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仙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难忘腊月二十五(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修仙小说

这几天看到朋友们谈论的话题大多与年事、年味有关。前天是小年,一个朋友问我在银杏树下过过小年没有?这也让我勾起了多年不愿想起、一想起心里就发疼的往事来。

我小时候家里条件本身就非常艰苦,再加上父亲经常被批斗,每次在生产队分粮食就比别人家少很多。全凭母亲的勤劳、坚强、贤惠,才把我们家打理得井井有条,母亲再苦再累,也得养猪养鸡,每年过年还是有猪杀有肉吃的。母亲省吃俭用,哪怕自己少吃少穿,才不至于让我们这些孩子饿着冻着。母亲的优良品质影响着我们,使我们这些孩子显得比同龄孩子懂事得多。

我们家是全队最集中的地方,地方大,院子宽,生产队的保管室就建我们一个院儿,天黑了,每十天全队人都到我们院里来开会、分粮食,我记得每年都是生产队会计公布每家每户粗粮、细粮各多少斤,然后从最远的户往最近的户一秤一秤地称,生产队人多户多,分一次粮食得两三个小时。大人们在称粮食,我们全队的几十个小孩子聚到一起做游戏、捉迷藏……当各家大人称好粮食到处喊孩子们回家,他们才依依不舍的跟着大人一起离开我们院子。

我十一岁那年的腊月二十五,生产队放假,大人们不用上工干活了。母亲带着我和姐姐弟弟到离我家两里路远的汪奶奶家舂米准备过年,舂米很累,得几个人配合才行,母亲和姐姐换着用脚踩碓,我还小,在一旁用棍子拨碓里的稻谷。看到母亲的额头渗着汗珠,我为自己没有力气帮母亲踩碓而束手无策。

每次舂米得一天时间,那天我们把舂好的米带回家,吃过晚饭,那天正是生产队过年分粮食的时间,大人们都在保管室里分粮食,我就和小伙伴儿玩去了。正当我们玩得起劲儿的时候,父亲厉声地把我们姐弟几个叫到屋里,看到母亲在那儿流泪,屋里来了好多生产队里的叔叔伯伯阿姨婶婶们,我不知道我家发生了什么事,父亲铁青着脸问我们:秀子,德念(我姐的名字),你们白天出去时关了后门没有?我们早上是和母亲一起走的,所以关门的事我们就没有操心。父亲说:看你们过年吃什么,不关门,人家把我们过年的猪肉和你妈熬的麻糖全偷走了。只听人们议论着,具体说的啥我不记得了,只记得父亲母亲很难过。我就后悔,怎么早上不记得去检查一下后门再走呢!

我家的猪肉和麻糖都是放在楼上的,肉挂在楼上的墙上已经晾干了,麻糖是我母亲乘我们晚上睡觉时,我们那时候没有钱买水果,母亲一整夜不睡觉就在为我们熬麻糖,当我们早上还没睡醒时,就听到母亲喊我们起来吃糖了,每年都是这样。那时没饭吃的日子虽苦,可母亲想着法儿变着法儿的给我们的爱却是从嘴里甜到了心里。好多有饭吃的家庭也不会熬麻糖反而羡慕我们家。关于母亲熬麻糖带给我们甜蜜的回忆我在《追忆我的母亲》一文里写得最清楚了。

我家的猪肉和麻糖被偷以后,我一个人白天都不敢进屋,每次进屋从那个房间过都是跑着进出的,不敢抬头看楼上,总觉得小偷还在楼上站着。那个年我们全家都没有笑意,也就是从那次的教训后,我们都养成做事小心谨慎的习惯,也就是从那次以后,我们懂得了体贴父母心里的苦楚,当父亲被整治被批斗时,我们姐弟几个在家都从不高声讲话惹父母生气,总是默默地做事,让父母心里有些许的安慰。

如果现在父母还健在的话,我会让父母不要难过,我会给父母买上比猪肉比麻糖更好的礼物慰劳父母的。

印象最深的是每年大年三十的晚上吃罢团圆饭,我们姐弟约上四叔家的几个孩子,一大群人都会带上蜡烛、小小煤油灯,有时也糊个小小的灯笼什么的到爷爷奶奶的坟上去送灯,这都是永远不变的规矩。父亲在家把火烧得旺旺的,据说火烧得越旺来年越红火,全家人坐在火炉旁边烤火,边听父亲讲有关守岁、有关年和他年轻时值得骄傲的故事,父亲讲得绘声绘色,我们听得津津有味。

那时的日子虽苦,但我们心里有盼头。

每年过年母亲心里都有安排的。母亲会想尽一切办法给我们每人哪怕只做一件新衣,或者是提早把过年要穿的衣服都给洗得干干净净,即使没有新衣服穿,但新布鞋是每个人都有的,母亲从冬月就开始给我们做布鞋,布鞋做好了让我们试过后就用小绳子拴好挂在房屋里到过年时再穿,我们过去过来都要抬头看看,希望早点穿在自己的脚上,于是,就急切地盼望新年快快到来。母亲看到我们高兴她也高兴。

还有五天就到大年三十了,我不能回老家去,想必我家的侄儿侄女们也会到我父母的坟上去送送亮点点灯,让父亲母亲在那边也过个亮堂年吧!

哈尔滨市到哪看癫痫病产生继发性癫痫的原因都有什么郑州癫痫医院哪个好郑州治癫痫应该去哪家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