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TXT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西门街32号(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TXT小说

西门街,曲靖城的老桩根,其实是一条破旧的老街,然在这里,油、盐、柴、米,样样可以买得到,因此它很热闹。对于我这个对历史感兴趣的人来说,它是一个寻古探幽的地方。曲靖城是围着这个老桩根向四周发出去的芽,这些芽长成新枝,蔓延出去,我沿着这些新枝寻到这个老桩根。

一天下晚,西门街上走着一对母女。母亲正训斥背着书包的小女孩说,你有本事放学后转悠两三个小时还不回家,害得我到处找你。小女孩说,我就是想看看我们房子周围还有些什么人家嘛!我听了后,忍不住笑着劝那位母亲说:“知来处,明去处,这是每个人都有的好奇心。你就别责怪她了,我也常在老街上转悠。”

在老街转悠时,曾经在那个陋巷口,看到那个卖卤肉的店家跟一对乡下的老夫妇抱怨说,你们说的要一斤,可是你们给的钱才够买半斤。后面排队买卤肉的一个年轻人温和地说,你把肉给他们,剩下那个半斤的钱我来付。又有一天,一个在屋檐下摆摊卖菜的人,挡了一个骑车人的路,骑车的人骂骂咧咧。这个时候房主出来了,说,这是我的地盘,他常背菜来卖,是我让他在这里摆菜卖的,你有什么话你好好说。然后又对卖菜的说,你摆进来些,不用当心堵了我的门。骑车人不吭气了。就是这些小细节,让我觉得,西门街是个有温度的地方,所以我喜欢去那里买菜,我还喜欢在低矮的瓦房屋檐下,跟那些老人们摆白。一天,一个卖玉石的老人告诉我说,32号常有文化人聚集。

找到那个32号低矮的门面,穿过一个窄窄的通道,站到院子里时,会觉得恍如进入了民国时某个大户人家。这是一个两进的院子,第一个院子比较小,在廊荫脚下有一个水井,紧贴着水井,是一个高台。高台上是木结构的两层瓦房。踏上石阶,就进入了第二个院子。第二个院子比较大,四围全是木结构的两层瓦房,格扇门窗,雕花的垂柱,大石头砌成的三个矩形花坛构成一个“品”字。我缓缓地沿着走廊边走边抬头仰望四合院的天空时,脚下一声狗叫,我的脚趾头一阵刺痛。低头一看,是一只在屋檐下晒太阳的小狗,我不小心踩了它的尾巴尖尖,作为回报,它用牙齿跟我交流了一下。幸好我穿的是皮鞋,脚没有被咬破。在另一个屋檐下晒太阳的老人赶忙喝住狗,我趁机向他询问这个宅子的事。老人叫赵世祥,是个退休的老教师,是这个宅子修复的倡建者,他给我讲挂在老宅里那些老照片背后的故事。在他缓缓讲述里,岁月的河翻腾了起来。

这个老宅的建盖者是赵樾,他曾经任过袁世凯政府的虎门要塞司令,退出军界后,他完成他父亲的遗愿,于民国7年投资新建了宣威可渡河大桥。赵樾民国12年病逝,葬在杭州灵隐寺旁玉桂峰,终年53岁。他在宣威可渡河建了可渡桥,还在曲靖老家建盖了西门街32号老宅。西门街东段曾经叫过土主街,故赵樾在文史资料中记为曲靖土主街人。

看着那些木制门窗、立柱,我想:这些木头,当年它们是树,鸟飞倦了就把树当成家。人得到灵感,也想在外奔忙累了,有一个地方可以栖息,但是又不可能像鸟一样飞上树,怎么办?就把树放倒,做成木头,运到可意的地方建盖家院。赵樾故居这些木头离开森林太久了,已经开了裂纹,沿着这些裂纹,我的思绪越过这个四合院,去到了赵樾建的宣威杨柳乡可渡桥。

可渡河是北盘江的支流,它贯穿云南省东北部和贵州省西北边,发源于云南宣威赐得及大梨树,由马白河、围幛河、杨柳河、皂卫河、木东河组成,木东河南汇入盘龙河为北盘江。杨柳河这一段是五尺道的经过处。我查阅几本县志得知,2000多年前,秦国一个叫常頞(e音颚)的人就带人开通了从僰道(今宜宾)到味县(今曲靖西)的五尺道,因山势陡险异常,仅能凿成五尺宽的路(秦代的五尺合1.1米),所以叫五尺道。这条道绵延2000里,从今四川宜宾起,入云南的盐津豆沙关、昭通、镇雄,再经贵州的赫章、威宁到今云南的宣威可渡关、沾益最后到达曲靖。

我跟赵世祥老师说,我到过宣威杨柳乡,专门去看过赵樾修建的可渡桥。100多年前赵樾建的可渡桥,至今马帮和行人仍在上面通行。2000多年前的常頞开路到宣威杨柳乡时,一定也在那里修过桥,有了桥,人们才得以渡过河,最后到我们曲靖。不过常頞修道路时,把这条河叫什么名字不得而知。传说诸葛亮南征到此,探路的人报告说前面有一条河,诸葛亮问,可不可以渡?回答说可渡。因此这条河就叫可渡河。至于他们是用船还是通过桥渡过河,这个就不得知了。我和赵世祥老师都认为,诸葛亮渡河时应该是有桥的,因为常頞之后、诸葛亮之前的汉代鄱阳县令唐蒙修道时经过这里,这条道是官方出资修的,遇河架桥,逢山开路是必须的。既然确定为官道,地方政府也一定会定时养护,所以这条河才可渡。在宣威杨柳乡可渡河南北两岸现在还有五千米的五尺道,这条道,比起如今的高速公路是落伍了,但是在2000多年前,它是中央政府连接西南的第一条高速路。继常頞之后,汉代的唐蒙扩修五尺道,缘于一种叫蒟酱(jǔjiàng)的食品。蒟酱是生长在巴蜀(四川)的一种植物,它的果穗辛香,可以做调料,巴蜀人用它的果穗做成酱,麻辣鲜香,是调味佳品。汉武帝建元六年(公元前135年),汉朝廷派番阳县的县令唐蒙去劝说南越国归附汉朝。唐蒙到了南越国的都城番禺(今广州),南越王宴请他,席间上了蒟酱。跟巴蜀不接壤的南越也有蒟酱,唐蒙觉得很奇怪,就问:“这个蒟酱从哪里来的?”南越王答:“是从西北边的牂牁(zangke)江运来的。”牂牁江即今北盘江。

唐蒙回到长安,就询问在长安经商的巴蜀人。巴蜀商人说,只有巴蜀才出产蒟酱,巴蜀商人私下贩运蒟酱到夜郎国。夜郎有条江叫牂牁江,江阔足以行船直接到南越国的都城番禺(广州)。唐蒙向汉武帝上书说,凭借汉朝的强大,巴蜀的富饶,开通夜郎的道路。在夜朗设置郡县,派汉朝的官吏去管理夜郎,比较容易做到。汉武帝就任他为中郎将,去劝说夜郎国归顺汉朝庭。

公元前130年,唐蒙率领一千人的军队从长安出发了,同时还有运输粮饷的一万多民夫也跟随军队出发。为什么军队有一千人,而运送粮饷的民夫就要一万多人呢?因为山高路远、再加上带给夜郎国王的厚礼及路上粮食开销需要大量民夫托运。唐蒙到了夜郎后,见到夜郎国的国王多同,就向多同宣扬汉朝的强大,说,汉朝既有军威又有德政,如果夜郎臣服汉朝,汉朝就在夜郎设置官吏帮助夜郎王管理夜郎,将来还让多同的儿子当县令。多同和他的部属头领得到唐蒙带来的丝绸布帛,都以为很稀奇,因为当时的夜郎国做衣服的原料是羊毛毡和麻布,鲜艳华丽的丝绸布帛是他们从没见过的。他们商议说,汉朝到夜郎的道路千险万阻,即使设置官吏来管理,最后也控制不了夜郎国。就暂且答应唐蒙臣服汉朝。夜郎归顺后,唐蒙接着又征调巴蜀士兵续修五尺道,前后用了12年时间,因这条道通向南夷(南方的少数民族部落),又称南夷道。从唐蒙修的南夷道经过的地方看,夜郎国除了今贵州外,还包括今云南的宣威、沾益、曲靖等地。

可渡河作为曾经的官道必经之处,历朝历代都投资来建桥。明清时,可渡桥由官方多次出资修建,又多次遭到毁坏。到了民国时,是曲靖人赵樾独自出资18000两银子修建的可渡桥。曲靖府的知府秦树声撰写《剏建义夫桥记》(剏chuàng,同创)讲述了建造可渡桥的经过。

光绪癸巳年,曲靖人赵勋丞从贵州镇雄回曲靖,到了杨柳乡可渡河边,“河溢阻逆”,十五天才回到曲靖。这次难忘的回乡之旅,让赵勋丞十分感慨,他立下誓言,一定要在可渡河上建桥。清宣统二年(1910年),赵勋丞病故,临终前说:“可渡不毕役,吾目不瞑矣。”赵樾遵父亲遗志,在任广东虎门要塞司令官时期,“派员鸠工,登山伐石”,费用自出,建成可渡石桥。

赵樾修建的可渡桥石桥,今天仍然有马帮和行人在上面穿行,成了宣威一道独特的风景。赵樾建的可渡石桥有33丈长,2丈宽,它至今立在可渡河上。我往它的身上走过,观赏过可渡河南北两岸的风景。在杨柳乡可渡村,我还听当地文化站的老站长说,民国15年,在可渡河下游木东河,有个姓石的水城人在木东河上修了木东河桥,木东河势限滇黔,云南宣威人与贵州水城人在没有桥之前,是用溜索来往。溜索在木东河一带共有五六处。所谓的溜索,是用竹筒贯穿于绳子中,竹筒下系布兜,人坐上去,两手抱竹筒,溜到河中间,岸边人再用绳曳竹筒前进。曾经有夫妇二人带着他们的儿子过河,妻子用衣襟裹住儿子,再用牙齿咬住衣襟,坐上布兜。溜至河中,丈夫问妻:“儿子在哪里?”妻答:“在此。”口一松,襟坠子落,妻悲嚎一声,跳下河去,丈夫也大叫一声跃入河。惨啊!而杨柳河一带两岸边的人们因为有了可渡桥,来往自如,所以两岸人民至今怀念赵樾的功德。

当我的思绪从赵樾建的可渡桥回到他建盖的曲靖西门街32号老宅时,我了解到,这里从赵世祥老师倡建修复后,成了曲靖的文化人聚集的地方,不定期地举办画展、摄影展、文学沙龙活动。这个门面低矮的32号,并不高大上,很亲民,买菜时可以提着菜进来逛一圈,吃完早点后,也可以进来逛一圈,在里面守老宅的人从来不问你进来干什么,你只管四处观看。我就是在买菜时不止一次地拐进32号参观了摄影展。有一次,有观光者指着上面的一幅作品说,这就是我小时候住过的那条街。又有人说,你常在这条街口堵住我们欺负,那嘿嘿的笑声和叽叽喳喳的声讨声分明透着童年的快乐和回忆。

我还有幸参加了在32号举行的一次文学交流活动。在这里,我听到一位写作者说,文字帮我们打开被忘记的角落,写作是暗夜里的光,好象西门街32号,在残破的街面上很难寻觅,你要深入进到庭院中,才能领会其中的韵味。还有一位说,写作者永远只能是靠文字堆积出来,一个真正的写者,是要从自娱自乐的圈子中跳出来的,要不断学习,不断否定自我。写作如果是停留在自娱自乐上,那只能在朋友圈独领风骚三五天,陶醉在几个点赞中。他们不知道,那些点赞者,也许就没有打开文章,而且被点赞的东西马上就会被覆盖,他们还傻不拉几地陶醉在点数有几个点赞而不能自拔。也许发言者说的吻合了在座者的一些心态,一阵哄笑从32号庭院飘上天空。

在西门街32号,考古者可以考古,论文者可以论文,喝茶者可以谈茶。像西门街32号这样的老宅子在老街上有好几处,但是能够花代价和心血来修复老宅,并把老宅塑造成为文艺界交流之地的只有这一处。但是它并不孤独,它周围有市井的声音。参加完文学沙龙活动从西门街32号出来,走在老街上,暮色苍茫中,小餐馆门前的火炉有着恰到好处的温暖。回望西门街32号,门扃幽院,是一个可以向内观照的地方。

治疗癫痫的办法保定医治癫痫的正规医院有哪些?成都癫痫专业医院武汉治癫痫病哪家医院有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