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txt下载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指文(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txt下载

将心挥指,拈指叩心。用我的手机寻幽入微,触刷一世风尘……

我决定,从今天起,买一个大大的篮子,过滤抱怨,积攒幸福。

早上丈夫没有吵醒我,悄悄起床送女儿,又买回早点。这是我收集的第一笔幸福。

感冒输液了,中午饭没法吃,是女儿一嘴一嘴喂我吃的,这是第二笔幸福。

丈夫的生日,我们吃了顿饭。我给自己买了一份礼物。

不想每天描绘我的感动与幸福,只要慢慢往篮子里装就行了。突然想,其实幸福一直都在,我要做的或许只是两个字,珍惜。

妈妈打来电话,说小区里的映山红开了,格外漂亮,让我赶紧去照相!

我想,她是想我了。七十六岁的妈妈在这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找了个浪漫的理由,只为了见见我。

想起在外读书的女儿,在这个小长假里,会不会也想家,想她的爸妈,电话打过去,却说下午还有课,晚上再联系!那份浓浓的母爱没有表达完毕,想了想,我的理由远远没有妈妈的充足,我的心暖暖的,妈妈的人生比我还有诗意,为女儿守候着花的消息。

陪妈妈吃过饭,求妈妈带我看花去。回到家里,给妈妈读一段喜欢的文字。这个午后因为妈妈的理由显得格外温馨,这份爱就这样缠绕在我们心里。

玫瑰花在云南,如果只是爱情的表白,那就弱爆了。

我们是会把这些充满了隐喻的花,做成一道道菜的。

小的时候,院里种了一棵玫瑰,花开了,我会把花瓣一片片摘下来,清洗、晾干、加白糖拌匀,用蒸锅蒸好冷却后装入瓶内,夏天喝木瓜水的时候加上两勺,既解渴又消暑,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在我们眼里,这是世间少有的美味。

成家以后,偶尔采到玫瑰,我会在花瓣里掺入面粉、鸡蛋、白糖,搅拌均匀后,用油煎炸,一片片花瓣变成了一块块香脆的面片。如果没有时间,我就用土鸡蛋煎玫瑰,也会用它来炒肉片,不管哪种做法,都能很好地保持玫瑰花那特有的香味。有朋友说,玫瑰花还能凉拌,加上少许白糖、醋、蒜泥、腌上一阵就是一道凉菜了。

其实在云南,用来入菜的花还很多,苦刺花、小角花、糖梨花、百合花、菊花、石榴花、鸡蛋花、芋头花、梨花、核桃花、杨槐花等等。每年春天,这些花随便在哪家都能吃到,或蒸、或煮,或煎、或炒,对于云南的女人来说,做这一道道花菜都只是平常小事,几乎人人都会。

所以我觉得,云南的女人也如这一朵朵鲜花,浸满了花的味道。

今晚是旗袍会量尺寸做旗袍穿的日子,我没去。

我是没有旗袍的,因为对自己身材的不信任,旗袍的不实用性,还有就是对自己与旗袍的不确定。自从孩子渐渐长大,对旗袍就不敢尝试了,我怕自己毁了旗袍的韵味,也怕在旗袍的拘谨下影响了我的个性。

我自小在县城长大,买菜做饭,挑水洗衣,下煤块、做炭粑。在电影院门口扇过小混混的耳光,在公园打过想占便宜的流氓,我认为自己离那种大家闺秀笑不露齿的形象很远,也没有小家碧玉的温婉端庄,我怕我粗糙的模样笑了旗袍。

但是,我相信每一个女人的梦里都是会有一件合身的旗袍的。

冒着大雨回趟故乡,故乡却变得让我找不着。

一路走一路问,多次走错多次调头,忽然发现似曾相识的景象,就兴奋得不知如何是好,以为找到了记忆中的目的地。

学校和村庄已经连在一起,就连原来那块大大的操场都已经成了庄稼地,四周的房子全都是钢筋水泥建盖,大门开在左边,不再像以前那样靠山而居。很明显,城市吞噬乡村,而我眼前的这个村子正在吞噬学校。

我记忆中那一片宽阔的大海坝已经消失,海坝中间那一条清澈的河也没有了影子。我打听了一下,前几年的干旱让海坝里没有一滴水,就被改为地,种满的庄稼,这条流淌着我童年欢乐的河流从此消失。

我想,从此,我只找得到回城的路,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

下班了,我开着车在街上走。

忽然一颗类似蒲公英种子一样的小东西从车窗飘了进来。

这肯定是一粒种子。我不知道它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但我知道,它只想找一块土地,静静在那里生根、发芽、开花、结果。我不知道它跑到这车流如织、人流熙熙的城市,是不是迷了路?还是这城市的灯红酒绿吸引了它,让它迷失了自己?我担心它跑到无法生长的大街、马路,坚硬的水泥上来,如何让它的生命延续?我害怕它在城里跑来跑去,错过了发芽的节令。

吃过午饭,我忙着上班,依然让它躺在原地,我想下班后再把送到一个有泥土的地方,让它安心地发芽。

可是,等我再去找它,它已经没有了踪影。

一直以来,我相信每一粒种子都有生命,我相信如果机缘巧合,有泥土、有雨,一粒种子就会变成参天大树。

这粒不知名的种子,它到底去哪里了?它会不会找不到土地?会不会开不出绚丽的花朵?

在这个城市,到处都充溢着桂花的香气,伴着雨,从街道旁商家的吆喝声中、从举着伞的人群中、从停停走走的车流中,一阵阵灌进鼻子里。

回到家,清香四溢,打着雨伞出门走走,桂花的香似乎浸入了全身,连发丝都飘溢着香气。连日的雨,将早开的桂花打落了一地,点点鹅黄点点泪,满地黄花有谁惜?心里忽然有些伤感:雨水为什么在浇灌万物的同时,又要摧残这尘世间的美丽?

桂花不美,芝麻大小的花瓣紧紧抱住一起,躲在叶子背后,不好意思露出她过于普通的容颜。或许正是花形不美,颜色普通,所以才努力发出一种与众不同的香味,让人们一闻到就忍不住爱上原本愁煞人的秋季。

花与人大抵相同,美丽的花大多没有香味,比如桃花、比如樱花、海棠,茶花、杜鹃,春天染红大地的多是这些,如云霞飘落在城市乡村、田间地里。而香气逼人的大多不起眼,看不出它的美丽,比如米兰、桂花、缅桂、兰花。

其实,人又岂能与花相比?

野棉花,在家乡是一种非常常见的野花,从小就是这种花伴着我长大。在我的记忆里,秋天除了菊花,就只有这野棉花了。背面是淡紫色,正面白色,鹅黄色的花蕊映着白色的花瓣。花瓣一般都是五瓣,小小巧巧,清清秀秀,透着一种莲的韵味。

深秋的时候,野棉花开始凋谢,花瓣一瓣一瓣悄然碎落,当人们还来不及为这些洁白的精灵感到遗憾的时候,棉桃已经在悄悄地长大,慢慢长出棉花一样的棉絮,但它的叶子已经枯黄,上山砍柴的时候,会看到一团雪白,在黄叶间生长。到了寒冷的冬季,枯萎瘦弱的花茎举着一朵朵星星点点的白,上面又点缀着密密麻麻的黑色籽粒,在寒风里瑟瑟发抖,棉絮被风吹走了一半,没有吹走的,等待寒风把它们撒向空旷的荒野。

小时候在外婆家,外公带我上山,会把野棉花的棉絮捋下来,放进布袋带回家,外婆会细细挑出黑色的棉籽,晾干后做枕头芯,枕着野棉花装成的枕头,闻着太阳的味道,我会觉得暖暖的,睡得十分香甜。

多年以后的我,总会在野棉花盛开的季节,情不自禁地想起外婆的温暖。

夜深了,月儿很明,高高挂在天上,注视着黑夜笼罩的大地。

我躺在床上懒懒翻着书,却没有看书的心思。楼下的那只鸡忽然打起鸣来,不知谁家的狗也跟着叫了几声,打破了夜的静谧。我不知道是不是白日的喧嚣让它不敢放开嗓子?

我放下书,走到窗前,轻轻推开窗,想再听一听这久违的鸡鸣狗吠的声音,却再也没了声息。我忽然有一种罪恶感,或许我不该留下这只鸡,让它在不熟悉的城市一天天看着同伴离去,惶惶不可终日。让它独自忍受孤寂,只能在夜深人静时才能叫上几声。如果把它早早宰杀,或许它就好了。

我不知道该怎样安排这只鸡,每天切菜拌饭、换水扫圈,它依然一天天瘦下去。

那么,只有杀了它了。

夜,很黑很黑,黑得似乎什么也看不见。我独自走着,夜似乎把我吞没,只听得到我沉闷的呼吸,沉闷得像一扇沉重的门!

突然,天际发出一丝柔弱的光亮,一颗星挂在天边!我的心晃了一下,我忍不住朝它走去,可是,还没走几步,那缕光却忽然不见,心底不禁涌出了一丝哀怨,淡淡的。

我往回走着,它忽然又出现在天际,闪烁,我忍不住一次次朝它走去……

这是怎样一种心情啊,那缕光到底是你的?还是别人的?是不是要我一直走下去?

十一

星期一,打完考勤,回到办公室擦桌、拖地、浇花。做完这些,到卫生间洗抹布和拖把,发现一直堵住的洗手盆依然堵着,没法下水。

我拧开接头,将里面的垃圾抠出,再把水龙头打开冲了一下,重新安上,水终于流成从前的样子了。再将盆里的污垢洗净,地上的水拖干净,前后也就五六分钟。

我不知道这些小事为什么常常无人随手做做?

而于我,每次做完这些别人都不愿做的事,内心始终是平静的,没有什么不满,看到哗哗的流水声和干净的水盆,心里反而有一种愉悦。

这样多好。

十二

注定是个寂寞的夜晚,窗外静得没有一点声息,就连风好像也停止了,屋外的花草树木在路灯的照耀下,寂寂而惨白。

我独自走出门,去花店买花,想取悦一下自己,也想让怒放的鲜花带来一丝丝热闹。

花店的男孩子操着一口的普通话,让我有些心烦,忍不住追问他的籍贯,回答就是这里的,买花的心境受到了影响,我讨厌这种本地人在本地做事却无端装洋的习性,让人倍感陌生,一不小心就以为自己不是在自己的家乡,而是到了北国他乡。

买了一把香槟色的洋桔梗,出了店门看到橙色的玫瑰开得正艳,忍不住又把她拥在怀里!回到家中,找好花瓶,修好花枝,将花插好,心里略有欢喜。

花对于女人的意义或许正是如此,是美丽,是陪伴,是生命中永远不会离开和放弃的亲人。

十三

坐在一个喧嚣的角落,看着被酒精刺激得兴奋无比的人群,忽然觉得这座城市离我越来越远。多少年了,始终难以融入,就像一滴油不小心滴入一盆水里,油还是油,水还是水。

每个人都放开自己高吼着,演绎着他们各自认为最精彩的角色,我坐在角落,一声不吭,不想唱、不想跳,甚至不想说话。我担心我的安静会给那满屋的热闹带来一丝冷清,我觉得我装模作样的寒暄会让人感到不真诚,装着有事悄悄摸出门,躲进隔壁房间。

我佩服那些演员,他们不知道怎样练就了一身本领,可以在各种场合演绎不同的人生,脸上的笑容那样真诚,心里的无奈找不到点滴的流露,还是他们都已经学会了享受痛苦,享受自己无法左右的人生?

而我,却依然在这沉沉的深夜,尴尬地做一个孤独的装不下去的人。

十四

我毕业的时候,分配在一个在山沟里的三线厂,离镇上还有七公里。

每天机械地上班、下班、回宿舍,心宛如荒芜的原野,长满了枯草。

直到有一天,经过一片家属开垦的菜地,地的四周用一些低矮的桠枝做栅栏,栅栏下长满了喇叭花的小苗,我的心忽然动了一下,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生机在心底里冒了出来。

吃过饭,我找了一根树枝,撬了几苗喇叭花,回到宿舍找到一个小木箱,把它们栽上,浇上水。

过了几天,喇叭花叶子变得粗壮强健,又过了几天,喇叭花开始牵藤。我从车间里找来一团线,拴在窗户上,喇叭花就这么依着我给它牵的线一路往上蹿,不几日就爬上了窗户的铁栏,依依地迎着阳光开放了,白的、粉的、紫的,我感觉我的宿舍成了单身楼一道最美的风景。周末的早晨,当我从睡梦中惊醒,居然有两只小谷雀站在我的窗户上“叽叽喳喳”闹着。

从此我爱上花,爱上了这个绿树丛茵、花开满枝的山沟,每天下班,我都要上趟山,野玫瑰、映山红、格桑花,总是要采回一捧插满我的小屋,因为花,我慢慢习惯了一个人独处的日子。

后来,我换了工作,有一年,带烈士家属到一个很远的边境县城扫墓,临走的头晚,平时被大家亲切唤作“嫂子”的局长妻子找到我,给了我一包喇叭花的种子。她告诉我,她的弟弟也葬在那儿,她让我去扫墓的时候,代她把喇叭花的种子种在弟弟的坟上。

按照嫂子的嘱托,我把喇叭花的种子围着坟撒了一圈。多年以来,我一直记挂着这些喇叭花,我常常在梦里梦到,喇叭花悄悄钻出了泥土,不停延伸着茎蔓,慢慢爬满整座坟,坟头那几朵花的蔓藤遮落下来,红色的、紫色的、白色的,在烈士陵园里,挂着晶莹的露珠。

我知道,这喇叭花,已经长在了我心里……

十五

拉开窗帘,见月亮又亮又圆,忍不住想出去看看。

白云轻柔飘逸,绕着月亮,更显得月儿皎洁明亮,黑夜里同样看得清旁边的景象。

此时,我走在古城的青石板上,古朴的建筑、恍惚的灯光,一付远古时代的意象,让人止不住心思缥缈。我多想这街道同我一样,冷清寂寥,孤独无望,让我独自享受这月光,静静感受被人遗忘的时光。

闹市的人们你来我往,一片繁忙景象,商家促销的声音很响,骑车的男人把车停在路上,同商店门口的女人寒暄笑闹,街尽头一排排烧烤摊在昏黄的灯光下烟雾缭绕,买水果的老太太捏着一根树枝摇摇晃晃,驱赶着蚊虫……

癫痫病治疗好的方法北京最好的脑病医院在哪癫痫病对孕妇的危害有哪些天津癫痫病医院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