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艺苑名流 > 文章内容页

【轻舞】破碎的家庭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艺苑名流
摘要: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它发生在我们身边,他家和我们家住一个村。每次看到他们家的老房子就会想起“人言可畏”这个成语。一句话把人逼上了绝路;一句话毁了一个本来不完整的家;一句话害人又害己;一句话小超市关门歇业;一句话全家搬迁异地。“祸从口出”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它发生在我们身边,他家和我们家住一个村。每次看到他们家的老房子就会想起“人言可畏”这个成语。一句话把人逼上了绝路;一句话毁了一个本来不完整的家;一句话害人又害己;一句话小超市关门歇业;一句话全家搬迁异地。“祸从口出”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题记   几年前的一个下午,老公回家闷闷不乐地说:“丑五喝了农药,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了。唉!真的太傻了。家里上有生病的老母,下有未完成学业的儿子。怎么能忘了自己的责任和担当,就一走了之了呢?”   同村一户姓“牛”的人家,在镇边开了一个小超市,前几天店里遭遇了“小偷”。忙碌了一天生意的牛老板洗漱完毕,刚刚上床躺下,忽然听到有响声,以为是老鼠出入。后来感觉像小偷,连忙大喊捉贼,小偷闻声爬窗飞奔而逃,牛老板看到了背影,感觉非常熟悉。   第二天早上牛老板就肆无忌惮地在村上宣传,说是丑五的儿子昨晚到他家店里企图行窃。半天功夫村里像炸开了锅,一传十、十传百,闹得整个村子沸沸扬扬,大伙七嘴八舌,半信半疑。这话传到了丑五的耳朵,他得知后火冒三丈,冲到牛家评理:说自己儿子还在学校上学,凭什么见个背影就冤枉他儿子。责问牛老板,捉贼捉脏。吵着、闹着二家人扭打在一起,左邻右舍出来劝解,可牛老板就是不肯松口,而且还冷嘲热讽,话里话外吃定小偷就是丑五的儿子。平白无辜被人冤枉,丑五气得脸色发青,身体发抖,好似浑身长嘴也说不清了。无奈的丑五先找到村委,再到镇政府,最后还找了派出所。他要讨说法,讨公道,要让“牛”家上门公开陪礼道歉。   也许在某些领导眼里,根本不把民事纠纷当回事,敷衍一下,就不管不顾了,才间接地引发了丑五自杀的恶果。   像丑五这样的弱势群体,政府都不肯主持公道,为他伸张正义。真是:“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他感觉:“天下乌鸦一般黑,自己比窦娥还冤。”老实憨厚的丑五为了儿子的清白,选择了“不归路”,结束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一个阴霾的早晨,悲剧发生了,丑五在菜场种子店购买了一瓶“百草枯”。边走边喝,边哭边说:“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他们!”手里还拿了一张学校证明:那天他儿子在学校上学的证据。等路人明白过来,他已把一整瓶“百草枯”全部喝完。然后就倒在了地上痛苦地呻吟……好心人赶忙拨打了120,及时把他送到了医院,医生护士抢救了一天一夜,还是没能挽回他的生命。   丑五的儿子——亮亮,比我儿子大一岁。都说儿子像妈妈,他就是最好的例子。亮亮生得浓眉大眼,头发乌黑,皮肤白净,非常帅气。本应该能像同龄人一样过着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就因为父亲年轻时种下的苦果,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苦难便接而连三地降临在这个刚成年的孩子身上,伤害着他的心灵,摧残着他的身心健康。   八十年代末,丑五家兄弟姐妹六人,他排行老五。同是父母生养的,哥哥姐姐弟弟都长得好看,就他用一个“丑”字来形容,一点也不夸张。他的头歪斜着,还有点尖,肩膀是一边高来一边低,而且讲话还有点“口吃”。本地女孩没有一个会看得上他,30岁了还没娶到老婆。   十八岁的小翠是一位四川的美丽花季女孩,有着对幸福生活的向往,对美好未来的憧憬。由于她轻信了远房亲戚的花言巧语,来到了被誉为“人间天堂”的苏州——她的第二个家。原以为“有缘千里来相会”,没想到恶梦才刚刚开始。小翠到苏州后发现自己被骗了,却为时已晚,远房亲戚已逃之夭夭。她面对的是和自己想象中,截然不同的丈夫。   小翠有着苗条的中等身材,双眼皮,明亮的大眼睛好似会说话,楚楚动人。自从她跨进丑五的家门后,一直不说话,整日流露出乞求和忧伤的眼神,每时每刻都惊恐地抱着前胸,千方百计地想着如何逃跑。她拚死地挣扎抗争,甚至绝食,都无济于事……   可怜的女孩,远离家乡,远离父母,一个弱女子举目无亲,没有任何人愿意帮她。话说回来丑五家东凑西借花了3500元买下她,在当时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总不能让人家人财二空吧!村民们只能给予同情的目光,没有人愿意“管闲事”。包括丑五那些“不堪入眼”的行为,也没人敢出来制止,都是挣一只眼闭一只眼。   当时这桩买卖婚姻是我老公村上的头号新闻,是每家每户茶余饭后的闲谈。既恨黑心人贩子,又同情女孩可怜。   一天、二天……一月、二月……无数次地逃跑。不管小翠是跑到田野,还是车站,都被“抓”了回来。后来,小翠根本没有能力逃跑(身无分文),也没有了力气挣扎,就像任人宰割的羔羊,她选择了妥协。   渐渐的,丑五家里没有了哭泣声,吵闹声,村子里也暂时恢复了平静。半年后小翠的肚子大了,一年后生下了一个可爱的男孩——亮亮。   我们家有一块田地就在小翠家门前,因此会经常看到她呆在房间里,偶尔看见她抱着小孩站在门口。   有一次小翠的婆婆和我打招呼,我就走进了她家。造了几年的三间瓦房看上去还是新房子,堂屋里空荡荡的,扫视四周,家里简陋的家具,很清苦。小翠在房间逗儿子玩,我走过去招呼亮亮,她却对我视而不见,我仔细地打量着眼前的小翠,一头乌黑的短发,俊秀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她从不和旁人打招呼,可能她恨这个村里人的“冷漠”,讨厌这个村子,让她痛不欲生的地方,这里葬送了她最美好的青春年华。   我们两家虽然隔条河,有时亮亮也会跑到我家门前来,和我儿子还有村里的小伙伴一起玩耍,小翠总是慢慢地走来,然后一声不响地把亮亮抱回了家。   丑五非常疼爱小翠,上街总要买些零食,还给她添置了新衣服。有时小翠也跟他上街,走在路上还要去拍拍她的肩膀,摸一下她好看的脸蛋,想拉着她的手一起走。可是小翠不愿意,总跟着和丑五一前一后,和他保持一段距离……   一年、二年……一晃几年过去了,亮亮已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   丑五没有手艺,靠干体力活养家。盖新房子的“包工头”把挑砖的活包给了丑五,也是照顾他。无意中大伙惊讶地看到小翠在帮丑五打下手,有时还跟他到别的村子里干活。不知情的人,总问包工头他们俩是不是父女,了解实情后都摇头说:“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日子在不经意间就这样慢慢地过去了,他们和所有的人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歇,聪明的小翠还拿些手工活缝制,挣些小钱贴补家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一直过着平平淡淡的日子。相夫教子,和公婆和睦相处。小翠貌似成为了贤妻良母,渐渐融入了这个贫寒的家庭。   一晃十多年过去了,家里也小有积蓄。丑五总以为小翠能和他白头偕老,和父母商量陪小翠回一趟四川娘家。一切都和想象中的一样,小翠父母热情地招待了女儿女婿。虽说强扭的瓜不甜,但木已成舟,小翠家人把丑五当成了自家人。丑五和小翠在四川住了半个月,买好了火车票,准备返回苏州。原以为小翠会跟丑五回苏州的家,会给亮亮一个完整的家,但是事与愿违。夫妻二人辞别了家乡的父母和亲戚,来到了车站,丑五长舒了一口气,先前的担忧即将过去。还有半小时火车就要启动了,小翠说要去上厕所,丑五吩咐她快点,小翠笑笑点点头。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眼看火车马上就要开了,丑五仍不见小翠的身影,他着急地跑去厕所找小翠,却再也没有找着。   同样是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丑五哭喊着、寻找着,让乘警在喇叭里呼喊。此时,丑五如梦初醒,小翠肯定“逃”走了,狠心地抛下了他这个“丈夫”和未成年的儿子,永远地离开了他。这就是买卖婚姻酿成的苦果。   丑五没有返回小翠娘家,他猜想这一切都是小翠一家计划好的,回去也只是徒劳,他永远也找不回小翠了。丑五茫然地坐上了回家的火车,到家后,他看着冷清的家,听着亮亮找妈妈,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丑五只能无力地抱着儿子痛哭……   没过几年,丑五的父亲因病去世了。爷爷死了,母亲走了,亮亮更加的沉默寡言,慢慢的变得孤僻不入群。“屋漏偏缝连夜雨”。如今丑五也抛下了亮亮,亮亮成了一个没爹没娘的可怜孩子。   亮亮比我儿子大一岁,都说儿子像妈妈,他就是最好的例子。亮亮生得浓眉大眼,头发乌黑,皮肤白净,非常帅气。本应该能像同龄人一样过着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就因为父亲年轻时种下的苦果,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苦难便接而连三地降临在这个刚成年的孩子身上,伤害着他的心灵,摧残着他的身心健康。   如今,与亮亮相依为命的奶奶也因“中风”瘫痪在床,靠两个姑姑轮番照顾。后来,村委给予了优惠政策,让亮亮家提前拆迁,现在住进了新房子。   一个支离破碎的家庭,一个苦命的孩子,如今已到了成家立业的年龄。亮亮,你不能自暴自弃,世上还有很多比你更不幸的孩子。总有一片蓝天是属于你的,愿阳光陪伴你!愿你的明天安好!   癫痫病能通过手术治好吗江苏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哪的医院治癫痫最好浙江癫痫病检查