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大赛 > 文章内容页

【流年】父亲的天空(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文学大赛

父亲的天空很大,大的可以容得下整个山川。父亲的天空也很小,小的容不下一个孩子的伤口。

曾经,父亲的头发那么倔强,如今已经被风霜染上了厚厚的一层雪。

过去,父亲的腰板很挺拔,现在却弯得像根扁担,一头担着日头,一头担着整个家。父亲对于孩子,更多的是绵长的牵挂。孩子对于父亲,更多的是内疚和期许。

年少时,孩子是父亲的“对头”。

父亲曾经不止一次叫着我的乳名对我说,你呀,就是上天派来与我作对的,没有一天让我安心。

懵懂中,只记得这种作对像是一种猫捉老鼠的游戏,满足了一个不经事的孩子的心。等到大了,慢慢明白,跟父亲作对却是让他为我操碎了心。

我从来没有找父亲理论过,也没有找父亲验证过。我知道,父亲的这些话,包含了很多层意思。

大哥比我大整整一轮,成家早。儿时我在大哥和父亲眼里,就是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记得大哥结婚那一年,我还是一个满街跑的少年,满世界玩耍,一天天地从日头起玩到日头落。

我的村很小,百十来户。早些年庄里乡亲家里每逢有结婚的,便是村里的头等大事。要早早给四邻乡亲和亲朋下去请帖,准备结婚用的酒肴、干果、糖块、面食、被子等一应物品。村里就是一个掌厨的,无论谁家有红白喜事,铁定要请他来掌勺。结婚那天,喜气溢满了院内院外、屋内屋外,大人们里里外外忙活着照应来客,端茶倒水。而我们一群孩子,则在院子里瞎折腾玩耍。每逢看到孩子们伸长脖子,咽着唾沫看着大人们手中端着的糖块,主家便随手抓一把扔到院子里,孩子们像一群啄食的小鸡仔,疯也似地哄抢,小手里抓满了便塞到口袋里接着抢。

大哥的婚礼,照例一样不少。只不过,我不用抢糖块,父亲早偷偷抓了一把塞给我,将我的上下口袋装得满满的。但父亲怎么也不会想到,我这个嘴里含着糖块的孩子,会给他惹来祸事。

记得大哥结婚那天上午,大人们屋内屋外脚不沾地地忙着,没有谁会顾及到这群孩子们的泼事。父亲几天前在院子里盘了一个土胚炉子,烧火供来客喝水。我玩得兴起,顺手将一个大爆竹“雷子”填到炉子里,只听“嘭”的一声巨响,坐在上边的水壶底被炸开了一个洞,壶里的水流到炉膛里,溅起沸沸扬扬的炉灰。热水溅到手上烫得火辣辣得疼。

父亲听到声响,从屋内跑出来,看着漏水的壶和正在炉旁发呆的我,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顺手抄起倚在门框的笤帚,满脸怒色朝我走过来,嘴里呵斥着,你这个败家的孩子,今天我非揍扁你不可。

二爷家的堂兄见状,一边去阻止拉扯父亲,一边对我说,惹了祸还不赶紧跑,愣那儿干嘛,等着挨揍吗?

我这才反应过来,撒开脚丫子朝门外跑去。跑到大门,被门槛绊了一跤,顾不得疼痛,爬起来用上蛮劲,一路跑开去。等父亲跑出大门,我早已不见了踪影。

我跑出不远,躲在坡里一堆垒起的方石堆后边,坐在那儿惊魂未定,看看手上有几处依然红肿,心里的委屈涌上来,暗自垂泪。

躲在那儿我不敢言语,忍着伤痛咬着牙不敢喊。中午,我没敢回家吃饭,肚子饿得里边像有无数只青蛙在叫。

转眼到了下午,天要擦黑了。村内的一个本家大娘,从石堆旁走过,发现我在那儿独自哭,便问清了缘由,说,你这个孩子,大喜的日子净惹祸,难怪你爹打你,跟我走吧,我去给你讲情理。

来到家门口,我懦懦地再也不肯迈步,大娘硬拉扯我进了屋。我躲在大娘身后用害怕的眼神看着忙碌中的父亲。父亲看见大娘,笑了笑,又歪头看了看躲在身后的我,满脸的笑容好像要突然收敛起来,唯独嘴角却挂着不易察觉的微笑没有隐去。我知道这件事算是过去了。

父亲的脸色看上去还有些生气,却绵柔了很多。他走进灶间,端了一碗烩菜来到我跟前,说,你这个臭小子,该是不管你饭,还不赶紧端着吃了?我猴子一样敏捷地从大娘身后窜出来,接过饭碗狼吞虎咽吃了起来。

父亲说,慢点吃,小心噎死你这个熊孩子。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就像雨后的天空风平浪静了。

等到我吃完,父亲把我叫到跟前,看着我手上的烫伤,表情既心疼又生气,没再言语什么。从抽屉里找出烫伤膏给我抹到伤口处。此刻父亲脸上的气色已全是疼惜了。

事后,听拉架的堂兄说,父亲那次打我多是虚招。我慢慢明白,正值壮年的父亲要是实打实撵我,我还有个跑?

年少时,我已数不清惹了多少祸端,也说不清遭了父亲多少巴掌。只记得每次祸事后,父亲的脸色都是阴转多云,多云转晴。做个样子打我几巴掌或者一顿尅,便会烟消云散。

等到孩子们慢慢长大成人,父亲好像变成了一个多头的线葫芦,一头拴着他的心,一头拴着孩子们。

我第一年高考,因了我的顽皮和厌学,没有考中。那段日子,我吃啥啥不香。一次吃饭,父亲见我绵食,便对我说,你小子要是有种就再考,我使上满把子力气,家里砸锅卖铁也供你上学。

在父亲反复的劝导下,我进校复读。复读的时光是难熬的,父亲似乎知道我的辛苦,回家更多的是给我讲学习的用处,不再狠狠批我。每逢假期便赶我下地。庄稼地里的活儿风里来雨里去,一天下来累得够呛。相比,读书还是好的,风不着,雨不着,我便有了下决心读好书的念头。

好在皇天不负,来年终于考中。父亲喜呵呵地送我上了大学。

大学毕业很快有了工作,父亲看我的工作很稳定,似乎一颗心安定了下来,不再在我身后紧追慢赶。我也慢慢觉得自己是脱线的风筝可以自由飞了。

可是有一次,我突然觉得父亲的牵挂就像一道看不到的光,时刻穿透时光隧道到达你的身边。

那是我到新单位工作后,记得那年办案子,按照要求,办案人员全部更换手机号码,以防外界干扰和泄密。由于忙碌,竟然忘了告诉父亲的新的电话号码。

父亲那几天反复拨打我的旧号码,都是无人接听。那几天恰巧老婆带儿子回了岳母家,家里也没有人。父亲无奈拖着老弱的身子来到我单位,终于打听到了我的新号码。电话里父亲说,你说你这个孩子,换了手机号也不说,我还以为你病了瞒着我,咋找也找不到。电话那端语气急切,还有丝丝的痛。

随着年事渐高,父亲对孩子们的牵挂像漫天的风雪越来越浓。用父亲的话说,他现在已经是今天脱了鞋和袜,不知明天穿不穿的人了,孩子们好好的,金不换呢。父亲这话说得轻巧,我心头却仿佛压了一块石头,沉重不安。

从那次以后,无论我到什么地方出发,都是事先告知父亲,到了地头再向父亲保平安。一路相安无事。

时光很快到了二零一四年春天,三姐肺癌病情告急。这个春天,父亲变得沉默了。每次我回家,父亲都是寥寥几句话便扯到三姐身上。有时我故意岔开话题,可父亲却像复读机很快又扯回来,说着说着眼里便掉下眼泪来。自从我娘去世,好多年没见父亲落泪了,滴滴泪像是落在我心里,凄楚酸痛。

三姐病的那段日子,父亲一天天瘦下来。本来就弯弱的身躯,似乎一阵风就能吹倒。我村离医院不到四里路,父亲几乎天天走着到医院看望三姐。父亲心里明白,三姐来日无多,父女在这个世界的缘分眼看到头了。

三姐弥留之际,父亲眼里含着泪拉着三姐的手说,阎王不识好赖人,怎么不将我抓了去换回俺闺女的命啊。我这个土埋大半截的人了留在这个世上究竟还有多少用!可是俺闺女拖家带口,还有好多的日子可以熬。说完,竟泣不成声。我的心里像是插了一把刀,血流不止。

窗外的春光打在父亲花白的头发上,泛起了一阵阵恍若隔世的银光。银光打在瘦瘦的三姐身上,丝丝温暖能够伴她安心走完最后一程。

三姐终究是从这个世界走脱了。父亲白发人送黑发人,几天的功夫好像过了几个世纪,人变得苍老寡言了。时光可以磨去很多痕迹,亲情却愈久弥坚。即使失去,心中的刻痕怎能轻易抹去!父亲心里的伤口终日像撒了盐,那种痛足以让他身上千疮百孔!

如今,父亲已然是八十岁的人了。一个老人的天空下,有着家庭,有着孩子;有着悲苦,有着欢喜;有着风雨,有着晴天。

我心里默念:但愿父亲余生的天空里,都是晴天。

昆明军海癫痫病医院几级医院北京癫痫病医院长春治疗癫痫的医院在哪里?哈尔滨哪里的癫痫医院更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