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集 > 文章内容页

【荷塘】奇缘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全集
月儿像只小船,摇呀摇,摇出我心中的感伤,月儿吻着我的憔悴苍白的脸,涟漪里透着孤寂。笑我傻等一个人,还是在等待一个离奇的故事,命中注定,我和他有一段曾经。
   ——题记
  
   夜深人静,叹息地翻阅着他和我户外合影的照片,回想着第一次偶遇宝兴。那是2016年的五月,我和驴友季紫剑、高飞一块儿骑车去宝兴,真沒想到遇上了这个小子。他高大魁武,大约1米8左右,头戴一顶八路军帽,脚蹬一双黑色长靴。在宝兴小镇上偶然相遇,他像个东北抗日联军指挥官与我攀谈起来。从红军翻夹金山谈到宝兴解放,当谈到当今宝兴政府搞旅游开发时,他竟夺口而出咏起诗来了,我拨开披肩发,细细听他道来,他看着我,我看着他,一路欢歌笑语,真没想到这小子不知不觉地闯进了我的生活,是他的帅气,还是他的才华,我也说不清。
   到了宝兴灵关小面馆,他像呑筒似的,大口干掉了四碗抄手,就连我吃剩的半碗面条,他竞全倒进了他的嘴里,我吃吃一笑,心里想他简直像是才从牢狱里放出来的囚犯似的。翻越夹金山的途中,他紧紧地牵着云秀,不知怎的,我心里有一种从未有过的隐痛,我怀疑是否他俩是恋人,而我却充当“电灯泡”了。我这莫名其妙的心痛为啥?我放慢了脚步,躲在他俩的身后,可他每走几步便回过头偷看我,笑着我,我心中顿时燃起无名之火心里骂着:“你这‘呑筒’,谁眼红你,你就是抱起她走也与我无关,你嘲笑什么呢?不是吹,追姑奶奶的帅哥比你还牛!”
   天快黑了,我理着帐篷,他帮云秀撑好帐篷然后叉起腰匆匆跑到那山包上,一阵风吹来,他握紧那帽子,风儿卷起他的长发,他停立在那儿像一棵树,坚壮沉默,刹那间,使我一下子想起了日本影片《追捕》中扮演杜丘的高苍健。
   尔后,他走到我身前说:“你怎么把帐篷支这么远?”边说边给我的拔掉拉过去与他的撑在了一块儿,笑着说:“走!到那边看看去!”我心中杂揉着怅惘与欢悦,武汉治疗癫痫病的重点医院是哪家侧眼看了下站在帐篷前的云秀有些不安,我对他说:“等一会,我去去就来。”我冲过去一把拉起云秀走上山嶺,抬头看见那蓝海似的天,四周山色之中,漫天匝地的斜阳,镶出西边天际一两抹的绛红深紫,这颜色在这夹金山须臾万变,而银灰、鱼肚,瞬间变成了灿然的黄金。万山沉寂,因这奇丽的变幻,似乎太空有声,如波涌,如乌呜,如风嘨,我似乎听到了那夕阳下落的声音。这时,我骤然间觉得我弱小的心灵,被这伟大的印象升举到天空,又悠然地压倒在海底。在这四周艳照的景象中,我竞伏在那山包岩石上呜咽不止。云秀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问:“你怎么了?”我揉了揉眼角说:“沒什么。”
   这一夜,我裹衣而坐,想了讦多,难道等待只为遇到他,他的身影承载了我生命的重量。我不懂,我在等待一个怎样的他?
   他高大的身影从那天第一次相见,读不懂的等待,我的心跳便是无法抹煞的情愫。我又掉出了泪水。芸芸众生,千重诱惑,万重风情,独恋于他,我的坚定只为拂去他身上的风尘,世道轮回,百年相约,执子之手,尘埃落定,他的温柔,能擦去我灵魂的伤痕。
   命中注定的相遇,萍水相逢的相交,究竟他与云秀是啥关系?我心里责问着。
   第二天一早又匆匆上路了,他仍然牵着云秀,挽得那么紧,我心里有些恨云秀了。我拖着沉重的脚步,心里怨不该与紫剑、高飞相约来这儿遇上他。
   三天后,回到雅安他握着我手说:“下次行走,网上联系。"说到这儿,他加了我的微信。
   云秀拉着我说:“明年五一一定邀请你去我们那儿,不见不散哦!”
   这一走,各奔东西,一年过去了未见他的音讯,好几次打开他微信一看,因有事朋友圈暂时关闭,他竟然加锁了。这一关就是整整365天,拨打云秀电话无法接通,拨打他的老是占线。
   今年五一前一天,突然接到简阳电话,云秀邀请我去她们那儿作客,可电话不是云秀打的,从电话中听出是女人声音,我问她,她却不说,声音有些嘶哑,象=像是在哭泣。
   简阳火车站,一位姑娘手里握着手机打开图库走到我面前叫了声“云姐,你好”,挽着我坐上了一辆小车,我问她,她笑了笑说:“我是立刚的妹妹叫尹蓝蓝。”
   到了她家已是八时光景,风雨漫天而来,屋里挤满讦多人,拼命地关着门窗。急雨打进窗纱,直击玻璃窗,从窗隙中溅了进来,狂风循着屋顶流下来,将水筒中的积雨吹得喷泉一般飞洒,我的烦闷,都被这惊人的风雨吹得心惊肉跳。心里想怎么不见立刚?怎么不见云秀?怎么他俩都不来火车站接我?究竟通知我來做什么?是婚礼,还是为什么?客人表情怪怪的?我茫然了。
   一阵鞕炮声,立刚从人群中慢慢走出来,我一看他消瘦了讦多,他抱着云秀走到客人中间,天哪!云秀竟然横躺在他的怀中,她的胸前微微挺起,刚烫过的卷发下的那张脸,在灯光下显得更加苍白。音乐响起来了,缓慢的,低沉的,像一股从地狱刮来的阴风,抽打着人的心灵,刺痛着人的神经,这哪是喜庆婚礼?我控制不住自已了,走过去一看,立刚两眼挂着泪珠,我正要上前招呼立刚,却被他妹妹拖了进屋……
   她妹妹终于道出了真相,她说云秀早已患上肺癌,医生叮嘱千万别告诉她,这样能使她多活一年。去年我哥哥去宝兴,她却不听我哥哥的劝阻,非要同行,我哥哥只好带上她,使她临走时满足她去夹金山的心愿……”说到这儿,她哭了起来,好半天她接着又说:“云秀的爷爷是红军,当年翻越夹金山牺牲了,所以她一定要去,真沒想到重庆癫痫病正规的医院她的病就拖到昨天4月30日下午8时53分就……为了遵循她生前订的五一举行婚礼的意愿,并再三嘱咐一定要把你请到,后来她知道自己活不久了,再三要求我哥以后一定要找你照顾好我哥,她说你们一块儿去翻夹金山,她深深了解你是个不同寻常的好女人,并且与我哥非常般配……”说到这儿,我忍不着滚出泪来……
   第二天我准备起身回雅安,临走我该去见立刚一面,可他不知怎的竟不愿见我,于是,我一个儿就去了火车站。
   几番缠绵,云起雨落,时间在这一刻定格。坐在火车上,我心里不断想起立刚妹妹对我说的那番话,我反复沉思,我不该匆匆地离开,也许我这一走,他会匆匆地追来武汉治疗癫痫哪家是专科医院
   回到家里,夜深人静,我打开了微信给他发了消息,可他没回复。我相信我与他是天定的奇缘,这是老天的安排!
   我耐心地等待着、等待着……

共 2414 字 1 页 北京治疗癫痫病专业的医院是那家呢2104&pn2=1&pn=1" class="pre">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