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悬疑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槐树庄的“正二”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女生悬疑
摘要:曾经给朋友讲过正二的故事。朋友说,你讲的正二身上充满着矛盾,你说正二正直么,你喜欢么?我只想说,正二在生活里也是苦苦地挣扎着,今天我就想说说正二的故事。——题记 一   槐树庄有个“正二”,本来姓郑,在家排行老二。   扑克五十四张牌,大小王是天。没有了王,就数四个二了。梅花黑桃红桃方块四个二,正二比其他三个二要大一点点。所以,扑克牌中,正二其实算老三。   槐树庄姓郑的只有一家。这郑家是早年外地流浪过来的。三个小子,老大老三都不在了,就剩下一个老二。小时候邻里乡亲的叫他“二剩”,本意是这郑家三个小子就剩下这一个了。欺负郑家人不能长寿,却要给他父母说是“二圣”——这孩子将来一定是个圣人。这老二也的确算话,没考上学校,不到二十岁的时候就把郑家的门面撑起来了,人们改口叫他郑二哥。郑二哥在村里混的还算不错,没什么职位,但村里大大小小的事情他都能管,有时候支书村长好像还离不了他。也许就是因为这,人们便不再叫他郑二哥了,响响亮亮地把郑二哥叫做“正二”——大小王之下第一人!郑二哥也乐意人们这样叫他。多年来,“正二”熬倒了好多少村长书记,自己就是不倒。几十年了,书记村长一茬一茬地换,正二一直是“正二”。据说,正二还掌握过村子里私设的小金库呢。集市上收一点卫生费呀,组织街道大扫除呀,都是正二管着,正二召集着。发补助时正二也常常会截留一点子外快。就这,家里光景也还是过得紧巴巴的,常闹饥荒。   正二自己觉得,自己算是正直的老二;但是,人们发现能沾光的时候,正二也会毫不犹豫地把好处往自己怀里搂。人们不大讨厌正二,正二懂得吃肉的要吃上肉,啃骨头的也要有骨头啃,锅里的汤大家都要喝一点的道理。一茬一茬的头儿也都能把正二放到正二的位置,当然有的是心甘情愿的,有的是不得已的。真不把正二放到正二位子上的村长书记也不是没有,但正二知道如何拿捏住他,当正二把他拿捏住了,正二还会在正二的位子上做正二。      二   果子开园了,枣子也红了,玉米瓜子早就能煮着吃了,就要中秋节了。这天,村子里集市上摆摊的一个挨着一个,正二看一眼,好生喜欢,心里美滋滋的。在饸饹面摊上不仅没有收费,还热乎乎地吃了一碗饸饹面,就破天荒地从集市上收的那厚厚的一摞子票票里抽出两张来,塞到了饸饹面老板的手里!塞得真心,饸饹面老板推让了半天,正二还是把钱扔下才离开的。   “都是出门受苦的,不容易。”正二这样说,他忘记了吃饸饹面他就没有掏过钱的。就在正二哼着小调回到家里时,一个消息把他的好心情搅和得乱乱的。   “学校打电话了,红儿交辅助资料款,二百三十五元。”红儿是正二孙子,“后来红儿在门房又打了一个电话,说是大部分人都交了。”   “屁,义务教育,正儿八经的书不要钱了,不正经的书比以前正经的书都多了!这些坏怂!”正二没有这样骂过,虽然书就一直这样发着。因为正二没有接过这样的电话,学校也没有收过正二的这些书钱。正二捏了捏手里那集市上收来的票子:一元的,两元的,还有五毛的……要是交这二百三十五,还不知道够不够哩。   “我去看看。”正二给老婆子安置了一声,推着车子又出了门。   正二的自行车没有往学校去。正二骑着自行车到了大槐树下,把自行车靠在大槐树上,走进了不远处的小吃店。正二拉一个凳子自己坐下,小吃店二娃早就跑了过来,正二安置:“弄一个凉拼,两瓶啤酒。”凉拼几乎没动,又加了一瓶啤酒,二娃照惯例没有要钱,正二也没有言语,走了。   三瓶啤酒喝下去,正二已经是满嘴的酒气了。学校本来就在槐树庄的,后来“撤乡并镇,撤点并校”就搬到城郊了,距离槐树庄也不远,就几里路。搬了就搬了,撤了就撤了。开始正二倒没有觉得什么。后来问题出来了:要放礼拜了,不管家里有事没事,接孩子成了头等的大事;北风刚刚一刮,不管村里有事没事,老婆子就会嘟嘟哝哝地要正二给孙子送几件衣服。这些都不算事儿。关键的是,刚搬走的时候,学校的头儿没换,还念在槐树庄的旧情,还认正二的脸。这会子换了校长,也许就不行了。      三   正二走进学校放下车子。心里愤愤不平着:今年到底换了哪路的神仙当校长,就敢不拾他正二的脸?不过,正二也清楚,毕竟不是在自家村里了。正二给看门的师傅点上一支烟,打听着就上了二楼,走进了校长的办公室。   好家伙!门口朝外还安着监控哪。校长办公室还是老校长的那两大间六七十平米的办公室,但阔气多了。换了一盏吸顶灯,墙壁上好像贴了壁纸,两盆一米多高的非洲墨绿养得很是不错,耀眼的是那两个花盆,古色古香的,还有金边,边儿上放着一个喷壶。宽大的校长办公桌亮得耀眼,一个角儿摆着国旗,一个角儿摆着党旗。笔记本电脑边是一台地球仪。想必办公桌后就是校长了,正在摆弄着手机。   “是校长吧,听说学校收钱?”正二看着墙上装裱的装在金边筐子里的五个大字“为人民服务”,没有像往常一样坐下。   “是呀,收教辅资料款。”校长没有抬头。   “义务教育,这么多的教辅资料,合适吗?”   “上面统一订的……”校长抬起了头。   正二心里说:上面订一本,你们在下面就敢为了回扣再订十本,蒙谁?正二没有点透,好些事情,不能太见真的。   “也许真的就是上面统一订的,但是去年发的书好多就没有用过呀?”去年孙子领回新书后,直接就把十几本放到了家里:《积聚正能量共筑中国梦》,《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安全教育实验教材》,《综合实践活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能力必读》,《语文读本》……只是正二没有掏钱,也不好说什么。春节前连同广播室里面的报纸,正二用三轮子拉着当作废品的卖了。   “这事情,不能这么说。东城学校用过么?南郊学校用过么?不都这么收钱的?”校长站起来,递过来一支烟,让正二坐在沙发上。好像该不该收钱并没有什么规矩,就是看别的学校是如何收的。   “哦,这几个学校都发着这些书?都不用?这都成了气候了?乱!”正二点上烟,自己到饮水机上接了一杯水,坐在沙发上:好家伙,真皮的。正二听说,上面对办公室的面积有严格的限制。正二的局长伙计也才用着十几平米的办公室哪。这校长胆子不小,顶风作案,自己不规矩还会反过来咬别人一口。   “不信你到教育局教育股去问,”校长自己也接了一杯水喝。   “我不问教育股,我就问你,上面订的书你咋不用?”正二懂得,好些领导就是这样吓唬小老百姓吓唬孩子的,正二是谁?“我明天也能去教育股问一问,教育股订的书为什么下面都不用?”   “订的书就都要用?要用你可以拿回家去用呀。”校长也抬高了声音,不过明显的是在掩饰着自己,“你想怎么就告诉我说么,何必这样难为我?”   “家里紧张,掏不起这钱,买不起这用不上的书。”正二可以感到校长在找台阶了。正二能熬倒这么多年的那么多的村长书记,被人称呼做正二,凭的是自己的本事。   “有什么困难都好说,哪能让孩子念不起书?都自家娃,别管了,行不?”校长能混到校长的位子上也有自己的拿法,也不会没有眼窝头儿没有几把钢刷子。   “那就麻烦了。”正二不费啥劲达到了目的,给校长递过一支烟,掏出打火机给校长点上,退几步拉上门告辞了。      四   灯下,正二把自己白天从集市上收来的一摞子票票交给老婆子,让老婆子再给自己取一瓶啤酒。   正二喝着啤酒,给老婆子讲了一个老掉牙的故事:村南头有一个女子叫做歪妮,看上了村长那帅帅气气公子哥儿。人都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天上人间,根本不配。那歪妮死心眼儿一股子筋,就是转不过这个弯儿。眼看的就要三十了,见倒是见过好几面,就是没答应过一个小伙成亲。村长那帅帅气气的哥儿都成家了,都有娃了,娃都上幼儿园了。歪妮就是不嫁人。后来,有人说,歪妮和老村长好上了。差二十好几岁哪。再后来,老村长的老婆得病死了,歪妮真的就嫁给了老村长。信不信由你:人家一家子和和睦睦的。那帅帅气气的哥儿见老爷子和歪妮也是真的好,便就把歪妮称作了“妈”。   正二讲完,嘻嘻嘻地笑一阵子,还是老掉牙的一句:   只要方法想得好,做不成媳妇就做你嫂,还能做你老妈……   老婆子也老掉牙地和上一句:“不管比你大呀比你小,我嫁了你哥,你就得称呼嫂。”   屋外,黑洞洞的田野上,有猫头鹰叫着:有人说是猫头鹰在逮田鼠,看护庄稼;也许,是猫头鹰饿了。   屋里,正二和老婆子一块儿吹灯睡觉了,打着鼾。   ——因为喝了几瓶酒。 左乙拉西坦片的功效与作用有哪些湖北可以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是哪家武汉中医院癫痫专家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