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txt下载 > 文章内容页

【丹枫】悠悠瑶岭河_1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txt下载
破坏: 阅读:1448发表时间:2018-11-22 16:39:37


   “广西第一漂”瑶岭河漂流景区,位于都安瑶族自治县下坳乡板旺村大旺屯。距离首府南宁一百零八公里,与河池市金城江只有六十公里的路程。瑶岭河漂流全程有5.5公里,一路穿越深山峡谷之间,途经十六道河滩八道弯,落差达160米,形成了多个高低不同,形态各异的瀑布,这些瀑布时而飞流直下,时而碧波荡漾,令漂流者惊声不已。游客乘着皮筏在河里漂流,触摸清澈的河水,与鱼儿嬉戏,充分领略了回归大自然的无穷魅力与乐趣,忘却了人间的烦恼琐事。瑶岭河源头是一股神秘的泉水,醇香芬芳,口感极佳。其地处古勇屯境内,名曰古勇泉。这个地方,乃红水河流域布努瑶文明的发源地,拥有着古老而神秘的传说。优良的水质和丰富的瑶乡风情,使得瑶岭河漂流在广西众多的漂流景区中独树一帜,形成了鲜明的特色。
   布努瑶崇始母密洛陀。相传密洛陀是创造时间万物的圣女,天地山川人类百兽,都是出自于始母密洛陀的思想意念。《布努瑶迁徙史歌》是这么传唱的:远古时代,密洛陀的子孙居住在中原大地,过着安居乐业的生活。炎黄部落欲望扩张,于是便举兵前来侵略。为捍卫氏族部落的利益,布努瑶的九位氏族酋长在首领阿升(即史载的蚩尤)的率领下,与他们展开了较量,并取得了胜利。后来,阿升产生骄傲思想。在他麻痹大意的时候,炎黄部落军队攻破了洛立古城,阿升战死沙场。九黎族部落自称“布努”的“蓝罗蒙韦”四姓人便男扮女装逃出城外,踏上了漫长的迁徙之路。他们途径四川、湖南、贵州等地,三年一易地,五年一流落,过着刀耕火种居无定所的生活。一千多年前,这支族群的一部分人,迁徙到广西河池的都安,在下坳的板旺村定居下来。这就是都安布努瑶史上的“耶鼎耶叠”。
   智者曰:根是一条河。我觉得,寻找根的河流,是游子生命血液里不可或缺的元素之一。每当空闲之时,我都喜欢带上几个人,沿着先祖迁徙的线路去寻找树的根须,与历史对接,从而发现生命的光芒,让锈迹的心灵得以全新的洗礼。
   甲午年阳历六月的一个日子。骤雨初歇,我便邀约表兄蒙灵、堂兄蓝桂金同行,前往都安下坳乡,去拜访先祖的故地。蒙灵是布努瑶文化的传承人。布努瑶的祝著节文化得以传承,与他的努力付出有着密切的关系。堂兄蓝桂金,是布努瑶密洛陀古歌文化的传承人。布努瑶七天七夜才能唱完的密洛陀古歌词和曲调,都装在他的脑子里。有他们与我同行,会有新收获。妻子阿丽专心开着车子,我们一路畅谈密洛陀文化的一些事情。车子跨过东兰红水河大桥,爬上了莽莽苍苍的高山,到金城江区九圩镇,便拐往东面都安方向了。从九圩镇到下坳地界,只有半小时的路程。当车子驶进下坳乡板旺村的时候,我的心砰砰直跳,有一种似乎要窒息了的感觉,全身血脉近乎凝固了。足塌先祖故地,呼吸从远古吹来的遗风,游子的身上有了凝练的感觉。这是后者对先人的无限敬畏才可拥有的神秘感觉呀!
  
   二
   都安布努瑶文化学者罗炳高先生,早已在板旺村部等候多时了。头一天,我已经和老人家通电话,说第二天要去“耶鼎耶叠”。老人家就丢开了其他活儿,早早地来到板旺了。车子要拐进崎岖的山路,妻子有些忐忑,于是轮到我开车了。我招呼罗炳高先生坐在前面的位子,以便交流和指路。从板旺村口到古勇屯,是一条窄小的水泥小路。要是迎面有车子过来,很难会车呢。路边,是一条汹涌奔腾的河流,这就是瑶岭河。虽然是雨季,河水却是泛白清冽的。河床不深,有的地方可以看得见河底的卵石呢。涌动的河流蹦出白色的浪花,拍打着岸边的芦苇河堤,奏出一曲倔强的生命乐章:一千多年前,布努瑶蓝、罗、蒙、韦四姓先祖,就在这个范围里与天地百兽抗争,开启了都安布努瑶文明史。
   车速极慢。一路逆流而上,路两旁杂草丛生。草把路面掩盖了不少,感觉是越来越窄了。原本还有一些村落房屋纷纷后倒,越往前走,越是植被繁茂的荒山野岭了。山里人家,已经寻不着了。山林保护完好,源头才可长流,万物才得以生生不息。
   大约行了二十分钟,河面有些平缓了。桀骜不驯的瑶岭河,变得温柔可爱了。罗炳高先生告诉我,瑶岭河的源头,就要到了。车子来到了一处岔路口,罗老招呼我停下车来。走出车子,岔道前边,是一片十亩方圆的青草坪。草坪对面的的山上,古木参天,虬枝盘扎。一股绿得似玉的泉水,从古木丛下的熔岩山洞里喷涌而出。罗炳高老人指着涌动的泉眼,用布努语说:“这就是瑶岭河的源头‘昂央’”。我们弄品坳布努人“蓝罗蒙韦”四姓先祖,曾经饮用过这股“昂央”。如今,这个地方称为古勇,泉眼书名古勇泉。
   哦,眼前翻涌的泉眼,就是滋养了我们布努先祖的圣水吗?这就是我从小到大日思夜想心驰神往飘着酒味香气的泉眼吗?泉眼无言,它旋转着,舒卷起一团又一团巨块活水,汩汩涌出,发出嗡嗡嚓嚓的声响。它似乎有话要说,却又无从说起。凝视翻涌的泉口,面对高大的青山,回忆起小时候坐在木楼火塘边聆听老者讲述“四姓人”的迁徙故事,我的眼前浮现了一段流动的画面:一千多年前,一支沿着红水河迁徙的族群,跋山涉水,历尽艰辛,终于来到兰州较好的癫痫医院了东兰、都安交界处的深山密林中。一路上,迁徙队伍风餐露宿,居无定所,使得疾病缠身,损失重大,人口减去了一大半。这群族人的首领叫蓝庸。此时,他和大伙商量,必须得赶快定一个地方居住下来。刚到达的这个地方,山高林密,百鸟鸣啭,野兽出没,是一个靠着狩猎就可以生存的好地方。山下有一口泉眼,水质清澈,可以供族人饮用。依山傍水,乃福泽之地。四姓人就选择在这个地方,安顿下来。
   四武汉中际医院好不好姓人安家的山坡,名为弄品坳。那里矗立着一块高5.72米、宽2.95米、厚4.25米的巨石,布努瑶语管这个地方叫“耶顶耶叠”。这块形似丰碑高大独立的巨石,传说是布努人神人合一立起来的。与巨石传说有关的口述,记载了四姓人集体南迁到达都安的历史,是布努瑶进入都安的重要里程碑。
   “甫”是布努瑶语,是“头领”的意思。定居下来后,蓝庸召集族人议事,按照密洛陀古歌分工封甫。派蓝姜耶管理大山,是“山甫”;派罗达尼管理泉河,是“河甫”;派蒙嗟吱负责修路,是“路甫”;派韦冈崴负责管理田地,是“田地甫”……为了不忘记族人迁徙的苦难史,蓝庸吩咐师公罗萨伊点烧蜜蜡香,打卦请神,要在弄品坡上立起一块巨石,把始母密洛陀圣像和族人迁移的线路刻在巨石之上,以示后人。
   弄品坡上,房屋旁边,有一块躺着的方形巨石,不用动凿修边,立起来便可作为雕刻的碑石了。然而,石头太大,哪怕是所有的人来使劲,也无法挪动这块比房屋还大的巨物。怎么办呢?“山甫”蓝姜耶抬头望着远山,脸上生出了一道悦色。蓝姜耶说:“我们布努世代巫术高明,九黎族与炎黄的中原战争中,巫师念经叫密(密洛陀)帮忙,密唤来飞沙走石,把炎黄军队打败了。我们何不叫师公罗萨伊来试一试,看看能不能帮忙移动这块大石?”
   移动巨石的那一天,艳阳高照。八百名汉子光着上身,用麻绳把横在平地中间的一块四方巨石箍紧,数十根大腿粗的檑木穿过麻绳之间,当作扁担。罗萨伊眯着眼睛,口里念念有词:“密洛陀呀密洛陀,鸟停的枝桠也有个脚印,人住的地方也要有个碑石,今天我们立碑刻文,明天才有香火粮米供奉先祖,请你保佑八百位英雄,求您降力助他们一把……”念毕,弄品坳上牛角“呜呜”奏起,锣鼓“哐当”齐鸣。八百壮汉肩扛檑木,“嘿”地一声,房屋大的巨石竟然悬空而起。汉子们的身上青筋暴突,豆大的汗珠“唰唰”下坠,浸湖北哪家医院医治癫痫管用?湿泥土。他们每踏踩地面一次,树上的果实都要震落上千。罗萨伊口中“密密哞哞”地念词,双掌在胸前晃动着,似乎有一股神力通过他的掌心传递,助推着巨石。正当大伙精疲力竭之际,一阵大风猛吹过来,巨石耸然立起。立碑成功了!
   当巨石立起的时候,大家才发现,要囤放巨石的地方是一处斜坡,根本无法撑稳巨石。情急之下,大伙纷纷抱来小石子,把巨石下边的空间填满。巨石的底部稳妥地压在片石之上。由于稍有了延迟,八百汉子当中,有十二位喷血倒下了。石匠罗丙带着徒弟,挥泪在巨石面上刻上了密洛陀神和十二位泣血汉子的面相,画刻了四姓人的迁徙线路图,凿上了神辉日月。意在天地同悲,日月作证!
   这便是布努瑶四姓人经年传说的“耶鼎耶叠”神话故事。“耶”为石头,“鼎”和“叠”,是铺垫托起的意思。人们用片石铺垫为底座托起巨石,布努瑶语称为“耶顶耶叠”。如今,凡是从弄品坳迁出的四姓人后代,无论身在何方,只要一提起“耶鼎耶叠”,便会激情飞扬,亦或热泪盈眶。不管那块巨石是不是人力与神力所驱,大家都为先祖拥有如此高深的智慧而感到无比的骄傲。
   有限的科学无法解释无限自然界的某些能力。譬如长城和金字塔的巨石,在那科学技术极为不发达的奴隶制时代,人类是如何把它们加叠上去的,至今仍是一个谜,都由不得人们去猜想和否定。不管你信与不信,这项伟大的工程确实是存在了。我们也不必鸡蛋里挑骨头去批判一个民族拥有的智慧结晶,哪怕“耶鼎耶叠”巨石本来就是那样天然竖立着,那个美丽的神话传说,也能寄托了人类征服自然的美好愿望。住有所依,生有所乐,四姓人繁殖得比较快,百年之后,从最初到来的几千人,衍生到了上万人。弄品一带山多地少,垌场窄小,已经无法容纳上万族人群体生活了。于是,四姓人在巨石旁,宰杀一头生了十二胞猪仔的母猪聚餐,然后按姓氏分武汉中医治疗癫痫病的药物支迁徙,只留下少许的人口坚守故地。现在,从“耶鼎耶叠”分开迁徙的布努瑶,遍布于红水河两岸的山山弄弄。无论他们居住在哪里,都没有忘记那块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巨石,都记得先祖曾经栖身的“耶鼎耶叠”故园。
  
   三
   罗炳高先生是都安布努瑶人,已七十古稀,身体还是很硬朗。年轻的时候,他在乡里任过领导职务,后来在县文化局任局长。著有《都安瑶族史》和《中华布努瑶迁徙歌》等书,有《布努瑶各个分支系的认同关系》、《布努瑶祝著节探源》、《布努瑶自称与他称来源及涵义考析》和《四支瑶民赤卫军反围剿纪实》等百篇论述文章。
   罗炳高三十多岁的时候,在下坳乡任党委书记。有一天,他到板旺村古勇屯开展工作,听屯里的村民们说,附近的弄品坳口有一块独立的巨石。巨石前边还摆着一些石板。凭着对布努瑶民族文化的责任心和血液敏感性,罗炳高顾不上吃中午饭,在村民的带领下,爬上弄品坳,第一次目睹了那块巍然屹立的巨石,心里惊呼:“这就是先祖宰杀母猪聚餐道别的‘耶鼎耶叠’呀!”巨石脚下,摆着十几块桌面大片的平板石,周边还散落着一些坛罐碎片。环绕着巨石的,是一台又一台石砌的屋基,屋基上还囤有石磨石臼呢。可以想象,当年的弄品坳,一定是一个热闹的寨子。傍晚的时候,彩霞满天,金红色的余晖映照着“岩鼎岩叠”木楼村庄,晚归的牛羊“哞哞咩咩”,脖子上的竹铃“哐当哐当”。姑娘和小伙子们劳作归来,跳进山脚的泉水里,尽情地沐浴着。嬉闹声欢笑声洒满了山间。夜幕开始降下来了。姑娘和小伙子们便聚集到“岩鼎岩叠”,坐在平板石上,唱起了欢快的布努情歌。看着眼前的“耶鼎耶叠”遗址,想象着那些久远的动人画面,罗炳高的心被深深地触动了。他抚摸着巨石,心与历史的印痕紧紧地贴在一起,泪水夺眶而出……从那一刻起,保护“岩鼎岩叠”的理念,便植根于这位布努瑶汉子的心中。
   一个人做一件好事不难,难得的是一辈子执着做一件事。2012年,大石山区大会战村屯通公路项目的战斗打响了。都安是大会战试点之一。“岩鼎岩叠”上边三个屯村民的公路,要经过这块巨石。为方便采石砌路基,村民们抡起大锤,把巨石前边的平板石砸开,滚去砌路基了。那一排排整齐的屋基石,也被他们掀开,作为大会战建设的“佐料”了。退休了的罗炳高闻讯匆匆赶来,幸好,“岩鼎岩叠”巨石还屹立着。他自掏腰包买了酒菜,进村入户,苦口婆心和村民们谈心摆道理,一定不能让村民炸开那块巨石。“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罗炳高用自己的诚心,打动了开石砌路的村民和工队,他们同意不再破坏仅存的巨石遗址了。之后,罗炳高便发动布努瑶有识之士,捐款来保护”耶鼎耶叠”。众人拾柴火焰高。如今,都安、大化、马山、巴马、河池、平果以及云南贵州的布努瑶同胞,纷纷伸出了温暖之手,支援建设布努瑶“岩鼎岩叠文化遗址”。一起来呵护神秘壮美的神石故园。
   车子从古勇泉的岔路左拐上山,转过几个弯道,便来到了弄品坳。坳口立着的巨石丰碑,背靠青山面朝东方,巍然屹立,显得十分有神气。随着岁月风雨的侵蚀,巨石被一层灰色的苔物包裹着,传说中巨石上的纹刻,已经被风雨抚平,再也看不到了。密洛陀女神的圣像和布努瑶迁徙图,只能画刻在朝圣者的心中了。按照布努瑶祭祖的习俗,我们把备好了的熟鸡、猪头、果子和五色花糯饭,摆在石碑前的草地上。我们点燃了香火,面朝巨石,鞠躬三拜。拜毕,随行来的堂兄桂金,和罗炳高先生一道,举起酒碗,唱起了“布努瑶迁徙歌”“耶鼎耶叠”片段:

共 6509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