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莲韵】红楼风雨(组章)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散文随笔

♢浅谈红楼

斜阳向晚,游风阵阵,紫陌红尘,款款而行。寂寥之情油然而生,似红楼悲叹无尽伤感,红楼诗词具有很高的美学意义,可谓是文中魂魄、剧中经典。

秋风过处,落叶尽舞,离愁别绪唤醒心上之秋。告别朝气蓬勃的青年,步入温文尔雅的中年。人生总有回不去的站台,总有不能修改的意外,总有留恋与痴迷间的默默徘徊。就像红楼梦中的诗词读之行文流水,却又有意犹未尽之感。对于红楼梦的热爱还是缘于小时候,欧阳奋强饰演的贾宝玉,与陈晓旭饰演的林黛玉那部剧。

当时只记得美女如云,人物关系是分不清的。对于心地善良,性情温和的贾宝玉;悟性极高、多愁善感的林黛玉是由衷的喜欢;而对于八面玲珑、精明能干的王熙凤;处事圆滑、大智若愚的薛宝钗;慈眉善目、威望极高的贾母还是十分佩服的。最令人捧腹大笑的莫过于刘姥姥进大观园的片段,当时只是觉得滑稽,现在想来刘姥姥的角色却有不平凡之美。毕竟贾府被抄时,刘姥姥卖掉田产,赎回了王熙凤与贾琏的女儿巧姐。贾府没落,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尽现,与刘姥姥的善良仗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沧桑岁月,弹指经年,青山渐远,百花已寒。我们已无法做回那个鲜衣怒马、笑如光灿的翩翩少年。秋风低吟、雁声和弦,再叙红楼一曲以寄秋思绵绵。

♢红楼再叙

听松涛过耳,看风月缠绵,踏千山暮雪缓行,带初心赴读。文中乾坤,视觉盛宴,纵观红楼,人生沧桑,百味俱全。

谈起红楼,话题总是离不开宝、黛、薛的情感纠葛。宝玉与黛玉的情缘似乎是前世约定,今生再续,初见就有似曾相识之感。他们之间的情感是纯粹的,所谓纯粹就是毫无缘由,自然而然形成的。而宝钗对宝玉也是倾心一片,不过多了些现实主义,对于早已衰落的薛家来说,与贾家联姻的确是振兴薛家最好的选择。

不过当宝钗听母亲说,要自己扮成黛玉的样子与宝玉成婚时,还是情不自禁落泪了。这绝非是单纯的喜极而涕,能嫁给宝玉是宝钗最大的心愿,可又知宝玉钟情的是黛玉而并非自己,对于婚姻能维持多久是担忧的。世人眼中的“金玉良缘”,却不是所爱之人的心之归宿,这是宝钗的悲剧。对于焚稿断痴情的黛玉更令人怜惜,她的悲情在于虽与宝玉是“木石前盟”两情相悦,却得不到世人的认可,一世眼泪尽洒,最终还是放下情谜,香消玉殒。

最动人心魄的莫过于黛玉葬花,“千红一哭,万艳同悲”,黛玉的首次葬花也是与宝玉爱情的起点。黛玉葬花埋于泥土,宝玉葬花付于流水,相同的心境使俩人心有灵犀。对于黛玉的美是无可挑剔的,有从骨子里流露出的冰清与高贵,不仅才华横溢,还有集仙界与凡间之灵气于一身的,那种自然神韵和洒脱飘逸。“天上掉下一个林妹妹”曾一度成为男士们追逐的梦想。

最后宝玉出家,令人感叹悲欢离合世事无常。贾家百年望族瞬息衰落,更是给读者留下,前尘若梦,恍若隔世之感。

♢红楼沉浮

梅枝轻颤,清风微徐,百般沧海,梦也依稀。移步红楼,纵观“群芳”凋零,不知暗藏多少玄机。

贾府中最有远见的莫过于秦可卿,这从秦可卿托梦王熙凤贾府“盛则必衰,月满则亏”中便可以看出。可卿让凤姐居安思危,修家庙、置办祭祀田产,把私塾迁至于此,为贾家衰败早做打算。

古代以孝治国,尤敬祖先,有“罪不及祖先,祸不及家庙”之说。家族如遇变故,祭田可以作为特殊产业得以保存。对于没落的家族来说科举就成为唯一的出路,可后世子孙读书,也许已经成为了一种奢望。

只是当时凤姐一心想维持贾府荣华,没有料到会家道中落,大厦将倾。可卿葬礼的隆重与凤姐碎死于寒冷的“狱神庙”,时的凄凉,正是贾府繁荣鼎盛,与萧条败落的前后映衬。

秦可卿之死,无非是受当时伦理纲常、 封建礼教、道德约束的牺牲品。至于她的身世颇具传奇色彩,可卿是秦业的养女,至于是否是前朝公主,还是小门户家的弃婴不得而知。

凤姐赏给刘姥姥的八两银子,为其狱中托孤,埋下伏笔。无疑正是凤姐赏银这无心之举,为日后巧姐巧遇恩泽寻得后路。

纵观贾府掌家奶奶凤姐一生,风风火火,快人快语。生前是珠光宝气、锦衣华服,死后却是凄凉无比。可叹世事变迁、无法预测,蓦然回首,已成追忆。

沈阳癫痫病医院排名哪家好太原癫痫专科医院好吗哈尔滨治癫痫病医院哪里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