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伦理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妈妈,您在哪儿(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伦理小说

妈妈的菜地好绿,春韭碧绿,茄辣飘香。菜园边上桃李芬芳。蓝天下,阳光好,妈妈边铲草边盈盈地笑,我也边摘菜边呵呵地乐。我们一起劳作,一起说话,享受从来没有过的快乐。父亲去了,我说妈妈跟我走跟我一起过吧。妈妈说她舍不得这房子和地,舍不得生养了一辈子的地方。我说您一个人生活,没人照应,有个头疼脑热可让我们揪心。好说歹说,妈妈同意了,说行吧,不能让你们为了我再操更多的心。等收了这一季,就跟你过去。于是我的心里热乎乎的。十来岁参加工作,没跟妈妈在一起生活多久,心里旱着呢。现在,终于有了跟妈妈一起生活的机会,多好。我说妈妈,我要回去上班,您先跟我回去看看小城,先适应适应那里的天气吧。妈妈说好,等我揪上些菜,割上些韭菜,做上些吃食,一起走。我说好吧,我再等一天,我们一起走。我高兴极了,身上从未有过的痛快。

哎,妈呢?不是说好跟我一起走的吗,怎么走着走着就不见了?顿时,懊恼上了我的心头。妈妈上哪儿去了?是我走在路上没带好走失了,还是她老人家根本就没离开家里的小菜园?我迷惑了,我陷入难受里了,我的心头只剩下无尽的懊悔:我怎么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怎么跟妈妈走着能走分岔道,把老人家给弄丢呢!妈妈,您在哪儿,您到哪儿了会找着个电话给我或者弟弟妹妹亲戚朋友们打电话告诉个消息吗?

起床的铃声响起,午睡的梦让我半天回味不过来。妈妈,您来看我了吗?妈妈,搬进这个新房子您还没来过呢。在春天到来的时候,您是到我身边来了吗?

这已经不是第一个关于妈妈不见了的梦。每一次,梦里我都懊悔不已,醒来都要回味半天。是的,妈妈是从我身边走了的,这是我内心深处的痛。梦里演绎的,大约就是我想说而从没说出来的可惜可叹可悲。人死不能复生,那会断了念想。走着走着就不见了,则存在了许多可能性,留下无数追寻的方向。妈妈,如果您真是不见了,那该是多么幸运的事情啊!

我宁愿妈妈是不见了。那么,妈妈可能还在故乡的小菜园里。春天来了,苜蓿长出来了,韭菜绿了。头刀韭菜多香啊,那味儿,在家里剁馅儿,一条路上都能闻着。没说的,得着了我回家的消息,妈妈已经把馅儿剁好,味儿几百里之外我都闻得真切。母亲在厨房里忙碌,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我怎么那么寡(傻)呢,看着了也不知道拿张纸巾给妈妈擦擦。妈妈一遍遍站在门口看公路上跑过的车,每听到一声笛鸣,她都忍不住跑出去张望一次。终于,班车停在了门口,她满怀希望地看着下来的旅客。还是没看到等着的人,她的眼睛里盛满了失望。这一次,我是坐着弟弟开的车回家的,还没等妈妈出门,我们已经进了家门。看妈妈听着了声响从厨房里跑得多快,连脸颊上手上的面都没顾得擦去,就迎到了门口。“回来啦。”妈妈声音里充满了爱抚。“回来了。”我们的声音里满怀着喜悦。“行了,快洗手吧,这就下饺子。”妈妈收回满足的眼神,往厨房里走去。

那么,妈妈可能去了外爷家。外爷家在一个更加偏远的边缘村庄,从外爷家望过去,就是无垠的沙漠,连绵的山脉。妈妈生命最后的一年里,经常给我说起她小时候的事情,说起外爷外奶他们的生活。她说春天全家都得去给姓白的地主家地里薅草,天蒙蒙亮去,人家也不给吃的,到了小晌午,才给一锅稀稀的面条。她们吃不饱,年轻力壮的外爷更吃不饱。但只能忍着,饿忙了挖些野菜吃,吃得拉出来都是绿色的稀。就这样,外爷还说地主是亲戚呢。妈妈长长的目光,经常在天高云淡的田野上,在沙丘连绵的故土上,在曾经的苦难与欢愉里。妈妈也可能在老家转悠一圈就去了大姨家。姊妹兄弟中她和大姨最要好,因为大姨是个特别能干的人,也是受了大苦的人,还是个非常公正无私的人。要搁在现代,她就是个真正的女强人。姨父比大姨年龄大出许多,但包办的婚姻,她也只能这样忍受了。我想起来,小时候妈妈经常给大姨家的人做衣服,也是从一个侧面帮一下大姨的生活吧。大姨夫是个老实巴交的老汉,我记忆里他的工作就是放牲口,干农活,回家扛个旱烟锅坐在门槛上等姨妈把饭端到手里头,很少说一句劳动之外的话。姨夫身体不好,很早就去世了,剩下的事情,就全部由大姨妈扛了。包括两个儿子的婚姻、3个女儿的工作,以及儿子生孙子的事情等等,都是她做主的。姨妈要强了一辈子,最后还是被病折磨得成了皮包骨。母亲到她那里,是不是该感谢亲爱的姐姐送她先走呢?妈妈是幸福的,她是被几个姐妹送走的。姨妈没这个福气,妈妈未曾送得了她。

妈妈还可能是去了小妹家。小妹嫁得远,是父母生前经常的牵挂。父亲去世的时候说,有些遗憾,没有再去儿子(我家)和小丫头家看看。妈妈到是跟我住了一年多,没什么遗憾的了,但妹妹那里她未曾去,现在,她是打电话让妹妹接着她去了吗?现在的交通多方便啊,六七百公里的路,朝发夕至,什么问题都没有。或者,她是让弟弟送她去了?不应当啊,弟弟妹妹是应当给我来电话说一声的呢!

妈妈,您去了哪里?您自己出行,让我多不放心啊!您平时很少言语,生活里受了那么多委屈都不曾提起,您的隐忍,已经成了习惯;您的习惯,已经影响到了儿女。连我都跟您相象:自己遇到的事情自己扛,自己的疼痛自己忍,轻易不愿意把自己的不快、自己的病疼、自己的麻烦、自己的委屈表现出来。我完全知道妈妈的想法:不能让别人替自己担心啊,不能让亲人为自己心疼啊,不能让外人看不起啊,不能让人笑话孩子们啊,不能让儿女再负担那么多啊。可是妈妈就是没想过,这样的严重隐忍,换来不可逆转无法挽救的离去之后,给我们留下的是多么大的痛苦啊!

妈妈,您在哪儿?春天已经绿了杨柳,绿了草地,苜蓿芽儿已经伸出来了,我多么希望在下班回家的路上远远望见地里掐苜蓿的人影里有您的身影,我多么希望走到楼下从二楼窗口玻璃里透射出您的目光,我多么希望回家听到您亲切的声音,吃到您擀好的细面条。我多么希望天天得到您慈祥目光的抚慰,多么希望还能陪着您一起走戈壁、看落日、赢来邻居们那么多羡慕!我多么希望梦是真的,您真的只是跟我走失而不是永远永远的离去!

妈妈,您在哪儿?

2014年3月28日

武汉治疗癫痫医院排行榜?保定看癫痫病哪家医院好?双眼上翻伴有身体抽搐是癫痫症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