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悬疑 > 文章内容页

【流年】金枝玉叶(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灵异悬疑

餐桌上有一碟小盆栽,漫不经心地养着。

忆起初讨得它时,随手置于玻璃水杯中任它自生自灭。几日后,回了趟娘家,帮妈妈打扫储物室,在一大堆要扔掉的废物中,我捡拾起早年用过的一个瓷筷子筒,乌黑的身子,拙朴的倒梯形,底部有一漏水小孔,忽想起家里的细枝,急需个扎根安身处,让筷子筒做个小花盆,倒也不负一起走过的旧时光。

朱以撒说,旧物,失去使用价值之后,依然不忍舍弃,唯是另一种价值开始了它的旅程。

小东西有个非同寻常的名字——金枝玉叶。初并不识其芳名。逛了一次花圃,方知。回家,奔至它的面前,喘着气,我克制着,柔缓地呼出,深怕惊扰了它。虔诚地重新近观细视——它不卑不亢,亦如往日,静默在日影下,舒展着自己的玲珑精致——咖色的枝,翠玉的叶,小小的,圆圆的,一一对生,可爱至极,像极了两颗小脑袋,傻乎乎的,似那初恋的人儿,粘着,腻着,一刻也不舍分离。真真是应了“面对面坐着还想你”。

时间似琥珀,金枝玉叶,进入寻常百姓家,在烟火的筷子筒里葳蕤凝翠,思之,不觉莞尔。

静窗,秋阳匀洒,一念浮起:谁才能称得起真正的金枝玉叶?

记得安徒生童话里的“豌豆公主”,竟被二十床垫子和二十床鸭绒被下的一粒小小的豌豆硌得一夜辗转难眠,王后说:这才是真正的公主!也是,除了“真正”的公主,谁会有那般娇嫩的肌肤?谁能那般柔弱不堪?豌豆功不可没,被送进了博物馆,从此,公主和王子,便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童话的收尾都如此的美好。

不记得谁说,女人一生与其说是谋生,不如说是谋爱。只是不知承受不了一粒豌豆的爱,到底能走多远?也许连薄薄的一张纸都走不出来,只能永远寄活在童话里,闻不得一丝日常的烟火味。这样的金枝玉叶,也许,也许只有“真正”的王子才会爱上吧。

暖阳静心,一笑而过,我不愿做这样的金枝玉叶,你,亦是吧。

家乡晋剧的传统剧目《打金枝》,倒是讲了一个活生生的金枝玉叶——升平公主。郭子仪因平叛安禄山有功,皇帝将爱女升平公主下嫁于郭子仪之子郭暧。剧情开始于郭子仪的七十岁寿诞宴上。升平以“君拜臣来使不得”为由未出席寿宴。郭暧在众兄嫂面前颜面尽失,回宫怒打公主。公主何曾受过这等戾气和委屈,哭哭啼啼找父皇母后告状。如此便有了此剧中最最精彩的一折“哭宫”。

百般劝慰爱女无效,皇帝巧施一计,痒怒要斩郭暧为女泄愤。公主情急唱到:“儿本是金枝玉叶体,从小不曾受人欺,一时孩儿心有气,进宫来对父王诉诉委屈……莫说是驸马他说儿几句,他纵然打儿几下那该怎的?一来是驸马吃酒带醉生了气,二来是少年的夫妻争吵几句,我们是玩耍哩……”此时的公主早已羞得腮染红晕。如此的金枝玉叶着实可爱至极,也骄纵,也跋扈,然最终跌入寻常女子的小爱里,只要夫安子健,融融的静好一世……我想,真正的金枝玉叶,一定是懂得温柔低头的那一朵;那枝高贵里擎着烟火,绽放到不染骄矜。?

我不是金枝玉叶,但也不是随便的花朵!

我是一颗不起眼的毛毛草,简单,不娆。春青,夏盛,秋敛,冬寂。转眼,年华向晚,然向上的心不死不灭。

特别赞同苏芩的一句话——家,是滋养女人精华的地方,也是掏空女人精血的地方。一个女人,如果把家当成了生活的唯一战场,那离枯萎已然不远了。

一个寻常女子,如何把繁琐枯燥的日子过得风生水起、活色生香?简简单单生活,安安静静读书。做一个书女,偷得浮生半日闲,驾字出游,以写我心!

日子重复着,我说,那是幸福在回访!

他还爱不爱你真得没那么重要了,两个人,一颗心,谁还能敌得过?有时候,他漫不经心的一句话,就温暖了你的小心房。你笑了,花开了,足够了。烟火里最好的幸福就是有一个人和你共有一切——孩子、房子、车子,苦难、甜蜜,还有!还有你和他的回忆,你和他的未来……幸福,说白了就这么简单!

细细想,美好的不是未来,是今天,是现在!请放下那点小庸扰,没有人天生喜阴,我们都是植物,向阳向暖!

望着桌上的绿茵,一念落定,我终归平凡,也安愿平凡,想来,你亦如我一样。就让金枝玉叶安静地住在每个女子的心里,优雅地静守自己的一隅,不怨、不悲……

感谢植物,感谢书,请你们住在我的心里,陪我,一起行走在渐老的路上!当何为报?赠晴净素云一朵、金枝玉叶一枚。

活着,以植物的姿态!

合肥癫痫医院去哪好?癫痫怎么治疗效果比较好奥卡西平可以治好癫痫吗哈尔滨最好的癫痫医院是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