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华作品 > 文章内容页

【山水】哦,父亲……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精华作品
无破坏:无 阅读:1547发表时间:2013-06-24 18:25:58    不知为什么,小时候的记忆里居然对父亲没有多少印象,只记得父母经常晚上去村东头儿浇地,那时虽有爷爷在家,可我还是不敢睡觉,总要等他们回来才行,所以我常常等到很晚。渐渐的,街上一个人都没有了,偶尔传来几声猫叫,我有些害怕了,蹬着猪圈爬到墙头儿上,身子顺势一伏,两只小眼睛眨巴眨巴地往东望着,一直看到那两个熟悉的身影在月下荷锄而归,由远及近,悬着的一颗心才放下。   父亲给我的感觉总是很严厉,但我知道他还是爱我的,只是不善于表达而已。他那张脸似乎不会笑,老是板着,偶尔笑一笑,我和母亲就感觉像春风融化了冰雪一般,心底满是欢喜。父亲最喜欢学习好的孩子,从小就对我寄予了太多的希望,盼我将来能够光耀门楣,可我却十分不争气,脑袋笨不说,还特别贪玩儿,所以学习成绩总是倒数,这让父亲出去谈起来时总是唉声叹气,觉得低人一等,抬不起头来。后来父亲调到镇里头上班儿去了,可他的脾气特别倔,不会溜须拍马,阿谀奉承,还经常顶撞领导,因此虽有志向凌云,却终究也没有被重用起来,可父亲并不在乎,他的精神依然生活在理想的乌托邦中。   其实父亲也有诙谐的一面儿。一次,下班儿回到家,从车子后驮架上拿下来一包东西,外面用报纸精心包裹,显然费去了不少工夫。父亲“小心”地把它放到桌子上,我迫不及待地要看,被父亲一把拉住:“先别着急,猜猜里边儿是啥好东西。”“绿豆糕。”我想也不想的回答,那时能有一块儿绿豆糕吃,对我们简直是天大的诱惑。“不对。”父亲笑眯眯地说“再接着猜。”“要不就是牛舌饼,再不是就是蜂糕。”我特别馋,所以总往吃的上面猜。“都不对,不是吃的,你猜猜别的。”父亲不紧不慢地说。听说不是吃的,我的兴趣顿时大减,不过还是想知道里面藏的到底是啥好东西,“你赶紧让我看看吧,我猜不出来。”说着,开始伸手一层层的打开报纸,这次父亲并没有阻拦,母亲也很期盼,站在边儿上兴致勃勃地看着,我抬头看看父亲的脸,好像那笑容背后还隐藏着一丝什么东西似的。报纸一层层被打开,“好东西”终于露了出来,看到的那一刻,我目瞪口呆,整个人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蔫头耷拉脑,原来里面并不是啥好东西,而只是父亲穿旧了的一双布鞋,一直舍不得扔掉,还往外散发着阵阵“清香”。父亲见计谋得逞,哈哈大笑,这招儿在以后的日子里又被他施用了很多次,唯一的区别只是报纸里裹的内容有所改变而已,有时候被问烦了,我就没好气地说:“是臭鞋。”父亲说不对,我又满怀希望的打开一看,结果换成了臭袜子、臭鞋垫儿之类的东西。   快乐的日子一天天过去,我也托呲酯治疗癫痫疾病的效果怎么样渐渐长大,后来搬到了县城,父亲又开始为我的工作着落发愁奔波,父亲不爱开口求人,但他还是到处托人联络,费尽周折,终于安排妥当。再后来,我结婚了,父亲在那段时间里又瘦了很多。一年后,儿子呱呱坠地,平淡的生活被涂上了一笔浓墨绚彩,父亲也欢喜的不得了。然而,半年后,我却意外下岗,短短几个月时间,父亲仿佛一下子老了很多,头发像染过的一样,几乎都变成了灰白色,性格更加沉默寡言,脾气也越发的暴躁起来,我武汉口碑好的癫痫病医院想,那颗心应该也为我操碎了吧!   父亲很喜欢这个大孙子,这给他的生活带来了一丝希望,等儿子稍微大了点儿,父亲就每天给他讲故事,而儿子就瞪着他那双乌黑明亮的眼睛,静静地听着,好像能听懂似的。心情好的时候,父亲就把大孙子架到脖子上,在屋里来回地走,嘴里哼哼着儿歌儿:“小耗子儿,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后来,儿子渐渐学癫痫病发作前兆都有哪些会了认字儿,这让父亲很兴奋,专门儿买了一张识字表儿挂在墙上,又用树枝儿做了一个小教鞭,爷俩儿没事儿的时候就在一起学,“这个念啥?”“大。”“这个呢?”“小。”“那你再看这个……”不管大孙子怎么笨,他都耐心的教着,似乎那是他的全部生命一般,一如当初对我,我知道父亲又已经把太多的期望重新寄托到了大孙子身上,他是在寻找着什么吗……   去年冬天的一个晚上,儿子我们三口儿去父亲家吃饭。吃完饭,父亲便去了小屋,习惯的坐在写字台前看书,儿子则钻到了小屋的床底下,挥舞着他的“如意金箍棒”跟我挑衅:“笨猪,你敢进来吗?”于是我就拿着“九齿钉耙”攻了进去,闹了好一会儿,儿子有点儿累了,把小脸儿贴在地板砖儿上休息。我一回头,看见躺在床上看书的父亲露在外面的两只脚,脚上穿着双灰色的袜子,后跟儿已经破了,心底突然升起一股抑制不住的冲动,不禁伸出手去,轻轻地抚摸着父亲的脚趾,一种孩子睡觉突然抽搐别样的感觉霎那间传遍全身。突然想起了小的时候,父亲坐在炕沿上,常用脚背儿勾着我,悠啊悠的。这是我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以如此方式抚摸父亲,心中顿时五味杂陈,千般滋味一齐涌上心头。突然想哭,眼泪在眶里转了两圈,终于没有掉下来。父亲依旧专心地看着书,他不会想到此刻轻抚他脚趾的,不是他心爱的大孙子,而是他那不争气的儿子。   夜深了,我们辞别父母,儿子挥挥他的小手,对父亲说:“爷爷保重了!”父亲满脸是笑,怜爱地看着他,也挥了挥手,轻声说:“保重了,快走吧。”走到楼下,又行出老远,儿子左顾右盼,忽然拉了拉我的衣服,用手指着说:“爸爸你看,爷爷。”顺着儿子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阳台的窗户前,在那昏黄的灯光下,父亲的脸紧贴在玻璃上,还在望着。   哦,父亲……   共 207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0)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