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文章 > 文章内容页

【丁香】最炫民族风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励志文章
杨丽草草吃罢晚饭,就“嘭嗵”一声摔门而出,继续去跳广场舞了。我要让老公张晓亮每天围着灶台转,当年没让他当奶爸,真是后悔,现在竟然嫌弃我胖得像皮球,我要瘦下来给他看看,杨丽边走边愤愤不平地想。
   杨丽今年三十八岁了,马上要跨入四十而不惑这个“豆腐渣”的行列。想想当年刚走出校门,能歌善舞的杨丽不乏追求者。杨丽是典型的鹅蛋脸,有着象牙色的皮肤,丹凤眼眼尾微微上挑,樱桃小嘴,杨柳腰,化妆了就活活脱脱一个花旦立在眼前。如果甩甩水袖,走走小碎步,就可像陆小曼那样唱唱京剧玩儿玩儿票了。
   张晓亮家境贫困,长相一般,国字脸,单眼皮,细长眼睛笑起来就成一条缝了。他小有才气,常写点稿子,他当年击败众追求者的法宝就是一天一封信寄给杨丽,信的内容没有华丽的辞藻,嘘寒问暖的关怀倾注于字里行间。好女怕男缠,当众多追求者碰了一两次壁就退缩了时,张晓亮赢得美人归。
   随着儿子的降临,他们结束了浪漫的二人世界的生活。在油盐酱粗茶的平凡生活中,时光如流水般逝去,夫妻不再像以前那么如胶似膝了。杨丽的杨柳腰渐渐堆积了脂肪,鹅蛋脸似乎成了圆脸,脸上皮肤微黄。张晓亮却是“男儿四十一枝花”的美好年华,事业有成,逐渐跨入中年大叔的行列,踌躇满志,意气风发。
   前一阵子,张晓亮忙着搞同学毕业二十年的聚会策划,天天与同学打电话,聊微信,爽朗的笑声不断,似乎当杨丽是空气。杨丽心里有点儿失落,但她极力掩饰自己的情绪,特意偷偷地买了条新裙子,为与张晓亮一起参加同学聚会做准备。
   “五一”小长假快来临了,张晓亮对杨丽和儿子说:“假期你们去外婆家玩吧,我要参加同学聚会”。杨丽一听气不打一处来,可当着儿子又不好发泄。等儿子睡觉了,杨丽酸酸地说:“别人都讲,同学聚会,拆算一对是一对,就为这个,你们都不带老婆?”。张晓亮一下子黑下脸来,说:“真是神经病,睡觉,明天还要上班呢。”。杨丽气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假期过后,张晓亮回来了,失魂落魄的,三天不说两句话。杨丽与他谈恋爱时就知道他大学有个女同学暗恋他,后来还听闻那女同学一直没结婚。如今张晓亮这模样,难道二人在同学的起哄声中,再续前缘了?杨丽心里有点不安了。端午节快到了,一天清晨,张晓亮说:“这个假期带上儿子,我们一家三口去看看他爷爷、奶奶吧。”,杨丽不高兴地说:“你再去参加同学聚会呀,我和儿子去他外婆家。”,张晓亮理都不理她的话语,闷头闷脑上班去了。后来两人大吵一架,暑假都过了一半了,夫妻两人还没说话,杨丽恨死了他们的同学聚会。
   徐徐晚风中,杨丽想着心事,不知觉已走进了公园里,高大的榕树像一把把绿色的巨伞遮天蔽日,树下的金叶假连翘叶子嫩绿,像一条浅绿色的绸带飘在树荫下,一阵阵花香随着晚风袭来,杨丽大吸一口气,然后慢慢吐出,觉得心旷神怡,她陶醉于公园里的花香中,心情也舒畅多了。当她走到湖边的青石板路上时,《最炫民族风》的音乐声在晚风中飘荡,杨丽想:跳舞的大妈们来得可真早。
   “美女,又来跳舞了?”,杨丽转过头来一看,是一位穿着广场舞统一服装的、皮肤白净的中年女士笑眯眯地走在她身后。
   “对呀,你也来跳舞?”,杨丽轻快地回答,心里一阵疑惑:她怎么认识我?那女士拿着一把淡绿的小圆扇子在脸旁轻摇着,浑圆的手臂上戴了一个绿色的玉手镯,衬得她的皮肤更白了。她倒三角形的脸上长着一双细长而有神的眼睛,鼻梁高挺,下巴尖翘,透着蛇精癫痫病不治疗会有什么影响?般的妩媚风骚。
   “今天老师教新动作,我想早点来占个好位置。”,杨丽放慢了脚步和她并排走在石板路上。
   ”美女,你的舞姿真优美,我这几天站在你身后跳呢。”,她微笑地说,晚风中脸颊两边的酒窝若隐若现。
   “我刚来学不久,可能是学生时代的舞蹈底子吧,我学幼师的。”,杨丽开心地回答,“我不喜欢领舞的老师,她是个老变态,我来得好早,她从来不让我站第一排。有一次,我第一个到场,只站在第一排的最边上,她见了就拉长了那张老脸叫我别站他人的位置。但那几个老头子一来,她马上眉开眼笑地把他们强行拉到第一排。气死我了!”杨丽发着牢骚。
   “别理她,我们跳我们的。”,她安慰杨丽,并自我介绍道:“我叫张艳艳,四川人。”。
   二人说话间不觉已到了广场上,三面环山的广场上来了二三十个人了,老师严肃地随着节拍教着新动作。她俩赶紧站在第四排的边上,跟着老师的动作舞动起来。不一会儿,汗水从发际流到额头,杨丽用手抹了一下,继续跟上节拍。她瞟了一下右边的张艳艳,跳得好认真。
   休息时,二人站在路灯边说话,杨丽仔细打量了张艳艳的身材,她上身小巧,从腰围以下线条突然加宽,是典型的鸭梨型身材。杨丽问张艳艳:“你跳着有效果吗?”。
   ”当然有效果呀,我最难看的是屁股这一坨,又大又没形状。”,张艳艳的四川话一出来,让杨丽想到川籍艺人说话的幽默风趣。
   “你转过身让我见识见识。”杨丽说话间,张艳艳已背对着她了。扎着马尾的张艳艳,背部线条很美,湿漉漉的衣服让她的身形显露无疑,就是那屁股肉松松的、形状大而宽。杨丽脑海里立马蹦出母亲常唠叨的一句家乡土话“头大君子,脚大小人,屁股大不是好人。”,心中不觉好笑,心想眼前这位女士是好人吗?
   “嘘、嘘、嘘-----”老师哨子一吹,她俩赶紧归队。夜光下,大家欢快地跳着,地上的影子也舞动着。
   连续跳了两周《最炫民族风》的舞蹈,杨丽感觉腰部有了点线条,走路轻松起来,脸上有了红色,整个人精神多了,以前下班回家就慵懒犯困。她下定决心要坚持跳下去,老公时不时主动找她说话,她不理睬他,他就半打击、半讥讽地说她是舞蹈家了,高傲得很呢,她不回话,依然我行我素。
   杨丽和张艳艳约好每个周日的清晨也去跳舞,跳舞后再沿着湖边走一圈,加大运动量,以尽快瘦身成功。那天她与张艳艳一起走在碧波荡漾的湖边,二人天南海北地闲聊,无话不谈。
   “我那死老头子最近常夸我瘦了 ,他说更加喜欢我了。你老公呢?”,张艳艳得意地问杨丽。
   ”我俩还没说话,赌气快两个月了,他怪我过节没随他回去看他父母。我质问他结婚十多年了,他看过我父母几次,他还生气。最后两人恶语相伤,他说我没素质,这么多年来没长知识,只长体重。气得我从此撂下家务 ,天天跳舞来了。”,杨丽说。
   “男人身在福中不知福哟,你这么漂亮,单位又好,他还挑剔?”,张艳艳问她。
   “别提了,他从搞同学聚会回来,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每天神神叨叨的,一句话不对劲就冲我发火。我知道他一见到那个暗恋他的骷颅一样的女同学就发神经,因为那个女同学至今还没结婚。我也不是省油的灯,就针锋相对 地讥讽他,说你有本事长到一米八呀,嫌我胖。”,杨丽笑着对张艳艳说。
   “我是从农村来的,农村人没有觉得胖很丑呀,挑媳妇就专挑身材壮实的女孩儿。就城里人吃饱了没事干,嫌这嫌那的。我也是我那老头子 怂恿我来的,他说他没回来时,我可跳舞打发时光。”张艳艳轻描淡写地说,言语里透着甜蜜。
   后来杨丽从交谈中得知张艳艳是那老头子的红颜知己,老头子已离异,两人好了几年了。老头子很喜欢他,都是叫她宝贝。张艳艳有两个小孩在老家读书,她的老公照顾孩子和两边的父母。 张艳艳告诉杨丽,那老头每个月给她两万元钱,最近向她求婚,她没有答应。她说不忍心抛弃孩子和家是一个方面,还有就是觉得感情靠不住,没必要让自己的后院起火,就这样过着。她老公非常疼爱她,也从不过问她在外面的事儿。农村挣钱不容易,既然出来了,就狠下心来赚钱,过年才回去看看孩子们和老人。
   杨丽一听,很惊讶,觉得张艳艳咋是这样的呢 ?张艳艳毫不避讳,说没有在贫穷的地方生活过,就不知生活的艰辛,能给孩子寄钱供他们读书,她已经知足了。
   有次张艳艳问杨丽:“你的工资高吗? ”。杨丽说:“不高,扣了公积金,拿到手就几千元。”。
   张艳艳感叹说人生如梦,还赚几年钱,等孩子大了就回老家去。然后她告诉杨丽最近不能来跳舞了,老头要带她去旅游。
   张艳艳没来的日子,杨丽又认识了几位新朋友。一位是烫着卷发、大眼睛双眼皮、胖墩墩的中年女士,她叫李华。另一位是瘦瘦的、蓄着齐耳短发的刘奶奶,她头发花白,说话声音洪亮,她有七十多岁了,走路健步如飞。她们跳完舞,就漫步于鲜花盛开的湖边小径。来到有石凳的湖堤上,三角梅那一丛丛一簇簇的花儿在灯下变了颜色,暗淡了许多,三人坐下休息了一会儿。
   李华喘着气, 大汗淋漓,她神秘地说:“杨丽,你知道前一阵子与你一起跳舞的妖精是干什么的吗?”。杨丽很惊奇她的语气,说:“不知道,只听她说有个老头子很喜欢她。”。
   李华不屑一顾地说张艳艳就租住 在她家楼上,是个骚货。她告诉杨丽,张艳艳平常穿得花里胡哨的,不是跳舞时的朴素打扮,经常有好多男人找她。李华说上周有个胖胖的老女人带着一帮人,气势汹汹地找到张艳艳门口,叉着腰大骂,张艳艳你这个狐狸精给我滚出来,勾引我的老头子,看老娘不撕了你。张艳艳刚好买菜回来正准备上楼,听到楼上闹哄哄的,听到一老年女人的破嗓音喊着她的名字,她赶紧退出来,悄悄地躲出去了。那几天,老女人几乎天天来吵闹,邻居们怨气冲天。张艳艳就没再露过面了。
   杨丽听了,说难怪张艳艳说最近不来跳舞了。 杨丽回想到张艳艳说每月有两万元的收入,自己心里还有点儿羡慕,还怨老公没人家有钱,若说出来真是丢死人了。
   三人边聊边往回走,夜晚的小径凉风习习,三三两两的行人擦肩而过。 不远处酒店的招牌彩灯闪烁,月儿静悄悄地挂在树梢,湖面雾气笼罩,树林黑黑的,幽静神秘。
   有一天 领舞的 老师说最近不教新舞蹈,就练习跳《最炫民族风》,将挑选舞姿优美的参加比赛。杨丽心中一阵窃喜,暗下决心,要争取这个名额,给老公看看,是他昔日瘦骨嶙峋的女同学美,还是自己这个当年的班花美。杨丽像注射了兴奋剂一样,每天天一亮就步履匆匆地前往绿树婆娑的公园了。
   一天夕阳西下时,杨丽在去往公园的桥边遇到刘奶奶,她递给杨丽一个红石榴。杨丽剥开石榴皮,亮晶晶的石榴籽是那么诱人,用手掰下几颗石榴籽放进嘴里,甜甜的、凉凉的。杨丽说:“太好吃了!你真会挑。”,刘奶奶告诉她挑选石榴的方法,要选手感重的、颜色红的,这种石榴水分多又成熟。
   李华孩子期末考试后,成绩有点下滑,暑假就要送孩子去二课堂补习几个科目,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很少露面了。跳完舞,杨丽和刘奶奶坚持沿着湖边行走,杨丽的腰身有点小巧玲珑的 感觉了,她心里欣慰极了。
   杨丽对刘奶奶诉说着与老公的矛盾,说老公总惦记着那个没结婚的骨感女同学,想到这事儿心里就堵得慌,只有跳舞时才忘记烦恼。刘奶奶 慈祥地笑了,说:“靓女呀,你还太年轻,夫妻要互相包容,要相互信任,别瞎想,好奇会害死猫呀。”。她劝杨丽不要吃醋,人生很短,要珍惜亲人、朋友。
   两人再次坐在湖堤上的石凳上休息,刘奶奶娓娓道来,给她讲了她的初恋故事 。刘奶奶名叫刘小花,生长在江西省的一个小山村里,自小就模样俊俏,就是因为营养跟不上,脸上是菜黄色的。她有个两个哥哥,大哥娶了媳妇,二哥从小体弱多病。她们村子每到春天,油菜花开满田野,大地像铺了一张金黄色的毯子,小溪边桃红柳绿,梨花雪白,景致非常美。那年初中没毕业,成绩优异的她就辍学在家帮忙干农活了。邻村的李二宝身材中等,皮肤黝黑,比她高一届,第二年也辍学在家放牛。隔着一条小溪的两个少男少女在学校时常一起和同学结伴回家,在家干活时常碰面,就慢慢熟悉起来。两人有时坐在溪边的鹅卵石上感叹辍学的遗憾,李二宝说他想当兵,他问刘小花将来有什么打算。刘小花摇了摇头说不知道,从小只想长大了当老师,可现在希望破灭了。
   不知从哪一天起,两人见面有点羞涩了 。有一天黄昏,太阳慢慢落下山去,余晖照在群山的山峰上。溪流潺潺,李二宝看到刘小花在溪边洗菜,就腼腆地走过来轻声说他要当兵去了,要她等他回来。刘小花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心里像揣了一只小兔子一样“扑通、扑通”直湖北治羊癫疯的医院哪家好跳,她低着头、牙齿咬着下嘴唇,不知如何是好。李二宝说我到了部队会给你写信的,你要回信呀。刘小花低眉顺眼洗着菜,点了点头,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让李二宝想非她不娶。

共 6541 字 2 页 首页武汉癫痫怎么治疗最好="http://www.vsread.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id=548000&pn2=1&pn=1">12
转到
上一篇:【笔尖】咏莲_1
下一篇:【丁香】回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