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悬疑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永遇乐】深夜挽留每一个傍晚(征文·散文外一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女生悬疑

树叶落,秋天渐入佳境。秋风跑山岗,每个山岗,最大力量挥舞一面旗帜,谁也看不见——锦江山曙光阁下的栌树,看见了,它紧跟着挥舞满树的小黄旗、淡红旗、破虫口旗。稍息。各种树独自深呼吸,把梦想扎深成为根与大地的联系。树的生命态度,一直固定不动,向内里行走,一年完成一个圆。我也暗自固定了一段路程,从二阶亭到大平台往返。我选定了这棵松树,桦树,来安置我的清晨和傍晚。世界永恒,山水相连,史铁生的“心路历程”可以是一个卑微的点,也可以是一个伟大的圆。可以是一个树的年轮。金星从天上接受我的注目礼,也是一个由无数个光的圆,接续的遥远。这几天,我读爱默生的《圆》,一直试图扩大某一棵树的年轮。

喜鹊在下坡展翅,给我看裙舞。我在电视上见过俄罗斯舞,就这么摆动。大自然的舞步由风摆动,俄罗斯的舞步是手风琴拉出来的。我这片树林,叶子一一也由风来摆动。鸟唱清音。一棵瘦高的细草举一团棉絮,迎风的草籽即将飞天,下一个春天。这棵狗尾巴草使劲摇,一句话没说出来,其实它在一直说话,太弱了,结尾处猛然一声呼喊——一阵猛烈的秋风,吹散了一把卑微种子。树上的每一枚叶子,都在说话。我琢磨,沙漠大海北极,也有一个辽阔秋天,但没有草虫说话意境差了不少。

天上盘旋一只猛禽。鹰、隼、鹞?我一律叫它们老鹞子。这只,展大翅平滑,翅身微微里倾,划360度。左边一棵高树,一对喜鹊短暂交谈后,一前一后紧急出发。留下一个窝。即便老鹞子,我也甘心做一天的喜鹊,从窝里看天和地,白天看蛤蟆塘,鸭绿江,新城区;夜里微睁一只眼,千万颗恒星闪耀——安稳存放在危险之上——几声大叫,大风呼啸。

我坐这块大石头。石头比鹊巢古老,未来恒久。一只蚂蚁奔跑过来,它迷路了。它逃离了集体主义盛行的蚁群,独自探寻未知的世界——石头内部仍然存留温度,还有一种奇妙的感应——科学说是硅和氧的原子,它们之间的极性共价键,但我从蚂蚁的触角摆动的频率和态度看,分明是石头内部、原子晶体、电子,它们共同的欲望,对蚂蚁的引诱或指引。蚂蚁转几个不规则的圈,逐渐转头,慢慢回家。科学来看,无非是几条关于石头温度、硬度、气味的信息。但我担心今夜这只蚂蚁,会独自爬出洞口,由记忆指引,由印象推动,重新回到这块大石头上——看啊,它真的站立着,向着明亮月亮,呼喊!

一只松鼠,从这棵丹东桧树梢,往旁边红松的树梢上划弧。它的弧,带给我欣喜和检讨:林间是活跃的,但我的散步仅仅是助于消化,无数的树,它们只是树,或者只是我的臆想。沉静的目光此刻立即转向,向一棵老槐的树干:一只蚂蚁爬进树的苔鲜里,它们——老槐、青苔、蚂蚁,都无为,都无不为,为点,为线,为面,为局部,为整体。这只蚂蚁,行行走走,来来回回,把天地创造的神秘注入它每一天的劳作。鸟鸣的长短,也互相连接。连接这棵树,那棵树。连接元宝山和锦江山。晨光夕阳,春和秋,天和地。连接童年老迈,生和死。由此连接,构成锦江山的格局。而我这一隅,在我的观察中,几棵老桦、栎树、樟子松,它们对应的是金星旁边的十几颗不知名的星斗。树们草们,或许还有千万秋虫,直接与星星和星座呼喊、应答、沟通、连接。

夕阳和晚风,化我一部分,融于树和草。我背靠一棵松。我依靠着它,它也愉快——我俩挽留月亮在树杈上,足足有五分钟的光阴。深夜一直保留对傍晚的记忆。我与一棵树在深夜低头对望,经常寂聊,它就用枝,指给我新月,指给我星河。

深夜挽留每一个傍晚。

月亮

傍晚我翻山走蛤蟆塘。太阳落山,后坡沟里狗开始叫,起初的叫声,表达了狗的忠心和责任。太阳触碰山顶,狗声忽然拉长,用力往上挑,挑到山梁之上,云层之上,苍凉、野性、悲怆——尤其太阳沉落远山的一刹,狗叫得狂野,涌动着激情——

我只能这样理解:夜的本质正是荒野的本质,神秘、活力、安静、丰富、未知、禁忌、自由,夜是快乐与罪恶之源,那一刻,狗把夜空当成了荒野——狗原本是野狼。

这条山路,渐渐伸入黑夜,月亮更亮,刚才太阳落山那一刻,我回头仰望过她。道边一鸟惊飞,我头皮一麻,立即抬头看她的明亮。

大地上的事物在天色光明之下得到安抚。我专心仰视月亮,山顶空阔,我们——我,旧坟,枯草,槐树,巢,一起怀念前世,感恩过往,心存善念,珍惜光明。蛤蟆塘的灯光,从我们这个角度看,如农家大嫂棉袄上一朵朵花,也给我温暖。

下山小路,贴着一道墙,墙隔不住月光。月亮爬山头,也爬过墙头,爬墙头的月亮幽静孤独。据说,孤独是爱情的源头,孤独遇上荷尔蒙,立即勾勒出爱情的线条。

今天我顺着小路走,我和月亮,也构筑了爱情的框架,我的意思是,大自然包含了爱情的要件和指向——孤独和敞开——

如果可能,我跟着月光走,跟着风声走,跟着蛙鸣走。我借着月光,安抚衰弱,安抚悲伤,安抚欢乐,安抚母亲。

如果可能,我化身为月光,守候蚂蚁梦境,在月光下完成信仰,把曲终人散,变成一桩小事。

如果可能,我安放灵魂在今晚的树梢上,风影里,坟头旁。我把肉身安排在月光之外,把恐惧安放在月光之外,或者让它们在月光里美好。

如果可能,我也在神的歌声里轻唱,月色化我,夜风化我,狗吠化我,蛙鸣化我。神意宁静,蚂蚁安眠。

如果可能,我梦境清澈,真情待人,我热爱月光一样热爱生活。

晚八点,我在元宝山看月亮。树睡了,树影开始振奋,月亮拉满弓,草甸子上蛐蛐敞开了,叫,感觉是集体站立起来叫,响亮而壮大。荧火虫来来回回,它们很自信,提升月亮的亮度——

昨晚我琢磨一宿,天天去山冈看月亮,看星星,我算不算不务正业、虚度光阴?

山下狗叫,力量不大,狗吠对秋天的影响微乎其微,它只与大公鸡、故乡、黎明和炊烟关系大。我是这么感觉的:秋天的月光对应上蛐蛐声,就形成了秋天的格局或构架,而秋天的细节,包括苞米地、枯草、江边水波、千万虫鸣的形和态,都附着在月光之上。后天仲秋,蛐蛐更响亮。

我换了一个山冈。云朵虚无,秋风一刮它便无踪影。天空那么些星星,月亮亮起来像秋天的场院,夜风扬起落下,一粒粒大豆散布天幕。夜至深时,秋虫放松警惕,音调放缓,三五只闲话枯草。台阶一虫音,跟着我的脚步,走走停停——穷人家的孩子,你歌唱,夜色一定美好。月色无边,大过沙漠,宽过大海。主题安宁,细节是小事物,可以匆忙,它——一只小甲壳虫正去完成一个细节,开启自己的征程——顺着下山的道,奔跑,它沉迷于生活。

对于这一只,月光无甚具体价值,它奔赴一棵树,一个约定,一个响亮的召唤,或者奔赴它的小时候——它曾经在枯叶上,卧、仰、立,探试过星光冷暖,分辨石阶旁其他虫鸣的高低急缓。

今晚我们一起泅渡月光,还有一棵秋树,一只无家可归的猫——流浪猫在山道的拐角处,卧睡的神态,可比喻一座寺庙,月光在猫的肚子里,挺有节奏地流浪,咕喽,咕喽,咕喽。我的印象和记忆,由此找到通途,目光一缕缕清澈——一缕,推举一棵树的枝条,余下的晃动树影。

这样的月夜,听听犬吠,我想踏雪回家。

我躺在月亮上。从月亮之上,我往下掉,我发现落点出现了严重偏差,我立即回返,并飘移一百米,重新往下掉。反复多次,我稳稳掉到月亮上。第一眼,我看到月亮的荒凉和原始。

苏轼用浪漫蒙蔽我,他伟大,我一直不怀念科学家。我环视:科学家说的大坑就是这些大坑。月亮的温差大过前世今生。嫦娥,小白兔,桂树呢?月亮上没有树,有一阵阵环形的风。我只闻到桂花的香,花香万缕,化为风,风的手那么长,够得到云层,够得到我的故乡万宝。月亮风替我拨开一层层乱云,我找到来时的路,赶在天亮之前,回到了老宅——

什么时候,月光从老井跳进我家的铁皮水桶,又倒进了水缸;我趴木格老窗,送了一程月亮,但我只看见前山一大片反光的麦田,稍远处东山的雪野。

我醒了,窗外月亮清澈莞尔。

丙戊酸钠治疗癫痫的时候会有什么副作用癫痫病用药治疗需要考虑什么方面呢治疗癫痫疾病用拉莫三嗪的副作用有哪些儿童癫痫药物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