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华作品 > 文章内容页

【心灵】月朦胧鸟朦胧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精华作品
无破坏:无 阅读:2433发表时间:2014-02-03 17:18:33 摘要:阿珍的歌喉柔婉、亮丽,她唱得那般投入,眼里包含着泪光与期望……她亦鸟亦人,在歌中飞着;倦飞的时候,寻找着憩息的枝与巢——而这一切只有在朦胧的梦里……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A   “有女不嫁建筑郎,一年四季守空房”。   这句充满辛酸的调侃个中滋味儿,恐怕阿珍是再熟悉不过的了。其实何止是熟悉呢?阿珍和我的交谈似乎就从这句话开始了。   阿珍的父亲王守业是个私塾先生,早年带着一家老小四处漂泊,书教到哪里家漂到哪里。后来,在一个叫大营子的小山村定居下来。1953年,阿珍降临到这个世上,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常年卧病在床的父亲。这注定了阿珍的童年远比其它孩子要更艰难一些。十二岁上阿珍便经常到十几里外的药店给父亲抓药,以至药店老板常常用爱怜的目光打量这个稚气未脱的小姑娘。   阿珍十七岁那年,肺病终于夺去了老先生的生命,兄长相继过世,唯一的姐姐也出嫁了。与老母亲相依为命的阿珍,孤伶伶一支冷香给隔墙后生采了,遂招赘入门,荫于十焉。奈何夫君乃建筑郎哉?经年疏归,故生出许多碎语与故事……   伊始,阿珍噙着眼泪倒也忍得。但人言可畏,阿珍又不是铁面金刚,柔柔弱弱一介女子怎受得了这般风雨?   我们这个国度,男女私情一向面红心跳地讳莫如深,又一向津津乐道地回味无穷。人性的光芒与灵魂的家园就这样因为一时疏忽被无奈地腐蚀与毁灭。而生活在重重文明与道德囹圄的人们又不甘或不敢轻易堕落,在高尚与卑微,清纯与浑浊,美好与丑恶之间,那份撕心裂胆的苦 苦挣扎,无不显出生存的艰难。即使你用钢铁的精神构筑堡垒,但白蚁们自有更精湛的“中国功夫”把你毁掉。   好在阿珍没有被毁掉。数载风寒,阁中寂寞,形单影只,凄凄清清,以娇弱之躯支撑门庭,这滋味怎一个“苦”字了得?   寂寞,常常是升起的张望的炊烟;宁静中的慰藉与苦涩组成了永恒的道路。阿珍在这条路上走得太久,太艰难,等到她终于有一天回过头来面对自己的日子时,青春已逝,就这么充充实实,空空落落,匆匆忙忙地奔进了四十岁的门槛儿。   但阿珍依然很漂亮。这一方面要感谢生活的磨砺,另一方面恐怕是阿儿童癫痫病怎么治疗珍的执着与善良感化了青春女神,或许是阿珍懂得中华古老的驻颜之术?   B   阿珍的文化让人听了够可怜的——小学毕业;可竟然稳稳当当地为起人师来,并且干得蛮不错郑州癫痫病发病——音、体、美样样拿得起放得下,所以人们不得不把眼睛从门缝儿移开。   阿珍知道自己的短处,拼命学了四年中师函授。过去,儿子是他的学生,现在,儿子是她的老师……几经寒暑,居然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了。这对一个小学毕业又有繁重家庭负癫痫病是怎么引起的担的女人,是多么难呵!可阿珍闯过来了,了不起!!!   阿珍在参加中师函授学习期间,就担起了低年级教研组长的重任,把教研教学活动搞得好不热闹。她的教案总是优秀的,她的教学效果总是显著的。所以她才有机会出席县政府召开的教育系统先进个人表彰大会。   阿珍十八岁走上教育工作岗位,算起来已有二十三个春秋了。这二十三年来,她做了二十一年民办教师。二十一年的微薄收入,她从来没计较过;二十三载的酸甜苦辣,她笑一笑尝过了……她用女性的执着和善良,爱心和奉献走过了风雨人生,终于迎来了生命和事业的秋天。   与这个秋天同时馈赠给阿珍的,是积劳成疾的职业病——坐骨神经痛,腰间盘突出。   有一段时间,阿珍痛得起不来床了。   那些雨天雪天在阿珍家吃过住过的学生陆陆续续来看她了;那些穿过阿珍花过阿珍的孩子们哭了——那么大的男子汉握着阿珍的手泪珠滚滚;那些阿珍缝过连过疼过爱过的孩子们也老远地来了——一个转告一个,一个跟着一个地来了,来看他们崇敬过爱戴过的老师;那些班里的小不点儿们排着整齐的队伍来了,他们没有钱,买不起贵重的礼物,就一个人几分几毛地凑在一起,买来一大束花——那是孩子们的一颗颗爱心啊!他们整整齐齐地站在老师的床前,高高地举起右手,然后送上那一大束花,齐声说:“祝老师早日康复!”阿珍拉着孩子们的手泣不成声:“谢谢——大家!谢谢——孩子们!”   阿珍的公公来了,他老泪纵横,说着阿珍对他的好处,说着阿珍为这个家做出的牺牲。   那是几年前的一个冬天,老人家患了中毒性痢疾,连拉带吐不醒人事,住进了离家二十里外的乡卫生院。   阿珍正赶上休假,便把家一丢日夜守候在医院里,老人家身子弱动弹不得,床上拉床上尿、阿珍便没遍数地给老人擦床擦身子;医院的条件不好,老人家冷得直打颤,阿珍就解开自己的上衣,把老人整日整夜搂在怀里暖着……同室的人对老人说:“你这闺女可真孝顺!”老人哽咽着说:“不,那是俺儿媳妇……”同室的人惊得张大了嘴巴。   一个星期下来,老人能下床走动了,阿珍却倒在了床上。   事后,老人逢人便说:“我养了一大堆儿女,没得上谁的力,倒是阿珍……这孩子比我的亲闺女还亲哩!”   阿珍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迹,都是些平平凡凡的小事。但伟大不是从来都寓于平凡之中吗?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子,除了工作和家庭,阿珍能够做好的也只有这些。   C   阿珍是一个感情丰富而又细腻的女子。在她同我娓娓道家常似的谈吐间,我发觉她的眼角不时掠过一丝忧郁,于是,我们的谈话又回到了文章开头的那句调侃里。   我问她:“你爱你的丈夫吗?你们的感情怎样?”   阿珍茫然地摇摇头:“我没想过这个问题。我们结婚快二十年了,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也就是两年吧?丈夫是个粗人,不懂什么感情;而我负担太重,几乎没有时间考虑这类事情。当然,这不是说我不需要感情的滋润,闲下来的时候也好想有个结实的肩头靠一靠。可我不能,我没有那个权力也没有那个福分,谁让我嫁个建筑郎呢?”   说到这里,阿珍好像很疲惫,头沉重地垂下去……我感受到了积压在她心头的难言的深深的痛楚与无奈,忧郁与孤独……   在这里,我想对为祖国的建设事业默默奉献的建筑大军的妻子们说一声谢谢!你们是共和国建设最坚固的基石,最美丽的装饰!   当潘美辰那支《我想有个家》的歌声传遍大街小巷,走进每个心灵的时候,“小西伯利亚”的月亮们将会有怎样的感受呢?   当她们生病需要照顾的时候;   当她们受伤的心灵需要抚慰的时候;   当她们劳顿不堪需要体贴的时候……   阿珍沉沉地说:“我是有个家,有个遮风避雨的家,但这是个什么家呀?它遮挡了自然的风雨,却遮挡不了世人的风雨。这个世界是男人们的,而千错万错我不该是个女人;这个家哪一样我不张罗都玩不转,而出门办事千小心万小心总脱不了和男人打交道。找哪个男人办事多了,有了点来往,就有了麻烦,就有了桃色的语言……哎!人呢,都怎么了?这就是我的家,一个没有温暖没有幸福的家,但我还是很爱这个家的。如果说温暖,如果说幸福的话,那就是每天全身心投入到我的工作中,和孩子们在一起的时候就是我最温暖幸福最快乐的时候,所以,我非常爱我的工作,爱孩子们,我所以努力工作不是出于某种高尚的精神,只是我觉得应该那样去做,或者说也是我自己寻求一种解脱……而人们给我的回报太多了,尤其是我教过的孩子们,我受用不起呀!”   这就是阿珍,一个真真实实的阿珍,一个普普通通的阿珍。   我想我没有理由给阿珍加什么冠冕堂皇的顶戴花翎,这是她所不喜欢的;也没有理由去粉饰生活,因为生活本来就是这个样子。   阿珍说她很喜欢琼瑶的那首《月朦胧鸟朦胧》。劳累的时候听一听,孤独烦恼的时候听一听,有时候也喜欢唱几句:   月朦胧,鸟朦胧,萤火照夜空;   山朦胧,水朦胧,秋虫在呢哝;   花朦胧,叶朦胧,晚风吹窗栊;   灯朦胧,人朦胧,但愿同入梦……   阿珍的歌喉柔婉、亮丽,她唱得那般投入,眼里包含着泪光与期望……她亦鸟亦人,在歌中飞着;倦飞的时候,寻找着憩息的枝与巢——而这一切只有在朦胧的梦里……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愿她在这轻纱般朦胧静谧的境界里,涤尽满身心的疲倦,做个好梦吧……   共江西哪里治疗儿童癫痫病好 296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3)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