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有声小说 > 文章内容页

【留香】沉香(散文)_10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有声小说

曾经,我固执的以为,尘世间总有那样的一支笔,能够画出一双不流泪的眼睛,能够留得住一剪稍纵即逝的光阴;后来,我慢慢地发现,留不住的时光叫曾经,留不住的岁月淡化成心底一抹柔柔的思念。再后来,有个人悄悄地告诉我,那叫“沉香”。

——题记

【一】

第一次听到“沉香”这个词,是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依稀记得,那时自己上小学。而那时央视CCTV-8暑假期间,一直热播曹骏、舒畅、刘晓庆主演的电视连续剧《宝莲灯》,“沉香”这个词,便是在这个时候第一次印入我的眼帘。

至今,已经记不得那时是怀着多么渴望的心情,等待每晚2集的电视剧情。却清晰地记得,那个叫沉香的少年,一步步的走入自己的心底。而后来,当我慢慢长大,慢慢的接触了世界,慢慢的了解“沉香劈山救母”的故事后,对当时的那一份心境淡了些许,可依旧不减心底的那份美好。

那一年,我白衣翩翩。已记不起多少个夜晚,我悄悄地起床,跑到奶奶家的大堂,蹑手蹑脚去拿起放在香案上的煤油灯,想要看看那盏破旧不堪的煤油灯是否也会像电视剧里的那盏宝莲灯一样发光。可不论何时,我始终未能等到老家那盏煤油灯创造奇迹。倒是一遍遍的在心底想念母亲,因为那时候母亲一直都不在我身边。

那时年幼,还不懂得大人的世界是怎样。清晰的记得,母亲每年只回家一次。那时我便想,等到哪一天自己变身成为“刘沉香”,也带上一把斧头,前去营救母亲。把她从城市的牢笼里带回来,让她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可,那始终都之能想想。因为,我终还是未能登上华山,未能“劈山救母”。

只是,自打看过《宝莲灯》那个电视后,“沉香”一次便深深的刻在我的脑海里。可能是觉得自己与电视剧里的主人公遭遇相似,觉得父母都不在自己的身边,所以便如同西方少年的“淘金梦”一般,我也做着“千里寻母”的梦。只是那时候自己还很小,故而始终都是在做梦,未能等到梦醒的那一天。可伴随时间的流逝,我慢慢地发现。原来,现实生活中,真的存在很多“沉香”。

那是奶奶的一件嫁妆。一个楠木作成的箱子,里面放了几块零碎的小物件。记忆里,奶奶把那个小箱子看的格外贵重。没事的时候,总是抱着箱子看个没完。有时候,她看着看着就睡着了,等到醒来时,第一反应便是看看箱子有没有在怀里。我那时候很好奇,总想去看看箱子里面装的是什么宝贝,为啥奶奶对这个箱子如此爱护,连我这个宝贝孙子都不让看一眼。可奶奶总是笑着说我还小,以后长大就懂了。每每听到这里,我总是百思不得其解,甚至好奇心加重了,总想打开奶奶的箱子看看里面的究竟。可奶奶一直将那个小箱子锁在柜子里,令我始终未能得手。

直到有一年的冬天,奶奶让我去柜子里取核桃。我趁她不注意,打开了柜子,在里面拿出来了那个小箱子,却没想到小箱子上面居然也上了锁,使我再次未能一窥究竟。而奶奶似乎是看懂了我的小心思,终于在这一年的一天,抱着箱子来到院子,当着我的面打开了箱子。我立刻窜了上去,想要看看有什么好玩的。却不曾发现,里面除了一个笔记本,还有几本书,外加一沓沓厚厚的信封,以及一些零零碎碎的小物件、黑白照片等等。

奶奶每次望着那个箱子,总会默默出神。

奶奶说,那个箱子装载的都是她年轻时候的回忆,装载着她的青葱岁月,装载着她这辈子里最美好的东西。那时我还年幼,还不懂奶奶的箱子里,明明装的都是些破旧过时的小东西,她总是说那里面装着一箱子的“沉香”。直到后来,当我知道了爷爷奶奶的爱情故事,当我知道了他们相伴一生、不离不弃的故事后,才明白那真的是一箱满满的情义,一箱厚重的情谊。

【二】

其实,我真正喜欢上“沉香”这个词,是在我慢慢的长大了之后。

小时候,总以为捧在手心里的便是自己的最爱,总以为得到了的便是永恒,总认为母亲那一句句唠叨令我倍加反感。而直到我真的离开家乡,真的离开母亲,真的离开那个生我养我的土地,独自行走他乡时,才明白尘世间真的有个词语叫做“沉香”。

那一年,我刚上高一。从小便生活在乡下的我,由于和母亲长期不在一起生活,所以或多或少的便有了一些隔阂。尤其是在我上高中那几年,表现的格外突出。那几年,由于我所在的乡下没有高中,而距离奶奶家最近的一所高中便是母亲所在的那个城市。

据说,那还是一所“全国百强”的重点高中。自幼便在乡下学习成绩突出的我,突然进入县城,在相对教学环境和师资力量都比较优秀的学校,我那一点点成绩自然的相对逊色了。曾经,在乡下的学校里,我一直都是班上数一数二的“尖子生”,可是一进到城里,立刻就不同了。

起初,很是腼腆,不擅长与同学交流。而班里有个回族的同学,看我是从乡下走进城的,所以便“欺生”。有时候,甚至搞些恶作剧,故意戏耍我。那时候,我对城里的生活还不适应,加上又与班上的同学关系不好,所以经常闹小别扭,成绩自然下滑。一时间,母亲便开始为我的学习成绩担忧了。有时候,母亲便在我的小房间陪我写作业,可有时候一看到我在班上的排名,便对我发脾气。母亲说,她小时候没上几年学,丧失了大好的读书机会。而今,后悔都来不及。所以,她不惜一切力量,都要让我好好读书,让我读好书。

可母亲越是督促,越是一遍遍的在我耳旁说个没完,我就越是反感。特别是高中那几年,本就不曾与母亲在一起生活的我,经常因为一些小事与她发生口角。只是母亲每次都很严肃,似乎丝毫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硬是监督着我的学习。好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我的学习成绩逐渐的有了起色,再次成为班上的“尖子生”。母亲,却依旧日复一日的在我耳旁重复着,要我好好上学,完成她没有完成的理想。

倘若现在想想,自然会理解母亲当时的苦口婆心。可在当时,硬是不理解她。有时候甚至在心底记恨她,觉得自己就是她的一个试验品。之所以督促我学习,就是为了让我替她完成梦想。有时候,十分反感她在我面前啰嗦。所以,那时候便萌生了一个冲动。等到自己考大学时,一定要选一所很远的学校。远离母亲,让自己耳根得到前所未有的“清净”。

只是事与愿违,高三那年,报考的一所北京的大学并没有录取我。转而,是被省内的一所大学录取。虽然离开家的那一刻,觉得自己解脱了。终于可以不用去听母亲那些“烦人的话语”,不用担心有人会检查的书包,检查我的成绩单。当然,最开心的莫过于可以走出大山,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大学那几年,准确的说,我是过的比较平静。每日除了正常的课程,最多的时间便是泡图书馆。清晰的记得,大学图书馆一共五层楼。一所欧式建筑的楼里,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我,就像是一个嗷嗷待哺的孩童,一头便扎进了那浩瀚的书海。也不记得到底在图书馆呆过多少时间,只记得那一百零四步台阶,我整整踏了四年。

接着,大学毕业。毕业后,我果断的放弃了回家乡考取公务员。硬是不顾母亲的“千呼万唤”,硬是一个人背着行囊,远赴他方,追寻梦想。后来想想,若以自己当初的成绩回家考公务员,绝对是十拿九稳的事情。只是那时候,打死我也不愿意回老家发展,不想回家,因为厌烦母亲的啰嗦。若当初真的回家就业,或许我可能永远也不会懂得母亲的唠叨里所包涵的爱。

毕业后,我去了一所旅游城市发展。相对于当时的同届毕业生,也算上是“孔雀东南飞”。只是,我并没选择深圳,而选择的是最具有开发潜力的大西南。当我第一次站在机场的站台上,回望身后的一草一木,没有一个人为我送别。不是没人来,而是我坚定的拒绝母亲来送我。

这一去,便是四年。

四年多,对于人生,或许只是短短的一瞬间。可四年从未回家的我,当我再次拎着大包小包,再次出现在机场出口时,看到热泪狂奔的母亲。纠结在心中多年的疙瘩,瞬间就被软化了。曾经,一直觉得,只要离母亲远远的,就可以耳根亲近,就不会每天都能收到母亲的电话,提醒我穿衣,提醒我带伞之类的话。总觉得,那是一种很烦躁的提醒,总觉得,母亲虽然还不老,却特爱唠叨。

当我真的离开,当自己独自在异乡漂泊了数年之后,却十分想念母亲的那一句句唠叨。在外那几年,由于长途电话费很贵,母亲便很少给我打电话。自那几年,便真的是一个人早出晚归,过上了难得的“清净”生活。可每次安静下来,却总变得郁郁寡欢,不知为何,反倒是时常想念母亲。曾经,上大学的时候,每逢寒暑假,母亲总是一遍遍的打电话,让我回家。可我每次都以“勤工俭学”为理由,不论她怎么打电话,千呼万唤的叫我回家,我却始终没有回去。而当我一个人在外漂泊了四年多,仅是母亲那一次的呼唤,我便想都不想的辞掉了工作,拎着包就回来了。

“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当我再次回到阔别许久的家时,母亲反而不唠叨了。她似乎明白了,知道我喜欢清静,喜欢安静写作、看书。所以只要我在书房里,她连走路都是轻声细步的。可我,却硬是很怀念以前的日子。总想着以前母亲陪我读书,陪我写作文的场景。

再后来,我才慢慢的发现。原来,一直十分排斥母亲的唠叨,却早已在心底默默恋上。只是,那时候我还很小,还无法理解母亲的唠叨里,满满的都是爱;只是那时青春,那时年轻气盛,总以为离开母亲的怀抱,就可以翱翔天空,却总在遍体鳞伤时,才想起那个遮风避雨的港湾;只是那时的我,还不明白,尘世间有一些感情,有一些倾诉,需要在岁月的千回百转里,在时光的慢慢体会。

是以,总有一些唠叨,是沉甸甸的爱,是岁月沉香的爱。

【三】

其实,我真正恋上“沉香”这个词,是在很多年之后。

曾经的我,以为失去了的东西,就是永远的遗憾;后来,我才慢慢的发现,有些远去的东西,却在岁月的沉淀里,融成了一份厚重的爱。

许多年前,当我第一次和初恋分手。一时间,天旋地转,以为这一生都不会再恋上其他人,一如当年第一次牵起她的手,那么颤抖的说出“我喜欢你,此生非你不娶”;后来,当我们在生活的洗礼下,却发现,有些失去了的东西,依旧可以是美好的。只是,我们曾经年少,曾经不懂得,那一份残缺的美。

很多年前,我第一次看《仙剑》,对结尾那一句“爱一个人,就不要融入他的生命”甚是不解,而后来,当我看到仓央嘉措的《十诫诗》,看到那一句“第一最好不相见,从此便可不相恋。安得与君相决绝,免教生死作相思。”才突然明白,尘世间,有些东西,不是不爱。离开,只是换一种方式相爱。

可叹的是,很多时候,我们只是不懂。一如很多年前,当我颤抖的将自己与初恋的相片埋在土里,以为就这样将一切都能深深的埋葬;而后来,我才慢慢发现。有些东西,失去了并不一定代表不好,有些东西,失去即是得到。因为,我们都是怀着一颗初心去追逐梦想;因为,我们第一次牵起彼此的手时,都想过要天长地久。只是,这些东西需要时间的沉淀。如同很多年前,分手时我们眼里会常含泪水;而很多年,当我们再次忆起时,嘴角会淡然一笑。

曾经,我喜欢花开时节动京城的绚丽;而后来,我喜欢花落时节的飘零。亦如同曾经我喜欢牡丹,而后来却喜欢海棠。牡丹倾城,花香袭人。海棠无香,朴实无华。可我,硬是在岁月的磨练中,在时光的流转中,在人生的跌宕起伏中,慢慢的告别了那“三千繁华”,只留下“一份真纯”。只是,这一份被叫做“沉香”的真纯,是我在很多年后,慢慢的感悟出来的。只是这一份静静的美好,需要一点点的去沉淀。

昔日,放眼江山,瞻仰风骚人物数百家;而后来,在我看过很多书后,爱慕过很多诗人后,却唯独喜欢那个“五柳先生”。昔日,觉得五柳先生的生活过于平淡,没有“洛阳纸贵”的排场,没有才高八斗的华美;可后来,大浪淘沙,红尘滚滚,真正住进心底的人,也仅仅是数人而已。曾经,坚定的认为,文人就一定要名动天下,一定要做到“莫道前路无知己,天下何人不识君”。可后来,我却更加喜欢三五良友,七八盏茶。因为,交友不在多少,重在交心。只是这些,都需要在岁月的长河里,一点一滴的沉淀,一分一厘的沉香。

过去,我曾十分喜欢“留香”。想要以纤纤素笔,留住岁月的一段香,留住红尘的一段香,留住生命的一段香。可慢慢的,我发现,我更喜爱沉香。因为,总有一些东西需要去掉万千浮华,才能看到真纯。总有一些东西是留不住的,一如时光,一如青春。所以,当我们无法留住的时候,便要学着如何去沉淀,去记录,去典藏。

有人说,用文字去记住那些阑珊的暖;而我,更想用文字去沉淀岁月的香。

人常说,岁月无声。其实,岁月是有声的。只是,很多人未能静下心,很多人未能停下忙碌的脚步,很多人未能守住灵魂的净土。所以,始终未能听到岁月萌芽的那一缕声音,未能红尘花开的那一缕声音。亦如同,岁月沉香。故而,需要在一点一滴的时光里,慢慢的沉淀,慢慢的积攒,那一缕绵远悠长的香。

在岁月的千回百转里,我们始终都是一个过客。从我们出生,到我们走向人生的终点。这一程风雨,这一程山水,其中也蕴藏了很多的香韵,只是需要我们去做生活的有心人,去做岁月的聆听着,才能嗅到时光深处的花香,才能等到那一抹低入泥土的沉香。

我想,或是真的恋上“沉香”这个词。故此,在那个阳光明媚的午后,突然的在脑海迸发出“愿使时光不老,岁月沉香静好”这几个字,并将其写入了文字留香社团的宗旨。自此,只是一眼,便已入了心。便时常在心底回味,时常在笔尖游走,时常于午夜梦回,在寂静的心灵湖畔,一遍遍的诵读着,一遍遍的祝福着。

沉香,沉香。

最初,我喜欢上的是这个名词;而今,我喜欢上的是这个词语背后更深的内涵。不论时光怎样荏苒,不论季节如何更替,我依旧愿意静候,依旧愿意守护,依旧愿意在凌晨四点钟,陪着海棠花未眠。

时光不老,岁月沉香。

长春癫痫治疗最好医院郑州正规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去哪找?辽宁癫痫医院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