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 文章内容页

【流年】与其与人纠结,不如和花缠绵(散文外一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现代都市

【与其与人纠结,不如和花缠绵】

在网络上看老树的画。穿长衫的民国男子怀抱着一枝梅花,从山中走来。远山、近树、脚下的野草几株,画上题诗:“春深好题画,两物最入诗,水上雨数点,山中一枝花。”画中人均无眼目,更无表情,但是,闲逸散淡,意蕴悠长。看着那幅画,就想起丰子恺的画。一个人站在梅树下仰头赏梅,天空刚落了雪,树下已是落红翩翩。白雪红颜,相看两不厌。画上有诗:“触目横斜千万朵,赏心只有两三枝。”原来,梅花是历代文人的知己呀。

老树的画中,一个人背倚一株梅树吹箫,箫声蜿蜒而来,梅花闲闲自落,淡淡几笔,画出闲逸、清高的文人情怀,也画出许多文人心中的梦境,去山中访友,踏雪寻梅,水边吹箫,花间品茗,似乎自古文人没有做完的梦,被老树一支画笔忽然唤醒了。

有人说,老树的画有意思;我说,有意思的东西才有性情。有意思的画,再配上一首小诗,更是妙趣横生,令人莞尔。

老树的画集《花乱开》,书名真有趣。“乱”字多好,无规矩,无限制。法无定法,不束缚画家的灵魂,便是艺术创作的最高境界。“乱”也是人家院墙里探出的一枝山桃花,疏淡有致,清香悠然,耐人寻味。不信,你看:一幅传统的水墨画,穿长袍的人,双手抱着树枝,双脚腾空。枝头繁花烂漫,他抱着树枝荡秋千,悠哉悠哉,山空人静,水流花开,连人也要在春风里睡着了——画旁有诗:“无奈生于世间,日子真不清闲。与其与人纠结,不如与花缠绵。”这大概是老树作画时的心灵写照吧,一颗在红尘中疲惫不堪的心灵,在画里才能自由地呼吸,我何尝不是呢?

一个人独自在水边吹箫,水中的睡莲还在梦里。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一朵白莲睡在碧绿的荷叶上,如同白胖的婴儿睡在绿床上。他在水边吹箫,箫声是水面上的紫燕,低飞徘徊,把一池的睡莲唤醒。“一池睡莲总不醒,推说池畔草未青。春风悄然已走近,我说消息你来听。”

看老树的画,读出两个字“天真”。我以为,天真是艺术创作最好的状态。我也觉得老树应该是一个天真而世故的读书人。其实,丰子恺先生的画也满纸天真,童心盎然,一派天趣。闲逸的画中,自有一份现实的安稳。不论尘世怎样纷乱喧嚣,总有这样的人,以一支画笔为人们守住精神世界的故园。

他的画,看似传统的山水画,然而又不全是。他的画和芸芸众生没有隔阂,和这个时代没有距离,一支笔画人世百态,他的画是俗世的“浮世绘”。

原来,老树原名刘树勇,在中央财经大学任教授。最让人称奇的,是他的题画诗,书法出奇的拙朴,小诗古文功底非凡,在哲理和禅理之间,寥寥数笔,才情尽显,与他的画相映生辉。

人与自然有着无以言状的依恋。春天里的清晨,我常在江畔散步,看着一树树的花开。先是桃花开了,桃之夭夭,烁烁其华。洁白的梨花在风中摇曳,落花如雪。接着,不几日,一丛丛嫣红的蔷薇爬上了篱笆,再后来石榴花就羞红了脸,如同乡间出嫁的新娘,咧着大嘴憨憨地笑。阳光下,一大片三叶草也会开花,粉红的,小小的,如同羞涩的小姑娘掩着嘴笑了。风中绿树,旷野繁花,开在尘世。在春日里看老树的画,画中有秋蝉、蛐蛐、鞋子、小鸟、莲蓬、人物、落花,看见什么就画什么,一路画过去,就是境界——从容入世,清淡出尘,透着寻常人世的烟火气和暖意。

喜欢他的另一幅画,山水间,两个民国男子坐在开花的树枝上闲聊。树下草木正深,落花翩翩。他题诗一首:“周日兄弟入深山,开花树上待一天。但凭春风催花落,不吃不喝亦无言。”两人相互对坐着,一同听风,看花,心中之事,只说三分,多么自在逍遥。他随手几笔淡墨,带着几分古代文人的闲逸和才情,三分画意,两分诗意,亦庄亦谐,再加一分邪气,让人留连其中,不忍离去。此时,艺术的灵感,何尝不是一分俗世的邪念?

老树曾在新浪微博“老树画画”上发过一组“向竹久梦二致敬册”,原来,他和丰子恺一样喜欢这位日本画家。其中有一幅画:远山、房子、几株闲草,天空有燕子轻灵地飞过,一条寂静的小路伸向远方,就是没有一个人。但觉意境优美,有情调,更有味道。

他在画中题诗:远山的影子,寂静的村道,小河的清流,布谷的鸣叫,天真的孩子,温厚的翁媪,恬淡的尘梦,全都没有了。

看着他的画,我仿佛一瞬间回到童年的故乡,粉墙黛瓦的村落,门前盛开一树粉红的合欢花,美如梦幻,白发的祖母坐在花树下缝补衣裳,春天的风吹过原野,桃红李白,杨柳如烟——故乡那么遥远,往事随风飘落。

老树的画在一瞬间唤醒我沉睡的灵魂,我总是在春天分外思念故乡,渴望来自泥土深处的温暖。可是,那些恬淡的梦境,如他所说,都没有了……

艺术是最美好的梦。艺术和爱情在本质上大概是一样的:都是无中生有,虚无缥缈;都是当空皓月,枝上花开。可是,依然带给我们灵魂的愉悦和宁静。比如老树的画。

与其与人纠结,不如和花缠绵,多好!

【读书,是一阵春雨唤醒一朵花】

在云南的丽江古城遇见一块石碑,上面写着:天雨流芳。这是纳西族的语言,翻译成汉语就是:去读书吧。多美!

是的,上苍托先生转交给学生一把钥匙,一把打开书房、教室、眼界、心扉的钥匙:读书。读书,一件事,贯穿一个人的一生,也成就一个人的一生。

在如今的电子媒介时代,人对纸质书籍的阅读渐渐减少了。然而,抚摸一本书,不仅是用眼睛,还要用手指和心灵。春日的午后,在温暖的阳光下翻开一本好书,那些文字不端架子,行云流水,如云端紫燕。好书如香茗,芬芳醇厚,意味悠长。此刻,你就沉浸在雅洁从容的文字里,如和一位智慧、美好的朋友相对而坐,听他娓娓道来,那一刻,你的心就长出了翅膀。

好书如知己。当你和书中的人一见倾心,不禁要如此感叹。仿佛你心底埋藏多年的话,作者替你说了出来,清丽典雅,字字生香。你们在时光深处相遇的一瞬间,灵魂摇曳,情投意合。那些文字,不仅忧郁而且明亮,不仅沉静而且飞扬,不仅犀利而且温暖,不仅理性而且唯美。

读大家的文字,觉得他的心就是一把紫砂壶,他们把文字养在心里,不论怎样平凡的琐事,养在这把紫砂壶里,倒出来的“茶”都是有茶香的。是啊,好文字当然是有香味的。所以,真正的好文字如春风拂面,雨中红莲,也是雪落梅花,暗香盈盈。他们充盈着诗意的诉说,纯粹的灵魂,清洁的思想,似清水洗尘。

好书,从来都是要静静阅读,慢慢欣赏的,而不是在网络上匆匆浏览。因为,网络阅读没有纸质阅读的质感和温度,也没有灵魂,更没有内心的安宁。网络阅读仿佛一个急着赶路的人,步履匆匆,行色慌张,这样的阅读是浏览和观光,是走马观花。可是,我们匆忙的脚步,焦灼的心到底在追逐什么?一切都是因为“快”,一个“快”让阅读的美好意味尽失。那么,不要走得太过匆忙,忘记了我们为什么出发?读得慢一点,等待灵魂慢慢跟上来。更不能忘记,在书中采集生活的美好,这是你我热爱生活的理由和依据。

真正的阅读是灵魂的阅读,留出让读者思考、遐想、回味的空间。真正的好文字也处处留白,如一幅水墨丹青。只有胸中有山水的人,才懂得留白之美。

清代的张潮这样说:“少年读书如隙中窥月,中年读书如庭中望月,老年读书如台上玩月,皆以阅历之深浅为所得之深浅耳”。读书与月亮竟有着这样的渊源,不同的人生阅历、坎坷、磨砺,从书中领悟到的深浅和道理皆不相同,而好书从来都是一轮明月,它夜夜自天空洒下盈盈光芒,铺满尘世的每一个空间,滋养心灵的角落。读书达到这样的境界,也将人生活得如此清明而透彻。

冬夜坐对一窗雪,如同坐对一卷书。窗外,是孙康夜读的皑皑映雪,屋内的人手捧一卷书。雪夜里学学古人,围一炉红泥小火,品一杯清茶香茗,万物寂静之夜,听雪落寒窗。煮酒、品茗、读书,世间还有比这更惬意美好的事吗?

好书如同芳邻。它陪伴你,滋养你,慢慢成长。你从书的世界感知生命的愉悦,精神的光亮,灵魂的静美。那些优雅的文字,传达世间美好的一切:智慧,良知,悲悯,至善,信仰,理想和爱。似水流年里,唯有他们,能活过时间和未来。

读书,也能培养一个人的审美观和人生观。每个人自幼要有一颗审视美好的心灵,分得清美和丑,善与恶。而如今的人,审视美的能力和意识正在悄悄丧失,而审视丑的好奇和猎奇心却比比皆是。尼采说:“与怪兽搏斗的人,要谨防自己也变成怪兽。”是的,你的心若简单,世界就简单。你的心若美好,世界就美好。因为,一个人的审美观何尝不是一个人的世界观?

当你捧书阅读的一瞬,连世界都安静了下来,上苍微笑着俯视着你,俯视着向善向美的一颗心。自幼与好书为邻的人,养成良好的阅读品位和阅读习惯。一个人的阅读品位的高低,也决定了他视野和思想的高低。

那么,读书不要想着实用,也不要有功利心。读书只是谋心,只是为了自身的修养。邂逅一本好书,如同邂逅一个善美之人,一颗善美之心。那么,读最美的文字,养一颗洁净的心,做最真的人。

读书,原来是一阵春雨唤醒一朵花,是一阵风吹醒一片云,是一颗心灵去唤醒另一颗心灵。

合肥哪里看癫痫病好哈尔滨癫痫医院有几家甘肃医院有没有治疗癫痫病癫痫病的发病早期的症状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