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星空 > 文章内容页

【冰心】我的眼睛(散文)_1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散文星空

提起了我的眼睛可谓话长,我有一肚子话想要说,这眼睛的事啊,真是莫提起,提起了泪珠满江河。

自从我懂事以来,我对自己是越来越不满意,从头到脚都不满意,最不满意的当属眼睛,只要想起来眼睛这件事,我都怀疑人生。

话必须得从头说起。

从小我对眼睛是没有概念的,就和我有胳膊有腿一样,是自然天成的,长得一副凡人的模样。五脏六腑全,七窍也玲珑,吃喝拉撒化修行。直到某一天我忽然发现,人的眼睛是人身上最复杂的器官,那里面有另外一个人,眼睛背后还有一个眼睛……

我开始长大了。

我六岁开始学画画,最先知道的是画鬼容易画人难,这画人最难画的是眼睛,在细心观察中有一次我忽然发现,许多人的眼睛都比我的眼睛好看。从此,我又知道了,有一双漂亮的眼睛是多么幸运。但自卑的心理开始诞生了——从我的眼睛开始——我是单眼皮。

后来又知道了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这知人知面容易,但要知心就难了。人们常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所以我看人时总是偷偷摸摸看别人的眼睛,看看这窗户里有什么东西。

人越大就越闷得慌,就想找个知心人说说话,怎么找呢?首先是用眼睛找,然后爬进她心灵的窗户,看是不是能知心。我找知心人就是找对象,但总想找个双眼皮的女孩,因为我认为双眼皮漂亮,后来证明了我这个判断是正确的——许多女孩都在割双眼皮。自己是单眼皮,但又想高攀双眼皮,这就形成了天然的眼皮不对等状态,自己造成了眼皮等级差异。所以从一开始找对象,心中就暗藏着自卑,就好像自己天生就是个罪犯,必须小心翼翼,处处总让着别人,还不敢大声出气。结果还是水中捞月一场空,徒劳无功倒也罢了,还留有后遗症——一想起来双眼皮就脑仁子疼。究其原因,可能是自己就觉得理亏,所以就不自信,不大胆,正应了那句“好女孩偏找赖仔仔”,像我这样循规蹈矩的良人只能落单了。当然也和我心有戚戚有关,找对象,总是单眼皮一票否决。现在我才知道,因为我是单眼皮,因为想找双眼皮女孩做老婆是一个极大的错误,因此错过了太多的美好姻缘,现在看到单眼皮的女孩觉得更有魅力,常暗自伤神。

 三

但我和父母的眼睛像,所以我是亲生的,但我问起母亲我是怎么生下来的,母亲总说我是从灰渣坡捡来的,问了问同学,他们也说是父母从灰渣坡把他们捡来的。那时中国的孩子基本上都是从灰渣坡捡来的,只有少数人是从母亲的胳肢窝里生出来的,还是我后来从电影里知道的,那是大户人家的孩子。在当时我暗下决心,将来我也从灰渣坡捡一个小孩,最好要捡八个,四男四女,那叫一个幸福美满,皆大欢喜,还其乐融融。但最终我只有一个独生女,为此,我深刻地知道了什么叫生不逢时,痛不欲生。现在让我生也不生了,养不起,看着烦。但我老了忽然发现自己居然变成了双眼皮,再看父母也是双眼皮,霎那间我彻底回到本真。以前的我可能是营养不良,双眼皮一直长不开,那倒霉催的岁月,耽误了我多少青春梦。

因为喜欢双眼皮,所以我看人总是以貌取人,但常常看走眼,慢慢地我不再相信自己的眼睛,也不相信别人的眼睛,因为我学了一个新词,叫——鳄鱼的眼泪。后来我在电视里看过鳄鱼的眼睛,也是双眼皮。有一次我看新闻,看到美国那样的奇葩国家,一天到晚闲得没事干,就举办各种比赛。比如有一次比赛看谁的手有力气,比赛的项目就是看谁能从一块湿海绵里挤出更多的水。比来比去,台上的大力士最终再也挤不出最后一滴水了,就当主持人要宣布冠军的时候,有个人上了台要最后挤一下,他拿起那块已经被人挤得出不来一滴水的海绵,使劲一挤,居然出来了十几滴水,把主持人和观众惊呆了。主持人忙问,你是干什么工作的?那人说我是放高利贷的。

奇葩国家还有许多奇葩事,有一次美国举办模仿卓别林大赛,卓别林看到报纸上的消息来了兴趣,他也报了一个名去参赛,没想到大赛的结果公布出来,卓别林本人居然得了个第三名。

通过这两个故事我知道了,人的眼睛实在靠不住,不仅认不清真相,而且流出的眼泪也很诡异,即使是眼泪横着流,也可能是鳄鱼或者高利贷者的眼泪。所以有一句话大概是这样说的,高利贷者最后的一滴眼泪,是人间最后的温情和怜悯,也是人类最后的一滴眼泪……

在我的现实生活中,谁是流着鳄鱼或是高利贷者的眼泪呢?

我的眼睛迷茫……

在后来的生活经验里,我看事情和问题总爱从后面看,就想看别人不想让你看到的东西,想看到眼睛这个心灵窗户里面的底细。现在我知道了,这叫求知欲望。有人说窗户纸不要捅破,捅破了就没意思了,但求知欲让我就想捅个眼儿看看,想知道窗户后面的事情。但我这一辈子从来没有机会去把窗户纸捅破,不管是心灵的还是实际上的窗户纸,一来是自卑,不敢正视别人漂亮的眼睛;二来主要是胆小,天黑就不敢高声说话,更不敢出门。再说也没有那么合适的机会让你去捅那个窗户纸,所以我一直都在懵懂中生活,在黑暗中摸索。

但事情总是要有人来办,还真有人把窗户纸捅了个眼儿,看到了一件秘密事,她悄悄告诉了我,当然也悄悄告诉了别人,不然为何这件事后来整整传了一千里远呢?

事情是这样的,那年厂里来了工作组,那几个人的神态就不凡,无论走路或站立的样子都让人景仰。这工作组的性质有些人可能不太清楚,因为这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事了。简单点说,工作组就是比专案组温和一点,比巡查组更直接一点,就是带着任务来的,目的是整顿领导班子。一般情况下肯定是有人打了小报告,正合了上面的意思,就借机来收拾一下相关人员。所以工作组一来,厂里的形势就严峻起来。带队的是上级单位的副局长,还有政工科长和科员们,一共六个人,其中还有个女科员,身材好,模样大方,也美观,这让工作组也有了一些柔度。但这些人仿佛就是皇家的钦差大臣,厂里所有的人见到他们都唯唯诺诺,低眉顺眼地呈可怜状。我只是老远看看,然后就赶紧低头走路了,因为我知道那个政工科长和那个女科员的秘密故事。

那个告诉我秘密的人是局里的女打字员,她是单身,和我一样大,就在打字室的办公室里住。那时候许多市里的干部都是县里调上来的,因老婆或调不进来,或是农村户口,所以就不能带家属一起来。许多干部就在办公室的后面放一张床临时在里面住,等以后慢慢地再解决家属的安置和住房问题。那时能分到家属房的都是双职工或家属是城市户口,许多单位都是这样的情况。记得我后来的单位有一个副处长,有一天老婆领着丈母娘来城里看他,晚上睡觉就挤在一间办公室里,这个副处长想了一个鬼点子,晚上吃饭时偷偷给丈母娘的饭里放了安眠药,好让她晚上睡得沉一些,听不到他们夫妻之间的一些动静。丈母娘昏头昏脑地住了几天后就要回家,他就把老婆和丈母娘送上了火车,隔着车窗说着缠绵的告别话。火车开动了,那副处长发现不对劲儿,这火车怎么往相反的方向开?原来是上错车了,急得他大呼小叫,车站的工作人员问询后帮他联系列车车长,让他老婆和丈母娘在第一站下车,他又坐上火车赶过去,这一折腾可真让他和家人更昏头,真是瞪着眼睛坐错车、走错路。

这眼睛啊,真靠不住!

还是说那天晚上女打字员看到的秘密。那天也凑巧,她睡不着,就出来看月亮,听到对面政工科长的办公室里有声音,好像有人低声争吵什么,好奇心就让她蹑手蹑脚地走到窗户底下听,听到的是一男一女的声音。她又返回自己的房间,拿了打字用的修改液和修改笔,用笔蘸上液体在窗户纸上轻轻捅一捅,就捅了一个洞,看到就是来我厂的工作组的成员之二,政工科长和那个女科员在商量什么事,好像和入党有关。后来因科长不想带套,女科员想带套,就发生了争执,最后还是科长达到了目的。那时的人干那事情不关灯,这未婚的女打字员看了一晚上春宫动图,也是一场生动的现场性教育。那女打字员后来说,第二天科长喊她把窗户纸换了,她还故意说,这窗户纸好好的换什么呀?后来那女科员果然就入了党。那年月有些人入党的动机不纯,所以才会有整顿党的作风这样的事情。今天查到的许多腐败官员,有许多都是入党动机不纯的那些人。

这是别人的眼睛看到的事情,但她告诉了我,好像我的眼睛也看到了一样,这就是眼睛的奇妙。若干年后,我在街上遇到了那个政工科长,他兴奋地告诉我说,他提拔到L县当副县长了。后来我知道了,地区局里的科级干部基本上都提拔了,那时是改革开放的初期,干部缺啊。这批人弄得最好的能干到地师级,就是厅级。我后来采访时见到过他们,有人就对我说,你什么时候也弄个职务啊!也让我们见了面好称呼。这些人一部分是论资排辈遇到机会的干部,比如那个政工科长。一部分是文革前或文革中毕业的大学生,后来要重用知识分子了,他们就赶上了这班车。比如我家的一个邻居是东北人,夫妻都是文革前毕业的大学生,算是学业扎实的一批人里的。在文革中只是一名混得灰头土脸的普通干部,战战兢兢地熬到了改革开放,觉得在这里也混不出个名堂,大胆了一下,就直接找到新来的地委书记要求调回原籍。这个地委书记听完了他的陈述,对他说,这多年来我们对知识分子关心不够,等等。然后就让他回去安心工作。等他走后就派组织部的人去他工作的单位调查他的情况,他单位领导没给他添一句好话。调查完不久,一纸调令发来,让他单位领导的眼睛都竖了起来,简直太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的东西了,左看右看上面分明写着,把某某同志调到科委任副主任。听到此消息的人眼睛都会发直,包括他本人和他的家人。那几天我见到他的眼睛神光烁烁,一反以往黯淡无光的样子。若干年后,我去基层采访,在政府大楼里遇到了他,此时的他步履很快,一副干练的样子。他兴奋地对我说,他正在搞一项重大的科研项目。若干年过去了,直到他退休,也没看到他搞的这个项目出成果,只听说他花了不少的钱。

改革开放初期,我去村里采访一名万元户,那时候万元户可光彩呢,在我这样的人眼里,那是个高不可攀的境界,就像是现在的马云一样高大上。这个人是当地有名的万元户,但以前的他在村民眼里就是个二流子,经常在外地乱跑,是个典型的流浪汉。改革开放初期,到处都要搞联产承包制,普通农民不懂,就连基层干部也不太懂,他们认为改革就是要把过去集体的土地、果园等承包给个人,这样就完成了上级安排的任务。当地有个果园没人敢承包,村民们都怕完不成任务,交不了承包钱,要倾家荡产,都躲着远远地看。但这是政治任务啊,有时间限定,必须要把果园承包出去。结果乡村干部就找到了这个流浪汉。

这个人以前不愿参加集体劳动,干几天就跑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一年半载就回来住上几天,然后就不知道又疯跑去哪了。村里人都不待见他,老大不小了也娶不上个媳妇。我是在果园见到他的,高高的个子,瘦长的脸,语言不多,衣着还是和普通人一样,看着就面善,是憨厚老实人的样子。经过询问,知道这人有四十多岁,他还有两个孩子,大的是女儿,有十岁,儿子小,只有八岁,两个孩子长得眉清目秀,我仔细看了这俩孩子的眼睛,水灵灵的,都比我的眼睛长得好看。乡长兴奋地对我说:我当时问他时,他也不敢干,但听说他在外面疯跑时曾经在果园干过,会一些果树的栽培、剪枝等管理的事情,我就鼓动他承包,并对他说,你怕啥呀?干好了就挣大钱了,干不好你就命一条,谁能把你咋样啊?你又不像那些村民拖家带口的有顾虑,我给你打保票,肯定能干好!

乡长越说越来劲,对着正在剪枝的万元户说:是不是啊?听了我的话没错吧,你可得好好感谢我呢!乡长继续笑嘻嘻地说,后来他就干了,一干就成功,不仅挣上了大钱,还成了劳模,还娶上了媳妇。这个女人还是我给找的呢,是一个寡妇,带着俩孩子,这下他可高兴呢,自己不用费事就得了一男一女俩孩子,这好事从哪找啊!是不是啊?乡长又对着万元户说。那个姓李的万元户只会憨憨地笑着,并照我的要求摆各种姿势,方便我取景拍照。我给他拍了修剪果树的照片,拍了小女孩牵牛的照片,拍了他们家的全家福,他娶的这个女人长得好看,也不爱说话。乡长说,要不是有这个原因,这样的女人哪能当他的老婆呀?现在看起来他们是天生的一对。乡长歪着头笑嘻嘻继续对他说,怎么样?让你干你当时还不干呢,听了我的话没错吧。然后对我说,现在他可认识到了改革开放的好处了。

人都没长后眼。

夜晚,在村长家喝酒,外面下大雨,有一个中年女人来找村长,那女人站在里屋门口就不走,眼睛一个劲地看是谁在喝酒,还问村长,来客人了,是谁啊?哪里来的?村长好说歹说才把那女人劝走了。然后告诉我们,这是一个刁民,就是那种最难缠的刁民,说她家的房子漏雨了,让村里给解决。村长的老婆上菜的时候也说,这个女人是个麻烦人,可难缠呢?不过我看这个女人个子高,身材细溜,模样不错,还很沉着冷静,说话不急不慢,声音也顺耳。倒是村长显得慌里慌张的,赶紧安抚。这女人还就吃住村长了,村长越急,她越慢,村长好话说了一箩筐才把她哄走。我坐在屋里正对着门,看着门口发生的一切,心里琢磨着。那女人不时还瞟了我几眼,让我浑身的骨头微微也有点发麻。那眼神,没几个男人能招架住,但我没看清她是双眼皮还是单眼皮。

这种眼神在我的人生履历中见过几回,在本溪就见过一次,台上唱“路灯下的小女孩”的年轻漂亮的女歌手,一边走一边唱,忽然她盯着我看了十秒钟,让我的心一颤,我知道坐在我旁边的人都看到她看我了,因为在贵宾席上我最年轻,她一定很诧异,这个年轻人怎么混到许多老家伙里头了。至今我也不知道她是双眼皮还是单眼皮,只记得她的眼睛很大,不知是画的,还是天生长成的。但她的眼神中有一种忧郁,不知是真情还是表演?

这种带表演的眼神最远的一次出现,是在黄河滩上的露天戏台前,我和几个人路过这里,在离人群较远的空地上驻足观看。那扮演穆桂英的女演员边唱边用眼睛扫描,隔着老远就把目光停在了我的脸上,站在最后的我居然被她的目光关注,送来温柔的一瞥。她站在台上,台下所有的一切都在她的眼里,所有的动向都通过她的眼睛进入到她的脑海,在霎那间她就做出了极佳的反应,她知道这是一个外来的人,有人陪着。人的大脑不可低估,而人的眼睛那可是造物主的特别恩惠,能通天达地。陪我看的人对我说,人家看你呢。弄得我脸一红,有点不好意思。从此我知道了,当有一个人看你的时候,旁边的人都知道。

人的眼睛真是可以洞察很远。

去某地采访,看到街上跑的汽车都是邻省的牌照,就问这里怎么都是外地车?当地人说,都是本地车挂外地牌子。我问为什么?他们说,因为邻省上汽车牌子手续简单,价格也便宜。我就索性乘车穿过太行山去邻省去看一看,顺便了解一下那边的风土人情。在那里问了当地老乡:“你们的省委书记是谁啊?”答:某某某。我诧异了,这是我们的省委书记啊!那些老乡们说:“是我们的,我们成天在电视里看到他讲话视察。”弄了半天我才知道,由于地理关系,他们只能收到我们省的电视节目,把我们的省委书记当成了他们的省委书记。

我知道了,人的眼睛可以用其它方法支配和控制,就像这些老乡的眼睛,控制了眼睛,就控制了心灵。

……

总结一下吧,眼睛就是心灵的窗户,心灵美,眼睛就美。我也不嫌弃自己的眼睛了,无论是单双眼皮,只要心灵美,一切就很好。

还有一个重要的告诫,眼睛这东西可真不能全相信,还是要靠眼睛后面的眼睛来思考。因为,眼睛只是心灵的窗户,遇到了问题,还是要靠心灵的智慧和力量来解决。

我爱我的眼睛,更珍爱自己的心灵,唯此,我才像一个完整的人。

轻微的癫痫病有啥治疗方法重庆癫痫病医院有哪些?乌鲁木齐哪家治癫痫病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