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恋】关于缝纫机的故事_1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修真小说
   前些日子,我在网上买了一台小巧精致的电动缝纫机。摆弄起来,特别轻巧耐用,我爱不释手。相比起来,家里的那台老式缝纫机显得多余了,看着它摆在家里占着位置,有了想卖掉它的念头。可每次念头一闪,又恋恋不舍。抚摸着它那磨掉光泽的台面,像是抚摸着一个时代的留痕。关于它的故事,也浮想联翩涌上心头。      一   这台缝纫机是何年何月买的,我已无从记起。只是从遗留的商标上,得知它是长治出的“太行牌”,它名不见经传,如今的厂家早已销声匿迹了,它远没有上海出的“飞人”“上海”“牡丹”名牌缝纫机名气大。可它却曾是娘的心爱物。   过去贫穷的年代,家里孩子多,食不饱肚,生活捉襟见肘。姊妹几个挨着脚,一件衣服姐姐穿剩了妹妹穿。那时,穿着不是我们追求,能吃饱肚子不挨饿,就是一家人万幸了。   有台缝纫机是娘的渴求,有了它,可以把她从繁重的家务中解脱出来,也能任意缝制孩子们喜欢的衣服,省去许多做衣服的费用,让家里的生活好转。可当时缝纫机当时是凭票供应,一般百姓家很难买到;就是市面有,我们家穷,根本买不起昂贵的缝纫机。   李婶和我们家是要好的邻居,爱人是货车司机,收入可观,家里也因此殷实。她家的缝纫机,就是李叔跑山西时买来的。当他把崭新的缝纫机卸下车时,惹得邻居们满是羡慕眼光。尤其是我们一帮孩子,围在李叔的身边,看着他把缝纫机支好,望着那锃光瓦亮的缝纫机头,摸着那油光的台面,稀奇得不得了;听着那缝纫机悦耳的声音,如美妙的音乐;看着缝纫机缝制出的布头,惊奇世间还有这么神奇的机器,可以不用手缝,竟然能把布料连在一起。   没事的时候,李婶总爱来我们家和娘在一起闲聊。她看着娘正在用手缝制被子缝,爱怜地对娘说道:“来,我拿到缝纫机上蹬一下不完了,看着你手缝真费劲。”说完,她拉着娘来到她家,支起缝纫机,脚踏着踏板,“哒哒哒”地一条线过去,笔直匀称的线条出来了,娘摸着匝好的被子缝,啧啧称奇。从那以后,娘有了什么针线活,就会拿到她家的缝纫机让她给蹬一下,李婶是来者不拒,她也在帮助我们中得到了快乐。李婶的缝纫机,是半条街人眼中的珍奇物,她为那些没有缝纫机的邻居们缝制衣物,从不讲条件,乐不彼此,她家里那美妙的缝纫机声音总是不绝于耳。   后来,街上邻居陆续有了缝纫机,娘总是用叹息的语气说着:“谁谁谁家又买了一台缝纫机,什么时候我们家也能有台缝纫机呢?”在娘的眼中,缝纫机是和我们家无缘的,那是属于有钱、有门路人家的东西,我们家是可望不可及的。能有台缝纫机,是她生活的最高追求,也是我们心目中憧憬的目标。   忽然有一天,李婶来到我们家中,在和娘窃窃私语,娘的眼中闪烁着惊喜的目光,又不断地在摇头,可李婶的语气却不容置疑的:“就这样定了啊,我等他回来了给你抬过来!”   等李婶走后,娘悄声告诉我们:李婶又买了一台名牌缝纫机,打算把这台普通牌子的缝纫机处理掉。她首先想到的是我们家,娘在她眼里是位可敬可爱的嫂子,我们家里穷,新的缝纫机买不起,便宜处理给我们是最好不过了。可娘还在犹豫,添了缝纫机,无形中增添了家庭负担,那是一家人半年的生活费啊!父亲早逝,家里的生活费指着两个上班的姐姐,她手中的钱有太多的用场,从一家人牙缝中省出来的那点钱,要给上学的我们交学费,要给姐姐攒嫁妆,要顾及一家人的吃喝……总之,娘虽然迫切想要一台缝纫机,可她又有太多的顾虑,她怕缝纫机成了家里的累赘,让一家人背上负担。她顾虑重重地望着我们,谨慎地问道:“你们说,咱要不要李婶的缝纫机?如果不要,就让她给别人了,别人等着要呢!”   “要!”我们姊妹几个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在回答,几双渴望的目光,在迫切地望着娘。   “好吧。”娘在痛下决心,她仿佛在做出她人生中的一个重大决定,“你李婶说了,钱不着急要,可以分期给她。你们都想要,那我就让她抬来了啊!”   于是,在春天的某一天,我下学回来,发现家中多了一台缝纫机。啊,那正是李婶家里的那台缝纫机,李叔正在给我们摆放位置,娘把家里最明亮的窗户下显著位置腾出来,把地上沉积泥土打扫干净,李叔搬到窗户跟下,把缝纫机摆放整齐。阳光射进窗户,照在锃光瓦亮的缝纫机头上,给家里增添了别样的光彩。我惊喜地用手去摸着缝纫机转动轮子,“莫动,让你李叔给咱好好弄弄。”娘忙制止我。   李叔把缝纫机放好后,又认真地调试好缝纫机,忙碌半天,才离去。李叔走后,缝纫机立刻成了我们姊妹争抢的目标。大姐拉来凳子,找来一个旧布料,坐在缝纫机旁开始学蹬机子。大姐试过了二姐试,二姐还没过够瘾,三姐把她推开,又坐在机子边,四姐五姐你挣我抢,跃跃欲试。家里欢声笑语一片,冷清的家中有了暖意,有了生活乐趣。   过了好几个月,娘才把省吃俭用省出来的缝纫机钱给了李婶。本是谈好的价钱,李婶又少收十块钱,娘过意不去:“那哪行?本来你就吃亏不少,哪能再少给你们?”她和李婶打架似的把十块钱扔来扔去,最后李叔把十块钱硬塞在娘手里:“嫂子,你就别扔来扔去了,我开个车,加加油门钱就出来了,你跟着孩子不容易,收起来吧。”娘拿着钱激动得不知说啥好。因为听说有邻居给了李婶好价钱,李婶不卖,坚决要把缝纫机以低价钱卖给我们家。为此,李婶还得罪了那个邻居,见面朝她翻白眼。如今,李婶又让我们一把,这笃厚的邻里情怎不让母亲感动呢!   每当娘提起此事,对李婶一家的深情念念不忘。她抚摸着缝纫机,脸上总会带着一种幸福的表情。缝纫机是邻里情的美好见证,它潜着香,藏着甜,让我们度过快乐的每一天。      二   从此,家中有了缝纫机的响声,寂静的家中不再寂寞,在美妙的机子声中,我们的衣服也穿出了美丽。娘再不用眯着眼睛在昏暗的灯光下手为我们改制衣服了,娘的针线活虽然很好,可哪能比得上缝纫机出来的活漂亮?在寒冷的冬季,娘支起缝纫机,带着镜子在缝纫机上给我们缝制衣服。她全神贯注,双脚踩着踏板,缝纫机“嗒嗒嗒”地响着,顺畅而流利的针线勾勒穿梭上下振动,在缝纫机的欢叫声中,美妙的声音伴着我们进入梦乡。第二天,当我们穿上它,多么幸福快乐啊!   一件衣服,娘会在缝纫机上反复修改,横针竖线,缝制成合适的外衣。姊妹几个穿到最后伤痕累累,才被娘抿成被子,匝成鞋垫,垫在脚下,和岁月一起磨灭。   二姐左手有残疾,干活比正常人格外费力。但心灵手巧的她很快学会了蹬缝纫机,缝纫机弥补了她的先天不足,她很快在众姊妹中脱颖而出,家里的缝纫活她几乎全包了。她还不知从哪里找来些碎花布头,用缝纫机堆成各种菱形的,正方形的花样,再镶上花边,做成门帘子,花褥子。花样造型五彩缤纷,美观大方,结实耐用,经济实惠,给家里节省了不少开支,增添了色彩,我们的生活也变得丰富多彩,每当邻居来到我们家,对二姐的巧手赞不绝口,二姐脸上也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一台缝纫机,不仅给家了带来了便利,还让我的童年时代充满了欢乐。我不用再望着胖妞的沙包眼气了,二姐给我匝好了沙包,填充上找来的核桃皮,小巧玲珑的沙包踢起来轻巧不伤脚,用它和好友玩游戏,格外欢愉。   娘很爱惜缝纫机,每次用前都要保养一番,把缝纫机能转动的部位滴上缝纫机油,让它转动起来轻便如飞,用完了擦拭干净,又找来一块蓝色的的确良布,上面用手绣上花型图案,按照缝纫机台面的大小尺寸裁好,在缝纫机上匝好,罩在缝纫机上,在娘的细心呵护下,缝纫机多少年过去,依然崭新如初。娘虽爱惜缝纫机,但邻居如有求用缝纫机的,她从不拒绝,欣然答应。当一位邻居姐姐来缝纫机上做活时,惊叹道:“大娘,你的缝纫机保养得真好,踩起来真轻巧,赶上那些名牌缝纫机了!”听到邻居的赞誉,娘的脸上带着种自豪的表情。   偶尔娘也让我也在缝纫机上小试一把,可我即好奇又恐惧,认为做缝纫活是大人们的事,不肯耐心坐下学。娘训导我说:“一个女孩家,不会做活长大怎么生存?家里有这便利条件,不学永远不会,来,我教你。”我极不情愿地坐在缝纫机前,试着蹬机子,可匝出来的线条曲里拐弯,不成直线,玩心上来不愿意再蹬。每当这时,娘耐心地和我讲着蹬机子的要领:手要扶稳布料,脚踏机子要均匀,照着一个方向匝下去……在娘的教导下,我很快掌握了蹬机子的方法,匝出来的线条成了一条的直线了。望着布条上笔直的线条,我心情格外顺畅,感觉像是我亲手绘制出来的人生路。今后我会踏着这条路前行,走向人生的远方。      三   高中毕业后,我和大学失之交臂,无奈待业在家。   那时缝纫机已经基本普及,名牌缝纫机还是百姓的追求,普通的缝纫机已经落伍,但娘对她的缝纫机爱惜如故,因为它还是我们家的最值钱的大件。   后来,父亲单位顺应社会潮流,开办第三产业,安置单位职工家属子弟就业。在一处用来防空的楼房地下室,开办了地下缝纫厂,我也因此被安置,但前提是必须自带缝纫机上岗。   在家里的缝纫机被带走的时刻,娘依依不舍地抚摸着缝纫机,千叮咛万嘱咐我:“要爱惜咱的缝纫机啊!这可是咱家最值钱的东西了。”我满口答应,怀着对就业的渴望,和缝纫机一起,走上了我的工作岗位。   地下缝纫厂只有十几名待业青年,都是刚从学校出来的少女少男,他们在家里是宝贝,有的连缝纫机都没摸过,和他们相比起来,我是瘸子里拔将军,还会匝个直线,蹬起来机子也是顺手顺脚,加上我刻苦好学,师傅对我很满意,总是在我的身边指导我。我的缝纫机在同事的眼中,是那么不起眼,它不是名牌,可就是这台不起眼的缝普通纫机,让我学会了缝制衣物,让我在同事中挣足了面子。   缝制裤子兜是在做衣服中属于高难度的技术活。我从没有做过这些。可我不气馁,在师傅的指导下,一天到晚泡在缝纫机上,学匝裤兜。下班了,师傅说:“走吧,小刘,明天再学吧。”   我对着师傅笑笑:“师傅,我做完了这点再走吧!”   师傅无奈地叹着气:“唉,你这孩子,咋这么拗呢!饭得一口口吃,哪能一下子吃个胖子?”   话虽这么说,师傅还是把门钥匙给了我,嘱咐我,“不要太晚了啊!早点回家吧!”师傅和同事走了,空荡荡的地下室只有我和缝纫机“哒哒哒”的声音,回荡在幽深的地下空间里。   等我终于做成了裤子兜,拿着让师傅看,师傅赞誉地说道:“看看人家小刘,做得多好,大家要有她的这种精神,准能出徒。”   同事没想到,看起来相貌平平,穿着朴实,沉默寡言的我会捷足先登,学会了缝制裤子兜,尤其是还是非常难学的男裤后兜,我也竟然做成了,把同事晓云眼气的不得了。她家境殷实,平日里穿着妖艳,擦脂抹粉,说话娇滴滴,总是摆出一副不和凡人说话的傲慢姿态。她揶揄地说道:“小刘,没想到你还真行。”在她的眼里,我只能在厂子里干杂活,根本蹬不了机子。可她不知,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是娘早早教给我的本事,让我赢得了同事的尊敬,赢得了做人的尊严。   一年后,地下缝纫机厂由于员工缝纫技术良莠不齐,揽不到活,最后解体了,缝纫机又回到了久违的娘家,娘像迎接出门在外的孩子般把缝纫机接回家中。再后来,娘的房子拆迁,缝纫机进入了我的家中。每当娘来我的家中,进门望见缝纫机,便来到它的跟前摸摸,眼里闪着异彩,久久地看着它,若有所思,她的思绪也许回到了昔日和缝纫机朝夕相伴的日子……   如今,娘走了,缝纫机是娘留给我的唯一念想,每当我望见它,仿佛看到了娘的身影。我不会忘记,这台缝纫机上,倾注了娘浓浓的母爱,让我的童年充满乐趣;是这台缝纫机,让我掌握了生存技巧,在社会上有了立足之本;让我有了自尊心、有了自信心。当我回忆往事的时候,不会觉得没有什么可以留恋,在生命的征程中会有那么一些值得回忆、美好的东西。      如何治疗癫痫病才有效果湖南看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广西的癫痫医院哪家好哈尔滨哪里癫痫病医院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