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华作品 > 文章内容页

【看点.春韵】老抠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精华作品
他个子不高,弯着对虾般的腰,脸上胡子拉碴,衣服油灰邋遢,像个流浪的叫化子。村里人几乎都叫不上他的真实姓名,记不清他的实际年龄,几乎老少称呼他“老抠”。因为他是村里出了名的二细抠门,就像皮做的笊篱一样不漏汤。他无论和谁打交道都是精打细算,那怕是自己的亲戚朋友也是斤斤计较。特别前年开了个澡堂子后,无论干什么事都算盘算的精确无毫,一分钱争的脸红脖子粗,这不,那些日子去买煤又差点和人打起来……
   虽然是秋后,但天气还有些热,老抠就商量媳妇去买煤,媳妇不同意和他争论起来:“天还这么热,就去买煤,你神经病啊?”
   “你这就不懂了,正因为天热,煤才便宜。再说,你没看广告上说,购买两吨以上还送礼品吗?”
   媳妇鄙视地看了看他:“就知道你是馋那点破礼品才买的,难怪人家都叫你老抠,真不假,滴点的东西也把你馋晕了。”
   老抠朝媳妇争执着:“和你这些娘们没法说道理,说了也不懂,木、木、头脑子……”他学着《乡村爱情》里的赵四用手指着老伴,一激动还真有些口吃了。
   其实媳妇最了解他抠门又犟的驴脾气,从结婚到现在,去趟娘家他也盘算好几天,到头来,媳妇把礼物都买回来了,他还是嘟囔个没完,为此不知吵了多少嘴,过后想了想,他这样做也没错,为家过日子是好事,就不屑和他叨叨了。今天一看他紧张的像赵四,媳妇一扭头出了屋:“好,好,娘们不懂,俺也没闲心管,你爱买不买……”
   老抠一边追一边说:“你不管,拿钱啊,没钱我用啥买呀?”
   “在抽屉里,自己拿!”媳妇扔下一串钥匙就出了屋。
   老抠拿起钥匙自言自语着:“这娘们真大意,我拿钱也不盯着点,多亏我对家没外心。”用手蘸着唾沫数起钱来。
   第二天早上刚拂晓,老抠就来到了煤场,人家还没起床。他在门外用力敲着门喊:“开门,开门,我要买煤!”
   老板一听这理直气壮的声音,心想一定是大客户,赶紧朦胧着眼出来开了门。
   老抠一进院就迫不及待的问:“老板,您这里锅炉煤多少钱?”
   老板仔细一打量老抠随口说:“一千一百一吨。”
   “不是一千零五十吗?”老板上下瞅着老抠:“那是大量批发价,你买个百来十斤,还值当讨价?”
   老抠一听,知道老板看自己这身打扮狗眼看人低了。所以故意晃了晃头,双手掐起不争气的腰,挺了挺干瘪的肚子,装出一副大款样子:“您别瞧不起俺,俺买的可不是小数目。”
   老板一听又仔细上下端详着老抠,觉得他虽然嘴硬但还是没有大款派头,就用怀疑的语气问:“请问您要几吨?”老抠昂着头不屑一顾地伸出两个指头。
   “二十吨?”说这话时煤老板往前探了探头,像要重新认识这个不速之客,怕得罪了这个深藏不露的财神爷,老抠摇了摇头。
   “二百吨?”老板难以置信地又问,老抠又摇了摇头,老板皱起了眉头。
   “两吨,现款交易。”老抠一听老板问价极速攀升,没了底气,就说了实数,不过加上了句“现金交易”,让老板觉得能一把掏出两千多元现金也不简单。
   “哈哈!以为二千吨呢。”老板大笑,笑里带着讽刺和嘲弄:“两大吨啊,好,给你一千零九十吧!”
   “一千零八十吧?”
   “不行!”
   “那一千零七十!”
   “不行,一千零九十,一分不能少.”
   “那就一千零八十吧。”
   “不行,你到底买不买啊?”
   老抠一看老板很坚决就缓和了语气:“老板,不是两吨以上有礼品吗,这样,礼品我不要了,就一千零八十吧?”
   老板笑了笑:“这礼品您不要也得要,不然俺也没法给您送啊,礼品是袋子。”
   老板说完要回屋,老抠感到一种被欺骗和羞辱的感觉,自言自语地说:“谁卖煤不用袋子啊?您这也叫礼品?”
   “怎么是欺骗,以前袋子是收费的。”
   “您这不是欺骗消费者吗?”
   “什么?我看你这人大早上来不是买煤的,是找麻烦的吧!你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的,小心我揍你哈!”
   老板转过身怒气冲冲的望着老抠,像个黑煞神。
   老抠惊慌地扭着头犟:“这不就是骗人嘛!”
   老板听了气急败坏地吼道:“你妈的,滚!今天多少钱也不卖给你了,就你这德性,钱也不干净,不是偷的就是骗的。”老抠感到一辈子的尊严被他一句话整没了,还是吓得忙往外躲。
   这时老板娘喊:“老公,那人到底买不买?不买的话过来帮着儿子把书收拾一下,一会收购破烂西安中际医院咋样的就来了……”
   老抠一边往外退一边说:“那先不买了吧,你这人真抠门!”刚出门发现一辆收废品的三轮车进了院子,车上装着几袋子旧鞋破衣服,他脑子顿时产生了一个念头。
   老抠悻悻的从煤场回来,媳妇四处望了望疑惑地问:“你买的煤呢?”
   “那不——”
   “那不是一车破烂吗?”
   “对,我用九十五块八毛钱买的,能顶半吨煤呢。”
   原来他看见三轮车里鞋子不少,就等在门外讨价还价的把破烂买了下来。
   这几天老抠很少说话,似乎比以前更吝惜了,分分厘厘都算计,也许是想攒钱买自尊!
   不知不觉天气变凉了,洗澡的开始稀稀拉拉的光顾,老抠还是没去买煤,只是四处收购着破衣旧鞋还有其他只要能燃烧的东西烧着锅炉。
   这天,老抠和往常一样烧着锅炉,用火钩子勾着一件件破鞋往火红的炉膛里放着,心里想,过去听说有人喜欢把钱藏鞋里,我这是能烧出个三百五百的多好……想着,他弯下腰把每只鞋子都检查一下,媳妇讨厌的说:“你看你,真是想外快想疯了,也不嫌脏!”
   他扭着头说:“反正你不和我一个被窝,你管这闲事咋?”
   媳妇吐了一口唾沫说:“谁屑管你,我是嫌你窝囊!”说完气呼呼地走了。
   老抠一面幻想着从垃圾里洒落一地人民币一面用铁钩子心不在焉地勾着那堆垃圾,突然,哗啦一声响,勾出一个盛着废纸的盒子,露出一本破旧的日记本,他好奇地弯下腰拾起本子一翻惊呆了,顾不得手上的哈尔滨去哪里看癫痫病更好锅炉灰,拧了自己脸一下,痛,不是做梦。本子里果真有几张崭新的百元大钞……他如获至宝地捧着本子,扔了火钩子,兴奋地跑到屋里,把门关了。做贼似的把钱放进了衣袋内,继续翻着聚宝盆般的本子。咦!怎么还有叠单子,是几张价值不等的欠条和账单,合计起来得有一百万。哎呀!老抠又喜又惊的又搜寻起来,只见扉页包皮里夹着几张名片,他一看这张再熟悉不过的名片好久没有回过神来,原来名片上清楚的写着那个煤场和老板的名字。老抠六神无主的坐在那里,脑子里一片空白,这时老伴走过来:“你不烧锅炉,又盘算什么?”没说完,老抠急忙过去捂住了她的嘴,伸出一个指头暗示让她不要出声,等老伴安静下来,老抠颤颤抖抖得把事情说了一遍,说到这些东西是煤场老板的时,老伴挑逗地说:“你不正好恨他吗,把本子扔到锅炉里算了,你出出气!”
   老抠又捂住了老伴的嘴,像是做贼似地说:“那哪行,小心眼也不能昧良心!”
   天色已晚,刮起冷冷的北风,还涌着黑黑的乌云,天要变了。老抠恋恋不舍的把口袋里的钱掏了出来,和那些欠条账单一起夹进了日记本里:“媳妇,你先烧着锅炉,我给人家送了去,省着人家着急。”
   媳妇望着这个跟了一辈子突然陌生的男人:“怎么,你这皮笊篱也漏汤了?哈哈,去吧,多穿点衣服!”她从嫁给他第一次感到这么荣耀!
   到煤场的时候,铁门已经关了,老抠站在冷冷的铁门边,理直气壮地喊着老板名字敲起门来,心里想着老板和自己道歉和酬谢的情景,暗自嘱咐着酬谢金不能要,把那天丢了尊严让他还回来。
   老板听见有人喊自己的名字,以为是熟人急忙开了门,透过灯影看见那个印象较深的影子不满地问:“你又来干嘛?找揍??”
   “我来给你送笔记本。”
   “什么笔记本?”
   “这个……”老抠恭恭敬敬地递了过去。
   老板一看顿时火冒三丈:“啊,我明白了,那天你根本就不是来买煤,是来偷钱的,走、走、我送你去派出所!”老抠一听慌了,但满身是嘴也撇不清自己的清白,因为老板根本就不给他说话的机会,把他脑外伤引起的癫痫怎么治疗连推带拽的带到办公室。
   老板粗暴地辱骂着,唾沫星子四处喷着,竟然要找绳子把老抠捆起来,老抠心里像受了巨大的打击,大声吼起来:“王老板,我提醒你,说话放干净点,你瞧不起我、骂我都可以,但我不允许你侮辱我,我外表是脏点,但我心不脏,我是抠门点,但我抠来的钱都救助……”他说到这里嘎然而止,他意识到泄露了一个多年的秘密,连老伴都瞒着。
   老板被老抠一吼真给镇住了,但看他又恢复了胆怯的样子,就讥讽地说:“就你救助?是救助你吧?”这时老板的儿子打着哈欠从卧室出来:“爸,这么早吵吵,还让睡觉不?”
   “这个小偷把日记本偷去了,还装好人来还。”
   “日记本?那天不是当废书卖了嘛,还拿回来咋?”
   “卖了?谁卖的?”
   “我啊,你送周叔叔时扔到纸箱上的呀!”
   “……”
   老板拍了拍头,记起周老板来还账,自己看面子少留他五百元,周老板急着走没要,顺便就把钱夹在日记本里,随手放在儿子买书的纸箱上了,可能是儿子当废本子给卖了。
   老抠听的明白白的,急忙站起来,要往外走:“多亏孩子,不然我这黑锅背定了!”老板连忙赔礼道歉,老抠头也没回:“别说了,以后把心放正当就行了!”他极速走出煤场,像是怕老板再追出来,其实他是怕老板再问救助孩子的事,泄露了他一辈子的隐私。

共 347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