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念】我在北外环_1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奇幻玄幻
   一座滨海小县城的外环路,不敢说好到哪里去,恐怕连正在规划中的北京七环都不如。但对这座小城里的居民来说,那似乎就是天边,有一对双星的天边。据说《天边》是唱爱情的,我觉得小城里的人们对北环路的爱,也是值得歌唱的。   人们每日忙碌在生计的烦恼与快乐上,甚至很多人从来就没有时间到过外环。都说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有几个人走出去了?那个“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女教师,其实并没有走出去,只不过换了个地方蹲了起来。   许多的时候,被外地人问及城里的某条路某个地方的时候,我羞愧难当,因为我回答不上来,简直跟一个外地人没啥区别。很多年前,外环路,北外环,在我的脑海里也就是个概念。究竟多远、多长、多宽,什么也不知道。   每天,两点一线,早晨从家里走进校园,再也出不来了;晚上从校园走进家里,即使出来了,那也是在苍茫夜色之中,这个世界真的面容被霓虹灯装饰得一片虚伪。即使喝醉了,我也走不到外环,走到外环基本等于迷失了自己。   有时候,真的想把自己迷失一次。我猜想,迷失了自己,是不是就没有了痛苦?是不是就没有了挂念?甚至,很羡慕飘飞的枯叶,随风而去,了无牵挂,还能被人们误以为是一只翩然的蝴蝶。   有同学劝我进一步学学庄子,我说,《逍遥游》我都讲了十来遍了,有什么可学的?“庄生晓梦迷蝴蝶”,至今人们也没弄明白到底是庄子被蝴蝶所迷,还是蝴蝶被庄子所迷。但我知道,滚滚红尘中,人们被名利所迷,我被生活所累。   “累并快乐着”,这是一句多么诱人的话语?又是一句多么糊弄人的话语?我想,说这句话的人,应该还是懂得了一点儿庄子的皮毛吧。逍遥,我看有两种,一种是有权有势,无法无天,天老大他老二,就可以逍遥,有个词儿叫“逍遥法外”。还有一种,就是不管不顾,自由自性。佛家说的“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六根清净,能吗?道家说的是“清静无为”,“顺其自然”。这一些,极少数人能做到。所以,都是一种精神追求,或者说,是一种梦想。   譬如,就说北外环。前两年,当我终于有机会驾车走过北外环的时候,真的不想走得太快。宽阔的六车道上只有我一辆车,犯规都没人管。有一次,索性走了个来回,硬是没有遇上一个人。一只流浪狗,悠闲地踱着,根本没有觉得我的存在。按了几声喇叭,它理都不理。在纯净的大自然中,没有了紧张?没有了担忧?我想也不是,恐怕是因为这条狗是从城中心溜达出来的,一下子享受着难得的宁静,不想被打扰。狗犹如此,人何以堪?   那么,此时此刻,这条路就是我自己的,且行且欣赏,享受这一片难得的宽敞的宁静吧。   往南看,高楼离此还很远,北外环就像围在这座美丽小城脖子上的一条漂亮的围巾,还是真丝的,虽然是银灰色的,倒是很雅致。女人围一条漂亮的围巾,陡然增加了韵味。小城有这么一条围巾,自然惹人怜爱。   往北看一片葱绿的田野,算是这座小城的秀发?古诗里把宫女梳头发的情景用“绿云扰扰,梳晓鬟也”,真是贴切无比。只有在绿色的映衬下,这个世界的所有才有生命的痕迹,才有生命的真谛。远离乡村的城市,什么都是灰色的,必须得有这样一片绿色映衬,就像我们枯燥的生活需要一些诗意一样,“诗意的栖居在大地上”,多么好的向往。   似乎,北外环不是人间的路,而是通往仙界的通衢大道。在这里,我逐渐迷失了自己,走入了一个多年前就有的梦境。人有时候,就是爱做梦的主儿,或许这就是小城的尽头了吧?小城,之所以宁静,不就是因为小吗?   当办公室从城里挪到北外环之后,我忽然发现,梦破碎了,碎得连渣儿都没有。耳管里没有鸟语,鼻息中没有花香,破窗而来的,是刺耳的车笛,是令人窒息的尾气,是车轮碾过尘埃的喧嚣,是路两旁栽下的花草树木在尘埃中无奈的叹息……   驾车在路上,哪敢分神?红绿灯眨着双眼,一闪又一闪。我就怀疑,那一对双星变成了红绿灯,而且还分身了。谁还有心情哼唱“我愿与你策马同行,奔驰在草原的深处。我愿与你展翅飞翔,遨游在蓝天的穹谷”?   一条流浪狗都没有。偶尔见到的,不是一窜而过的,就是永远躺在车轮底下的。往南看,高楼拥挤在路边,似乎在撕扯着这条飘动得很累的围巾。往北看,高楼已经林立,像一张张冷漠的脸无法感受北外环的抚摸;那一扇扇玻璃窗像漠然的眼,无视北外环已经千疮百孔。   洒水车在噗嗤嗤地把左边的尘埃冲刷到右边,一丝清凉之后,又回归尘埃。工人们在努力修饰着北环路的双鬓,只可惜,双鬓怎么也拒绝不了尘埃的渐染,一天天老去,最终必然消失在城市中心……   我在北外环,心中有一首歌:我要树下采拮(这个词儿,词典里没有,古诗词里有),去编织美丽的憧憬。我要山下放牧,去追寻你的足迹。我愿与你策马同行,奔驰在草原的深处。我愿与你展翅飞翔,遨游在蓝天的穹谷。 兰州癫痫哪家医院治疗好荆门治癫痫哪家医院强癫痫发作的时候有什么症状呢?十堰治癫痫的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