“爸,你来了。”

“嗯,没迟到吧!”你笑着对我说,顺便打开一个小包,“看,这是你妈给你煮的鸡蛋,哦,对了,今天咱们到外面吃,吃完你赶紧休息。”

当时我真的想哭,钻进你的怀里,让你抱着。

和你相处最长的,也是最后的一段时间就是从你生病一直到你去世,其实,那也不长,就两个多月。听到你的病情,我辞了职,回家经商量后,给你做了手术。手术前后,我一直陪在你的身边,每天给你擦拭身子和脸,你的额头已爬满了岁月的褶皱,两鬓已侵染了岁月的雪霜,正是这时,我才发现,你比我心中的你要老得多,你对我的付出远远超出我想的,而这种付出依你是不需要回报的,即便需要,你也没等到。

你躺在床上,被子盖在你瘦小的身子上,我看到的好像只有被子,你深陷的眼睛就像一个洞,脸色就像你在上面苦了一辈子的黄土地。那天晚上,我趴在你的床头睡得迷迷糊糊,听见你跟大伯说:“哥,我不怕死,我也没有什么大的要求,我就是想再多陪陪我的三个孩子。”听到这,我再也无法抑制我的眼泪,只能让它肆意的泛滥,我没有出声,我也不敢出声。

狠心的老天没有答应你的要求,第二天晚上我亲手给你穿上寿衣,跪在床头,看着你,你拼劲你最后的气力,睁开双眼,看了我一眼,然后不舍得合上了,我再也听不到你的气息,我知道,你走了,永远的离开了我,回来,只能是在我的梦里了。

又是一年春草绿,又是雨落清明时。面对生命里最心痛的意外,一位女作家忧伤的说:我想把脸上涂上厚厚的泥巴,不让人看到我的哀伤。如果可以,我何尝不想清明也有最毒辣的阳光,即便撑着伞,却不会有眼泪打湿我的心。

好久,雨停了,一丝风轻轻地拂过我的脸。

我站在打谷场边,跟大伯说:“爷爷来了,又坐在场边看父亲在场里忙活了。不信的话,你可以过来看看,场边有一个小板凳,场里有一把扬场的木制锨。”

大伯沉默了好久:你又说傻话了。你看——大伯指了指村北边的两座小山,爷爷,父亲的坟就在那里。

济南癫痫治疗哪里好天津市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比较正规佳木斯如何选择判断癫痫治疗医院?什么原因导致了女性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