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话语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学车记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经典话语
摘要:车内语音响起,您的考试已结束,成绩合格。钻出考试车,我深吸一口气,感觉就像便秘了好久,突然解决之后无比的通畅感,从此世上再无难事。 一   一直不喜欢车,从没想过要买车,当然原因可能也是因为没钱,觉得离车太远。在上海,人多,车多,住陆家嘴那会儿,每逢下班,杨高路上堵成一片。此刻,两个轮子的单车和四个轮子的汽车在速度上已无什么区别,骑车是我上下班唯一的交通工具。   就在身边同事纷纷考取驾照时候,我曾几度生出学车的念头,又几度被家人以反应迟钝、色盲等莫须有借口打压,内心一片狼籍,我也许真得很笨,实难做到手脚眼耳并用。一旦上路,不是吓死自己,就是把马路堵死。索性干脆就把学车考证这件事排除在今生今世的学习计划之外了。   然而事情往往就在不经意间发生着改变,也改变了原来的生活轨迹,在买了车之后,敏感地意识到,光坐车不会开车,事关作为男人的尊严问题,于是乎学车考本这件事不得不提上了日程。在经历了好一阵的选驾校、考本地、考外地的痛苦抉择之后,在岛上报了一个叫“平安”的驾校,练车在本岛,考试则要去南通。   报名3天后驾校通知体检,地点就在报名的那家店里,体检过程简单得出乎意料,看了两眼色卡中隐藏的图形,就算通过。   第一次练车约在报名后的第一个周末,循着教练发的定位找了去,这个练车场也就在一个断头路尽头,地上有几道黄线,一辆破旧桑塔纳,路边两男一女大概都是学员。坐在车上副驾驶的女人看见我,喊了我的名字,我疾步走了过去,女人叫我上车练习,女人上车第一句话问我学过车没有,我说没有,女人开始给我讲解脚下三个板,拉手刹,换挡,啥时看前方,啥时左右后视镜,还要记住画在地上线,到哪儿要记住打死,到哪儿要回正,到哪儿停车,还要会修(修正方向),方向盘要打一圈又四分之一……暗自庆幸女人没把我当白痴,要不对一个从没碰过车的人讲这么多有什么用。   在女人教导下,慌乱中启动了车子,手忙脚乱中,走走停停,完成了一个来回,游走于线外,不得要领,女人的话,一句都没记住。脑子乱作一团,不该刹车的时候刹车,该看左边的时候看右边,该转弯了还不转弯,该换挡了却不知所措。轮流练了两次,第一天的练车在慌乱中结束了,心里就一个感觉:太难了,平生第一次对自己的智商产生了怀疑!   过了几天,女人要了我的身份证号码去约考科一,要我提前多练练题目,科目一的学习都是在手机上“驾车宝典”APP中完成了,1000道题目,总也翻不到底,看也看不懂的各种图片,脑袋大了两圈。我也算是一个勤于思考的人,就不理解为什么撞死人就判三年,不理解为什么这个表示落石而不是断崖,不理解为什么有了指路标志还要有什么指示标志,为什么画着个斑马线就不选人行横道而要选“步行”……还有各种限速,警察叔叔的手势,黄线白线实线虚线在脑子里已经成了无法打开的结。   转眼好几天过去了,科一模拟题还是六十多分,突然间感觉年龄已是很大的问题,挂科已成必然。考试前一天,一鼓作气不再吭声,只管模拟答题,直到后半夜,终于是有了几次九十出头的分数,有点把握了,暗暗祈祷不要碰到警察的手势题,才斗胆睡了觉。   科一考试当日,一行四人,早早到了考场,没等多久开始考试,昨天晚上的功夫真没白费,大多题目在脑子里还有印记,5分钟交卷,提交后显示成绩96分,足够足够了。      二   又一个周末,和教练约好练车时间。而我已经把上次所学忘了个干净,坐进车里,一脸茫然,所能想起的,就是教练不断在旁提醒“打死、回正,打死、回正”,以及“哎呀晚了”“哎呀过了”“哎呀该看哪儿呢”“哎呀咋不记呢”“哎呀慢点慢点”……这次教练并没有盯得太紧,拿着手机语音聊天,不断地向微信那头的男人诉苦:“不是看在孩子面上早就离婚了。”微信那头的男人忿忿地说:“当教练的没一个好东西,都爱和女学员乱搞。”女人最后还不忘了约个时间:“几点有空,我来接你。”女人此刻完全漠视了我的存在,也好,索性自己摸索着开,几回下来,似乎有了点感觉,渐渐把握住了节奏。   时间过得飞快,眼看快过年了,沉重的心情没有丝毫的放松,练车,见鬼去吧,我得带着好心情回丈母娘家过年,学车狗年再说吧。   年后上班的第一个周末,在家人催促下去练车,女人问我要不要报科目二,我一愣,再练练吧,现在肯定不行,心里想,太不负责任了。也许受了刺激,几个来回练得非常顺,突然间有了底气,壮着胆子对女人说:“你还是报吧,我想试试。”女人答应着要了我的身份证号码。   过了几天,我正上班时,女人打来了电话,告诉我考试日期,3月15日下午准时出发,不由得心里一阵发紧。   考试那天,男教练带着我们4人一路狂奔,三个半小时后到了启东,定了住宿旅店后,换了一辆教练车带我去考试现场模拟练习,考场门口的公告栏里已经贴了考生名单,没费多大劲就找到自己,8号车道,48号车,这时有了一丝莫名的轻松,也许是这两个数字带来的。   4个人轮流上考试车道模拟练习,教练特意叮嘱沿线做的各种标记,第一个上车小个子女人,已经第二次考科二了,倒车依然不得要领,教练在旁边扯着嗓子喊,修、修、修,小个子女人咧嘴笑着,我觉得不需要修,肯定进得去,教练气得脸色铁青。第二个上车的胖子,也是第二次考科二了,一圈下来没发现多大问题,第三个开饭店的小年轻,科一是和我一起考的,据说是第三次,上车开得飞快,多处压线,他以前玩过车的,没事找朋友一起去开共享汽车玩。自己模拟一圈下来,总结了一下,没带安全带,没打转向灯,这都是要扣分的,正式考试紧张了肯定忘,随即编成口诀:上车安全带、侧出左转向、直角左转向,定点拉手刹,默念100遍。   回旅店路上,教练说,明天你们四个要全过,来个满堂彩。到店里已经11点了,我胖子和小年轻安排在一个房间,有点累了,上床默念了一下“上车安全带、侧出左转向……”睡着了,胖子和小年轻还在玩手机,半夜被死胖子杀猪般呼噜声惊醒,从此,一夜无眠,尽管后来用卫生纸塞住耳朵,衣服包住头,基本不管用。   听了一夜呼噜声,六点便起了床,外面下着雨,心情随之变得阴沉起来,雨天肯定会影响考试,默念了一遍上车安全带,随着教练去了考场。   考场内挤满了人,墙上大屏滚动显示着考生、在考、准备、代考等信息,我是48车排第6,看看还早,便找了座位闭目养神,实在是困,刚坐没多久,就听到换证窗口叫我的名字,心里一惊,怎么回事,一看大屏,我的大名已出现在原本空着的49车第一的位置,临时变动,焉知祸福,心里不爽。用身份证和准考证换了一张49号考试牌,冒雨去了考试现场,就在昨晚练车的地方,看到了49号考试车,现场工作人员看到我的牌子,说车还在修,让我等会儿,我的小心脏不由得咯噔一下,什么情况啊,老天保佑吧!   大约五分钟后,工作人员告诉我可以上车考试了,我应了一声,摸摸口袋,掏出小个子女人给我的卫生纸,擦了反光镜上的水珠,上车后定定神,环视车内,跟平时练的车没什么两样,就多了一套考试的设备,显示着自己的图像、姓名、考试信息,这时候,突然想起了“上车安全带”,谢天谢地,总算没忘,是个好兆头,出发,进入考试区,车内响起语音提示:“下一步,倒车入库”,顺利完成,向前就是侧方停车,起点停车,倒车回正时基本看不清车轮与边线的位置,凭感觉吧,车身正,再停车,看看边线,完美!换一档,出去,这是车内语音响起,您转向灯使用有误,扣10分,我去,怎么把左转向灯给忘了,妈呀,剩90了,可不敢大意了。前面一关“S”湾,高速通过,对这个特别有感觉,三关已过,顿感轻松了不少,胜利在望啊!   到了第四关,直角转弯,不就转个90度吗,打左转向灯,差不多了左打死,就这时车上语音再次响起,您已压线,需重新考试,啊,惊天一声雷,这就要重考啊,看来真的打死了。怀着沉痛的心情继续吧,无所谓了,反正得补考,最后一关爬坡、停车、启动,顺利通过,原本担心的溜车,熄火,越线一个都没发生,真是活见鬼了!   补考,其实就是从头再考,为什么,什么狗屁规则,哎,在诅咒声中,把车开到了起点,依旧倒车入库,右入,正常,左出,突然感觉方向打晚了,倒车时感觉位置比平时差了很多,肯定要压线,而且无法挽救,要结束了?果不其然,语音提示,压线,考试结束,开回原位。结束了,就这样悲壮的结束了,我怎么去见教练,还有家人,我当时报名时家里让我上了一辈子火的她就明确反对,说练得太少,报得太早!   出来时在候车区碰到了一起来的小个子女人,她咧着嘴一上来就问,你过了没有,我木然地摇摇头,我也没过,说我超时了,还压线了……挺好,已经百分之五十没过了,看你还满堂彩,这时小年轻过来了,满脸兴奋,80分,狗日的过了。在大厅拿回成绩单,没走几步,大老远就看到脸色发紫的教练,还没等我走近,就扯着嗓子喊了,老杨啊,怎么回事啊,没有人会死在直角转弯上啊,学得不好也就罢了,你们4个你是学得最好啊,你冤不冤啊!完了又数落小个子女人,这女人一直咧着嘴,重复着,我也不明白怎么超的时。   胖子排在了下午考,我们回去吃了饭,接了胖子,重返考场,在门口等了一个小时,胖子考完出来了,教练急忙过去接过成绩单,没听到教练说话,却看到一脸笑意,看来死胖子也过了,回去了,教练挥了一下手,我们都上车,坐在身边小个子女人拿着胖子的成绩单,啊,只有70,扣分项里写着,熄火,中途停车。胖子一路无语,教练话也很少,临到时,教练瞅了我一眼说,回去好好想想吧,死得太冤。   科目二考试虽然以挂科结束,但通过这次考试,还是彻底改变了对考驾照这件事的看法,这件事是万万不可急于求成的,那本儿迟早是要给咱的,就叫它在车管所多放几日,安心学习,牢记交规,提高技术才是至关重要的,一旦开车上了道,不仅要对自己负责,更也要对他人负责。   在想明白了这些问题之后,发现自报名以来的紧张和压力也就没有了。      三   第二次科目二考试的日期定在了4月3日,上次考试的惊魂一夜仍历历在目,所以在女教练约考时提了个特殊要求:“最好不要把我和那个死胖子约一起。”没想到女教练答应得很干脆:“没问题,放心好了,这次不约他,把他和打呼噜的弄一起去”。   4月2日下午2点,准时在驾校集合,同行的还是三男一女,小个子女人考第三次了,另一个红脸汉子,主业是在长江抓鱼,副业在船厂上班,开过挖掘机,很少看到他练车,显然是无证的老司机了,聊天中,感觉是捕鱼的高手,光抓刀鱼,一季下来,最少也有好几万的收入,不想知道他的名字,就叫他“刀鱼”吧。另一个小年轻是船厂上班,一起练过几次,十足的话唠,就叫他“话唠”吧。   晚上差不多6点到了如东,和第一次去一样的流程,还是住原来的旅店,吃的还是原来的餐馆,吃饭时教练闲聊,以前一次吃饭,一个学员要吃鸡蛋,于是每人吃了一个,结果那天考试都没考过,从那以后凡考试都不吃蛋。教练说,前两年他们常去吃饭的一个店,叫“考得过”,吃完了还是有人考不过,没多久那店就关门了。   晚上的现场模拟定在了8点以后,教练给每个人定了3次模拟机会,这次4个人整体水平差不多,小个子女人汲取上次考试超时的教训,开车速度明显加快,到了缓冲区都猛踩油门,到11点结束时,每个练了5把。   模拟时,教练不见了踪影,大家反而放开了手脚,一人开车,其他人前后左右观察,一有失误立即指出,通过现场模拟,信心顿时大增。   回到旅店,有点累了,摸摸发潮的床铺,和衣而卧。   四个人考试被分在上午和下午,“刀鱼”和“话痨”在上午,我和小个子女人在下午,“刀鱼”和“话痨”早上7点半就随教练去了考场,我睡到了9点才起了床,看看外面,天气真好,外面走了走,看了看路边盛开的油菜花,顺便等他们考完回来一起去吃饭。一直到11点半才看见教练他们回来,从他们兴奋表情看,肯定都过了,“刀鱼”100分,“话痨”90分。   匆匆吃完饭就赶往考场,我和小个子女人同是46组,也就是46号车,晚上模拟练习的时候,教练特带我们找到46车,小个子女人早有准备的拿出了油漆笔,在前车窗边框的中间位置坐了记号。大厅的大屏上出现了我的名字,排在第46组的最后,一共4人,小个子女人排第二。坐在大厅椅子上,想了一遍考试的要点,目标,100分。一会儿,抬头看大屏的时候,却找不到名字,看来又变了,瞪着眼睛找了好久,才发现自己跑到第34组去了,又变了,不过要考100分的信心没有变。   半小时后换好证进入考场地,大老远就看见小个子女人咧着大嘴兴奋的朝我挥手,看来终于过了,“我过了、我过了,我太高兴了,我就感觉我一定能过,多亏昨晚没让教练打招呼,又省了钱。”小女人激动地有点语无伦次了,简直比捡到200万还兴奋。这时看到34号过来,居然没停下来,直接进入7号线入口,这就意味着第一次没过,再补考一次。 合肥癫痫病的医院有什么哈尔滨儿童医院能治好羊癫疯吗昆明哪家癫痫病医院专业武汉哪家医院治癫痫最权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