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txt下载 > 文章内容页

【山水】熟悉的陌生人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4 分类:txt下载
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如果不是因为有缘,雅娴和子轩当然不会相遇而相识。修百世方可同舟渡,修千世方能共枕眠。如果不是因为缘深,雅娴和子轩断然不会相知而相牵。其实,这仅仅是常人的主观臆断。只有雅娴心里才明白,她义无反顾的和子轩携手走上婚姻的红地毯,更是源自于她和子轩彼此之间心与心的契合。   新婚不久,子轩就被总公司派往分公司工作,客走他乡。他通常只能在每个月当中的最后一个周末回来与雅娴耳鬓厮磨,共享儿女情长。因此,雅娴不得不在依依不舍的别离中等待着与子轩一月一次的团聚。在离别的日子里,雅娴因为白天要忙于工作,所以白天总是在雅娴的不知不觉中短暂得一闪而过;由于夜晚子轩不在雅娴身边,所以每当夜幕降临,雅娴就关上房门,打开心窗,让思念插上飞翔的翅膀。在悠长的寂夜中,雅娴依赖万千思绪编织着她的幸福和甜蜜。想子轩的音容笑貌,雅娴就安静地在纸上画子轩的模样;想子轩的喜好,雅娴就动情地将子轩经常唱的歌萦绕在嘴边;想子轩为她做的点点滴滴,雅娴就高兴地在眼前浮现子轩忙碌的身影……   这种日子转眼就是多年。起初,从这次分离到下次团聚屈指可数的日子,这种有尽头的等待给了雅娴无数的希望和憧憬。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年复年的无尽头的一成不变的机械性的等待也平添了雅娴几许孤独和寂寞。因为关于子轩所有的一切的一切,雅娴都铭刻在心,且能如数家珍,所以子轩实在没有什么新鲜的事物让她所思所想了。   郑州专科医院能把癫痫病看好子轩身为分公司的总经理,繁忙的工作和繁多的应酬迫使他无暇与雅娴电话互诉衷肠。子轩知道雅娴独守空房的寂寞,于是,力荐雅娴畅游于网海,以消磨一个又一个接踵而至的漫漫长夜。沉浸在网海,雅娴用文字来抒发自己的情怀,也从别人的文字里感受他人的情怀,发表自己的独到见解,聊以慰藉一颗孤独的心。   快乐有时来得就是突然。终于有一天,当雅娴看到署名为枫叶写的一篇文章,文风和她的心爱的子轩如出一辙时,她那颗冰封许久寂寞的心河仿佛被敲开,荡漾出圈圈无以名状的惊喜微澜。于是,她用心给出评论。更令她意想不到的是,枫叶回复的语言也如她的心爱的子轩一样睿智而幽默,她从枫叶身上看到了子轩的影子。如果说子轩是她的蔚蓝天空,那么枫叶就像一朵云,在每一个冷冷清清的夜晚,悄悄地轻轻的落在她的肩膀,给了她想要的温柔。   幸福有时就是如此简单。枫叶每晚沉浸在雅娴的文字里乐此不疲。从雅娴的字里行间里读出雅娴的故事,也同时感受着雅娴的悲喜交集。雅娴用文字作出浅浅的呢喃,如清泉、似雅墨绘成的水墨青花,缓缓地在他的心底流淌;又如跳动的音符,奏响了他的爱的琴弦。他想做雅娴的避风的港湾,使雅娴的心不再流浪。   随手可触的如水时光淌着淌着就远去了,相差甚远的两颗心聊着聊着却拉近了。枫叶的尊容是否犹如子轩一样俊朗呢?雅娴期盼一睹。这个惹人怜爱的女子是何等的风姿卓越呢?枫叶渴望一见。好奇心诱使两人一拍即合,互留电话,相约本月中旬的一个周日的上午十点半在人民公园门口不见不散。   无巧不成书,雅娴和枫叶约见的第二天正是子轩总公司的十周年庆典。子轩为了参加总公司的庆典,为了给雅娴一个惊喜,在没有告知雅娴的情况下,周六下午悄悄地回到了家里。这个意外让雅娴不知所措,第二天,与枫叶约会是去还是不去呢?若去,毋庸置疑就冷落了子轩,如若不去,明显自己就是一个言而无信的人,从而失信于枫叶,雅娴犹豫不决,拿不定主意。夜里,子轩和雅娴缠绵时,雅娴没有了以往小别胜新婚的激情。完事后,精疲力尽的子轩鼾声如雷,而雅娴依然在盘算着明天的约会,几乎是一夜未眠。   第二天,天刚露出鱼肚白,雅娴就悄悄地起床。她首先把催起闹钟的闹铃关闭,然后把家里的卫生搞好,接着精心地为子轩做好早餐,最后才漱洗。当她把所有一切忙完时,时间已是九点半。一缕阳光从飘窗射进,落得躺在床上的子轩满满一脸,于是,子轩被阳光唤醒。   离约会时间还剩一小时,从雅娴家到人民公园需要四十分钟的车程。雅娴赶紧边化妆边试探性地问子轩:“张姐约我陪她逛银座商场,不能在家陪你,你介意吗?”“不介意,你去吧。”子轩不假思索的回答。从前,每一次雅娴单独出去,雅娴都非常细致地一五一十的告诉子轩去何处,办何事。今天,雅娴草草地告诉子轩,而且刻意隐瞒真相,是雅娴绝无仅有的一次。雅娴虽然感到十分不妥,但为了害怕子轩猜疑,她认为她必须撒一次谎。   九点四十,雅娴匆匆下楼,开车直奔人民公园而去。   一串悦耳的手机铃声,突然响彻在子轩的耳畔。这是他和雅娴共同设计的他和雅娴专属的铃声,多么熟悉的铃声啊!子轩飞速地拿起放在床头柜子上自己的手机,不料却没有显示来电。“难道是雅娴的?不!一定是雅娴的。”不由得子轩多想,子轩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手机铃声又骤然响起。遁声寻去,在梳妆台上子轩发现了雅娴落下的手机,手机屏幕上显示着的两个未读信息在向子轩招手。“雅娴一定已经和张姐在一起了,雅娴一定发现手机落在家里了,雅娴一定是发个短信给我报个平安。”按照雅娴一贯的行为子轩推断出结论。子轩是个非常自信的人,他坚信自己的结论准确无误。从来都不查看雅娴手机的子轩,这次也不例外。他仅仅看了雅娴的手机一眼,就转身离去。   大约过了五分钟,子轩熟透了的手机铃声又掉在屋子里,响满了整个屋子,更响在子轩的心里。“雅娴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吩咐?如果有,怎么不直接打电话呢?是不是雅娴还没有赶到张姐哪里,张姐发的短信?也不对,张姐是个直性子,不会再三发短信。可能是乱七八糟的广告等垃圾短信吧。抑或?……”自信他被这次的掉下的铃声压得糊途起来。他不由自主的拿起雅娴的手机,查看向他招手的带着微笑的短信。   第一条:“亲,你出发了吗?第二条:“亲,你到哪里了?我马上就到。”第三条“亲,我已到。我在公园门口左侧等你。”三条短信跃入子轩的眼帘,落款都是同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直觉告诉他,肯定不是张姐,因为张姐是雅娴的闺蜜,张姐的电话他知道。这该死的短信分明露着狰狞的笑,笑得子轩有点儿胆战;又像一把利剑,戳得子轩心惊。“难道心爱的雅娴也……?”“不可能!一定不可能!百分之一百二的不可能!”子轩的脑海里闪过一个个念头。“雅娴就像经过多次过滤和蒸馏而得到的水,纯得彻底,洁得透明。怎么可能有外遇呢?”沉默片刻的子轩又变得特别的自信。这种自信来自子轩对雅娴的充分信任!子轩没有常人想象的冲动,十分淡定。   雅娴到达人民公园附近,停好车,径直朝公园门口走去。言而有信,约会从不迟到的她,这次亦如此,到达公园门口刚好十点半。她松了口气,猛然发现一个手捧鲜花、容貌英俊、身材伟岸的男子在左顾右盼,该男子和她的子轩一样帅气,但比她的子轩年轻。“也许他就枫叶。”她一边想一边向该男子靠近。   “您好!请问您是枫叶先生吗?”雅娴非常礼貌地问。这个左顾右盼异常帅气的男子,听到她百灵鸟般的声音,立刻停止了张望。   “您好!我就是。您是雅娴!”已在此等候片刻的枫叶,见到雅娴喜出望外。无论是雅娴的容貌,还是她的身材;无论是雅娴衣着,还是她妆容;也无论雅娴的举止,还是她的言谈都大大出乎枫叶的意料,枫叶视雅娴为九天飘然而至的女神。   见状,雅娴忙不迭地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于是,他们进入公园内。他俩漫步林荫,留下足迹。徜徉河边,留下倒影。驻足长廊,留下笑语。相谈甚欢,相见恨晚。渐渐地,枫叶站在雅娴面前,他的心跳会加速,而不只感到开心。渐渐地,枫叶和雅娴四目相对,枫叶会害羞而不是只会微笑。渐渐地,枫叶和雅娴对话,枫叶不再畅所欲言,而是吞吞吐吐。有时甚至是欲言又止。如果说来之前枫叶对雅娴仅仅是喜欢,那么此时的他对雅娴已真正超越了喜欢的范畴,他真正迈进了爱的天地。枫叶不能自拔,大声地对雅娴说:“我爱你!”他说完,把来之前准备的鲜花意欲交到雅娴手上。一张写着“雅娴,我爱你!”的卡片插着鲜花里,非常醒目。   其实,雅娴早就从枫叶的言行变化察觉出枫叶将要发生的举动,要不然她后来不可能刻意和枫叶拉开一定的距离,要不然她后来不可能对枫叶大谈她和子轩的恩爱。对雅娴的言行变化枫叶当然更明白雅娴在有意回避、拒绝。雅娴仅仅把他当成一个知心朋友,自始至终没有对他表示一丝一毫的男女之爱。枫叶认为,爱要大声说出来,说过不后悔,所以毅然决然的做出这样的举动。   结果可想而知,雅娴没有接过枫叶递来的鲜花,她表明的态度坚决得令枫叶油然而生了许多敬意。“对感情多么专业的女神啊!纯洁透明如蒸馏水一样的女人啊!”枫叶在心底里感叹。他不忍亵渎这至纯至真的感情,决定放下对雅娴的追求。枫叶要在来日方长的日子里犹如雅娴对他一样把雅娴做为知心朋友。   这次约会在愉快中进行,在欢乐中分别,不虚此行!得意的雅娴想掏出手机,给子轩打个电话,才知道手机落在家里。“不好!手机里有枫叶十天前发的约会短信,她一直没删,万一子轩看到这么办?”尽管她知道子轩从来不翻看她的手机,但因为早上的一句谎言,她还是不免担忧起来。“如果实话实说该有多好啊!该死的谎言!”雅娴的思绪在翻腾。   雅娴回到家中,已近十三点。雅娴和子轩相互寒暄了几句,子轩赶忙去厨房热早已做好现已凉透的饭菜。雅娴慌忙来到梳妆台边,查看手机。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手机上枫叶早上发来的三条短信赫然在目,而且显示已读状态。谎言已暴露,目瞪口呆的她仿佛乌云压顶,眼前一片漆黑。   “娴,赶紧洗手吃饭吧。”子轩略带磁性的声音在雅娴耳边响起,一如从前,给雅娴惊悸的心有了一丝抚慰。   “好的,来了。”雅娴应了一声,怀着满腹心事来到餐桌旁。看着子轩精心制作的饭菜,想到子轩为了等自己共同就餐,宁可饿着肚子,不由得心生感动,她决定向子轩坦白。   “你看了我手机上的短信了吗?”   “看了。三条短信都来自于同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没有显示是谁,想必你也不知道是谁吧。”   “真是天助我也!好在手机通讯录里的所有电话号码唯有枫叶的号码前没有加注名字。免得节外生枝,何不顺水推舟呢?”雅娴暗暗窃喜。她眼前一亮,仿佛烟消云散。她又随口应了一句:“那是张姐新换的电话号。”话一出口,雅娴偷偷地用手扇了扇自己的嘴。这一小小的举动表明她根本不愿意再撒慌,但她还是做了,因为一个谎言,往往需要多个谎言来圆。   雅娴不是一个善于伪装的人,脸上显露出的怪怪的忧郁表情令子轩匪夷所思,仿佛眼前的雅娴像个陌生人,但他坚信雅娴是他熟悉的雅娴,是他心目中的那个雅娴。于是,他故意避开谈论雅娴今天的外出之事。雅娴紧张的心渐渐地变得松弛。   叮铃铃,叮铃铃,一串清脆的门铃声响起,更加活跃了气氛。“或许是送快递的。”子轩和雅娴异口同声让雅娴禁不住“扑哧。”一笑。子轩也笑了,为雅娴的笑而笑。   面带笑容的雅娴哼起了小调,迈起了云步,打开防盗门,雅娴大惊失色。“啊!”雅娴的一声尖叫惊得子轩一跃而起,飞身赶到门厅,只见一个手捧鲜花的花童呆若木鸡立在门外。   “枫叶先生送给雅娴女士的鲜花,请签收。”回过神来的花童笑容可掬。   此时的雅娴面色惨白,连连否认:“对不起,你找错地方了。”   花童仔细地看了看门牌号,尔后,坚定地说:“没错,就是这个地方。”   “我是说,没有这个人。”雅娴脸上冒出了汗。   花童将信将疑的掏出手机,照作签收人的手机号码打了起来。旋即,雅娴和子轩共同设计的他俩专属的手机铃声不绝于耳。响得花童喜出望外,响得雅娴无地自容,响得子轩表情让人捉摸不定。   子轩沉思片刻,对花童说:“是的,没有这个人,我来签收,你把花留下。”边说边给了花童小费,签收了这把不速之客。   雅娴料想一场暴风雨在所难免,气得七窍生烟,一把夺过子轩手中的鲜花,嘴上狠狠地骂道:“这个枫叶真的可恨。”鲜花里掉下的卡片她浑然不知,却被子轩尽受眼底。   子轩捡起地上的卡片,看着,看着,子轩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因为他异常熟悉的在今天却让他觉得陌生的雅娴,就是他心目中那个熟悉的一成不变的雅娴,就是像经过多次过滤和蒸馏而得到的水一样的雅娴,纯得彻底,洁得透明。   “娴,鲜花别扔,过来看看。”子轩及时阻止了欲扔鲜花的雅娴。   “雅娴姐,您对婚姻的忠诚让我感动,祝您永远幸福快乐!弟弟:枫叶。”读着卡片上的寥寥数字,雅娴如释负重,她担心的狂风暴雨被子轩哈尔滨癫痫医院哪好脸上的阳光瓦解得无影无踪。雅娴激动得两行热泪潸然而下。接着,雅娴把和枫叶约会的过程全盘托出。   听完雅娴叙述,子轩对雅娴说,他从来都没有怀疑过雅娴,因为他坚信信任是巩固情感的基础,是浇灌爱的源泉,信任一定会让生活更美满、幸福。   是啊!爱更需要信任,信任比关怀体贴更让人感动。雅娴恍然觉得她熟悉的子轩就像个陌生人,因为她一直对子轩认识不够,导致了对子轩不够信任,自寻了诸多烦恼。陌生的子轩没有让她的心远离,反而有一种无形的力量让她的心靠得更近,更近。   是夜,月亮悄悄地爬上树梢,成年癫痫病人饮食禁忌高高的挂在了无边无垠的天空。一朵淡淡的云漂缈在月亮的周围,像给月亮披上了一层轻纱,月色朦朦胧胧,如水般静静地倾泻。要问我爱你有多深,月亮代表我的心。雅娴把灯光调暗,换上薄如蝉翼的性感内衣,柔软得像窗外的朦胧月色,蜷缩到子轩的怀里,撩拨得子轩的激情像燃烧的熊熊烈火……            共 520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