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暖】成都的夜生活_1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武侠仙侠
是男人,让我爱上成都的夜,爱上成都的夜生活。浓浓的烟草味和着刺鼻的酒气,那是男人的味道,我喜欢的味道。慢慢地,浸入我心肺,变成了我的味道。成都的夜生活,相较于白天的悠然,确是猛浪得多。白天的成都像个面皮白净的帅小伙,温情如许,话音绵柔。入夜,秒变为胸毛与腿毛齐飞的黑大汉,豪情漫溢,语气铿锵。夜,将男人造影成一座座粗砺的山体,敞开裸露的胸膛,张开粗壮的臂膀,拥抱夜色,拥抱女人。女人的身体,甜丝丝地泛着香。这夜,便馥郁得化不开。男人,在夜色里粗重地喘息。这夜,流动着荷尔蒙的气息;这夜,让男人更像个男人;这夜,虽有些朦淡,却明晰着阴与阳;这夜,也将刚与柔勾调,酿就一坛原浆,厚醇甘美。夜空里漾动的空气,拉扯起一缕缕暧昧的弦索,回荡着温热的波澜。   成都的夜,微醺,让人绮念顿生。成都的夜,画不出来。画画的人,唇里哈着酒气,眼里盛满醉意,立在九眼桥河边,痴痴地望着河水,努力地调抹着夜的色调。满河的波光灯影,红绿蓝交相辉映。桥边的霓虹灯是红的,烁烁耀目,扑闪扑闪的。空气中弥散的脂粉香于灯光下曼舞,好似一群红衣女子,烈焰般的红唇,吻热了夜,灼灼的唇印为这夜添了魅惑的迷香。蓝色是幽淡的,像我最爱的“1664”法国白啤,蓝色钴玻璃瓶明透清亮,氤氲出泽润的萤光,有着怡然的雅韵。打开瓶盖,以水果调制而成的酒,色泽纯然明丽,清新地漫出,宛若情窦初开的少女,有一丝清冽的涩,不适合牛饮。绿色是河边一排柳树,最宜在洒落着细雨,偶起微风的夜晚漫步。一排排柳树像极了一道道绿雾,在雨里飘飞,拂来濛濛乱乱的情思,牵起一帘旧梦。走一路,碎一路。   桥边有一条街,各色酒吧晃花人的眼,欧式、中式、复古或略显颓靡的风格,尽可随意挑选。每个酒廊里座无虚席,夜色拂去了白天的忙碌与工作所遇的困扰,滤得一份怡然。瞧,男人们褪下了厚重的西装,从高压的工作环境里跳脱出来,换上简便的体恤和仔裤,着一双轻巧的休闲鞋,叫上几个哥们儿去酒吧里纵情地宣泄一番。女人呢,对夜色的钟爱早已附着于血液里。看她们,从职业女性变身为裙裾飞扬的媚女郎。或许,白天还挨了上司的训,心里有一些幽隐的愁绪。那又如何!今天的烦忧岂能续接明日的悠扬,寻个酒吧喝上一杯色泽艳异的“彩虹酒”,那股清香甜醇,可消散所有的郁结。众人只知成都的悠闲,却不知,成都表面安逸恬淡,内里却暗流狂涌。那份闲适,是厚重与浓烈的提纯!成都人喜欢将一天的忙碌与疲累,随着酒精一块蒸发。   每间酒吧里都有驻唱的歌手,在各大选秀节目中或会见到他们的身影。也有很多已成名的歌手,曾经在这里体验过成都的夜色,为成都嘶吼、呐喊。酒吧是很吵的,谈笑声、斗酒声、摇色盅的碰撞声,歌手们煽情的歌声,各种乐器混杂的金属声,波翻浪卷,狂肆地拍打着每一堵墙面,鼓震着人的耳膜。如果想清静,不妨去酒吧外的廊间,在爬满青藤的外墙边坐下,就着那些绿意,拨开浓暗的夜,再来一杯Grasshopper。这一款由淡奶油、薄荷利口酒和白可可利口酒配制而成的鸡尾酒,调酒师在摇荡时没让冰块释出过多的水,增加了爽利的口感。或者,把奶油换成伏特加,抿一口,舌尖被激荡,慢慢地滑润,软软地于味蕾上铺开,舌头便醒了。看,月儿和云层在谈心,晚风和树叶在撩情,夜,便有一些浅醉。   常常有人倒在小酒馆的堤沿下,望着夜空,脸颊挂着清凛的泪,手里提着酒瓶,将那份凄切,装进酒里,和着夜色,一并咽下。这夜,也会嗅到孤清的气味,那一份寥落,飘入城市的上空,游游走走,将夜色划伤。夜,慢慢地浓郁。整条街却是通透明亮,出租车挤挤挨挨,行走缓慢,有载客来的,也有搭客去的。来这里,很少自己开车,出租车的生意极好。开车来的,自然会先找好代驾,于是,河边又多了一门营生。出租车司机很挑剔,载客完全顺应心情或看客人酒醉的程度。车里只该有汽油味,若添了酒气,司机多半也会被误判为酒驾。   每个夜晚,街面上听到最多的话不外乎:你个瓜娃子,人家喊你喝就喝,没长脑壳嗦?看嘛,又喝得瓜兮兮的,等哈回切(去)还要老娘服侍你,你个砍脑壳、挨千刀的,恨不得飞起一脚把你个胎神踢到河头切。话音未落,男人一个踉跄,栽倒在女人怀里。女人又着急了:老公,死鬼,你没得事嘛,回了家给你泡杯蜂蜜水喝哈。   成都女人的酒量也是没得说,娇媚里透着豪气。男人多是“耙耳朵”,眼见得自家女人醉得打飘飘,一步三晃,心里既恨也爱:你个瓜婆娘,整天除了喝茶打麻将还不消停,天一黑就跑出去喝酒,喝就喝嘛,还要跟一大帮男人拼酒,找死啊。说起来老子就生气,下辈子再遇到,老子当你是空气。男人心头怨气正盛,只听得女人一阵娇喘:老公,人家头好晕哦。男人心头怜爱顿生,更紧地搂住女人:宝贝,乖嘛,忍耐一下,回切睡一觉就没事了哈。这约莫就是川剧里的“变脸”,成都的男男女女都会几招。成都的夜,很考验爱的深度,若谁不顾自己心爱的人甩手而去,那么,一腔衷曲再也不能落入你的怀里。   张艺谋说:成都是一座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这里的男人帅气女人美丽,这里的节奏缓慢生活安逸,这里的气候适宜风景秀丽,这里有担担面也有钵钵鸡,这里连方言都热辣俏皮。确实如此,且不说别的,成都的女人个个肤白水润,建议外地的男士们来了成都立马飞奔到春熙路,那里的女人符合你最挑剔的眼。白天在那里打望可养眼。成都妹子多是自信的,爱打扮,好时尚。她们的衣装,传递出对生活品质和审美情趣的追求。成都妹子很懂得享受,世界极奢的品牌在这座城市从来不乏市场。当夜幕垂首,即使眼睛怠惰,亦会发亮。于夜色里去看成都妹子,平添几分柔曼。红唇、丝袜、高跟鞋,将夜色晕染得华滋丰美,养心。   若说休闲、自在、惬意,目前在中国恐怕只有成都和杭州能够营造这样的氛围。让北上广忙碌去吧,成都人只钟意这样的慢生活。很多年前去过杭州,跟随旅游团只能作一次匆然之行,并不曾细细体味过,只记得“西湖醋鱼”不太合我口味。如今念起杭州,想到的全是“断桥”的悲凉。赵雷一曲《成都》,让全国人民记住了玉林路,很多人谈论这首歌时总着眼于伤情,听到潸然泪下。我却不然,作为在这座城市长大的人,我深知:成都不相信眼泪!一个没有在成都生活过的人,没有真正融入这座城市的人,又怎能写出成都别样的风情,如何去妄说成都的或淡意或浓情或伤怀。   玉林路于我太过熟悉,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在那条街面上开了一个花店。那时候,玉林路还在不断打造中,与现下的炫彩迷离、众多酒廊林立的热闹景象不可同日而语。都知道成都人过得闲然,似乎连走路也是慢悠悠地迈着碎步。其实,成都人的慢是有章法的,每一步都行得踏实,尽量不让自己出错。想那时,我也勤劳过,每天清晨五点骑着破车去花市挑买鲜花,苦心专营过各式的包装方法。后来,还专设了上门送花服务。成都人除了享受,也会营物,理念是很超前的。我的花店对面是一所中学,因为兼卖一些小礼品,一到放学时,店里就被挤得满满当当。遇到毕业季,学生们还会来提前预订。玉林路住着很多外国人,每逢圣诞节,忙碌得教人没法歇气。   记得1993年圣诞节的夜晚,成都意外地落了雪,我和搭档一直忙到凌晨两点才收工。回家的路上,疲软的脚蹬着自行车踏板,几次跌倒在地,却舍不得坐出租车。那时候,悠闲这个词离我很远,少有安享斑斓的夜生活。没有汗水的滴落,何来金钱的支撑,很自然的品尝不了闲情,更何谈风花雪月。成都不是一座伤情的城市!成都的慢生活,夜空下的欢歌狂舞,酒肆里的推杯换盏,是汗水沉淀后的挥散,是沉重的脚步里变奏出的轻盈!   如果玉林路和九眼桥的夜晚是成都的一抹亮色,座落于香格里拉酒店与天府时代广场之间,紧邻锦江边的兰桂坊,这几年间,也成为了成都夜生活的又一个地标区域。九眼桥、玉林路的酒吧是接地气的,兰桂坊的酒吧和慢摇吧却是高大上,整条街更加具有时尚感和国际范。想也知道,那里的消费与酒吧的气质相符,兜里没银子,尽量少去。   成都的夜,无需泼墨,自成一幅粗疏的画。烟雾堆就的山峰,酒水汇成的河流,间或飘来烧烤和麻辣烫的浓香。青石桥的海鲜大排档,一入夜便铺满整条街,那里,是我每天夜生活的终点。喝高了,唱累了,跳嗨了,仍要去品上一碗冬瓜文蛤汤,吃上一盘西芹百合,再来一份辣爆蛏子,或者还想吃几杯酒,就再来一碟酱爆海瓜子。悠悠闲闲地吃着喝着,总要到天亮才跌跌撞撞地回家。若是几个女人一桌,时常会有搭讪的男人,几句闲聊便凑成一桌。成都的男人是很乐意买单的,吝啬的男人在成都基本没有市场。倘是几个男人在宵夜,他们的眼睛便会四处张望,巴巴地指望能有落单的美女袅袅地走来,娇滴滴地说一声:帅哥,借个火。成都的男人女人都少有矫情,火爆热辣,可能偶尔会乱谈情,不碍事,天光放亮,便各归各路。   成都的夜,即使鬓乱钗横,也难掩绝色姿容。微凉的风,低沉地吟唱,那是夜——最动听的安魂曲!风,捻熄了最后一丝夜的焰舌,天空开始泛白,灯光稀疏了,经过彻夜的冷却,成都,又在酝酿下一个夜。 癫痫患者寿命长吗湖北医治癫痫病医院哪里好?黄冈到哪看癫痫国内专业治疗癫痫病的权威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