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华作品 > 文章内容页

【丁香】回归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精华作品
人生就是一场赌局。拿人性做赌注,在一场场博弈中,进场或出场。这是一场关于良知和亲情的博弈。
   ——题记
   赵发财戒赌了。
   这个消息如同一团生石灰被投进了凉水锅,迅速在机电城沸腾了。要知道,这可是跟太阳从西边升起差不多稀奇的事情。
   就在人们很好奇,在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第二个消息迅速地蔓延开来,赵发财失踪了十三年的闺女回来了。想当年,这闺女可是赵发财亲自赌输出去的。那年,赵丫丫才十岁。
   有人问丫丫:“丫丫,你爸爸到底是怎么戒赌的呀?”
   丫丫笑:“这是秘密。”
   其实,一切源于丫丫的一场赌局。
   那天,赵发财如常般晃晃悠悠地走在一条无人的野道上,突然就从一堆草垛后闪出了三个年轻人,手里扬着明晃晃的刀子。赵发财的腿有点打哆嗦,点头哈腰的打“切口”:“不知三位朋友是哪条道上的?”
   为首的青年凶神恶煞般地开口道:“赵发财,你少装糊涂,马王爷的事你肚里清楚吧?马王爷吩咐兄弟们来跟你要样东西,怎么样?痛快点,咱兄弟们好回去交差。”说着,便挑了挑眉。
   “东……东西?哎哟,我这全身上下掉不出一个钢蹦来,能有什么东西啊?”赵发财一边说着,一边偷偷地打量四周。
   “你少装蒜,也甭动什么歪念头,这里离村子可是还有点距离,我这兄弟脾气不好,小心惹烦了他……”为首的青年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无声地说了两个字:“咔嚓!”
   赵发财便是一个激凌,他苦着脸问:“兄弟,咱们能不能打个商量,你看看,你们也是替人办事,这样吧,今天你们河南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放我走,回头我必有重谢。”
   几个年轻人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嘻嘻哈哈地笑起来:“赵发财啊赵发财,你以为兄弟们傻啊,哪个不知道你的斤两!重谢?你拿什么重谢?别废话了,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你像个爷们点行不?”
   赵发财见求情行不通,又不甘心束手就擒,便高呼着“救命”,扭头就跑。三个青年对视一眼,拔腿就追。没跑出多远,他便被摁在了地上,眼看着为首的青年高高举起了刀子,赵发财发出了鬼哭狼嚎的声音。
   “你们在做什么,快放开他。”有一个清清脆脆的声音响起。在鬼门关晃悠了一圈,赵发财就像抓住一根稻草般,狂呼:“救命,救命,快救我。”
   就听那个女孩迟迟疑疑地喊道:“爸爸?”赵发财和三个青年都愣了一下,趁着这个空档,赵发财迅速挣脱钳制,爬起来就要跑,却听女孩又喊了一声:“爸爸!”
   赵发财一下定住了,他缓缓地转身,看向女孩佳木斯癫痫病医院简介,那活脱脱就是他的丫丫啊。他抖着声音问:“你……你是丫丫?”
   “嗯,是我呀,引起小儿癫痫的原因是什么?爸爸,我回来了。”
   赵发财像是下了什么决定般,抬手抹了一把脸,抢上来拉着丫丫的手就跑:“丫丫,快跑。”
   三个青年一愣,再次追了上来。就在一片慌乱中,只听得丫丫猛喊一声:“爸爸,小心!”
   赵发财感觉自己被一股大力撞了出去,他下意识地回头,正看到丫丫捂着肚子倒了下去,血喷出老远。他目眦欲裂,发出撕心裂肺的一声喊:“丫丫!我跟你们拼了。”喊着话,人却是爬起来想要跑。
   “爸爸,快跑!”倒在地上的丫丫又是虚弱的一声喊。赵发财感觉自己的脚落不下去了,似乎有千斤重的锁链拖住了他,他迟疑地,却终是坚定地转过身来。
   眼见丫丫的气息越来越微弱,那双盯视着他的眼睛里,盛着满满的孺沐之情,这个浑了大半辈子的男人终于摸到了自己的良心。他抱起丫丫,对三个青年乞求:“求你们,哈尔滨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求你们暂时放过我,我要救丫丫,回头我自己去找马三爷领罚,你们若不信尽可以跟着我,我发誓不跑了,我要救我的女儿。”当他喊出“我的女儿”四个字时,眼泪如同决堤的河在他那张布满沧桑的脸上横流开来。
   “爸爸,我一直好想你,妈妈……妈妈也在等你……”大颗大颗的泪珠从她的眼窝里滚出来,灼烫着赵发财的心,她艰难地抬起一只手,为赵发财拭去泪水,随着这句话的戛然而止,手无力地垂了下去。
   赵发财听到自己的心“哐当”坠地的声音,锐痛自心间生起,蔓延去四肢百骇,他慌乱无措地晃动女儿:“丫丫!丫丫!爸爸错了,爸爸错了,丫丫!”,他哭得撕心裂肺,肝肠寸断,浑没有注意到被他紧拥在怀里的女儿微微睁开的眼睛,以及眼睛里的那丝儿狡黠。
   等到他哭够了,才发现三个青年依旧站在原地,动都没动。他心如死灰,伸出自己的右手:“给,剁吧,全剁了,告诉马王爷,我把我的手给他,债就清了。可是,他欠我女儿的一条命,我做鬼都会找他讨。”
   三个青年你看我,我看你,有点不知所措,赵发财的手固执地前伸着。见他们始终不动手,他猛地把手往地上掼去,顷刻便是皮开肉绽。他突然的动作惊醒了三个呆立的青年,为首的那个嗫嚅开口:“赵……”,他却兀自不理,只是再次高高举起手,准备掼下,胳膊却被一双手抱住了。
   本已“死去”的丫丫满眼含泪地开口:“爸爸,疼吗?”
   赵发财觉得在自己的心里有一处小小的火苗呼呼悠悠地点亮了,他紧紧地拥抱着女儿,那种失而复得的惊喜将他的心顶得满满的。然后,他才意识到女儿还受着伤呢,于是,又慌不迭地松开女儿,查看她的伤势,却被丫丫一把搂住了脖子,她唤:“爸爸,爸爸,爸爸……爸爸,对不起,我骗了你。”
   她缓缓地从身上抽出那把刀,赵发财下意识地阻拦:“别”,声音却卡在了喉咙里。原来,那不过是一把道具刀,机关一按,刃便全都缩进了把里,而鲜血也不过是假的血浆罢了。赵发财感觉自己就像在乘云霄飞车,心情被抛起抛下,他觉得自己要爆炸了,想要发火,却在对上女儿那双泪眸时又出奇得平静下来。他问:“怎么回事?”
   丫丫把道具刀递给了为首的青年,又向着赵发财恭恭敬敬地行礼,礼毕后复上前挽了赵发财的胳膊,赵发财作势把头扭向了一边。
   原来,这一切不过是丫丫设计的一场“苦肉计”,她要用亲情唤起父亲的良知,劝父亲戒赌,而那三个青年正是她的同学。当赵发财听说丫丫现在是上戏二年级的学生时,他的眼里闪过几许复杂,长长地沉默过后,他一声长叹:“丫丫,别说了,爸爸错了,以后我再也不赌了……你妈妈,她……”
   “爸爸,妈妈一直在等你。当年,你把我当作赌注送人后,妈妈受不住这个打击跑了,可是……爸爸,你知道当年你输给的幕后人是谁吗?”
   “就是‘马王爷’”丫丫自顾自地说着,看到赵发财又有点激动,她忙拍拍他的胳膊,示意听她说。
   原来,马王爷幼时得赵家老爷子之救才保住了一条命,后来赵家老爷子过世时,将“不孝子”赵发财托付给他,言:若有不得已之时,保住孙女,至于这个不孝子,随他去吧。
   初时,马王爷看他虽赌却还有良知,便暗中维护周全着,后来看他越来越过份,直到他把赌注押在了丫丫身上,马王爷忍不住了。于是,一怒之下他接下了这场赌局,将丫丫母女接了出去,此举本是想激起他心里的良知,却没想到他竟破罐子破摔到底了,马王爷索性将错就错,为赵氏寻了一处工作,并资助她把丫丫抚养成人,直到两年前他因病故去。
   看到母亲每日郁郁寡欢的样子,丫丫暗下决心,一定要把父亲找回来,因此她便找了好友马文龙三个设计了这出戏。
   听完了来龙去脉的赵发财又一次沉默了,他的心里翻起了滔天大浪,他想起了过去种种,心思被巨大的悔恨抓扯得难受。他无言地盯视着自己皮开肉绽的右手,似乎唯有右手上传来得灼痛才能释放点心里得难过。
   丫丫小心的凑过去,为他的右手嘘气,一边吹一边问:“爸爸,是不是很疼?”
   赵发财点头又摇头,末了,抬起手摸摸她的脑袋:“没事,爸爸是愧悔啊,其实这些年来,我无时不在后悔、不在自责,有心去找你娘俩,却又觉得茫茫人海,去哪里找?现在想想,不过是为自己的嗜赌找借口罢了。你说,我咋就那么浑呢?”说着,他抬手扇了自己一耳光,丫丫被吓了一跳,慌忙去抚他的脸颊:“爸爸,你别这样,任何人都有自己的贪欲,只是看自己能不能把握这个度,爸爸以后改了就好。”
   “嗯,爸爸今天就发誓,以后再也不赌了,再赌我就真是畜生不如了。丫丫,你也真够大胆的,你就不怕我……我……我不念父女之情吗?”最后一句话,他说的有点嗫嚅。
   “不怕!我知道你不会的,因为妈妈一直在等你回心转意,所以,我才敢赌一把。”
   “你妈妈……”赵发财感觉自己的声音又有点发抖。
   “对,我妈妈说你其实很好,只是对现实不满意才会选择了赌来发泄,她这些年一直在等你。”忽然,扬声对马文龙娇喝到:“马文龙,你还不过来见……见我爸!”她又附在赵发财的耳边说:“爸爸,他做你的女婿怎么样?他可是新的‘马王爷’哦”
   “啊?”
   ……
   机电城又一次沸腾了,赵发财用一场隆重的求婚仪式迎回了他的妻子。

共 3298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