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优美句子 > 文章内容页

【墨香】复活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优美句子
摘要:我是怎样倒下的?已经记不起来。想动一下头,动一下胳膊,动一下腿,但是不能!不知道飘飘魂魄究竟是在人间还是地狱?僵直的身体如同一条半死不活的花斑蛇浸泡在冰冷的雨水里,如果天上这时候飞来一只老鹰,一定可以轻而易举地把这副臭皮囊叼走!一切都烟销云散,从此再也不会有人间那么多是是非非的故事。 七月的大雨滂沱;七月的大树参天;七月的雷声滚滚;七月的闪电如钩……    我是怎样倒下的?已经记不起来。想动一下头,动一下胳膊,动一下腿,但是不能!不知道飘飘魂魄究竟是在人间还是地狱?僵直的身体如同一条半死不活的花斑蛇浸泡在冰冷的雨水里,如果天上这时候飞来一只老鹰,一定可以轻而易举地把这副臭皮囊叼走!一切都烟销云散,从此再也不会有人间那么多是是非非的故事。    耳边仿佛有人在说话,近在咫尺,远在天涯?又仿佛万马奔腾般袭来一阵阵轰鸣,一群苍蝇张牙舞爪的如百鬼般狰狞……    终于,我可以活动一下眼皮,眼皮始终像两扇石门一样沉重,难道是中了魔法与诅咒?恍惚中有一把无形的锁,锁住了飘忽不定的魂魄,锁住了习以为常的光明……    一个可爱的孩子在农家小院里奔跑,他张扬着双臂,舞弄着八字型的小腿,咿咿呀呀……“胜子慢着,慢着胜子……”娘没放下手里的活计赶紧跟了上去,仿佛有一根无形的线拽着她的心,大呼小叫。一把没逮住,孩子跌倒了,“哇哇哇”响声震天!一双大手把他凌空托起,“心呀娇呀”晃来晃去,随即一个奶头塞到小嘴里,他终于不哭了,“吧嗒吧嗒”吸吮着白色的乳汁,小肩膀一抽一抽,委屈慢慢地平复下去,睡着了。    整个小院子终于安静下来,只能远远地听到清凉寺的钟声“嗡嗡”的传来!这正是一个早春时节,孕育着千奇百怪充满希翼和童话般的故事……    娘似乎安了心,又抬头望着太阳发起了呆。扭头无端地轻轻叹了口气,悠悠地走,像怕踩疼了地上的蚂蚁!把孩卧下了。她舍不得马上离去,无聊地凝望着那张熟睡的小脸,仿佛这就是整个人生幸福的全部!    “李永胜!”    “到!”    随着老师一喊,李永胜从座位上像弹簧一样跳起来却站得笔直。    李永胜是个好学生,他上了讲台从老师手里领到一个奖状还有两个本子。他应该很骄傲地昂首挺胸,每次考试都是拿第一名;可是他却很羞涩,低着头像个十分胆小的小女生。从小学到初中他一直是父母和老师的骄傲,认为他可以上一所好的大学,前途无量,有朝一日飞黄腾达,光宗耀祖。    我知道那个孩子是我,那个学生也是,一定是!我还年轻,不是28岁就是29岁……不甘心就这样不清不白的死去,不能!心中有一个求生的欲望,这是一种极其强烈的本能,仿佛是与生俱来。    “你爱我吗?”新娘子娇笑着,她是世界上最美丽最温柔的女人!    “爱,当然爱!”新郎干搓着两手显得神秘兮兮,尽量不把傻傻痴痴暴露出来。娘曾有过不止千百次的交待:少说话,言多必失,生米做成熟米就成一家人了……    “俺可一直爱你哩,你还像以前老不爱说话!”新娘子扭身上了床,眼眸里掠过缕缕羞涩且荡漾着无限的春光。    新郎上了床,渴望已久的好事儿一时却又不知如何是好,顿觉头晕目弦,小弟弟却士气高昂,蠢蠢欲动……原来女人的身体是这样美妙,幽香淡淡,肌肤如雪!    新娘,我亲爱的云儿!这一切的一切都如同梦里,都是伪装善意的谎言,因为自私与病痛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我。我本应该是天之骄子,应该雄姿英发……可无常的命运将我捉弄。也曾看过无数的医生,也曾求神拜佛换过童子,可怎么也治不好我衰弱的神经,混乱如麻的思维,傻傻痴痴的行为……这些你都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因为我有明确的目的,隐瞒所有的缺陷,努力展示一个正常的男人!    你说我是你的偶像,你曾经是那么那么地暗恋我,不敢说出口,只好托媒人来说。其实你爱的那只是小学与初中的我,而那个我已经不知不觉中死了!    正值紧张复习迎接高考,曾几何时,记忆力一日千里地减退,考试成绩随之一落千丈!我努力抗争,陷入一片混沌迷茫的世界。所到之处空气异常稀薄,尽管像求生的鱼儿一样浮出水面大口大口地呼吸,依然摆脱不了濒临死亡的恐惧。当初光茫四射的一颗珍珠,转眼成为一坨不争气的臭狗屎。整个世界突然变得遥远而陌生,四处投来那种漠然与嘲弄的眼神如蜂毒般刺痛我的每一根疲惫不堪的神经,即便在沉沉黑夜的梦里依然有人如恶鬼张开血盆大口狂笑不止,让我惊悚,恶心呕吐,甚至白天也常常不由自主地掩住鼻子,隐隐之中到处弥漫着俗不可耐如大粪一样的恶臭……    终于,我休学了。永别了又爱又恨的作业和课本,永别了又爱又恨的学校和大学梦……    如果说我身浑身充满罪恶,一切又都是上天的安排,那我还有什么再抗争的必要?我宁愿选择无力的沉默,在鲜为人知的世界里孤独潜行。当下将死的人没有不坦诚的必要,是的,我掏过鸟蛋,欺负过弱小的同学,偷过别人地里的西瓜,甚至还欲图偷看女人洗澡……这些惨忍卑鄙龌龊的行为足以把我这肮脏的灵魂打入十八层地狱。也可以上溯到过往的前世,或许我是个杀人放火偷盗奸淫无恶不作的家伙,注定此生非要来偿还这份欠下的孽债!即便早知如此又能有什么办法可以起死回生扭转乾坤呢?算了,我会微笑着接受出乎意料的灾难与厄运。该来的总会来,该走的总会走!    生又何益?死又何损?    我听到娘亲切的呼唤,一声声喊我乳名;我看见妻子冷冷的眼神,充满仇恨,再也没有了往昔的温柔……我知道娘爱我,不会抛弃我这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我知道妻子在恨我,恨我隐瞒了病情,恨我是感情的骗子,恨我是个十足的混蛋神经病……    天地无语,我亦无语,只能报以沉默!    妻绝望了,被彻彻底底激怒了,歇斯底里地哭骂与撕扯……我一直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任由她摇来摆去,没心没肺!    她不再是我的妻子,不再是我的云儿。云儿已经从现实中飘远,又如一缕轻烟悄然散去,即便在梦中再也捕捉不住她那美丽的身影,她那熟悉的笑容!我没有资格去爱她,更没资格去恨她,她要自由,快乐和幸福。而这些我都不能给予,给予的只能是恶心和耻辱。我已经完全没有自尊可言,一次次跪下苦苦地哀求:云儿,你别走!可你,我亲爱的云儿,去意已决,情意已绝,义无反顾!    当我手捧着“离婚判决书”,还是控制不住自己一下子失声嚎啕,若隐若现的幻想也如秋日里雕刻在窗棂上的霜花,遇到阳光霎间化为乌有!    “可怜的人,本来就憝乎乎的,为了避雨,大树被雷电打了,他也被雷电打了!”“永胜,是俺庄的永胜!”“别动他,没死!赶快打120,通知他的家人……”耳边传来噪杂声。我想:他们正在议论着我,在试图抢救我……雨水打在慢慢复苏的脸上像一条条蚯蚓在爬,我暗暗狠命地咬了一下嘴唇,温暖的血伴着雨水沿着一丝丝疼痛传递出咸咸的味道。我还活着,是的,确认我还活着!    敏锐的思维不停地在空灵中跳跃舞蹈,脑子异常清醒……神奇的雷电啊!您居然意外地扫除了我身心的妖魔鬼怪,还我一个久违的健康,终于成为一个精神正常的人!难道以前那个傻痴痴的永胜真的是我吗?如同睡了一大觉醒来,又如同做了一个荒诞离奇的梦!几多欢喜,几多忧愁、几多痴迷、几多苦难、几多春秋?!    “苍天啊!雷电啊!你是在救我?还是在把我捉弄?”我终于努力地睁开了双眼,从泥泞中慢慢地爬起来,双膝跪地,喜极而泣,万物动容!    “你们不要扶我,我自己可以!”声如洪钟,久久在天地间回荡!    风雨中,我一步,一步,走向远方……      江西专治羊羔疯公立医院山东有哪些看羊癫疯的医院婴儿癫痫病能治疗好吗?北京哪个医院癫痫病看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