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末世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墨舞念】我的父亲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末世小说
夜里做了一个梦,梦里又见到了我的父亲。父亲在一条河的对岸,对岸有高大的树木,树下有牛有羊还有猪,好像还有好几位老年人,别人都静止不动,只有父亲手拿不知是拐杖还是树枝,在那不停地走动。梦里的我非常奇怪,父亲怎么在这陌生的地方?我大声喊叫,父亲好像没有听见,河面宽而水又急,正当我来回徘徊,不知怎样渡过河时,一着急梦醒了。幽幽的思念使我无法入睡……   静静地依窗眺望,凌晨的天空一轮弯月,斜斜地挂在天边,犹如一个潦倒寂寞的人,在那孤独地沉思着。几年前的一天,时间也是一个凌晨,天空也是这么晴朗,天上也洒满了星斗,就是这么一个即普通又刻骨的早晨,我失去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亲人——我的父亲。   很早以前,可能上小学吧,就写过关于父亲的作文,模糊记得那时提起笔,犹豫再三总觉得无话可说,反反复复地写,又复复反反地改,最后最后生拉硬扯地写了几句话。可今天再次举笔,父亲却离我而去,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四日凌晨四点三十分,七十六岁的父亲永远离开了我们,离开了这个让他牵挂的家,离开了这个让他留恋的世界。我流着眼泪忍着悲痛,按照叔叔伯伯指说的程序,为父亲做着最后的事,买寿衣、寿被、搽身、穿衣,直到送入太平间……   父亲因心阻而离开我们。平时他没有心脏病,发病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整整耽误了三天。四月二十二在邻里的劝说下,非常倔强的父亲,才勉强去医院接受检查,立即就被安排到内科住院。上午十点接到电话的我,匆匆忙忙赶到河口医院,就被主治大夫叫到办公室。惊慌中大夫对病情的分析和解释,我一句也没有听进去,当听到他已经无能为力,让我们作好后事准备时,“嗡”的一声,我脑海一片空白,一屁股坐在凳子上。等到有思维时,仍不相信这个事实,大声喊叫:“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大夫!我父亲没有心脏病呀!您救救他吧!我求求您……”等到姐姐妹妹们失声痛哭时,心里才隐隐约约这可能是真的,父亲真得要走了,但很快有了一个念头——转院,转到一个可以挽救我父亲生命的医院。   在与院方交涉中,院方反对立即转院,原因是父亲已经经不起沿途的颠簸,有可能再搬动下楼的过程,心脏就有停止跳动的危险。院方建议拿着病历和片图,在不移动病人的情况下,去好的医院请教好的专家,寻找医疗上好的方法,或请更好的专家来会诊。要是病人家属坚持转院,一定联系好接收医院,并叫对方医院给出一个能确保病人不出意外的完整方案。   傍晚,我怀着绝望悲伤痛苦的心情往后走。一天里,数个专家在看过片子后一致认为,没有转院的必要,并且保命的希望微乎其微,除非奇迹发生。其中相心正专家说,病人要挺过七十二小时,就算不错。这一天是我一生中最无助的一天,一路上昏昏噩噩,不知饥饿不知干渴不知时间的变化,心里只想着怎么能够救我父亲……   当我无力走入病房,看到父亲那光光的头时,我在也忍不住心痛的情感,眼泪瞬间遮住我的双眼,顺着脸颊流淌下来,哽咽的我赶紧来到窗口,背对着父亲久久不能压制,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面对死亡,这一刻,我才感到生命在死神面前,是那样的脆弱,是那样的不堪一击。   我从小随母亲在农村长大,父亲在我心中,没有母亲那样深刻。那时父亲在外地工作,每年回来一次探亲。在别人的眼里,父亲算一个有头有面的人,每次回来,都得与亲朋好友喝酒相聚,他们在方桌上扯着嗓子吆喝着那些听不懂的酒令,常常是十喝九醉,只有母亲忙前忙后,不停地伺候着他们。想一想,我的童年是在母亲的唠叨、叮咛、牵扯下长大,那种爱有声有形,直白而又温暖,从小就深深地懂得母亲的辛劳。父爱在我幼小的记忆里,是一片荒漠,要说有,那也是怯惧,是敬畏。   父亲平时对待孩子们比较严肃,不苟言笑,我总是远远地躲着他。随着年龄增大,上了中学特别参加工作,渐渐地理解了父亲,父亲不仅在外要面对繁重又繁琐的工作,更重要承受着子女众多的生活压力。清楚记得姐姐参加工作那年起,父亲对我们兄妹就不那么严厉,看我的眼光就有所改变,多是注视、沉默、叹息,我渐渐感觉父爱其实就在我身边,无时无刻不围绕着我,虽无声无息,却如山岳般的沉重。   工作的地方离家三十公里左右,一个名叫孤岛的地方,虽叫孤岛并非真正孤零零的岛屿。因距离较远工作较忙,在家的时间少了许多许多,每次回家倍感家庭的温暖与温馨,慢慢地觉得父亲其实很慈祥,也很和蔼,见面时在也不是远远地躲开,而是面对一笑,轻声地叫声“爸爸”。随着回家的时间越来越少,我与父亲的关系越来越好,好到有时候,父亲会和颜悦色地问我生活工作上的事。说的最多是:工作上要如何积极主动,不要偷懒怕苦;生活上要注意身体,早睡早起多锻炼,不然上了年纪就会后悔。不知父亲变了,还是我的改变,每当看见忙碌劳累的父亲,心里立即就会产生心酸的感觉,想对他说,要多多注意身体,太累了就歇歇几天,可我怎么也说不出口,好像不好意思,又像不该我说,总之很难为情的样子,只好眨了眨眼张了张嘴。   十多年前,父亲中风得了脑血栓,一夜之间老了很多,思维开始不在清晰,本就稀少的白发,也一根不留地理得净光,结实的身体也微微驼了,撑着拐杖,脸上布满皱纹,特别在我前面颤巍巍挪动时,我的心有了重重的伤感,父亲老了,老得我心疼。父亲健康时很少陪在他的身旁,也很少有机会仔细地去端详他,经过此病后,有事无事总爱凑到跟前,那怕不说话,静静地注视他,心里也感觉安慰与踏实。   我的父亲是一勤劳的人,他一生没有离开过体力劳动。我的父亲是一个节俭的人,他当了基层领导后,工作时照旧背着一帆布包,看见地上掉的螺丝、螺帽、铁丝、卡子等等一切有用的东西,他都拾起来。我的父亲是一个倔强的人,他要是看不上的人,就是领导,他也不愿和人多说一句话,更不用说有求这个人了。我的父亲是一个正直的人,帮理不帮亲,有些事不仅伤害亲人们的情感,往往也得罪朋友们,单位的人要拿点东西,总是绕开我父亲。我的父亲是个坚强的人,平时有头痛肚胀不舒服,挺一挺就过去了,很少跟家人说。我的父亲是一个爱面子的人,不说别人就是我,他也从不提出任何要求,伸手要任何东西。   父亲也有缺点。特别在我母亲眼里,父亲有这样那样的不好,常在我们子女面前直诉,有些事我深入了解一下,很多很多陈年旧事,其实并没有太大的矛盾,多是上不了桌面的家庭琐事。我觉得他们之间缺少的是沟通,那种平等真诚的沟通。人无完人事有巨细,世界一切事物都具有两面性。所以,每个人都不可能是一个完美的人,或多或少有这样那样的缺点和陋习。在说人情世故处理,工作上的方式方法,跟那个时代特点有关,跟家庭经济条件有关,没有尺度性没有可比性。作为晚辈或儿子不应该说三道四。我的观点是:有不孝的子女,没有不好的爹娘。更何况作为我的父亲,不仅生育了我,养育了我,更重要的是他为家贡献了毕生所能,给了我们最好的生活和一切,那还有什么说长道短的。要让我非说不可?确实我对父亲待人接物,生活中一些习惯,有自己的不同想法,觉得改变一下会更好一点,但决不影响父亲在我心中的形象,更不影响父爱在我心里的伟大,我深知有了父亲的付出,有了父亲的牺牲,我们兄弟姐妹才有了阳光,才会茁壮成长。特别我有了女儿,在慢慢成长过程中,我深感为人父母是多么的不易,更加懂得“父亲”这两字的分量和责任。   父亲去了,在我们无数个请求,无数个祈祷,最后的最后,也没能感动上帝之神,没能使奇迹出现。父亲带着对家人的眷恋,带着对生活的留念,带着无数个遗憾无数个无奈,一个人静静地去了,享年七十六岁。在生命面前一切似乎强大的东西,都变得非常渺小微不足道。更可悲的是面对父亲的病况,我们多么的无助,眼睁睁地看着事态的发展,有劲使不上,有人帮不上,一切的补救措施都无济于事。父亲的离去留给我们是生离死别的痛、撕心裂肺的伤,还有那无数次满心满眼的泪。   父亲去后的几天里,眼前总是晃动父亲临走时,那幅没有笑容的脸,三天两头梦见,那时的眼泪常常瞬时模糊我的双眼。有时走在路上,看到类似父亲的人,心总是猛得一毛,兀自地狂跳不止,那是父亲吗?我总要扪心自问一回。看到父亲喜欢吃的食品,喜欢用的东西,不免长长地叹口气,要是父亲活着就好了。早晨起床,看到拐杖,第一个念头,父亲出门,怎么没有拿拐杖呀?这可不行……   随着时间的推移,父亲走了两年多,在哪段时间的点滴流失中,父亲的身影逐渐走出了我的梦里,似乎已经习惯了没有父亲的日子,偶尔想起,心中在也没有惊涛骇浪,只有平淡淡的悲伤。   叶落归根入土为安,这是父亲平时常对我说的一件事。为了完成父亲的遗愿,在父亲走后的第三个年头,由母亲带领,我们兄弟姐妹不远千里,开车把父亲的骨灰送回老家安葬,我的老家——安徽六安。一路上,在父亲的保佑之下,我们安全到达。第二天,按照旧时的风俗礼节,为父亲举行了隆重的葬礼,热闹而又风光。乡亲都说此行劳累巨大花钱不少,但我想与之父亲的恩情相比,那又算得了什么呢!   回走启程的头天下午,兄弟姐妹来与父亲告别。面对父亲的孤坟,我早已想好不在哭泣,让我们父子之间不在悲伤,亲切地作一次短暂的话别,因为有时间我会回来看您——我的父亲。我静静站立在坟旁,任思绪无尽地飘荡,让自己的灵魂紧紧拥抱我的父亲:父亲您躺卧的这片土地,是您生前日夜思念牵挂的地方,是生您养您的地方;这儿有您的爹娘有您的亲人,这儿有您儿时的伙伴有您数不尽的故事;您是从这儿走出去的,现在您回来了,永远不在外出,我相信您不会寂寞不会孤独……,明天您的孩子们就要回山东了,不知父亲您还有什么不放心?还有什么要交代?我在这等着听着,您说……您吩咐,许久沉默直至妻的呼唤,把我拉回现实,我蹲下身给父亲焚烧离别的纸钱,带头磕下离别的祭拜,就在我转身离去时,眼泪在一次地兜挂不住,和着一切心痛一切悲伤,瞬间!一股脑地奔流而出,洒满了绿茵茵的山岗,洒湿了毛茸茸的小路……   回山东后,刚开始心里宽慰释放不少,不仅完成了父亲所交办的任务,更重要的是儿子为父亲尽了一点孝心而感到释然。仅仅是几天一过,面对父亲的遗照,心里又有一种严重的失落感,好像这次送走的不仅仅是父亲的骨灰,还是我精神世界中,最核心的一个恋想,整个人没着没落没有了主心骨。戚戚之中不得不承认,这次送父亲回归,真的远远地去了,永远不再回来,永远不再相随。我悲伤我迷茫我慌乱,更多是凄凉,不知道人生为何来去匆匆,死到底是生是别还是归。   今夜天空,星光闪亮,月色淡然。有轻风吹来,就像父亲温暖的双手,抚摸着我的脸颊,使我更加怀念我的父亲。   天下的人们,都有一个生养自己的父亲,都享受过父亲无私的爱,可很多人在有生之年,没能及时报答父亲那山一般的爱,而捶胸跌足追悔莫及,这有什么用呢?拥有时不知珍惜,失去时方觉可贵,子欲养而亲不待,这是人们发自内心的感叹,现在我深有感受。父亲,我在这里想对您说:对不起,从前总觉得您身体还好还算强健,时间慢慢长,到时候我在好好陪陪您,不光说说话聊聊天,还想好到您从前工作过的地方——宁夏,到您向往没有去过的地方——海南岛,走一走望一望,让您重温往日的生活,感受现今的美好。后来您有了病,更加不愿麻烦别人,就是自己的儿女们,您也不愿多作要求,总是说:人老了就是这样,现在已经够好得了,你们安心工作就好。可现在我再也不能为您做什么了,我是多么难过多么愧疚。我只能遥望茫茫长空,双手合十,深深鞠躬,向您道歉向您忏悔。   天空一明一暗,有流星闪过,我突发奇想,在那迷离飘渺的苍穹深处,有没有传说的天堂。假如有,我的父亲在不在那里?在那里是否安好?能看见我吗?能听见我说话吗?面对星光闪闪的夜空,我不停地遐想着。父亲您要真的在天堂,我想您念您,您知道吗?知道吗?哎!平静的夜空,没有任何反应,没有任何表达,只有窗外“唦唦”的风吹叶响。虽然没有征兆,可我的心却“乒乓”跳得激昂,血液迅速奔流,仿佛受到什么牵连,受到什么影响。不管怎样,父亲请您放心,我会好好照顾母亲,照顾好家庭,保证在也不犯同样的错误……。就在我神思冥想时,突然,又有流星闪过,仿佛父亲的眼,在幽幽地俯视着我。爸爸!爸爸呀!我知道您是在牵挂着我,牵挂着我们的家庭,孩儿告诉您:母亲身体硬朗、姐姐妹妹有了大房子、大弟考上了技师,小弟当上了一队之长,我的工作很安稳,身体也很健康……,家里一切的一切都好,您就放心吧!儿子我会永远想您,永远永远不会忘记您……   有人说过:对天空望久了,就能见到上帝。冥冥之中,我仿佛好像看见父亲脸了,脸上露出的是憨憨笑容,是那样情切,那样真实。爸爸!我在这里大声地对您说,只要您愿意,来生我还当您得儿子,虽然您没有给我大富大贵,没有留下多少钱财,但我还是愿意当您的儿子,做一个普通而又平凡的我。佛曰:人有轮回,事有因果。有了愿望就有了希望,那就让我们父子之间,在轮回一次,在因果一回吧,如果能重新在做父与子,我会做得更好一些,父亲请您相信,我说得到做得到。   广阔而又深邃的天空,突然划过数道流星,是流星雨吗?还是……   父亲我想您……我爱您…… 武汉癫痫小发作湖北哪能治癫痫病武汉治疗癫痫好的医院?哈尔滨最专业的治羊角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