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集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流年·扶】那扇朱红色的门儿(征文·散文)

    弟弟去世后,我和姐姐几经商量,决定把老家的房屋折价卖给邻居。卖房那天,我房前屋后地看了几遍,抚摸着一砖一瓦久久不舍得离去。恍惚间,仿佛又看见了母亲。母亲生前最大的心愿就是能砌...[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柳岸•春】雪舞我心(散文)

    一倏忽之间,年就到了,不管你喜欢不喜欢,岁月的车轮都不会停下前行的脚步,季节依旧按部就班的轮回,节气更是有条不紊的依次渐进,有序更替。大寒,二十四节气中最后一个节气,也昭示一...[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江南】说竹(散文)

    大别山一带盛产竹子,大山深处的山村多被竹林环绕着,笼罩着,可谓是有竹林必有村子,有村子必有竹林,甚至好多村子都有着同样的村名,叫竹林垸。若走近村庄,可听到竹林深处鸡鸣狗吠、羊...[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赵大官人小传

    武帝共和十年,岁在甲子孟春。温柔富贵之乡,子虚乌有之村。一声婴儿啼哭,寡人来到人世。寡人天生命硬,命中注定克父。故朕还没出生,先父撒手人寰。先父离去不久,吾母追其而去。吃百家...[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笔尖】平凡的人们(散文)

    一,我的小脚姑婆我,最敬佩的人是我的妈妈。在我的心中,妈妈最敬佩的人是她的姑姑,我的姑婆。我的姑婆不仅样子标致,而且心性温润,能干个性。妈妈在世时,常常给我讲她姑姑的故事。在...[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舅嫂的春天(散文)

    当妞妞再次拉着舅嫂的衣襟嚷着:“奶奶,我饿了”时,舅嫂才停下缝纫机,停下手中的活儿,抬头看了看了门外的街上,黑夜早已漫漶了路灯晕黄的灯光,舅嫂“啊”了一声,看看墙上的挂钟,时...[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笔墨】瞎话儿(散文随笔)

    很多人都说是听着爸爸妈妈的故事长大的,我是听着“瞎话儿”长大的。“瞎话儿”是我们的家乡话,意思就是故事。不过,那些故事都是口口相传的,也许没人知道真假,有好多都是些不可思议的...[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柳岸•春】大娘

    一、无私的母爱  大娘今年84岁了,身体很健康,耳不聋眼不花,就是驼背了。她是我的奶娘,我是在大娘的炕上长大的。  温馨的五月,心情漾漫,岁...[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柳岸•念】见证_1

    摘要:作为采写者,我有幸走进“上刀山”的现场,零距离地见证了民间艺人高超的技艺和勇往直前的大无畏精神。 为挖掘瑶族古老...[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流云】老屋门前的白杨树

    摘要:在记忆深处,浅浅回首,我离开故乡已有十几个年头了。最让我难以忘怀的,是故乡老屋门前的的那株白杨树 ,那些童年的记忆,在我的心底鉴刻下永久的印痕。 ...[阅读全文]

  • 1
  • 2
  • 3
  • 4
  • 下一页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